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原创散文】我的一次恶作剧  

2011-02-11 16:12:12|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曾经有过一次恶作剧,那是一次美丽的恶作剧。

粉碎“四人帮”的时候,我正值从“红小兵”向“红卫兵”的升级阶段,可“红卫兵”这一历史“番号”随着文革的结束,随即就被取缔了。我所在的“红小兵”团队也更名(确切地说是恢复)为中国少年先锋队,简称“少先队”。这个阵营的成员,因为年龄相对较“红卫兵”小些,加之临近文革尾声,我们并没有冲击过任何国家机关或在职干部,更未对社会的混乱起到推波助澜的负面作用。可以说,我们除了响应号召、喊喊口号外,没有参与过任何不利于社会稳定的活动,自身也没有什么坏影响。就在我即将上初一时,不知是谁提名让我担任少先队大队长,通知我的是班主任老师。全校共有五个小学年级班,每个年级为一个中队,每个中队下设三个小队,全校共计15个小队。

当时,校方通知我们:要求各级队长们各自准备自己的袖章,并配发各级队长的袖章图案和规格。要求三天内做好,然后交到校方。校方负责制作队旗,择机召开少先队成立大会,由兼任校长的大队书记宣布任命,并给各级队长颁发、佩戴袖章。袖章设计为长方形,要求用白色的确良衬底,外形尺寸为5×10cm,竖向。白底上镶嵌红杠,大队长三杠、中队长两杠、小队长一杠。可我给母亲说明情况后,她却犯愁了。因为当时条件不好,家里根本找不到一块白色的确良面料。

而我的大队副就是我的同桌,名叫小芸子。由于她学习很好,人又漂亮,加上她穿戴入时,堪称校花。她能歌善舞、举止优雅,普通话说得绷棒。每当老师让学生朗读课文时,点的总是她。拿现在的话说,她简直就是一个超级女生。她家条件好,父兄都在外工作,父亲好像还是厂长。那时,我们全班只有她一人有文具盒,她平时穿的就是的确良上衣,裤子也是料子的,而我们穿的全是廉价的粗棉布,众人都很羡慕她。我便向她说明我家的情况,想让她妈多做一个袖章,替我交了完事。

可事与愿违,不知是她根本就没给她妈说呢,还是她妈不同意?总之,她没帮我。

无奈中,姐姐跟她要好的一个姐妹那里要了一块叫做白洋斜的白布。那是一种很普通的布料,通身都是很粗的斜道,白是很白,也很厚实,可脏了一洗,就发黄了。而且那块布只有巴掌大小,连双层对折都不够尺寸。姐姐只好手工单层窝边给我应付了一下。我向班主任交袖章时,都很不不好意思。而小芸子的袖章规格和我的一模一样,可人家的是用白的确良面料做的,而且是用缝纫机做的,双面合缝。一看,档次就比我的高得多!

之后的一周里,我总想伺机找找小芸子的别扭。一天,机会终于来了。

那天临放学,老师通知我们次日早上调换座位。我原来坐在教室的中间一排,恰好调到靠窗子一边,而她在我左侧,紧靠窗子。如果我坐在座位上,她是进不去的。而她要想入座,我就必须站起来让开。

第二天清早,我早早就坐在了教室里。等她来时,我已等候多时了。我磨磨蹭蹭地不起来,嘴里嘟囔着她来得太迟。她等急了,不满地冒出一句话:我昨晚做的梦可不好,你别惹我生气!我装作很不好意思的样子起身,冲她笑笑,偏着头坏坏地问她做的什么梦?

她瞪我一眼,拉着漂亮的脸蛋、很不情愿地说:我梦见自己赶着一群鸡在河沟里。

哦,我明白了。我们老家最忌讳这样的梦,如果夜里梦见尖嘴的东西,就意味着白天要和人拌嘴,或者遇上不愉快的事。

我寻思了一会,马上计上心来。便说:你不就是担心和人吵架吗?我有办法破解。她听后,犹豫了一下,不好意思地问:什么办法?

我知道她家没院墙,但离学校很近。便说:你现在火速回家,在你家的院墙上找个绳洞,然后用土墼或纸团把洞塞上,就可以了。

她疑惑地说:管用吗?再说,我家也没院墙呀,别人家的行吗?

我说:肯定管用,以前我也老梦见鸡。每次梦见鸡,我都这样做,灵得很。但别人家的墙洞恐怕不行。你要塞就得塞你家的洞,或者塞你的洞!你家离学校这样近,来得及的。

我说完这话,自己都觉得有些唐突,便赶紧纠正:不是你的洞,是你的眼。她听后更加不屑地鄙视我一眼,露出满脸的不悦。我同样觉得失口,忙又解释:不是你的眼睛,是窟窿眼什么的……比如,耳朵眼。

她再次瞪我一眼,开始不理我了。我知道她心里一定在骂我是小流氓,但我仍然不放弃。那时,谁也随身不带卫生纸,更没有棉花之类的东西,我便假装好心好意地说:用纸团把你的耳朵塞上,我保证你今天不生气。

其实,我离她最近,只要我不和她吵架,别人还有机会吗?

她依然不啃声,我便开始翻我的书包,装作找东西。可翻了半天之后,我叹了一口气。她不解地说;怎么了?

我说:我没带牛皮纸,要不我帮你揉个纸团,好让你……

她看我很认真的样子,好像有些信了。她也翻了一下自己的书包,也没发现牛皮纸,便掏出了自己的大楷本。她将大楷本倒扣过来,右手落在本子的封底上,冷冷地问道:真的管用吗?为什么一定要是牛皮纸?

我说:真的管用。因为牛皮纸厚实,又是黑色的,所以,这纸效果好,白纸不行。

她闻言毫不犹豫地撕下了自己大楷本的封底,递了过来。

我心里一阵坏笑,她终于上当了。便转身将纸递给了身后的双喜子。双喜子不解地问:干啥?

我命令式地说:把纸揉软了,我要用。

他有点愠怒地顶我一句:我为什么要给你揉纸?

我斩钉截铁地说:如果你今后还想抄我作业的话,你最好按我说的去做!双喜子马上陪着笑脸说:行!行!行!

双喜子还是在上课之前把纸揉好了。那张纸被双喜子揉得表面有些发毛,捏在手里软软的、柔柔的,用双手往开绷两下,发出的声响有些发闷,只有柔软的纸才能发出这样的声响。我撕下一个角,将纸片递给了小芸子,并认真地说:你用牛皮纸包上白纸,揉成团,塞上双耳就行了。

她有些不好意思,用怀疑的眼光看我一眼。但还是照我说的做了。下课后,我却拿着双喜子揉好的牛皮纸如厕了。双喜子知道后,说我侮辱他,让他给我揉手纸。我说,我不过是沾了一点小芸子的光而已。后来,他几天都没理我。

从厕所出来,我刚进教室,小芸子就说:这节课老师讲的,我一点也没听清。我说:那你就将纸团换到鼻孔上。她不解地问:那怎么行?别人会笑话的。

我说;如果有人问,你就说你流鼻血了。她竟然照做了,我心里那个乐呀!心想:小芸子分明就是一个小傻子。

就这样,一天过去了,她居然真的没有和任何人发生口角。她嘴上虽然没有说什么,但直觉告诉我,她心里还是感激我的。

这事过后,我们一直处得很好,无论在班上,还是在少先队。可我心里总觉得不安。有好几次,我都想给她道歉。可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因为我知道:如果她不知道真相的话,说不定心里还会感激我,一旦她知道了我的恶作剧,一定会恨死我的。

中考时,我和小德子有幸被学校推荐报考了县一中,而她却没这样幸运。因为县一中是当时全县唯一的一所省级重点中学,教学质量非常好,人人都想去,但名额只有两个。那时,我们乡中学已经撤销了建制,我的同学们被指定到临乡的中学上高中,我们从此别过。在后来的十多年里,一直没有谋面。高中期间,听说她父亲在县城给她找了个中学,但不知是哪一所?当时,国家为了照顾老干部,对一部分老干部实行农转非的政策,她家符合条件。不久,她家落实了农转非政策。她高中还没毕业,就被她父亲所在的工厂招工了。

大学毕业后,因为家庭条件不好,我要求分配到县城工作。我参加工作后,听说她也在县城,但我们一直没有联系过,更不知她花落谁家。九十年代中叶,我在街上碰见过她一次。遇见她时,我们虽然彼此都认出了对方,但相互都感到很惊讶。她说我已经由一个毛头小子变为一个成熟的男人了,而我说她已经由一个清纯少女变成一个风韵绰绰的少妇了,但风采不减当年。说完,我们几乎同时放声大笑!在短暂的寒暄中,我们简单地聊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就匆匆别过。那天,我真想为当年的恶作剧,向她道一次歉,但话到口边,我还是忍住了。因为我宁愿自己心存一份不安,也不想把我在她心目中的美好形象给毁了。

 

  评论这张
 
阅读(414)|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