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原创小说】单身女诗人  

2011-11-25 22:03:17|  分类: 纸刊及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小说】单身女诗人 - 中鑫 - 广有沙龙

 

【原创小说】单身女诗人 - 中鑫 - 广有沙龙

 

如果说,秋原和若兰爱上写诗作文只是一种偶然或爱好的话,那么,他们的邂逅,就不能不说是一种必然和缘分。

又是一个令人感伤的夜晚。淅淅沥沥的秋雨无拘无束地洒落了一夜,仿佛是将自己的任性视作率真一样,将秋原的思绪浸泡得有些发胀。不善饮酒的他,此时已经喝得酩酊大醉。他在心烦意乱中辗转反侧,朦胧的醉意就像这场恼人的夜雨一样,肆无忌惮地折腾了他一夜。

天亮时分,秋原才在朦朦胧胧中昏昏睡去。直到用早餐的时候,同室的王云才将沉睡中的他唤醒。秋原醒来后觉得,昨晚醉得很不值,因为他酗酒的目的就是要请若兰去唱歌。然而,自己的一片盛情却落空了。他突然后悔起来,昨天的一幕幕又浮现在眼前。

 

昨天,《骊山》杂志社组织部分作者在西安笔会,秋原和若兰都在应邀之列。若兰来自于内蒙,秋原来自于甘肃。他们虽然同是《骊山》的签约供稿作者,但若兰专业的,秋原却是业余的。若兰擅长诗歌,秋原盛产小说。

这次笔会,秋原不光结识了诗人若兰,还有幸见到了白金、黄珊等仰慕已久的著名作家。在这之前,他只知道有个笔名叫若兰的女诗人,经常在《骊山》等杂志上发表诗作。昨天早上,在餐厅里,吴主编老远就指着若兰对秋原说,她就是若兰。若兰甚至没有从秋原面前经过,秋原只是远远地看她一眼,她那优雅的气质、迷人的装束,瞬间就将他的心俘虏了。如果说,世上真有一见钟情的话,秋原就属于这一类。

平心而论,若兰并不是那种十分美丽的女性。她只是五官端庄,胖瘦得体,眼睛甚至有点小,但她的气质却能压倒一切,加上独特的装束,这足以弥补她天生的不足。今天,若兰身穿一件宽松的长裤,皮质上衣,肩挎一个挎包。秋原第一眼看她的时候,见她长发飘逸,气质若兰,秋原的心顿时被这种超乎想象的美丽所折服。若兰的长裤是咖啡色的,宽松得似吴带当风;上衣是淡黄色的,窄小得如曹衣出水。她的上衣是个小翻领,脖间是一条短小的淡蓝色丝巾,袖子显得比衣襟还要长得多。单就若兰这一出众的打扮,足以迷倒所有的与会者,以至于那些前来笔会的男性作家,都将仰慕的目光投向她。无论老的,还是少的,也无论是有家小的,还是没妻室的。

然而,这仅仅是她的外表。座谈会上,她那迷人的微笑、幽兰般的举止和不俗的言辞,才是震撼秋原内心的真正所在!

进入会场后,秋原发现,每个人的座位都是杂志社事先安排好的。秋原一进门,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名牌位置。他走过去坐下,恰好斜对面就是若兰。会议是由吴主编主持的。开会时,王社长先就每位与会者做了逐一介绍。然后他说,我们这次笔会的会期一共是三天,日程安排大家可以看看会务手册。在这里,我们首先应该感谢各位作者的无私奉献,是各位作者奉献了自己的稿酬,才使我们筹措到足够的资金,使这次笔会得以顺利实施。当然,我们杂志社也挤出了一点资金,还拉一些商业赞助。客套话就不说了,希望大家在西安吃得好、玩得好,预祝笔会取得圆满成功!一阵掌声之后,编辑和作者们开始发言。

秋原因为专心致志地看若兰,以至于会上众多编辑和作者的发言他都没有入耳。但轮到若兰发言的时候,秋原不说是竖起耳朵听吧,也是聚精会神地听着。他目不转睛地看着若兰,见若兰的眼睛并不小,眼珠好像桌案上的紫葡萄一样。只听若兰说,在座的人当中,恐怕我是最占便宜的一个。因为我只写诗,稿酬相对要少些。我是一个率真而又张扬的女人,我的诗跟我的人一样没有章法,我喜欢无拘无束的生活。我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对于生活,我是从不掩饰的。作为诗人,我要诗意地活着,希望大家能认可我的诗、理解我的人。下面我朗读一首小诗《白云与小溪》作为这次我发言的结束语:

我飘来的时候

你流向远方

甚至没有留下影子

我们

一个在天空

一个在地上

我知道

你不需要推手

而我 却要借助风力

我定在高空

为一个村落乘凉

你汇入汹浪

使一座城市遭殃

流淌的你呀

怎能懂得漂泊的我

你能变成我

而我

能变成你吗

若兰的诗赢得一片喝彩声,秋原虽然觉得很美,但还是似懂非懂!

轮到秋原发言的时候,他言不由衷地说,我是一位业余草根作者。和众多专业水准的前辈和同仁相比,我是有差距的。我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笔会,我来的目的是学习,因此,我也是有备而来的。这次笔会,我带来了一颗心、一双眼和一对耳。这颗心是向前辈和同仁学习的诚恳之心,这双眼是向前辈和同仁看齐的明快之眼,这对耳是倾听前辈和同仁教诲的聪玲之耳。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我始终把自己定格在一个小学生的水平上。通过以上老师的发言,我觉得这次西安之行收获颇丰。有人说我的获奖作品《幻灭》写得很好,殊不知,那是我在袁浩老师的指导下完成的。我就像一个初生的牛犊,浑浑噩噩地来到了西安。我衷心地感谢《骊山》杂志社给我提供了这次绝好的学习机会。今后,我将一如既往地延续我的文学之梦。最后,祝各位文祺!谢谢大家!

秋原发完言,别人的反应他没注意,只见若兰嫣然一笑,她双肘立在桌案上,双手抱拳,粉白的双腮露出两个迷人的酒窝。秋原无法判断若兰对自己抱什么态度,但他马上觉得自己是过于谦虚了。

果然,若兰第一个站了出来,秋原不知她会不会向自己发难。只听若兰说,秋原先生的话,使我想起梁启超先生的一句话:兄弟我是没有什么学问的,但兄弟我还是有点学问的!若兰的话刚一落音,满场就一阵哄笑,接着是鼓掌。秋原虽然觉得很窘,但感到若兰并没有刁难他,也没有什么恶意,她只是在众人面前抬举自己。秋原不仅没有反感若兰,反而打心眼里感激她。这正是秋原想要的效果,若兰真是善解人意。单凭这句话,秋原就认定若兰是个不凡的女人。

短暂的座谈会转眼就过去了,十多位作者和编辑部的同志都相继发言,随即合影留念。会务组原计划下午仍然是座谈会,但因上午已经全部结束,下午便改为自由活动,第二天安排集体上华山采风。

简短的午餐后,秋原和青海作家王云先生回到宾馆。王云好像已经注意到秋原对若兰产生好感了。他喋喋不休地说,若兰是个天才的诗人,也是一位单身主义者。她的诗,就像她无拘无束的生活一样没有定式。但总能出其不意地给人一种无比的震撼。每当读起她的诗,我都会情不自禁地产生一种创作的冲动。我的小说《飞进你的心》就是根据她的这句诗创作的。对了,听说若兰还深通英语,英语不仅说得和汉语一样棒,她还能用英语写作。

秋原听后越是感到惊讶。他和若兰之间,既有相同点,又有不同点。相同的是他们都是单身,同是文学爱好者,不同的是若兰是个单身主义者,而自己却不是。听了王云的话,秋原觉得若兰对他又多了一份吸引力。午休之后,秋原翻出会务手册找到若兰下榻的房间号,可敲了半天门,屋里没有任何动静。晚饭时,秋原特意喝了很多酒,想壮胆请若兰唱歌。但若兰说,已经有人请她了。秋原不知她是在有意拒绝自己,还是真的被人请了?反正他在不知不觉中喝醉了。

 

秋原匆匆洗刷一下,连早餐都没顾上用,便和众人一道乘大巴车来到华山脚下。他在车上觉得有些头疼,便乘机睡了一觉。下车后,他们购了团体门票,欲乘缆车上北峰,但秋原所处的位置不好。第一趟缆车竟然没乘上,而若兰却被人簇拥着上了缆车。因为华山的缆车一次只能乘坐六人,这次笔会的作家中只有若兰一个女作家,她自然属于照顾之列,女士优先嘛! 当秋原乘着第二趟缆车到达北峰时,早已看不到若兰等人的身影,他顿时游兴全无。一来他来过华山多次,二来若兰对他具有巨大的魔力。他信马由缰地往西峰爬,在行到天梯时, 终于追上了若兰。他看到若兰爬得很吃力,便伸手拉了她一把。也就是这次拉手,拉近了他和若兰之间的距离,他感到幸福极了。在经过金锁关的时候,尽管他是一厢情愿,但他还是买了把同心锁,将它锁定在铁索上。秋原心里暗暗祈祷,希望老天能将若兰赐给他。而若兰没有买锁,她热衷的是照相。尽管秋原是那样的倾心于她,但她连看都不多看秋原一眼。

每到一处,若兰总要拍很多照。在照相的时候,她总是戴一副茶色太阳镜,将双手插进裤兜里,要么单足斜立,要么双腿交叉,从不以正姿入镜。不仅如此,若兰在照相时从来都不笑,总是表现出一种休闲、淡定、高雅的姿态,而且特别喜欢侧身像。更有甚者,她常常照背影像。在金锁关,她让秋原给她照张相,只见她手依栏杆,眼望山下,只留给秋原一个背影。秋原越是感到惊讶,这不但给观赏者一种想象的空间,而且成就了一种独有的朦胧美。另外,仪态万方的她从不和人合影,在秋原的再三要求下,若兰才勉勉强强地和他合了一张影,这越发撩起了秋原的痴情意象。

下山后,秋原又约若兰去唱歌。若兰说今天太累了,再一次拒绝了他。秋原见自己入不了她的眼,索性不抱任何幻想了。在之后的两天里,别人都去西线采风,他则闷在宾馆里写作。

秋原想努力忘掉若兰,但他根本骗不了自己。自从见到若兰后,她的音容笑貌总是闪现在他的脑海里。笔会结束那天,天空依然飘着雨,秋原拿着笔会纪念册想让若兰签字留念,但若兰早已不知去向。她什么时间走的,连编辑部的人都不知道。

 

笔会结束后,秋原一直保留着那份会务手册。因为手册有每个与会者的所有资料,包括通讯地址和联系电话。

回到家乡白银,秋原一直忘不了这次邂逅。他的思念就像清风白云一样,越过万重关山,飞向远方。秋原老是问自己,难道自己真的只能和若兰擦肩而过吗?闲暇之余,他常常登录若兰的博客,但他发现若兰的博客很独特。故乡填的是“风雨中”,住地是“路上”,最近心愿是“一直走下去”,来年打算是“入驻你的心里”。若兰的博客里,竟然没有一篇诗作,全是些随感和散文。更与众不同的是,若兰的博客里有一百多个相册,每个相册都有几十张她本人的玉照,照片均以侧身照或背影照为主,而且不设密码,对所有人开放。秋原看到一些男性博友的评论真是五花八门,有些甚至带有挑逗的色彩,但若兰对所有人的评论都置之不理。在这之后的一段时间里,若兰干脆禁止任何人发表评论。

秋原在博客上给她留了言,自报家门;还给她留了QQ号,希望她能加自己。第二天晚上,秋原在登录QQ的时候,惊喜地看到消息管理器在不停地在闪烁。点击一看,弹出的是“草原小花请求你成为好友”的对话框。秋原判断这个草原小花可能就是若兰。他甚至没有预览一下她的资料,便迫不及待地点了“确定”。

秋原试着和她聊天,便向她发了几个字:请问,是若兰女士吗?对方忙上回复:是,秋原君,你好!谢谢你还记得我。

当晚,秋原和若兰一直聊到凌晨两点。谈话中,秋原对若兰又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原来若兰的英语水平确实很高。若兰说,在她刚进大学校门的时候,她就要求英语免修。校方以前没遇上过类似的事,便专门组织专家对她进行了考核。考核分笔试和口试两部分。笔试的时候,他们学校的外语系主任、英语教研室主任和外校的三个教授对她的答卷甚至没有批阅,只是浏览了一遍,就毫无争议地在鉴定书上签了字。口试的时候,她和教授们谈笑风生、对答如流,顺利过关也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的事。从此,她在全校出了名。大学期间,英语水平极高而又气质优雅的她,每逢外籍教授来校讲学,都请她担任翻译。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她大学毕业。

他们就这样开始了漫长的网上聊天。从个人身世到家庭背景,从孩提趣事到工作履历,从物质生活到情感世界,无所不包,无所不谈。当然,他们交流最多的还是创作体会。秋原每次上网,首先关心的是若兰在不在线。若兰不在的时候,他会望着屏幕出神;若兰在的时候,他会马上去打招呼。有时,还会视频一会,一聊就是几个小时。

就这样,一天接一天,一月又一月,一晃一年过去了。终于有一天,秋原忍不住给若兰打了电话,她却没接。秋原无法判断若兰知不知道自己的电话号码。当秋原再次拨过去的时候,若兰接了。但她的语声中明显带着睡意。她以松弛的口气问,是谁呀?秋原自报姓名后,若兰感到有些很意外。便问,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秋原说,笔会手册里不是有吗?若兰马上说,你真是个细心的人。我还在纳闷,和别人聊天,聊不了几天,对方就会要我的电话。而你已经一年多了,怎么从来都不提及此事?原来你知道呀!秋原问若兰是不是还在睡觉?怎么日上三竿了还不起床?若兰说,你难道不知道我是个晚上不睡觉、白天不起床的懒散女人吗?秋原听了呵呵一笑,回答道:原来你是个黑白颠倒的人呀!若兰听后也是呵呵一笑,好像对秋原的这句话很赏识。她又问,突然打电话有事吗?秋原说,没什么,就是有些想你!秋原在电话里听见若兰的那边有种响动,好像是一骨碌坐了起来。紧接着,若兰说,你要是真想我,咋不来看我?秋原不知若兰是在逗他,还是在试探自己,便笑而不答。若兰见秋原不回答,便说,要不我来看你?秋原惊讶了,他压根就没想到,若兰会说出如此令人振奋的话来!

若兰说到做到。国庆节前夕,她真的来了白银。若兰是乘坐火车来的。在她快到景泰的时候,秋原已经为她订好了宾馆,订的是星级宾馆的总统套间。

秋原借了同学的车去白银西站接她。若兰一见,先是过来拥抱了一下秋原。然后说,都是有车族呀!秋原说是借的,她有些不信。秋原惊诧于她那落落大方的举止和娓娓道来的语调。他们一路说说笑笑地来到白银饭店,若兰一见是总统套间,就说,太奢侈了。

秋原帮她放好行李,若兰说她要冲个澡,秋原便边上网边等她。若兰临进卫生间的时候,秋原问她今晚吃什么?若兰说,我可不喜欢吃大餐,最好是小吃。对了,咱们白银有什么特色小吃?秋原听了,觉得若兰真是聪明。因为她在说话的时候,说的是咱们白银,而不是你们白银。秋原说,咱们白银的小吃没什么特色,这里有的别处都有。如果说到特色的话,还要数兰州牛肉面和水川长面,但你从大老远来,总不能只吃碗面吧!干脆我请吃靖远羊羔肉怎么样! 靖远羊羔肉可是我们白银的驰名商标。对了,你吃羊肉吗?若兰一听就笑了,说,内蒙人哪有不吃羊肉的?他们就这样谈定了。

在吃完饭回宾馆的路上,若兰一个劲地夸奖靖远羊羔肉好吃。还说,秋原要的红酒真不错。秋原买了些水果回到宾馆,若兰用自己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上网,秋原则用宾馆的台式电脑浏览博客。秋原草草地浏览了一下博客,便匆匆下线。他来到若兰的电脑前,只见她的文档大部分是英文,秋原根本看不懂。原来只是听说若兰的英文水平极高,这回,秋原真是领教了。

若兰半开玩笑地对秋原说,她拥有众多的粉丝和追求者。每到一地,只要她对谁打声招呼,总会有人请她。无论吃饭住宿,还是旅游开销,都会有人包圆。她自己根本不用花一分钱。还说,去年她去美国的时候,和美国大诗人罗伯特处过一段时间。秋原问,美国住宿挺贵吧?若兰听后看了秋原一眼,眨眨眼说,我是住在罗伯特家里。秋原一听愕然了,他出神地望望若兰。若兰只是淡淡地一笑,她说,我和罗伯特关系处得很好,是上过床的那种。秋原听了,心里涌起一股醋意,越是惊讶于若兰的直言不讳了。

若兰说,我是个单身主义者,有可能成为任何人的朋友,但不可能成为任何人的妻子。说话间,若兰说她喜欢喝酸奶,问秋原能不能帮她买一瓶?秋原说当然可以。在秋原卖了几瓶酸奶回到宾馆的时候,若兰已经换了一身紧身内衣。秋原惊讶地看了若兰一眼,煽情地说,没想到,你还这样性感?这是秋原第一次在若兰面前提到“性”字。若兰听了又是淡淡一笑,她说,但愿这是夸奖,而不是亵渎!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已经十一点半了。秋原说,太迟了,我该回去了,你也早点休息吧!没想到若兰说,既然已经迟了,那你就干脆别走了,住下吧!秋原又目不转睛地看着若兰,若兰见了不屑地一努嘴,看什么看?我是怪物呀?其实,秋原巴不得她留宿呢,可本分的他根本不敢对若兰有任何非分之想。好的是,这是总体套间,多住一个人也有的是地方。

秋原觉得尴尬,便打开了电视。若兰说,能不能放到内蒙古卫视上?秋原找到了内蒙古卫视,只见画面上是一段广告。但秋原发现这家公司的形象代言人酷似若兰,秋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若兰听后不满地说,亏你还是大作家呢,你什么眼神?那本来就是我呀!秋原羞愧得无地自容。以前,他很少看电视,更不看甘肃以外的地方台。秋原觉得,若兰的名气比自己预想的还要大得多!

秋原说,明天我们干脆去黄河石林玩玩吧!若兰一听,高兴得像个小孩子,她手舞足蹈地跑过来抱住秋原就吻了他的额头。在若兰吻秋原的时候,秋原闻见从若兰身上散发出的淡淡体香,秋原真想抱着她丰腴的身体,将她揽入怀中。但这一刻的秋原,竟然是那样的坐怀不乱,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会有那么强的自制力。若兰对秋原的表现好像有些失望,但她没有责备他。她见秋原无动于衷,就接着说,早就听说,白银有个黄河石林,终于有机会一睹她的风采了!那我们今晚就早点睡,明天一早你就带姐姐去吧!

秋原一听便和若兰争了起来,你怕是妹妹吧!我虚度三十有四,77年的,属蛇的。若兰听后咯咯直笑,等笑够了才说,我比你虚长三岁。秋原不信,若兰随即掏出了自己的身份证。秋原一看,若兰果然比自己大三岁。

他们就这样调侃了一夜,谁也没睡觉。天亮的时候,秋原说干脆我们在这里睡上一天,傍晚时分再去石林,明天游石林。这样一来,既避免了疲劳驾驶,也安全些。若兰没有反对,秋原便和衣睡在外面的沙发上,若兰睡在里面的套间里。在若兰关房门的时候,她的肩膀靠在门框上,曲起一条腿,默默地看了秋原一眼,略带遗憾地说,这扇门是开着的,如果你觉得沙发上不舒服的话,随时可以进来!秋原盯住若兰看了半天,慢慢地说,好的。

若兰将门轻轻带上了。秋原躺下不一会,便起身走到门口。他举起右手想敲门,但不知为什么,他又将手臂慢慢落下,最终止步于门外。

 

石林将至,若兰的困意又来了。她不住地在车上打盹,这也勾起了秋原的睡意。秋原捅捅她说,别睡了,你一睡,我也困了。若兰向前欠欠身,掏出口香糖,喂给秋原一块,自己噙一块。到石林后,因为景区严禁车辆入内,秋原只好将车停在外面的停车场,他们乘坐电瓶车入驻了石林旅游区的农家乐。

在登记房间的时候,秋原有些犯难了。他不知是登一个房间好呢,还是登两个房间?若兰看到他犹豫不决的样子,曲起一条腿说,亏你还是个大男人,怎么总是婆婆妈妈的?只要一个标间就行了。女老板听了嗤嗤地一笑。秋原在犹豫中,接受了若兰的建议。

晚饭后,他们漫步在黄河边上,若兰挽着秋原的胳膊,宛若一对情意笃深的伴侣。远处的石林断壁和龙滩残阳倒映在河面上,倒影中也映着他们相依的身影……

他们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秋原正为如何睡觉发愁呢。突然,若兰的手机急促地响了起来。若兰看了屏幕就是一惊,只听对方说,妹子,你在哪?天塌了!若兰匆匆说声,知道了。便惊慌地央求道,快!送我去景泰,我要连夜返回包头,我爸爸去世了。

秋原在匆忙中叩响景区管理处的大门,值班室里走出一位中年男子。秋原说明来意,值班员说送你们出去可以,但需付资一百元。秋原满口答应。车到半途,秋原问若兰,你爸爸是不是平时身体不太好?若兰不加思索地说,爸爸一直有心脏病,动不动就犯病了。我和哥哥对这一可能发生的事情早就有心理准备,我们有暗语,天塌了,意思就是爸爸走了……

若兰甚至没有哭一声。一路上,天空又飘起了小雨,疾驰的车轮仿佛带着不尽的遗憾将若兰送到了景泰。当秋原轻轻推着她的后腰送她上火车的时候,若兰转过身来说,请你相信,我迟早还是要来白银的。届时,我不会让你失望,希望你也不要让我寒心。因为我们俩,充其量只是文学路上的有缘者,而不是厮守一生的伴侣,希望你相信我这个单身女人的话,也不要对我抱有过多的奢望和幻想……

第二天,秋原的博客里发表了一篇博文,题曰《何日君再来》。这次,一向不会写诗的秋原,却出人预料地在博文中插了一首小诗。诗是这样写的:

 

我愿是一片空旷的秋原

躺在风雨飘渺的路上

露出与身居来的苍凉

让随风摇曳的草原小花

若兰般地飘落在

我寸草不生的胸膛上

 

我愿是一轮初升的朝阳

带着金色的晨曦

来到黄河石林的每一株小树旁

让奔腾的马蹄声

伴随我一腔的迷茫

照亮你睡意朦胧的梦乡

 

我愿做一个无畏的摔跤手

紧紧地扯住对方的衣袖

当激战的哨声

在我耳边吹响的时候

我愿拼力去搏斗

哪怕我伤残后你淡漠依旧

  评论这张
 
阅读(427)| 评论(5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