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原创散文】从窗户中飘出的琴声  

2011-04-20 15:12:53|  分类: 纸刊及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散文】从窗户中飘出的琴声 - 中鑫 - 广有沙龙

 

【原创散文】从窗户中飘出的琴声 - 中鑫 - 广有沙龙


多年前,曾经面对一扇陌生的窗户,倾听过从那扇窗户中飘出的琴声。那是我听过的感触最深、也是最悲凉的琴声!

1988年仲夏的一天,我陪母亲去医院看病。刚进医院,就听一阵凄婉的吉他声飘临耳畔。我茫然四顾,却无法判断琴声究竟发自于何方。无奈,我向一个过路的护士打听。她指着对面四楼的一个窗户说,琴声就发自于那儿。

我顺着护士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那个窗户半开着。那是一扇老式的窗户,淡黄色的窗帘堆向一侧,一道道褶子在风中轻轻地摆动着,好像抚琴者纤长的手指。当时,我惊讶得差点发出声来,世间竟有如此令人断肠的琴声?我虽然不知道演奏者弹的是什么曲目,但还能听出琴声中所蕴含的凄婉。它和我平时听到的婉转、悠扬、欢快、甚至是激昂的旋律形成了明显的对比。那如泣如诉的琴声,不但充满了伤感,还好像在诉说人间万象。从音律听,弹奏者的水平是很高的,主旋律和伴奏音如琴瑟和鸣。每个音符,都震撼着我;每个节拍,都触动着我。对于音乐,我是个门外汉。我不知用什么方式来表现它,我只能用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八个字来形容。我边听边想,不知抚琴者是男是女,也不知是老是少,他(她)究竟有多少感慨?何以能弹奏出如此悲凉的旋律?

次日一早,我去医院取片子。这次,我特意留心了那扇窗。但窗户始终是紧闭的,只见淡黄色的窗帘一抹垂下,却没有任何声响。

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当年还是单身的我,而今儿子都已上高中了。巧的是,高中期间,儿子迷上了吉他。当他开始操琴弄弦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多年前的那一幕。那窗户、那琴声,仿佛就是一根救命的稻草!我想让他报考艺术院校,也想给他找个好一点的指导老师,便凭着记忆寻踪而去。

还好,那栋楼还在。可打听了半天,就是没人知道这里还有一位吉他演奏家。无奈之下,我只好挨个敲门,想碰碰运气。终于,我在三单元遇上一位姓董的男子,他承认当年的抚琴者正是他的父亲。但他又说,先父已于当年作古了。也就是说,我见证的那一刻,是他父亲抚琴的最后的日子!

我惊讶得不知所措。面对物是人非的场境,我连声自责自己的莽撞。但出人意料的是,董先生却连声称谢!他说,你能记得我父亲的琴声,我感到非常庆幸!你又能在多年后专程寻来,我更是感激万分。我觉得,父亲活得也值了。

他客气地将我拉进屋,泡了一杯上好的龙井茶,又打了一盒中华烟来招待我。闲聊中,我简单地谈了一下此行的目的和孩子的状况,他不住地点着头。听后,他叹道:可怜天下父母心!

其实,在听到老先生已经去世的消息时,我心存另一种期盼。我期盼着董先生能主动带带我的孩子。但我所期盼的结果并没有出现,我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说起,我也不便问。

接着,他谈起了自己的父亲。在他娓娓道来的叙述中,他落泪了。那是一个儿子对父亲最真挚的眷恋!

他说,父亲是某音乐学院的高材生,毕业后供职于某现代乐团。但他在文革中惨遭迫害,从此落下了病根。四十五岁以后,他的身体就每况愈下。直到有一天,旧病复发,便一病不起。过世时,还不到五十岁。他还说,父亲平生最大的夙愿就是出一套吉他教程。但初稿只写了一半,人就去了。

说话间,他不觉已潸然泪下。他擦一把脸,便从抽屉里拿出一盒磁带。那磁带并不是正规出版物,而是一盘自己录制的磁带。磁带盒上贴着一个标签,上面有一行龙飞凤舞的字:即知琴中味,何劳弦上音!他说,那是父亲的手迹,磁带里的曲目也都是先父原创的。

说完,他从卧室里提出一款老式的收录机,这使我感到十分震惊!因为在现如今,收录机早已淘汰了。他将磁带插进收录机,推上盖、按下播放键。一阵沙沙的电流声过后,收录机里立刻传出那段似曾相识的旋律。那种凄凉立刻又将我带回了难忘的一九八八!琴声所诉,对我的触动很大,我似乎明白了一个艺术家的情怀。这时,我用余光扫了他一眼,我清清楚楚地看到,他仍在抹眼泪。接着,他丢下我,匆匆去了卫生间。一阵流水声过后,他红着眼圈出来了。我在想,如果没有一番特殊经历的话,是写不出这样的旋律的。莫非当初他父亲就已经不行了?或者说,当时放的就是录音。如果是,那这段录音就是作者生命的绝唱,那是一种对生命的深情眷顾,也是一种对艺术的执着追求!

听着琴声,我突然想起了白居易的一首诗:入耳澹无味,惬意潜有情。自弄还自罢,亦不要人听!

不知这首诗能不能代表董老先生的创作初衷!想那董老先生也只能自弄自罢了!不然,磁带怎么不是正规出版物?

我呷口茶,便起身向主人告别。送我时,他懊恼地说,他悔恨自己年轻时不懂事,没有学到父亲的那些本事,要不然的话,他一定好好带带我的儿子。

我闻言,苦笑一下,知道他已是抱恨终生了,便和他握手言别。我匆匆下楼,徒步向院外走去。这时,耳畔又飘来那曲苍凉而凄婉的琴声!我回首那扇窗,窗户依然半开着,屋里人影晃动,褪了色的窗帘在风中有节奏地摆动着,好像一双抚琴者的手指。此时,我又不知如何用文字来表现音乐了!临出大院,我再次回首那栋楼,窗还是那扇窗,曲还是那首曲!

【原创散文】从窗户中飘出的琴声 - 中鑫 - .
【原创散文】从窗户中飘出的琴声 - 中鑫 - .
 【原创散文】从窗户中飘出的琴声 - 中鑫 - .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中国新小说
阅读(976)| 评论(1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