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进城(原创小说)  

2010-10-17 19:03:01|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到年关了,女人五点多就起身了,她今天要去县城。她独自一人走了两个多小时的山路,来到镇上。再转乘大巴车,又经过两个小时的跋涉,终于来到县城。

昨天晚上,她就跟邻居说好了,今天暂时将三岁的女儿兰兰托付给邻居,让莺莺她妈照看一天。因为兰兰年龄太小,两个小时的山路,她根本走不动,自己背上又担心把她冻着。天还没亮,女人吻了一下熟睡的女儿,给她盖好被子,兜里揣上丈夫留下的一沓钱,身上穿上自己最好衣服,脚上登上自己唯一的一双、平时根本舍不得穿的皮鞋,便匆匆上路了。临行前,她给莺莺她妈打了声招呼,看见莺莺家的灯亮了,才信步离开。天气虽然很冷,但她心里却是暖暖的。那双鞋,还是坐月子时丈夫给她的生日礼物。可现在也不知他在县城的哪里?他吃的好不?住处冷不?

车上,她幻想着能在街上意外地和丈夫相遇,之后又想起丈夫临行的前一晚上说的话:这次去县城,我要换个营生,不在建筑工地干了,那里的老板光许愿、不付钱,到头来都是空头支票。我要找个拿现钱的营生干!她问他是啥营生,他只是嘿嘿一笑,便拉灭了灯。

她没来过几次县城。每次来,看到的都不一样,每次都是新鲜的,即便不买东西,逛一逛也等于开了眼界,每次别人都像遇见瘟疫一样躲着她,城里人生怕自己干净时尚的衣服被她蹭脏。她和城里的女人形成了明显的对比,人们只要对她扫上一眼,就能一眼看出她是山里来的。看着城里女人入时的打扮,她心里痒痒的。心想:城里的女人命可真好!吃得好,穿得好,还住着楼房,什么都不愁,就是瞧不起我们山里人!每次来,女人心里都有些不平和不快。但又一想:谁让咱生在山里呢?我若有钱,只要一打扮,准比城里的女人还俊!等啥时间有钱了,盖起一幢大瓦房,穿上崭新的新潮衣裳,也就不遭城里人的白眼了!

女人先转了几个儿童服装店,为兰兰挑了两套童装,一套内衣、一套外衣,另外买了一双胶鞋。从童装店出来的时候,天空竟然飘起雪花。陇南的隆冬,雪一落地就融化了。女人在雪中行走一段,又进了服装城,想给丈夫和自己买件上衣。可一问价格,她总是把钱攥得紧紧的,生怕钱突然飞了似地。转了半天,中意的很多,但就是太贵。转来转去,她在一家很不显眼的服装店发现了一件短大衣,黑色羊绒的,如果丈夫穿上,肯定好看。他在外面挣钱,一定很冷。想到这,便立刻买了。至于自己,想来想去,干脆就别买了吧!她突然想起丈夫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咱家的房子年成太久了,靠屋外的墙角泥皮都掉了,由于土中有碱性,表面形成了一层虚土,泥都抹不上去。要是有个立柜摆在那,也能遮遮丑。便决定:干脆去买个立柜吧!

走出服装城,路面上已经有些积水。女人便打听家具城,走着走着,感到右脚尖有些冰凉,起初只是脚尖瘆凉,并没怎么注意,可走着走着,整个脚掌都冰凉了。她停下来,将脚搭在马路牙子上细细一瞧,脚下的皮鞋不知什么时候开胶了。雪水沿鞋底与鞋帮的缝隙渗到了鞋里,打湿了袜子和脚掌。女人又立即打听鞋摊,赶到鞋摊补了一回鞋。补鞋的师傅说:该换了,穿不了多少时间!女人听后,也曾动了买双皮鞋的心思,可一想到常年在外打工的丈夫和期盼已久的新瓦房,便打住了念头,转身向家具城走。路过街面的一个小店,用两元钱买了双袜子换上,顿觉脚掌不瘆凉了。到了家具城一看,满眼都是超低式家具,竟然没有立柜。一个老板说:到旧货市场去看看吧!兴许那儿有。

女人便打听旧货市场,左拐右拐地转了半天,终于找到了旧货市场。一问,还真有立柜。她使出浑身解数,漫天砍价。老板看她是山里来的,知道榨不出什么油水,便以最低的价格卖给她一个咖啡色的半旧立柜。可它是杂木的,自己根本拿不动,老板又不送货。看着她无奈的样子,老板建议道:你花两元钱坐个车,到那边桥洞底下,叫个站货场的民工,用三轮车给你送到车站吧!

她一听,还真是个好主意!但她舍不得花钱打车,便沿着泥泞的道路往立交桥方向走。这时,雪下得很大了。

约莫过了十分钟,她来到桥下,只往干处一站,立刻有一帮人围了过来。他们各个衣衫不整、蓬头垢面,都是进城揽活的农民工。

突然,马路对面也有一个熟悉的身影飞奔过来,偏巧这时有一辆货车由南向北行驶,只听见“嘭”的一声闷响,那人被疾驰的卡车撞出老远!卡车随即噶然而止。

“大柱,张大柱!”一个很耳熟的声音大喊了一声。

她不敢相信,被撞的人怎么和自己的丈夫同名同姓?

她双眼发呆,双腿哆哆嗦嗦地向前挪,扒开人群,只见同村的二楞正在抱着自己丈夫的头,高声喊:“大柱,大柱,你醒醒!”丈夫已经满头都是污泥和鲜血。

她立刻扑了上去,随即又昏了过去。二楞对于她的突然出现也很惊诧,忙让人掐她的人中。过了一会,她和丈夫几乎是同时醒来。丈夫慢慢睁开双眼,好像知道她今天要来似地,表情一点也不惊讶。他那疲惫的眼里闪现过一缕喜悦而又满足的光芒,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然后慢慢说:你是怎么找到这的?兰兰好吗?不是说好了吗?下次见面时你要买新衣服穿的,你总是舍不得花钱。我……我……

大柱说完慢慢地将手放到小腹上,然后紧紧地攥了一把,便无力地闭上了眼睛,头歪向一边。

“柱子!”女人平身第一次在众人面前叫响了她只有在被窝里才叫的称呼,然后又昏厥过去。

等她醒来时,她已经躺在了医院。二楞守在她身边,还有几个不认识的。二楞说其中一个就是肇事司机,那司机一个劲地道歉,但她却没理会。只问二楞:大柱呢?……二楞思索了半天,慢慢地说:你自己保重吧!他已经……

二楞说完,慢慢从兜里掏出一个旧手帕,层层打开,露出的是一沓红红的百元大票。他说:大柱为了省钱,生前一顿饭只吃两个饼子和一包榨菜。在没人的时候,总是一遍一遍地数钱。临终时用手攥紧小腹,原来他裤头前面用破布粗线缝了一个兜,里面装着2000元现金。还有,他上衣口袋里有42元零的,全在这了。哦,对了,在给大柱擦身子的时候,因为没有新衣服,你带的短大衣,没经你同意,我给他穿上了。

    二楞边说边将手帕和钱放到女人的床头,女人目不转睛地盯着大柱攒下的那沓钱,突然泪如泉涌,痛声大哭:“柱子,都是我害了你呀!我买什么立柜呀!”然后又昏厥过去……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中国新小说
阅读(386)|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