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都市见闻】清明时节(原创)  

2011-04-09 10:08:20|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令虽已入春,但冬的余寒尚未退去。春寒料峭,乍暖还寒,尤在清明时节。

一大早,灰蒙蒙的天空好似要下土,阴冷的黄风吹得窗户沙沙作响。晌午十分,天空又飘起濛濛细雨。家里冷得呆不住,我打开电暖气,借以享受采暖期之后的温暖和清明节带来的片刻消闲。这时,电话铃响了,是几个百无聊赖的哥们想约我坐坐。我无法推却,便很不乐意地穿上外衣,出门了。

由于天很冷,打车就显得格外紧张。我因无车可打,便火速赶到公交车站。等了好一会,仍是不见公交车过来。这时,从对面的铝厂福利区大院里开出一辆出租车来。我因所站位置优越,抢先上了车。

的哥看看后视镜,笑着说:天很冷,你上车了,那几个没打上车的哥们却在指手骂我!

我无谓地笑笑,权作回答。转眼就到长通厂什字,那几个哥们早已在那里等候多时了。细雨霏霏,清风阵阵,他们个个在雨中发抖。我下车后,他们冻得连和我握手的意思都没有,尽管他们都穿着厚厚的毛衣。

孟君说:他妈的,昨天还是艳阳高照,一夜之间,就像又转回严冬了,这是什么鬼天气?

李军又说:说这些有什么用?赶快说,是喝酒还是打麻将?冻死了。

我一听他们要喝酒,头摇得跟拨浪鼓似地,忙说:你们要喝酒的话,我只好打道回府了。

我宁可打麻将输点钱,也不愿喝酒找罪受。我厌恶饮酒,他们是知道的。

林君也不善饮酒,忙拦我说:不喝酒,打两圈麻将,总可以吧!

我们一行三五人,迎风朝北而去。二中对面有几个新开的茶楼,是打麻将的好去处,我们便徒步前往。

说来也巧,这时从北边迎面过来一个靓女。黑色的长筒鞋,网状的黑丝袜,紧得如曹衣出水。近似吊带的内衫,外披一件浅绿色短大衣,单层的,没系扣,宽松得似吴带当风。她长发披肩,敞胸露怀,眼睛发蓝、嘴唇发紫。左手拎一个挎包,直直垂下,右手曲拉着左襟。她小跑几步,横穿马路,扭着臀匆匆南去。远去的身影在雨中更显优美无比!

我们见后,惊嘘一阵。孟君首先说:哈哈,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有人耍脆了!

我们家乡方圆几十里,将那种不合时令减衣的现象称作“耍脆”。耍脆决不是一个褒义词,但也不完全是贬义词,它是近乎中性词与贬义词之间的一个词,总体上偏向于贬义。

我们惊叹于这个女人的穿着打扮,如此冷的天气,爱美总不至于到如此境地吧!这时,孟君又说:看,哥们,女人活了!

孟君是个话多的人。我们每次在一起,不管是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总是他先开口。有时常常是不见其人而先闻其声。今天,他自然就是我们中间的主角。

他接着说:昨天我就看见有些女人活了,今天总算见到“上市”的了。哈哈,女人啊,总是恨不得夏季早些到来,好把她的肉早早地露出来。哈哈!美是很美,可就是他妈的让我感觉冷得受不了!

我们在哄笑中不断地回头南望,追寻那道抢眼的风景。

这时,我们已身临茶楼楼梯口。孟君首先飞奔而上,边跨步上楼边高声喊叫:谁多看街上的女人一眼,今天输死他!

我一边在琢磨孟君的喊话,一边在想:宋人释普济,在《五灯会元》说:“春寒料峭,冻杀年少。”我不知究竟有没有道理?

……

写到这,本文似乎该结束了。但由于本文只是单纯地涉及一种个人行为或现象,并不是刻意地去寻求什么主题,我不知该安个什么题目好。是叫“清明时节”或者“清明时节的女人”呢?还是叫“耍脆”或者“耍脆的女人”?寻思再三,还是称“清明时节”吧!不妨读者自己拟一个更好的吧!或许叫“曹衣出水 吴带当风”更佳!

呵呵。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