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原创小说】人之初  

2011-08-06 16:02:49|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次见到小卫东的时候,我还没有入住山南大院。那天,我在山南一带看房子。在走到菜市场口的时候,我看到一个老人在那里收废品。突然,对面过来一个小孩,他乘老人没注意,便伸手拎了三个啤酒瓶拔腿而跑。老人发现后,只听他高喊,这个小东西,又来害人了!但他只是喊,却不去追。也许是他知道自己追不上。

我继续沿着山南路北行,在走到山南大院门口的时候,见那个小孩转手将三个酒瓶卖给了一个收破烂的中年人。小孩接了钱,便在路边买了一个雪糕吃起来。我猜想:看来,这小孩是个惯偷。

我走遍了山南大院,终于在大院里租用了一套楼房作为项目部的办公场所兼住宿。我租住的是5号楼2单元101室。第二天,我便正式入住山南大院。在搬行李的时候,我见南侧的平房前围了很多人。人群中央,一个左脸有刀疤的中年男子正揪着一个孩子的衣领,在对他使狠,那个孩子便是小卫东。男子对众人说:“不是我一个大人欺负他,这个小孩是个小偷。他偷了我的钱包,被我发现后还想溜,我一路追到了这儿!”

这时,我听一个老人劝那个男子:“他毕竟是个孩子,你只要能讨回自己的钱就算了,别打了,也别报警了,放了他吧!”接着,有人附和道:“就是,一个大人跟个孩子见什么劲?”那个男子大概也觉得不能引起公愤,便拿着钱包,骂骂咧咧地走了。

没想到,我刚入住山南大院,小卫东就和我攀邻居了。次日早上,我正在屋里整理资料,突然听见有人敲门,我放下手中的活,从猫眼里向外张望,楼道里却不见有人。我正准备转身去办公,这时,敲门声再度响起。我开门一看,来人正是小卫东。由于他个头太小,我在猫眼里根本就看不到他。他见了我便问:“叔叔,接点水行吗?”我见他提着一个十公升的白色塑料桶,便问:“你家停水了吗?”他说:“我们租住的是东边的那排平房,没有上、下水的。”我又问:“你几岁了? ”小卫东天真地一笑,露出刚脱换过的门牙,机灵地说:“我八岁了。”我看到他的门牙长得参差不齐,眼神里却露出一种童稚特有的顽皮,这小子显得很机灵。他进了门,便提着塑料桶直奔阴台去接水,我紧追在后面问:“昨天,那个男子为什么打你?”他看我一眼,无所谓地说:“我偷了人家的钱呗!”他说得很轻松,没有丝毫愧疚感,好像跟没那事一样。我问他:“你这样小,为什么不去念书,却要去行盗?”他反问道:“行盗就是偷东西的意思,对吗?”我没有吱声,却不住地点点头。他又看我一眼,大人般地说:“我没人管!再说了,读书是为了挣钱,不读书也是为了挣钱。我不读书,挣得还早,挣得还多!”我惊讶地说:“你是偷钱,而不是挣钱,你的行为是触犯法律的。你说你没人管,难道你是个孤儿吗?”他舒口气,说:“我有父母的,可跟没有的一样。”我更惊讶了,心想:怎么有父母,还说跟没有的一样?问话间,小卫东已经接满了水桶,他也不管我的话问没问完,便提着水桶往外走。我见他双手握着桶柄,水桶悬于他的正前方,他两腿分叉于两侧,几乎是在挪步,但步伐挪得很连贯。我问他:“能提动吗?”他边走边说:“能提动,习惯了。”他提着水桶挪到门口时,停了一下,回头问:“叔叔,我可以再提一桶吗?”我摸摸他的小脑袋说:“只要你学乖,当然可以!”

不一会,他又敲门了。我开了门,说声:“自己去灌水吧!”说着,我点了根烟,他却不去灌水,眼睛直盯着我不放。我有些纳闷,便不解地问:“怎么了?”他说:“叔叔,能给支烟吗?”我一愣,难道这小子也在抽烟?便问:“你这么小,就开始抽烟了?”他笑呵呵地说:“抽着玩,没瘾!”我不知道该不该给他烟抽,便拿起烟盒犹豫起来。他见我不痛快,便自己过来我从手中抢过烟盒,又麻利地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熟练地叼在嘴上,嘴里还不住地说:“哇!中华呀!好烟!”我听见他的童音很稚嫩,而说起话来却显出少有的成熟。

我无奈地摇摇头,心想:这孩子也真可怜!就在这工夫,小卫东好像想起了什么,在厨房里伸着头对我说:“对了,叔叔,昨天那个王八蛋讹人哩。他的钱夹里只有一百二十块钱,可他硬说有五百元钱。最后,他连我身上的一百多块都讹走了。”

我一听,心里不停地犯嘀咕:还有这样的大人?

小卫东走后不久,我就发现自己放在阴台上的一瓶洗手液不见了。我想:会不会是小卫东顺手拿走了呢?

 

我的对门也被一家公司租用了,承租者是东华实业有限公司。公司的招牌就贴在门上,是用A3纸打印的。由于是邻居,我也去专门拜访了一下。我进去的时候,老板不在,屋里只有一个会计和一个办事员。会计姓李,是个女士,办事员姓罗,是位先生。

我进去没多久,就听见有人在敲门。罗先生开了门,我见小卫东出现在门口。只见他探头探脑地瞅瞅我说,叔叔,你出来一下行吗?我出来后,他说想借我的手机用用。我答应了他的请求。他拿了我的手机,便到院里打电话。不一会,电话又回到了我的手里。不知为什么,他对我一直很恭敬,临走还说了声:“谢谢叔叔!”

就在他走后不久,我的电话铃就响了。我接起了电话,听见电话那头是个姑娘的声音。她说:“你好!”我回问:“你好!”她接着说:“刚才有个小孩用这个手机给我打了电话,说他偷了我的钱包。还说在我的钱包里,他发现了我的电话本、身份证和大学录取通知书。这个孩子还算有良心,他说钱他拿走了,而电话本、身份证和录取通知书他压到了山南大院5号楼拐角的两块砖底下了,让我自己过来取。请问,山南大院怎么走?你是他什么人?”我愕然了,我没法回答姑娘。姑娘见我半天不言语,便说:“叔叔,我不会找你麻烦的,我只想知道山南大院在哪儿?只要能找回我的身份证和录取通知书就行!”我说:“我是那个小孩的邻居,我们刚认识不几天。我只知道他在山南大院里住,但不知道他的具体房号。刚才是他借用我的电话。我是外地人,陇南市我也不熟,你打个车过来吧!”姑娘接着说:“哦,好的。谢谢!”

挂了电话,我便来到院子里等那个姑娘。不一会,我见楼头出现一个身穿连衣裙的姑娘,她在向一个老奶奶打听什么。我猜想这便是那个打电话的姑娘,便向她招招手。她好像也猜出了我,便飞快地冲了过来。我发现这个姑娘浑身上下都洋溢着一股花季少女特有的清纯,那焦急的眼神无不流露出恳求的目光,我们同时开始在楼前找砖。还好,在5号楼东南角的水泥地上,我找到了两块平铺的红砖。挪开砖,砖底下还真压着姑娘所丢失的证件和通知书。姑娘根本就没提钱,也没问小偷是谁,她双手交叉,将大学录取通知书紧紧地贴在自己的前胸,说了声:“谢天谢地!”之后,她顿时绽放出迷人的笑脸,她那花一样的笑脸不仅散发出一股浓浓的青春气息,同时也流露出一种无比的幸福感。她手捧失而复得的通知书,向我深深地鞠了一个躬,说声:“谢谢叔叔!”便一溜小跑地离开了。

回到屋里,罗先生问我:“你怎么跟一个小偷来往?而且是岁数那么小的小偷?”我笑着说:“谈不上是来往,他只是来接过一次水。”罗先生一听便说:“哦,原来是这样!他也老到我们那儿接水。”罗先生说完点了支烟,便向我谈起了小卫东的身世。他说:“听说小卫东姓夏,是二串子从老家带来的。二串子本是东兴镇的一个农民,好像姓侯,他流窜于陇南市多年,是山南大院一带有名的惯偷。听说小卫东三岁的时候,他妈妈就跟人跑了,他爸爸出去找人,至今未归。小卫东就一直由爷爷奶奶带着。去年的一天,二串子回家,他一眼就相中了这个机灵的孩子,便想有意培养他。赶巧这小子又不爱念书,二串子说只要小卫东帮他跑跑腿,每天就能得到几百元的报酬。于是,他瞒着小卫东的爷爷奶奶,将小卫东骗到了陇南市,给他传授偷盗的技巧。在这期间,小卫东的爷爷曾几次找过小卫东,可这小子就是不愿回去。即使回去了,还是被二串子接二连三地招于麾下。时间长了,小卫东的爷爷奶奶也扛不住,终于放弃了。说起来,这个孩子也是一个苦命人。”我闻言悻悻而叹:“这么说,他也是一个受害者!”

我突然想起《三字经》中的一句话:人之初,性本善。可是,一个孩子一旦被坏人引诱,那保不定会走上歧途。追其根源,这是社会造成的。当然,也离不开家庭的责任,养不教,父之过嘛!

晚上,天色已经擦黑,我因无所事事,便闲坐在大院里乘凉。突然,我听见楼后有哭泣的童音传来。我寻声望去,只见一个男子正在拉着一个小孩向外走。我看不清是什么人,只听旁边的一个小孩说:“这就是那个二串子和那个小卫东。”我定睛一看,原来这就是二串子,以前是打过照面的。只听见二串子说:“哭什么,做错了事还有理了?干我们这行,不能太仁慈了。这里已经很危险了,快走!”说话间,二串子和小卫东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第二天晌午,我仍旧在办公室里整理资料,只听窗外有个苍老的声音在喊“卫东!卫东!”我心想:小卫东昨晚不是搬走了吗?怎么还有人喊他?便惊讶地隔窗向外探视,只见那个左脸有刀疤的男子正搀扶着一个老泪纵横的老者,徘徊于山南大院的5号楼前,我愕然了!他不是前几天打小卫东的那个男子吗?只听那个老者指责说:“都怪你这个不肖之子,要是你和姜红都不离家,卫东能到这一步吗?”接着,老者又哭喊道:“卫东,卫东,我的小祖宗,你究竟在哪里?你知道吗?你爸爸回来了!爷爷和爸爸来接你了!”

                                                                                     二〇一一年八月二日

【跋】去年,作者曾在陇南际遇一个小偷,年龄只有十二、三岁。当时,感触很深,便一直在酝酿一篇文章。今日挥就,顿似了却一桩心愿……

 

  评论这张
 
阅读(312)|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