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原创散文】那年的那场大雪  

2011-07-16 16:31:00|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值五月,人们的心中期盼着、甚至是乞求着一场春雨,但不知为什么,大自然好像昏了头一样,在一个本该春光明媚的日子里,却一反常态地将一场大雪抛向了人间!那天是2004年的五四青年节。

那场不期而遇的大雪,无声无息地、飘飘扬扬地下了一夜。清早起来,看到的是一片广袤无垠的银色世界。纷纷的大雪覆盖了大地、压弯了枝头,而我的心里也是一片茫然!因为今天,我要去母亲的坟头,给她老人家烧百日纸,可这样的天怎么去?

如果说,儿女们是一个园的话,那么,母亲就是这个圆的圆心。早早地,我们姊妹几个分别从不同方向向老家集结。不合时宜的雪花,时住时下,但春雪注定是短暂的、飘忽不定的,何况是大白天,雪一落地,随即就融化了。春日的雪景虽然暗合我此时追思母亲的心境,但这毕竟是一种短暂的景象,终究要消融的,而我对母亲的追念却不会因此而停息。说话间,地上已不见茫茫的白色,只剩下一汪汪清浅的水窝和一道道泥泞的车辙,还有不断升腾的雾气。原来,春雪赐给大地的是一种人们深感不便的俸禄,带给春天的是一片银白的悲哀。尽管它毫不吝啬,但我始终无心去观察或描绘它那飘落和融化的细节。因为在那个特殊的日子里,我甚至不知道此时应该是感受冬天呢,还是应该去感受春天?

那天,正逢五四青年节。那时的我,工作十分繁杂,我几乎从没享受过节假日。可无论再忙,母亲的百日祭奠总不能不去。那天,我的确在想:母亲真是会挑选走的时间。她走后,治丧是在春节,近期(49天)是植树节,百日又逢五一长假,也就是说,凡是祭奠她的日子,都是节假日。难道母亲就这样能掐会算、总让我们挤出时间去看她?我想:大概是的。

我们手举花圈,吃力地在逆风中鱼贯而行,鞋底上都沾满了厚厚的泥巴。我们不断地从泥中拔起脚,一步一步地迈向母亲的坟头。天上依然飘荡着铅灰色的流云,地上依旧散落着大片大片的雪花。蓦地,耳边传来几声乌鸦的哀鸣声,使这原本寂静的山谷,回荡起令人生厌的噪音,心情更加烦躁不安起来。初春的嫩寒,似一阵清风,袭扰着我们的躯体;漫天飞舞的雪花,就像一团乱麻,束绕着我们的心情。我不知应该是恨这场雪,还是应该爱这场雪,我只能将一腔的追思和怀念倾泻于自己的眼泪。

花圈也被雪花打湿了,光冒烟,却燃不起火苗。山里的柴草也是湿乎乎的,我们只能掏出塑料带里的纸钱,点燃后再将花圈置于火堆上,边烘边焚,即便这样,也只能焚燃一部分。这时,雪片又大了,我在火光对面,看到姐姐的嘴唇在轻轻颤动,她的眼里,满是晶晶闪落的泪花。

那年的五四青年节,就像一段永远挥之不去的情结,伴随着我对母亲的追忆,已深深地印在我斑驳的记忆里。而那天的那场大雪,宛若一块沉甸甸的石头,无情地砸到了我的心上,注定要让我铭记一生……

 

  评论这张
 
阅读(327)|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