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忆母亲(二)  

2010-11-04 20:48:40|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学毕业的那年冬天,一个周末的下午,天气阴沉沉的,我从单位请假回家。临回家前,我去白银区四校看了一回好久没见面的三姨。在三姨家,我意外地碰见了母亲。从她嘴里得知:今天是侄女萍萍的三岁生日。原来她是早上专程来白银,为孙女购置生日礼物的。

   我家住在白银区东南的聂家窑,距市区有十来公里路。当时,邨上不通班车,交通非常不便。村上的人进城,要么骑自行车,要么乘白银公司动力厂的通勤车。通勤车上、下午各一班,村上的人若要乘车,往往是早上乘车到白银,下午乘车回家。如果有人误了车,就只有搭乘便车回家。而搭乘便车,这往往需要运气。运气好了,可以挡个便车回村,否则,只有徒步回家。

   因为时间关系,我和母亲简单地买了些肉菜、糖果和衣物,便匆匆去东山路赶车。不巧的是,今天通勤车因故障而临时取消。我们母子顿时傻眼了。

   此时,天空越变得阴沉,丝丝冷风中飘起了雪花。

   没办法,只得往苏家墩路口赶,到那儿才能确定来往车辆的去向,才可以有的放矢地挡车回家。

   我在前面走,母亲跟在后面。我走了一会,不见母亲。回头一看,母亲已被我远远地落在了后面,我看见她在步履艰难地追赶我。我回步母亲面前,从她手里夺过了所有的东西背在肩上,她很不情愿,但没坚持。即便这样,我还是一路走走停停,走一会就停下来等她。大学期间,我多年没和母亲同行,今天同往,我突然痛心地发现:我亲爱的母亲已经不是当年的她了,她已经走不过去路了,尽管她想尽量走得快一点,可双脚就是不听话,她显然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我心里一酸,两行眼泪顿时夺眶而出。我转过身,冰冷的寒风迎面吹拂着我的脸颊,更使我心疼多病的母亲了。母亲不算年迈,但她的身躯早已不像从前一样挺拔,她的眼睛也失去了原有的光华。我深深地体会到:一家平民百姓,好比山里的一朵苦菜花,父母是苦根,儿女是花叶,苦根把养份无私而全部地供给了花叶,自己却永远阴埋于地下,不求索取,不求回报。而父亲过世后,病魔又在一天天无情地吞噬着母亲的肌体,使她的身体每况愈下。我想搀扶她,可她倔强地把我一把推开。还说:别让人笑话,你妈没那么老!

    等我们赶到苏家墩路口,一看表已经五点多了。不到两公里的路程,我们走了近两个小时。这时,风越刮越大,雪越下越紧。地上已有一鸡爪厚的落霙,通往聂家窑的道路全被白雪所覆盖,路上没有一屡车辙。母亲怕冷,看到她被冻得浑身发抖,我便在路边拾掇了些干草,点了一堆篝火,可转眼就燃尽了,我不断地拔草,但还是无法维持火苗不灭。母亲站在火堆边翘首市区方向,过来的车很多,但都是开向靖远、四龙方向的,没有一辆是开往聂家窑方向的。她有些沉不住气了,嘴里不断地叨叨:这可咋办?这可咋办?今天是萍萍的生日,我们一定要赶回家。

    我也没有任何办法,只得向母亲建议:我们边走边等车。但我知道,十多公里的路程,母亲是走不回去的。我这样建议只不过是为了母亲能够暖和一点,她竟然同意了。

   我们走到苏家墩村的南口,母亲突然说:这里有你一个远方表姐,我们去她家借辆自行车,你带我回家,不是很好嘛!我听后眼睛一亮,自然很高兴。可我也后悔,自己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如果早早和同事借个自行车回家,也不至于拖到这时候。

   打听到表姐家时,已过六点。表姐正在吃饭,见到母亲,姑姑长姑姑短地说了一通。因为我们突然进门,饭不够吃,我没端碗,母亲却喝了一碗面条。俗话说:肚里无食身上寒。母亲喝下一碗面条之后就说不冷了,手脚也开始发热了。母亲说明来意后,表姐却一脸愁容。因为她家只有一辆自行车,但被表姐夫骑出去打工了。母亲便决意要走着回家,一定要回去给孙女过生日。表姐也知道母亲一直体弱多病,忙说:使不得,你走不动了,万一路上有个好歹,可咋办?你一定要回家给孙女过生日,我到邻居家给你借一辆车,就是了。

   表姐说完就出去了,半个小时后她回来了,却没借到自行车。她很不好意思,就说:我家另有一辆破车,好久没用了,表弟你看看能骑不?

   我跟着表姐,踏着厚厚的积雪来到柴房。我细细看看了车子,车胎瘪瘪的,后轮左右有些哐动,转动也不流畅,刹车还行。我把车子提到屋檐下,打足了气再做观察。

   运气还不错,车胎只是有些慢撒气。我向表姐要了工具,开始修车。卸下后轮才发现,车轴内的轴承散了,黄油也干了,别无大碍。

   我问表姐家里有无轴承和黄油,她匆匆翻了一遍抽屉,然后摇摇头。我无奈地沉思一会:轴承可以用散珠子代替,甚至可以用旧轴承的废珠子,可黄油怎么办?我突然灵感来了,棒棒油,对,就用棒棒油!我飞快地去小卖部买了支棒棒油,没几下就把车装好了。

   冬季日短,又是雪天,等我和母亲上路时,天已经完全黑了,雪越大了,风却小了。表姐为我们准备了一把手电筒,我匆匆将车推到大路上,先让母亲坐在车上,然后骑车上路。走到温井子岘,因为雪垕路滑,我怕摔着母亲,不敢上车,便让母亲下车自己走,可她还是摔倒了两次,好的是人不要紧。行至沟脑岘,坡面更陡,我再也不敢让她一个人独行,我先将车子立好,搀扶她走过最难走的路段,然后才返身推车。一路上磕磕碰碰,九点多了,总算赶到了家。

   临进院门时,还听见萍萍在哭,说奶奶说话不算数,上白银就不回来了。可当我们抖落一身雪花进屋后,她便一头扑到母亲怀里,高兴地说:奶奶还是回来了,奶奶真好!母亲忘了一路的疲惫和寒冷,抱着孙女就亲了一口,然后少有精神地说:奶奶说话算数吧!萍萍噙着泪花点点头。

  这时,窗外的雪,又鹅毛般地飘满了天际。

   于是,在这个风雪交加的夜晚,一家人为萍萍献上了硕大的生日蛋糕,点燃了五彩的生日蜡烛!一家人其乐融融。

   转眼,萍萍已经婚嫁,可当年还年幼的她,一直没有忘记奶奶冒着风雪赶路、为她过的那次生日。她从奶奶的身上看到的是亲情的温馨。现在,想必也体会到奶奶诚信做人的道理了吧!

                                                                                             2010年中秋中鑫作于陇南

  评论这张
 
阅读(343)|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