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原创小说】两袋洋芋  

2011-12-07 08:23:36|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冬至一过,白日渐长。王老汉出门的时候,启明星已经隐去了,但天际还有几个星星在闪烁。远山,只能看出一个轮廓来。大山虽然被积雪覆盖着,但仍然是黑魆魆的。毛驴车走着走着,东山顶泛起一缕绯红,南天微微有些鱼肚白。王老汉知道,新的一天就要来临了。

山路并不好走,坑坑洼洼的,也很滑。毛驴车慢行其上,一路发出吱吱扭扭的声响。毛驴不时地打着响鼻,鼻孔中呼出一股热气,转眼便被寒风吞噬了。王老汉的胡须上,也结了一层薄薄的冰花。王老汉边走边想,不觉已到了榆树沟口。这时,东方的那缕绯红变成了一抹金黄的朝霞,质感粉粉的、嫩嫩的,就像一条纤细的绒毯一样。南天也已经完全发亮,而黑魆魆的山体也在微明的霞光下显出积雪的白色来。王老汉清理一下胡须上的冰花,便穿过满是积雪的阴坡,径直向凤凰镇集市而去。

日头已经冒花子了。一缕晨曦从山顶射下,染得集市一片金黄。和往常一样,王老汉准时来到了集市上。但一到这里,他才发现自己的摊位已被一个少年占去了。

王老汉感到很惊奇,有人竟然比他还早,更况且这还是一个年仅十多岁的少年。他赶早的目的就是想保住自己多年的摊位。因为那儿不但宽敞,还是集市上最好的促销地段。他用疑惑的眼光看看少年,只见他的两个脸蛋红扑扑的,脸蛋也微微有些发皴,上面印着几道浅浅的裂纹,脸庞上还有一些不易发现的雀斑。好的是,少年的东西并不多,充其量只是两个编织袋,也占不了多大的地方。

王老汉卸了车,便将毛驴赶到一边拴了起来。不经意间,他看见少年的袋子上清楚地写着“顾新民”三个字,袋子看上去疙疙瘩瘩的。王老汉判断,里面装的不是洋葱,便是洋芋。

每次逢集,这里都积聚了来自萧山、武阳等地的赶集者。太阳一出来,集市上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王老汉解开山货的口袋,便抽起旱烟来。他看到少年的口袋扎得严严实实的,便问,小朋友,你带来的是什么?怎么不把口袋解开?

少年说,我口袋里装的是洋芋,但我没时间零卖,我要整卖!王老汉听后就笑了,他说,即便你想整卖,那也要解开呀!要不,谁知道你卖的是什么?

在王老汉的建议下,少年这才解开口袋来。王老汉一看,少年的洋芋真好,是紫皮的。这种洋芋只有萧山才有,其形状也规整,大小适中,一颗洋芋正好一盘菜。看样子,少年的洋芋是经过精心挑选的。

王老汉问少年,小伙子,你是萧山人?少年说,是的。王老汉继问,姓顾吗?少年答,不,我姓李,叫李志高。王老汉看看少年口袋上的名字,慢慢说,我还认为你姓顾呢。在发现王老汉的目光时,李志高解释道:哦,老爷爷,这袋子上是我姨父的名字。

这时,集市上已是人影绰绰,声音也越来越噪杂。人群中,过来一个很有风度的老者,他见了王老汉就说,王老哥,您又来了?王老汉也冲老者打声招呼。只听老者说,老哥,再称五斤木耳吧!王老汉应承一声,便称足了分量,顺手又多抓了一把,算是送的。他将塑料袋递给老者时,说了声老价钱。付钱之后,老者又挪步去看少年的洋芋。他说,这洋芋真好,多少钱一斤?李志高说,便宜,三毛钱一斤。老者说,那好,秤几斤吧。而少年却说,我不零卖,我要整过。老者疑惑地看看李志高,“哦”了一声,便走向另外一家洋芋摊。

两个小时过去了。这时,王老汉已经卖完了大葱,又卖掉了大部分粉条和蕨菜。而少年的洋芋,尽管问的人很多,但一听李志高不零售,便一个个转身离去。王老汉见状,忙说,小伙子,今年的雨水很欢,各地的洋芋都丰收了。即便你是萧山的洋芋,销路也同样不会太好。因为赶集的人当中,只有城镇户口的人才买洋芋,但他们往往是买不了几斤的。你不零售,有谁会整过呀?

少年听了,他不住地点着头。但是,这会他已经没有任何补救的办法了。太阳已经老高了,李志高好像很着急,他不时地向人打听几点了。王老汉见了,便问他,小伙子,你有事吗?

晌会,我妈要来镇上开家长会,我得按时回学校去。

你在凤凰中学上学吗?

是的。

你一个学生娃,大清早就出来赶集,你的家长怎么不出来?

我没有父亲,妈妈在萧山,我吃住都在镇上的姨父家。天刚亮的时候,姨父将洋芋送到这里,他就去上班了。我家的洋芋,都存放在姨父家。每个星期天,我都卖两袋。

王老汉一听,原来这是个苦命的孩子。他捋捋胡须,沉思一会,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事,便说,小朋友,请你帮我看一下东西,我去打个电话,好吗?李志高爽快地答应后,王老汉便走向了公用电话亭。

回到地摊上,王老汉兴冲冲地对李志高说,我给外甥说了一声,你的两袋洋芋他要了。他让我先把钱给你,过一阵,他就来取洋芋。来,小伙子,我们一起秤秤你的洋芋吧!

李志高一听,便高兴地拍起了手。他急忙谢过爷爷,便开始过秤。两袋总共180斤,一算账,共计54元,王老汉付给李志高60元,便催他赶快去找学校。

李志高掏出皱皱巴巴的零钱,就要给王老汉找零。老汉说,不用找了,孩子,你拿着吃碗面吧!再说,这么好的洋芋60元也不贵!李志高的眼里,流过一丝感激,他再次说声谢谢爷爷!便朝凤凰中学方向走去。在行进中,他不停地回头看着这位爷爷。

中午了,王老汉吃点随时携带的干粮,便坐在马扎上抽旱烟。这时,陆续过来几个买洋葱和粉条的人,其中一个是熟客杜老三。杜老三是个餐厅老板,他将王老汉剩下的粉条和洋葱全部包园了。

中午一过,集市上的人就渐渐少了,四周的吆喝声也慢慢缓了下来。有人开始打装自己的东西,王老汉也将洋芋装上车,便赶着毛驴车晃晃悠悠地回家了。

到了家,老伴看到洋芋,不禁骂了起来:你个死老头子,咱家洋芋那么多,你怎么还换回两袋洋芋来?王老汉听了只是呵呵一笑,并不争辩,任凭老伴骂得山响。多年来,每当老婆子向他发威的时候,他总是三缄其口,沉默不语。

王老汉将毛驴拉到圈里,饮了水,又添了些草料,便回到屋里,吧嗒吧嗒地抽起他的旱烟来。他没有脱鞋,只是跨在炕沿上,这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老伴进来洗把手,又一个劲地叨咕。这回,王老汉轻声说,这两袋洋芋好着哩!是萧山产的,紫皮的,儿子前几日不是说,要送他朋友两袋吗?老伴听了,便不再言传。

不一会,儿子王敬业回来了。他一进家门就说,明天是元旦,我和大勇要去到镇上看朋友。妈,有干净衣服没有?

他妈听了说,有的,连山货和洋芋都给你准备好了。

第二天一早,王敬业便将两袋洋芋、连同两袋山货一起装上大勇的面包车,直朝凤凰镇飞驰而去。

到了朋友家门口,大勇按按车号,王敬业高喊道,老顾,我来了,快来抬东西!只听屋里的人答应一声,门口便出来两个人,其中一个是少年。那少年大约十二、三岁,两个脸蛋红扑扑的,脸蛋微微有些发皴,脸上印着几道浅浅的裂纹,脸颊上还有一些不易发现的雀斑。大勇先拎着两袋山货进门了,王敬业和老顾伸手去抬洋芋,只见编织袋上,清楚地写着“顾新民”三个字,王敬业一看就惊诧了。他哪里知道,这两袋洋芋是父亲从集市上买的。只听他说,老顾,你看,我爹竟然猜到洋芋是送给你的,这上面都写了你的名字。

顾新民见状,不觉一惊,他转身看了一眼少年。只见少年的眼泪就像两汪泉水,沿着他那发皴的红脸蛋悄然地滚落下来。他的嘴里不住地喊着“好心的爷爷……”

              

 

  评论这张
 
阅读(420)|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