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原创散文】再赴木寨岭  

2011-07-17 14:46:02|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李看了我的《木寨岭情歌》后说:歌词渲染得不错呀!不过,这里诞生一篇游记也是不错的。

呵呵,这点眼光我还是有的。不过,我是一般不重复写作内容的。但因余兴未尽,就破次例吧!

老李告诉我,岷县是西北民歌的发祥地之一,也是“洮岷花儿”的传唱中心。外界的人,光知道这里是中国的当归之乡,殊不知,这里还是中国的花儿之乡,有“花儿故乡”的美誉。他还说,洮、岷、漳一带,羊倌的山歌堪比花儿会上的花儿,最纯最正了。

汽车沿G212国道向南行驶,从漳县的殪虎桥到岷县的木寨岭隧道,大约有三十公里的路程。我们的工作区就在二十公里处的一个支沟里,支沟是个无名沟,听说这里也是漳河的源头之一。由于沟内无路行车,我们只有徒步进沟工作。我们的工作任务是1:10000的地质填图,因为比例尺较小,精度要求不高,所以,我们的工作相对轻松一些。我们下车后,司机便驾车返回驻地了。老李叮嘱他,晚上六点准时在原地接我们。

沿无名沟向纵深进发,沟心是清浅的小溪,两侧是浑圆而又低矮的山体。山体上覆盖着一层茸茸的碧草,看上去不是草原,也不像森林。天气有点阴,沟内充满了薄薄的轻雾,仰望空谷,空气中居然能看出水汽的白色来。那贴着地皮的小草,不知叫什么名字,宛若披着一层雾气织成的轻装,叶肩上挑着一颗颗晶莹剔透的露珠,在风中轻轻地摇落,看上去比水花要含蓄,比雨点要委婉。草皮是淡绿色的,绿意中略带浅黄色,偶尔有些零星的灌丛,颜色稍深一些,而生长在阴坡上的松林,葱郁得有些发暗,都快成墨绿色了,还不时地发出阵阵松涛。弥望坡梁,淡绿中好像镶嵌了几块深浅不一的深绿,露出清晰的层次,越发富有诗意了。山尖的翠绿,宛若知晓我们醉心于她,好像在向我们招手,又好像在向我们呢喃!

可以说,美景我见得很多,不说游遍祖国的名山大川吧,但还见识过一些景致。无论多么美丽的景色,在我眼里,并不怎么稀奇!木寨岭的自然风光,除了醉人的绿,再也没有什么了。可亲身领略动人的花儿,却是从前不曾经历的。

也许是天空飘落着小雨的缘故吧,我们的欢声笑语也像带着湿漉漉的气息一样回荡于空谷,不绝于耳的还是那充满浓郁地域特色的歌声。在老李的引领下,我们再度徜徉于木寨岭的山岭,那茸茸的绿和甜甜的歌,顿时将我们耳熏目染。目揽山景,觉得这次比上次碧远;耳听山歌,这次没上次诙辣。

兰渝那个铁路穿山过,

地质队的人儿跨漳河。

今日那个牧羊木寨岭,

明日那个赶集梅家坡。

这是一个中年男子原生态的高歌,歌声落处响起几声清脆的鞭响。老李用他那沙哑的嗓音回了过去:

不说那个兰渝穿山过,

不说那个羊儿上山坡。

今日那个填图木寨岭,

明日那个采样十里窝。

我和小蒋不仅佩服羊倌即兴吟唱的功夫,而且赞赏老李张口就来的歌词。这时,中年男子吆着羊群向远处的阴山沟而去,而我们身后的山梁上又传来一阵姑娘清脆的歌声:

叫声尕爸你听我说,

地质人善舞又能歌。

前日那个大雾昨日雨,

阴山沟沟今日过不去!

我听后便笑了,在我们当中,除了老李来这的时间长一些外,我们都是初来乍到,岂能个个能歌善舞?转身望去,山梁上竟然是前次遇见的那位姑娘。而中年男子的歌声又飘了过来:

感谢你提醒尕老汉,

尕女女好似山牡丹。

愿你遇上个好少年。

尕日子过地总舒坦。

歌声一落,中年男子的身影便消失在右侧的山梁上,山梁的那头传来他那爽朗的笑着。老李按捺不住自己的激情,又和姑娘掺忽了起来。

问声尕妹妹你可好?

阿哥今日咋就不见了?

莫不是那天已约好?

今天就在山沟沟里找?

我不懂花儿,也听不出老李的歌声纯正不,反正他在唱完歌之后,捂着嘴在偷偷地笑。我在猜想:难道是他觉得自己的花儿不太地道吗?还是觉得窥探姑娘的隐私不够意思?老李的笑声还未停落,姑娘的小令又回荡在山涧:

莫笑尕妹嘴似刀,

天生丽质身段巧。

今日阿哥上高窑,

备礼归向殪虎桥。

听了小令,我知道他们依托山歌,已有秦晋之约,不禁暗暗为他们祝福。我想:这里的山民,尽管不能口吐文绉绉的歌词,但乡土情韵颇浓的俚语,足以让那些登上大雅之堂的所谓高雅艺术黯然失色。山野文学在这里有着根深蒂固的渊源,她就像一场大旱之后的甘霖,不断滋润着中国文化生生不息的根须。

我望着渐渐远去的姑娘的身影,不停地回味着那令人耳目一新的歌声。我突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想法,我一定要整理一本《花儿歌词集锦》,好将那些脍炙人口的民间警句收录其中。便对老李说:今天,你一定要将你所知道的,或者是你能即兴编唱的花儿歌词全部给我唱出来!老李听后笑呵呵地说:那恐怕几天也唱不完!

这时,远处又隐隐约约传来姑娘那一声声听不清歌词的歌声。我在那悠远的歌声中捕捉着往日创作的激情和灵感……

  评论这张
 
阅读(502)|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