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清明(原创小说)  

2010-10-31 11:13:09|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黎民百姓系列之二

 

女人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她梦见丈夫大柱从城里回来了,他和她在村东的那个林子里采蘑菇。雨后的山林鸟语花香、蜂鸣蝶舞,空气是那么清新;远处蓝天白云、绿水青山,春光是那么明媚!令她不解的是,陇南的四月,已经很热了,他怎么还穿着那件黑色羊绒短大衣?自己却是一身锦缎、珠光宝气。可不知怎地,他们转眼又到了自己家里,他笑盈盈地把她从城里买的那个立柜挪到了屋角,然后舒心地说:好看多了!接着身子又左右挪了几下,弯着腰,双眼从不同角度直视屋角,最后傻傻地说:呵呵,一点都看不见!她记得清楚,屋角那儿是她在他走了百日之后,钉了好几个木楔子,才一层一层地将泥挂上去的。看来,他对她的做法还是满意的,她在梦里庆幸他没死。这时,邻居家的莺莺忽然带着女儿兰兰进屋了。莺莺手里端着一盘热气腾腾的红烧肉,说今天是清明节,她妈特地做了些红烧肉,让他们一家也尝尝。大柱一看,馋得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这时,她醒了,天已大亮。她没有马上起床,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屋顶发黑的天花板发呆。她眼里没有一丝神采,漫无目的地回忆着刚才梦里的一切,觉得很是茫然。她转念一想:是不是大柱天天吃饼子和榨菜,馋红烧肉了,才托梦给自己?往年家里还有些腊肉,今年连一点腊肉都没有。想到这,她忽然坐了起来,然后又慢慢地躺下。她的眼角在不知不觉中流出两行泪来,缓缓地沿着脸颊滚落,滴在脑后的枕巾上,发出一声声铮铮的声响。她拭去眼角的泪珠,向后梳理了一下头发,泪又出来了。任凭她怎样擦,眼泪却是越擦越多,最后弥漫开来,简直横流满面了。她不断地擦,泪却不断地流。她躺在炕上,无声地用眼泪洗了一回脸。她在努力忍着,不让自己发出声来。但是,她最终还是没忍住,哭声吵醒了熟睡的女儿。女儿看到泪眼汪汪的妈妈,揉揉惺忪的睡眼,不解地问:妈妈怎么了?她没回答女儿的问话,转身紧紧地将女儿揽在怀里,任凭自己的哭声在这个没有男人的屋里毫无掩盖地回荡,任凭自己的泪水在日渐憔悴的脸上肆无忌惮地横流。

一个梦,把女人今天的打算全打乱了。

女人赶紧起身,搜出抽匣里的日历,翻到四月五日------清明这一天,注视了很久。

女人本来和莺莺妈约好,今天一早就带上她们的女儿,分别给她们的丈夫上坟的。莺莺她爸名叫李生勇,也是因车祸去世的。不过,李生勇是自己酒后架车出的事,那是去年七月,李生勇酒后驾车滚落山崖,当场就车毁人亡了。李生勇生前很是富有,不光自己有车,在城里的富人区还有别墅。他去世后也埋在村西头的大湾里,坟地就在丈夫坟地的旁边,相隔只有十来米。他们生前是邻居,死后仍然是邻居。

女人匆匆做了些早饭,做的是陇南地区最常见的油茶和洋芋饼。她和女儿刚吃完,莺莺她妈就到了。莺莺妈问:我们几点去上坟?女人犹豫了一下,慢慢地说:我还要到镇上买些东西,回来恐怕就到下午了,要不你和莺莺先去吧!

莺莺妈说:我们昨天不是都买好了吗?怎么今天又去?女人回答说:我突然想给他买点红烧肉,我刚才梦见他了,他一定馋了。

哦!莺莺妈不解而又无奈地应了一声,又说:那你回来再去上坟,是不是有些晚了?

女人坚决地说:不晚,我刚查了日历。今年是晚清明,下午五点二十才交清明,来得及!

莺莺妈只得说:那我先走了。

好,你慢走。女人送走莺莺妈,匆忙收拾了碗筷,装了50元钱,就背着女儿兰兰下山了。

不知为什么,每年的清明节这一天,天空总是无名地下起濛濛细雨,今年也不例外。

女人时而背着兰兰,时而让兰兰自己走,娘俩冒雨来到镇上,先买了把花伞,花去12块。那伞还是女儿挑的,蓝底白花,像她小时候做过的梦一样。接着她一个一个地进餐馆,打听哪家的红烧肉便宜,哪家的红烧肉味道好。店家一听她只要一盘红烧肉,而且要带走,再一看她的穿着打扮,并不怎么热情。打听来打听去,便宜的一盘24元,贵的一盘28元,都说自家的味道很好。她有些拿不定注意,心想:还是买便宜的吧!省一点是一点。大柱的命价共计8万元,可司机只拿来了不到1万,其他的还欠着呢。女儿长大后要上学,自己还要盖新瓦房,花钱的地方还很多。转念又一想:大柱生前没吃上几顿好饭,死后就让他吃点好的吧,干脆买贵的吧!俗话说,好货不便宜,便宜没好货。想着想着,她看到了一个名酒专卖店。昨天她和莺莺妈买香火的时候,她没舍得买酒。莺莺妈说,反正他俩的坟在一起,我们又要一起上坟,我买了就行了。到时候你用我买的酒给他爸祭奠一下就行了,没必要再买。她一听也有道理,就没买。

可今天莺莺她妈已经单独去上坟了,自己用不上她的酒了,加上大柱逢年过节都没喝过一次酒,干脆买一瓶吧。但专卖店的酒价格太贵,她转到一家小卖店,买了一瓶8元的高粱酒。又掉头来到镇上最好的临江食府,要了一盘28元的红烧肉,身上只剩下2元钱。这2元钱,她为女儿买了包袋装零食,便匆匆往回赶。

一趟镇上回来,已过中午。雨不算大,像筛过的一样,细而均匀,时住时下。女人和兰兰匆匆吃了点锅盔,便去给丈夫上坟。

进发时,雨下得有些紧了,雨点也比前面大了、密了。她打开刚买的那把花伞,让女儿打着,自己背着她去为丈夫上坟。她刚背着女儿爬上村西头的那个小山包,在山包上凌空俯视,远远就看见了丈夫和李生勇的坟。可是,眼前的一幕让她惊呆了!

丈夫的坟头上长满了新生的蒿草,没有一点新土。周围更是荒草丛生,野灌狼籍。而李生勇的坟头却修得干干净净,满是刚培的新土,坟前放着一束鲜花,还有一盘供品和一堆纸灰。最让人惊奇的是,坟前还伫立着一个身段姣好的女人。那女人一身白衣白裙,黑亮的头发乱披着,看不见她的脸,一把黑伞斜落在旁边。淅淅沥沥的春雨,似在诉说着无尽的哀怨,浇在这个一动不动的女人身上。她,显然不是莺莺妈。她看呆了,傻傻地站在山包上,不知应该向前走,还说应该向后退?

还是女儿兰兰打破了沉寂,她天真地问:妈妈,你怎么不走了?爸爸的坟前怎么站着一个阿姨?女儿说完用左手食指指了一下大柱的坟地。从她们所处的角度看,白衣女人确实不是站在李生勇的坟前,而是站在大柱的坟前。

女人听到兰兰的问话,依然没有回答她。女人突然想起了李生勇生前的一些风言风语。听说他城里也有女人,眼前这个女人莫不是他城里的相好?看她的穿着打扮,再看李生勇的坟头,一定是,难道富人和穷人就有这样大的差别?

听到兰兰的声音,那女人顿时惊讶地扭过头来,注视着兰兰母女俩。看着疑惑的母女俩,她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匆匆忙忙地捡起地上的黑伞,头也不回地走开了。她的身后,留下一串长长的高跟鞋印……

等兰兰母女俩培完土、烧完纸,返回山包的时候,她们回头一望,那白衣女人不知何时又伫立在了李生勇的坟前,姣好的身段宛如一尊固若千年的雕塑,只见白色的裙角和黑色的头发随风飘扬着。她眼前的灰堆比大柱坟前的灰堆大得多……

这时,更雨大了,只听见伞顶密集的沙沙雨声。

女人转过身,无声地落泪了。

                                                                                                                              2010年10月30日  中鑫抚案敲录

 

(下篇预告:黎民百姓系列之三《地震》)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