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地震(原创小说)  

2010-11-05 21:58:56|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黎民百姓系列之三

 

   两个女人一道在各自的地里拥洋芋。兰兰妈一看时间不早了,天空又乌云密布,便问了一声莺莺妈:几点了?莺莺妈从鲜红的上衣兜里摸出手机看了一眼说:中午一点半了。

可洋芋还拥了不到一半,她便催莺莺妈:我们回吧,反正今天拥不完。莺莺妈说:没事的,你家兰兰和我家莺莺一起玩,再说还有莺莺奶奶看着,饿不着的。既然来了,就多干会,临峰山这么高,爬一趟多不容易!

兰兰妈说,我还是回去吧!我心里有点不踏实。

那你先回吧!我再干一会,我也不怎么饿。

女人一听莺莺妈这样说,就拍拍身上的土,背着装满猪草的背篼下山了。

约莫走了个把小时就到了核桃园子。园子地处临峰山脚,长满了大小不一的核桃树和杂草。核桃树大的一人抱不住,小的比胳膊还细。女人走着走着,忽然听见村里的狗同时狂叫了起来,好像至少有七八条狗的声音,同时,也听见咯咯咯的鸡叫声,成群的乌鸦在密云下飞旋,不断地发出嘎嘎的鸣叫,有点瘆人。她本能地发现,今天咋就和平常不一样?

一两分钟后,她听见轰隆隆的巨响接连不断,又不知声音来自何处。她觉得身子一晃,眼前一黑,自己晕了,顿时栽倒了。她急忙爬起身来,单手抚在一颗碗口粗的核桃树上。这时,听见轰隆隆的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急促,一看核桃树的树干、枝叶也在剧烈地摇晃,她再次晕倒。待她爬起来,沟内已经充满了无边的尘土,罩住了临峰山的轮廓,而且还有尘土在不断地扬起。山上也有大片的堆积物不断地滑落,不时伴随着巨大的孤石滚落。她一下反应了过来,知道是地震了。

她双手无奈地紧紧抱住核桃树,闭住了双眼,她的身躯随着大地山崩地裂般地颤动而剧烈地摇晃。突然,她听见一串串沉闷的撞击声临近,身边“嘭”的一声,她睁开眼,一块两米大的滚石砸在了旁边的核桃树上,核桃树齐根断了,树冠慢慢地顺山倒了,折断的树干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令人毛骨悚然。她在恐惧中又见左右两边密密麻麻地落满了滚下来的石头。接着,又是一阵剧烈的摇晃之后,大地慢慢地恢复了平静,沟谷中只有翻滚的尘土向四处弥漫。

女人惊魂未定,她猛然想起了可爱的女儿。便麻利地解下背上的背篼,毫不犹豫地扔掉,绕过乱石,飞步往家跑。一路上看到的,遍地都是地震引发的裂缝和滚石。

爬上村西的小山包,她举目一望,整个村庄已经变成了一片瓦砾和废墟。房屋基本全倒塌了,只有莺莺家的瓦房,东、西两侧的倒塌了,中间的墙体仍立在那儿,门窗的拐角处变了形,开了几道裂缝,墙上的瓷砖大半已经掉落。而自己家的土房,只有残垣断壁伫立在那儿,靠山的一侧,屋顶上露出灰黑色的竹帘和椽子,斜掉在一边。而打麦场上,拥满了人,看不清都有谁,不时传来痛心的哭声。看到这,女人声嘶力竭地惨叫一声;兰兰,我的兰兰!她没说完,眼泪就夺眶而出。女人不顾小路有多难走,不顾前面有多危险,踉踉跄跄,连滚带爬地向家扑去。兰兰!兰兰!她无助地高声大喊。

爬到废墟边,她听见了,她在无望中听见了兰兰呦呦的哭声,可就是找不见人。兰兰,我的孩子,你在哪儿?你究竟在哪儿?女人急得声音都变调了。

妈妈,我在立柜这。兰兰听到妈妈的呼唤,立刻发出了回应,女人闻声向立柜所在处的墙角摸去。

她看见立柜了,但立柜却是倾倒的。立柜的一头着地,一头搭在了供桌上,后面被墙堵死了,前面横着倒落的椽梁。从椽梁的缝隙中望去,在中间的空间里,她看见了因恐惧而缩成一团的孩子。

她慌不择路,跌跌闯闯地爬到立柜跟前,顾不上去避防椽梁上的木刺,徒手扒开椽梁和竹帘,拉出吓得不成样子的兰兰,一把搂住怀里。语无伦次地问:你受伤了吗?兰兰不怕!你受伤了吗?兰兰,我的兰兰。

兰兰突然哇地一声放开哭了,嘴里幽幽地说:妈妈,我害怕。

她把兰兰搂得更紧了,好像害怕刚到自己怀里的兰兰又突然从她怀里溜走似地。看到女儿毫发无伤,她突然庆幸自己买的立柜,立柜虽然让丈夫送了命,却救了自己唯一的孩子。

女人抱着兰兰退了几步。这时,余震又来了,震级虽然比上次小一些,但还是有明显的震感。只见电线和树木在不停地摇晃,山上和房上不断有小石头和泥皮掉落。地面好像有弹性似的,一阵上下弹跳,一阵左右晃动,使人站立不稳。看到这,兰兰又大哭起来。

女人抱住兰兰急忙往打麦场上跑。等她到了场上,这里已经集聚了临峰村所有的人。远处,二楞和三娃横抬着一个人过来了,人们唧唧喳喳地说,那是狗儿他爸,伤了胸部和头部,已经没有呼吸了。另外,场上已经停放了五具尸体,用床单盖着,听说就有二楞的爷爷。因为起风了,床单用砖块压着角。

女人疑惑地问二楞:听说有你爷爷,是吗?二楞神情凝重地说:是。

女人用苍白的语言安慰了一番二楞,又借了二楞的手机给娘家父母拨了个电话,却接不通。她突然想起了莺莺妈还在山上,忙找孟支书,请他派人去营救莺莺妈。找到孟支书后,被指派的人当中就有二楞和她自己。

女人把兰兰托付给莺莺奶奶及众人,自己和四五个乡亲匆匆忙忙地向西而去。这时,风更大了,狂风中夹带着豆大的雨点。

待二楞他们爬上村西的小山包,暴雨已经是倾盆如注,两边支沟内涌出滔天巨浪,汇入临峰河,临峰河内顿时黄泥滚滚,一泻而下。女人远远地望见,自己家和莺莺家地头的那颗歪柳树旁,站着一个人,听不清她在说什么,身穿醒目的红上衣,遥遥地向他们招手。就在这时,那块山地突然整体滑落,巨大的气浪扑面而来,差点将人击倒。那山顶的翠绿和一点红,随着巨大的滑坡一同滑塌,转眼被急湍的滑坡体吞没,最后涌入临峰河,发出咆哮般的山响,随着滔滔河水奔腾而下。河床顿时被抬高近十米,河水已到了脚下的半山腰。

女人尖叫了一声:桂兰,莺莺妈!但是,回答她的除了狂风暴雨,就是滔滔河水。

众人忘记了躲雨,都被刚才可怕的一幕惊得目瞪口呆,他们愣愣地站在山头上不知所措!好久,二楞缓过神来说:我们回去报告孟支书吧!

众人回来的时候,雨已经小了些。孟支书正在统计遇难的人数。经统计,全村包括张桂兰在内共有十一人遇难。这时,手机信号也回复了,孟支书马上向乡政府回报灾情。

周围是满目狼籍和一片哭声。

女人又借二楞的电话给父母报了个平安,电话那头的母亲说,全家人都安然无恙,只是房子无一完好,全成了危房。但无奈之下,无助的女人只得投亲,她告诉母亲,决定马上回娘家。

临行前,她又回到自己曾经的家里看了一眼。这里曾经是她新婚的洞房,这里曾经孕育了她的幸福和梦想,这里曾经充满了她对美好未来的憧憬和向往。她在这里送走了年迈的婆婆,失去了亲爱的丈夫,生下了可爱的女儿。这里的点点滴滴,都是她一生的财富,都是她一生都值得去回忆的美好记忆。如今,一场地震,家没了,地没了,一切都没有了,只剩下自己和年幼的女儿,她无法将这里所发生的一点一滴从自己的记忆中抹去。但她的梦碎了,心也碎了。女人面对一堆废墟,发出一声长叹,与自己魂牵梦绕的家做了最后的诀别。

她什么也没带,什么也没找,包括大柱用生命换来的八仟钱的存折,除了女儿,什么都不重要。以前她视钱如命,可看到打麦场上的尸体,她把一切都看得淡了。人虽然离不开钱,可与生命比起来,钱算个啥?钱多又有什么用?李生勇生前多有钱?可最后还不是一抔黄土,把一切都掩埋了!她想到这,已经满眼是泪,便背上女儿,和乡亲们一一告别,然后又噙泪下山。

她的身后也传来一片哭声。

她沿着临峰沟无助地向临江镇方向慢慢挪去,一路遍地是地震引发的裂缝和落石,而且不断有新的落石滚下山来。刚走到一半,就遇到了县国土局和地震局的车队。车队共有五辆车,因路断滞留于此。她路过车队时,只见一个身着考究的人问她:老乡,你是从临峰来吗?她说是。那人又说:那好,杨副县长要向你了解一下灾情,请跟我过来一下!

她随着那个干部模样的人走到一辆三菱车跟前,车上钻出一个很有派头的领导。只见他伸出双手,欲和她握手。在握手的一瞬间,他目视她一会,然后惊诧地问:你是——颜春梅?

是,她端详了半天,终于也认出了他,便有些不解地问:难道——你是杨浩?

正是!正是!杨副县长欣悦地说完,他的眼里射出了一股莫名的火花!

……

    中鑫于2010年11月5日

(下篇预告: 黎民百姓系列之四《迁居》)

 

 

 

  评论这张
 
阅读(21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