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原创散文】新院子的那块菜地  

2011-11-07 15:28:18|  分类: 纸刊及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散文】新院子的那块菜地 - 中鑫 - 广有沙龙

 

【原创散文】新院子的那块菜地 - 中鑫 - 广有沙龙

  

         

在我步入少年时代,我家总算有了一块属于自己的菜地。

那时,作为大队书记的六叔代表公社动员父亲搬迁。为了响应公社的号召,我们大队的曾氏族人,几乎无一例外地搬迁了。大队给每户搬迁的农户分了五分地的宅基地。分到宅基地的农户,好像是提前商量好了一样,不约而同地在当年就开始饮土和打墙,那热情高涨得有些吓人,简直可以用迫不及待来形容。那时,饮土是各家饮各家的,而打墙则是以生产队为单位,大家合伙一起打的。一户一天,一般当天就将院墙打成了。院墙全是用饮好的黄土筑就的,院落依地势摆布,四方四正,一排三户,规格相同

在这之前,因为没有属于自己的菜园子,我家的饭桌上,一年四季几乎见不到什么菜。平日,连根葱都没有,就用黑油(胡麻炒熟碾成的粉末)就着糁饭。夏天和秋天还好些,可以吃到野菜和苦苦菜,可到了冬天,顿顿是清一色的腌缸酸菜和咸菜,吃得人反胃。偶尔,母亲会在酸菜里烂些麻腐,那就跟过年一样。入秋以后,生产队也会种菜,但无非是种些洋芋、白菜和萝卜之类的很平常的菜。待到秋后,生产队分菜了,家家的餐桌才能见到一点绿色。

有人说,童年是幸福的,我却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我的童年是在母亲每日的辛勤劳作中度过的。每天傍晚,当我在饥肠辘辘中看到母亲端上那期盼已久的饭食时,我生命的全部奢望,就凝聚在这简单的饭食里。而这简单的饭食,也构成了我孩童时代那最原始、最朴素的慰藉。

开春了,我和哥哥便去新院子里翻地、浇水,母亲打发姐姐到三姨家要些菜籽,我们便开始在自家的新院子里种菜了。

新院子的部分土地是要预留出来的,只有少部分才可以开垦种菜。将近清明,我和哥哥在不大的菜园子里种下了茄子、辣子、洋姜、西红柿、豆角、白菜,还有蕃瓜。自从种子下地的那天开始,我就开始天天盼,盼望着有一天能吃到自己家种的蔬菜。种子还没在土里发芽,我的期盼已经长得有三尺高。自从我们在地里下了种,我便天天抽空跑一趟菜园子。五里地的路程不算近,可我一点也不觉得累,而且兴致很高。现在回想起来,我那时的做法真是无异于拔苗助长。

别的菜种都很小,只有蕃瓜籽最大。第一天遛到菜园子的时候,我悄悄地扒开了一窝蕃瓜籽,见蕃瓜籽斯文没动,随即将土合上。第二天扒开的时候,见蕃瓜籽有些发胀,顶端裂了缝,便觉得有戏。第三天刨开土的时候,见蕃瓜籽抽芽了,便有些欣喜过望,但这时的土质已经有些发干。可到了第四天扒开土的时候,见本已发芽的蕃瓜籽已经蔫了,土里没有一点潮气。我正不知所措,母亲突然进来了。她问我在干什么?我说看看蕃瓜发芽没?母亲一听就笑了,说我是个瓜娃子(方言,小傻瓜)。在母亲的指导下,我掏出深部的湿土,将蕃瓜籽重新植入湿土里,慢慢将土合上。在这之后的几天里,我听从了母亲的话,再也没过菜。直到有一天,在同伴的鼓动下,当我再次光临菜地的时候,我见满地的菜苗窜出了地面,包括我挖过的那窝蕃瓜。令我不解的是,那窝蕃瓜也和别的菜秧一样,尽情地在空中舒展着两片嫩叶。那叶子只有蚕豆大,由最初的嫩黄到泛绿,最后变成黑油油的绿色,融入到一片菜秧中,成为菜园子里很不显眼的一株,那最初的关注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日复一日地淡化了。

转眼,白菜已有四、五寸高,她第一个上了我家的餐桌。那天,母亲特意将凉拌白菜泼了油。父亲笑呵呵地说,以后再也不愁没菜吃了。白菜是一种很平常的菜,头一次吃自产的白菜,我的感觉除了鲜,就是嫩,入到口里总觉得香。因为有菜,那天母亲做的饭居然没够吃。在这之后,豆角、茄辣、蕃瓜相继开了花。豆角花是大红的,茄子花是紫色的,辣子花是纯白的,蕃瓜花是黄的,加上满地的绿色,我第一次看到这五彩缤纷的世界。那色彩,犹如梦境一般,使我感悟到大自然的绚丽和生活的美好。在各种菜花竞相开放的同时,蜜蝶整日纷绕在斑斓的花丛中,到处是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

动力厂的输水管线通过我们的村庄,我们可以随时浇水。紧接着,天天都有成包的新鲜蔬菜入账,我们吃不完,都送与姥姥和邻居了。

从此,这片菜地,就生长着一家人的菜食和希望。我从这块小小的菜地里,收获的是不仅是餐桌上的菜食,还有从未有过的欣喜。

在我们收获各种蔬菜的同时,两间简易房在院内拔地而起,房子尚未干透,我们随即就入住了。新房的入住,使我一度处于极度的兴奋之中。转眼就到了秋天,洋姜长得比房檐还高。父亲说,洋姜开花的时候,我们就该盖上房了。果然,在我们上梁立柱的那天,鹅黄的洋姜花开满了庭院,到处弥漫着淡淡的清香。那满院的芬芳,映衬着父亲的笑脸,那是一个劳动者发自内心的微笑。

我们终于告别了终年不见蔬菜的苦日子,迎来蒸蒸日上的生活。这时的庭院里,不时传出全家人的欢声笑语,到处洋溢着欢乐的气氛。

第二年的春天,我们不但种下了各种蔬菜,还栽下一棵刺玫树和一棵葡萄树。与此同时,菜地里自个冒出了一株株的椿树、杏树和枣树,父亲只留了几株长势好的,而将多余的全部拔掉。再后来,父亲不知从哪弄来一株不知名的树。她是一种先开花、后发叶的观赏性灌木,她的花和刺玫花同时开放,春红、夏绿和秋黄是她一生永恒的色彩。一年后,我们不但可以吃到蔬菜,而且能吃到葡萄了。

之后的几年里,作为少年的我,也跟菜地里的树苗一样一天天在长大。在我十四岁的那年,菜地里的杏树和枣树也开花结果了,这尤其令我欣慰!

那块菜地伴随着我从少年到青年,再步入成年,她就和自己的父母一样见证了我的成长。那块菜地,浓缩着我对未来的憧憬和向往,凝聚着我少年时代难以忘却的记忆。

三十多年过去了,我依然依恋那块曾经给我带来欣喜的菜地。因为我知道,自己生命的根须已深深地入那块菜地

 

  评论这张
 
阅读(366)|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