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原创小说】黄土高坡  

2011-07-03 09:35:05|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袁龙来到黄泥沟的时候,满沟的山水还在不停地奔泻。

拂晓前的一场暴风骤雨,将袁龙从沉睡中惊醒。他在雷鸣电闪的惊惧中向窗外望去,只见自家的打麦场被冲得七零八落,他就知道黄泥沟肯定是过不去了。王老师家就在学校旁边,他急忙给王老师打电话,想让他看看学校,可他的电话一直关机。他又给李老师打电话,李老师的电话同样关机。他心急如焚,如坐针毡,怎么越是关键时刻,越是联系不上任何人?这会,大雨虽然停了,但学校的东南角一带的泄洪道很窄,山水会冲坏校舍的。想到这,袁龙顾不了许多,早饭也没吃,便匆匆穿上雨鞋往学校赶。赶到黄泥沟一看,果然,湍急而宽阔的水道,使他望洋兴叹。

袁龙默默地等着,可半个小时过去了,洪水也没小多少。他知道,黄泥沟上游汇水面积很大,与其这样等下去,还不如回家扛两根椽子,搭个独木桥过去。

他又给王老师拨了个电话,还是关机。也不怪王老师,这会还不到八点,又逢周末,谁不想在周末睡个懒觉?

袁龙飞快地跑回家,叫上弟弟袁虎,每人扛起一根椽子就往黄泥沟跑。到了黄泥沟,他们将两根椽子并到一起,袁龙几乎是爬着过去的。他过去后,示意自己的弟弟也过来,他要到学校查看校舍,当然需要个帮手。

二人绕过黄泥梁,向学校方向一望,袁龙顿时说了两个字:“不好!”他最担心的事发生了,只见学校处于一片汪洋之中,滚滚的黄泥从姚沟满面泻下,东南角的围墙已经倒了,通向学校的电线杆倾斜在沟内,孟欣老师的宿舍也垮了一半。好的是,今天是周日,孟欣老师正好不在。这时,他看见王老师和李老师正在黄泥中搬桌子,袁龙打心眼里一阵感激,便朝学校疾奔而去……

 姚沟小学地处姚沟右岸的黄土高坡上,每逢大雨,这里总会遭受洪水的冲刷,沟堤逐年坍塌,沟沿距离学校围墙不足一米。在这之前,袁龙曾多次向教育局打报告,申请沿学校的东南角修一道排导渠,可每次都如石沉大海。

两个小时后,洪峰过去了,但地面上还漫淌着黄黄的泥浆。袁龙等人清扫完校园,他先给东湖学区的李校长打了一个电话,向他口头汇报了一下灾情,又俯下身来,准备写书面材料。这时,王老师进来了。他看见袁龙校长又在写材料,便叹口气,摇着头出去了。

袁龙写完材料,他没忘记给孟欣打个电话。他在电话中说:凌晨的一场大雨,将你的宿舍冲垮了。你的东西大半没了,只剩下一张床。还说,你今天就别来学校了,来了也没出住。

下午,东湖学区的李校长就给袁龙打来电话说,请你给孟欣老师单独调一个宿舍,前排的宿舍都别住人了。过几天,建设局就派质检站的人下来,要对校舍进行评估。如果真是危房,县上要拨款重修的。

袁龙听后兴奋地说:真的吗?太好了。不过,李校长,此事宜早不宜迟呀!李校长淡淡地说:知道的。

第二天早上,孟欣老师深一脚、浅一脚地徒步赶到了学校。孟欣是姚沟小学唯一的一位女教员,她家就住在十公里外的西柳镇,孩子刚上一年级,她每周都要回家看孩子的。袁龙见了她,第一句话就是:谢天谢地,昨天是周日,你不在。要不,后果不堪设想。孟欣老师也走到学校的东南角,看了看倒塌的半间宿舍,吐吐舌头说:看来,我真是造化不浅。说完,她问袁龙:校长,那我现在住哪儿?

袁龙犹豫了一下,学校一共只有两排校舍,每排四间。前排最南面的一间是孟欣的宿舍,可已被洪水冲垮了,由南向北数,过来的一间就是校长室,隔壁是陈老师和刘老师的宿舍,最北面的一间是公用办公室。后排的四间中,图书室用去一间,灶房用去一间,四个男老师住了两间。根本没法调整,无奈之下,袁龙说:要不,我将东西搬出来,你就先住在我的办公室吧!我和大家一起挤一挤。孟欣听后很难为情地说:那怎么行?

袁龙反问道:怎么不行?那你说怎么办?孟欣无言以对。

袁龙说干就干,他腾出办公桌里的所有东西,将房门和办公桌的钥匙全部转交给了孟欣。在安排好孟欣的住所后,袁龙又自己垫钱买了盘电线,将学校的电路疏通了。接着,袁龙又将昨天写的材料修改了一遍,敲入电脑。王老师看见后,叹着气说:校长,你别费心思了。你认为上面的人会看你的材料吗?人家会像扔手纸一样把你的资料扔了。袁龙笑着说:这次不会的。说完他通过邮箱将资料发给学区的李校长。

在这之后的几天里,他天天盼着质检局来人。可一周过去了,没见任何人来。

 

又逢周末。这天,袁龙到县上参加学区高老师的婚礼。在酒席上,他遇到了教育局的谢局长。他顺便向谢局长汇报了一下校舍的状况,又催促谢局长尽快联系建设局做鉴定、解决遗留问题。谢局长一听,说道:听你这样一说,那应该就是D级危房了。不过,我说了不算,这还得质检站的同志做鉴定。

袁龙从县上回来后,又等了几日,还是不见质检站的人来。

已经周四了,这天中午,袁龙无意中听见孟欣和女儿在通话。电话那头的女儿,甜甜地说:星期六要开家长会,妈妈明天早些回来!孟欣爽快地答应了。

可就在这天的夜里,一场百年一遇的暴雨再次袭击了姚沟一带。这次,暴雨要比上次大几倍,发雨的时间又是午夜,袁龙再次被震耳欲聋的雷鸣声惊醒。他急忙起身,向窗外惊望,可什么也看不见,只听见房上的桹檐水飞流而下,落在地上又四溅而起,打湿了窗户,敲击着门板。这时,一道闪电突然闪过,闪电像一条颤抖的长鞭一样掠过长空,瞬间照亮了黄土高坡的沟沟岔岔,那滔天而肆虐的黄泥就像千军万马一样蜂拥而下。接着,隆隆的雷声如约而至,雷声、风声和雨声交织在一起,响彻夜空。袁龙在万分惊恐中,给孟欣打电话,可孟欣的电话始终关机。他又给隔壁的陈老师打电话,陈老师的电话到是通着,可袁龙听到的消息让他顿时瘫软如泥。陈老师说:孟欣老师的宿舍已经被洪水冲塌了,她本人也被洪水吞噬了,我的宿舍也塌了一半。这会,我和刘老师正躲在教室里避雨呢!

暴雨下了大半夜,这一夜,袁龙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

第二天,整个姚沟小学沉浸在一片无比的悲痛之中,全校没有上课。操场中央,搭起了一个简易的灵堂,孟欣老师的一张四寸彩照临时充做遗像。老师和学生们怀着无比悲痛的心情,向孟欣老师的遗像一一鞠躬。然后,他们逐个排成队,在万分焦急中等待着教育局和学区领导的到来。可就在这时,袁龙突然接到东湖学区李校长的电话,李校长让他立刻到学区去一趟。袁龙匆匆向王老师交代一声,便赶往学区。临别,王老师说:校长,你要做好思想准备,此去不妙啊!

袁龙赶到学区后,李校长马上递给他一个文件。文件是县教育局当天下发的,内容是免去袁龙同志姚沟小学校长职务,并在全县范围内通报批评。理由是:袁龙同志在担任姚沟小学校长期间,玩忽职守,擅自将孟欣老师安排在D级危房内居住,造成孟欣同志牺牲的严重后果。文件还认定,袁龙是孟欣同志牺牲的直接责任人。

袁龙惊诧于文件下达的神速,他并没看完文件,他的头脑中早已一片空白,他什么都不在乎。他的心目中,只有孟欣 的女儿,他的耳畔,又响起那甜甜的的声音:星期六要开家长会,妈妈明天早些回来!

……

  评论这张
 
阅读(391)|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