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原创小说】除夕之夜  

2011-11-05 21:10:55|  分类: 纸刊及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小说】除夕之夜 - 中鑫 - 广有沙龙

 

【原创小说】除夕之夜 - 中鑫 - 广有沙龙

 

【原创小说】除夕之夜 - 中鑫 - 广有沙龙

 


【原创小说】除夕之夜 - 中鑫 - 广有沙龙

  


    除夕的夜晚,似乎要比平日来得更晚些。新闻联播尚未结束,女人就已经刷了碗。儿子早早就去网吧了。丈夫过年没放假,这几天正在上小夜班。女人将纸钱和水果分别装进两个塑料袋里,又将祭品依次拨入一次性的纸杯里,她找来一个西药瓶子,灌上酒,拧上盖,然后,将所有东西集中到一个大塑料袋里。准备好了这些,她经过一番打扮,便提起那个大塑料袋出门了。在出门前,她打开了所有的灯。

街上的人并不多,三三两两的从身边匆匆而过,只有那密集的车灯,照得人睁不开眼。渐渐地,夜幕四合,华灯初上,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代替了往日孩子们的欢笑。

丈夫是交待过的。今天是除夕,晚上一定要给先人烧纸的,这是亘古不变的定理。女人来到街心花园,烧纸的人还不算多。她找了一个较为偏僻的角落俯下身来。可一摸兜,自己竟然没带打火机。她摇摇头,便笑了。她从别人的火堆上点燃了纸钱,移到刚才的地方,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什么。不足十分钟,纸便烧完了。她向每个灰堆上破了供,奠了酒,便跪地磕头。烧纸结束后,她的手里已经是空空如也。她站起身,脸上露出浅浅的微笑,只身朝东街走去。

远远地,她就闻到了来自于海马舞厅的那种气息。看到流光溢彩的灯饰招牌,在不知不觉中,她放快了前进的步伐,呼吸的频率也匆忙的行走中加快了。那闪烁的霓虹灯,仿佛在召唤她一样,使她对舞厅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渴望。

其实,在吃饭之前,她也有点犹豫。她想去跳舞,又不想错过一年一度的春晚。她走走停停,边走边想:春晚可以在第二天补看,而来自舞厅的那种诱惑是自己难以抗拒的。

她和他是一周前认识的。那次,也就是丈夫开始上小夜班的那天晚上,邻居吴红约她去跳舞,她本不想去,可偏巧表妹兰子也来约她,她耐不过两人的软磨硬泡,便去了。没想到,就是这一次不经意的跳舞,竟然使她平静的心掀起了层层波澜。之后的每天晚上,她总是情不自禁地往舞厅里跑。一晚上不去,心里总像缺个什么似的。有时,吴红和兰子不想去,她也会强拉上她们,借口自然是教她跳舞。按理说,到了她这个年龄,已经是安分守己、相夫教子的时候了,可自己心中怎么会掀起层层涟漪,怎么总是忘不了他呢?今天是年三十,她担心他今晚会不会来!

海马舞厅是一家很低档的大众舞厅,里面的灯光有些昏暗,但还可以看清人的脸。她独自一人步上楼梯,在舞厅里转了一圈,却没有发现一个认识的人。于是,她随便找个座位坐了下来。

渐渐地,舞厅里的人多了起来,多得出乎她的想象。要不是亲眼所见,她根本就不敢相信,在这万家欢乐的除夕之夜,怎么会有这样多的人热衷于跳舞。在这之前,她认为除夕的人们都会在家里守岁。可眼前的景象,完全出乎她的预料,这又让她增长见识了。

她的双眼不时地望着门口,她甚至拒绝了两个男人的邀请。当他惊现于门口的时候,她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继而又慢慢地坐了下来。她渴望他能从茫茫人群中发现她,过来请她跳舞。

然而,他好像无视她的存在一样,拉起门口的一个女人就跳了起来。那娴熟而潇洒的舞姿,足以迷倒在场的所有女人。

她失望地坐在座位上,目不转睛地盯着翩翩起舞的他。但他的眼睛看都不曾看她一下,只是边跳舞边和舞伴说着话。她的心里,顿时燃起一股莫名的嫉妒和仇恨,继而她拉下脸来,低着头抠弄自己的指甲。

一曲快三结束了。在众多的男士当中,她努力寻找着他的身影,但她竟然没盯住他。又一曲快四开始了,他换了一个舞伴。他依然潇洒地飞旋在灯火阑珊的舞池中。在他经过她眼前时,他们的目光终于撞在了一起。在那一瞬间,他们的眼里无不闪现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火花。她冲他一笑,又眨眨眼,他也冲她点点头,也是一笑。她心里一阵激动,苍天有眼,他终于发现她了。在不断明灭的灯光下,她的目光随着他的身影在游荡。经过一阵等待,一曲快四终于结束了。她看见他松开了舞伴,便向自己走来,她又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

他向她点点头,递给她一个口香糖。这时,音乐声渐起,是曲中三。他和她谁也没有邀请对方,两人便相拥在一起。他右手揽住她的后腰,左手将她的右臂轻轻托起,两人相距不到半尺的距离,舞步便随忧伤的旋律翩翩而动。他们的周围,引来无数羡慕的目光。她虽然一米七的个头,但在他面前,还是显得矮了一截。她的舞步并不娴熟,但善于带人的他,总会恰如其分地将她带到每个鼓点上。每一个花步,都在他的精心设计中美妙地完成,她想多走一寸或者少走一寸都不可能。那快慢相间的舞步,好像一个优秀的演说者将自己抑扬顿挫的说辞发挥得淋漓尽致。在不知不觉中,其他舞者相继放开舞伴,停了一边,注视起这对天衣无缝的合作者。周围是一篇火辣辣的目光,女人平身第一次被众人关注,那是怎么的一种享受?在舞步飞旋的同时,她仰望着他的脸,动情地说:“你的舞,跳得真好!”他只是淡淡地一笑。舞曲结束时,四下顿时响起一片掌声。有个年轻人高声喊道:“祝贺良子猎获第十八位舞伴!”这时,有人起哄,有人打口哨。被称为良子的他,在一片欢呼声中放开她,双手合十,向众人弯腰致谢。女人惊讶了,良子英俊潇洒不假,但他又有什么能耐?何以让众多的舞者如此热烈地倾倒于他?

在之后的两个小时里,良子每曲必跳,但他的舞伴根本就不重复。在热烈的期盼中,女人渐渐失望了,她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进而开始伤心起来。等了几曲之后,她已经不抱任何幻想。她慢慢地走出舞厅,眼角竟然流出两行泪来。她不知自己为什么会如此地迷恋于他?远处传来几串鞭炮声,仿佛已将今晚的故事画上了句号。她想回家看春晚,但她的脚步,好像不听指挥一样,又一步一步地上了楼梯。她想再碰碰运气,看看还有没有和他跳舞的可能!

她进去的时候,一曲正好结束。这时,良子竟然意外地拉住了她的手,说:“刚才,你上哪了?到处找你。”女人惊喜地看他一眼,说:“我认为你看不上我,不和我跳了。”良子露出英俊的笑脸说:“哪能呢?”音乐声再度响起,这是一首《泰坦尼克号》的主题曲《My Heart Will Go On》(我心永恒)。二人情不自禁地步入舞池,灯光非常暗,几乎没有光亮,只有四角的墙壁上闪着昏暗的灯光,功率显然很小。突然,良子拦腰紧紧地抱住了女人,他贴着女人的耳朵说:“将双手搂在我的脖子上。”女人竟然毫不犹豫地照做了。他们的身体紧紧地贴在对方身上,女人的心里掠过一阵从未有过的激动,她感到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这种感觉在丈夫面前是从来没有过的。她有些不解,难道这就是人们所说的外遇吗?她的脸靠在良子的肩上,慢慢地问:“你叫良子?你贵姓?”良子依然紧紧地抱着她,浪荡地说:“那是我的舞名,我姓色。”女人听了发出一声浅笑:“我听过笔名、艺名、网名,唯独没听过舞名?你姓色?哪个色?我怎么没听过这个姓?”良子将脸挨在女人的脸上说:“女色的色。”女人知道他在故意使坏,但奇怪的是,她竟然不讨厌他。就在这一瞬间,她的内心掠过一阵骚动,她的心出轨了。在和良子的身体接触中,她能感觉到他那火山般的亢奋,她羞涩地问下了良子的电话。

女人兴奋地跳完了这支慢曲。灯,逐渐亮了,她的脸上,顿时泛起了一团红晕,但在昏暗的灯光下,谁也看不清她的脸有什么异样。而作为老手的良子,表情俨然是一派若无其事的样子。

接下来播放的是一曲欧美风格的迪斯科舞曲。但见良子步入舞池中央,他扭动着高大的躯体,上演了一曲疯狂的独舞,而周围的男男女女都相互手拉着手,以良子为圆心,围成了一个很大的圈。不仅如此,外面还有更多的人源源不断地加入进来。最后,竟然围成三层人圈。那热烈而近乎疯狂的场面,是女人平身不曾见过的。

女人想乘机存下良子的电话,但她掏出手机的时候才发现,居然有四个未接电话。她解锁一看,原来是丈夫打来的。她有些疑问,丈夫平日上班的时候,一般是不打电话的,今天是除夕,他这是怎么了?

舞厅里吵得厉害,她急忙来到街上回电话。只听丈夫说:“大过年的,你干啥去了?家里一个人也没有!”她一听就知道坏了,丈夫提前回来了。她说:“我马上回来。”也不管丈夫愿不愿意,她便匆忙挂了电话。她疾步跑上舞厅,又拨良子的号,可良子正在蹦迪,根本听不见电话铃声。

大冷天,她头上的汗都出来了。

良子终于蹦完了迪,他气喘嘘嘘地回到了座位上。女人赶紧跑过去对他说:“我给你打电话了。我有事,先走了。”说完,她留恋地回望他一眼,连忙奔出舞厅。

街上的鞭炮声渐起,一浪高过一浪,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烟火味。她知道,已是子夜了。这时,她的电话再度响起,她一看,居然是良子的来电。她停下脚步,接起了电话。良子说:“今晚跟我走,好吗?”一听这话,女人知道,良子是个很浪荡的人。她虽然倾心于这个男人,但她决不能做出背叛自己丈夫的事!她已经吓得不知所措,只是战战兢兢地说:“请不要接近我!我要回家了,今晚不可以再打电话给我。”只听听筒里,传来一阵良子的浪笑……

女人忐忑不安地回到家,她红着脸进了屋。只见丈夫围着围裙,他笑逐颜开地问:“儿子呢?排骨我已经弄好了。你洗洗手,快吃吧!”女人扫了一眼电视屏幕,只见屏幕上是新年的倒计时画面,喇叭里不断传来朱军的声音,五、四、三、二、一。而饭桌上,端放着一盘热气腾腾的酸烂排骨。她心里清楚,除夕之夜啃排骨,这都是娘家的习俗。自从自己嫁到了王家,丈夫每年都按她娘家的习俗过除夕。面对百般体贴的丈夫,她心里泛起一阵羞愧。丈夫虽然没有良子高大,也比不上良子潇洒,可他不似良子那样油滑,朴实的他才是自己一生的港湾。想到这,因良子而生的那股激情,便在瞬间化为乌有。乘换鞋的工夫,她掩饰道:“儿子去网吧了。你知道的,我管不住他。”她换了鞋,洗了手,便坐在饭桌上。丈夫问:“你干啥去了?打几遍电话都不接。”女人犹豫一下,微红着脸说:“我去打麻将了,电话在静音状态,没发现。对了,前几天兰子约我去跳舞。我一想,我到你们王家都十多年了,还没陪你跳过一次舞呢!等你上早班的时候,我们一同出去跳跳舞吧!去最高档的舞厅。”她觉得,没陪丈夫跳过舞,就像没尽到妻子的责任和义务一样。

丈夫惊讶地看看她,问道:“怎么突然想起跳舞了?”她没回答丈夫的问话,反问道:“你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早?”丈夫说:“今天是三十,领导通知不加班了。我九点就回来了。”

吃了排骨,丈夫便主动去洗碗了。这时,女人偷偷地掏出电话,在看到良子的电话号码时,她仍是心有余悸。她轻轻地吻了一口电话号码,便果敢地将它拉进了黑名单。然后,她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如释重负地合上了翻盖……

  评论这张
 
阅读(319)| 评论(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