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原创小说】我的侦探日记  

2012-02-11 10:26:35|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月六日,星期二,晴。

大清早,米兰就打电话约我,我们谈定在温馨咖啡屋的二楼见面。一迈进温馨咖啡屋,我就直奔二楼,见米兰早已等候在那里了。一排绿衣女郎依次鞠着躬,一个个嘴里重复着“欢迎光临”这四个字,我没理会,直接向米兰走去。办事一向守时的我顿时惊讶于她的准时了。只见她选了一个临窗的角落,这里显得僻静而明亮。领班的服务员跟过来,问我需要点什么,我点了一杯龙井。我问声米兰早上好,便放下电脑包,坐下身来。我习惯性地点了一支烟。米兰急不可待地说,别光顾着抽烟呀,快给我讲讲。

我说,照片都已经发给你了,结果正如你怀疑的那样,还想知道具体细节吗?米兰半开玩笑地说,那肯定了,不然,我交给你们的钱不是白花了吗?我提醒她说,你小声点,我们的侦探所是一家未经注册的公司。别人听见了,万一有人举报就麻烦了。米兰听后轻轻地吐吐舌头,便不再啃声。我说,那我就看着照片给你讲吧!说完,我打开了电脑。电脑在慢慢地启动,我开始讲述昨天跟踪郝钧的一幕。

我说,昨天下午,我见你丈夫郝钧独自开着奥迪车出了公司大门,便和搭档刘芳驾着黄色富康车尾随其后。我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刘芳开着车。直觉告诉我,郝钧今天肯定要和情人幽会。果然,他驾车驶进了城南的竹苑小区。我远远就看见,一个花枝招展的风骚女人在12号楼下等他。这个女人大概有三十岁左右,在看见郝钧的车后,她冲郝钧招招手。郝钧驾车过去,喊声张丽快上车。被称作张丽的女人上车后,努力伸过脖子吻了一下郝钧。两人在车上一阵亲吻后,方驱车离开大院。

说实话,打我第一眼见到这个女人时起,我就觉得她比你差多了,无论是长相,还是气质,不过是打扮得妖艳一点、显得年轻一点罢了。我就是不明白,郝钧为什么要撇下家里的你,非要在外面招惹这个不值得招惹的女人呢?米兰听了不屑地一笑,家花哪有野花好?男人嘛,哪个不沾腥?

为了不让郝钧察觉,在跟踪的过程中,我换了一次车。在我的车行至一中门口的时候,我给公司的王兰打了一个电话,让她开上白色标致车在大华十字北口等我。一过大华十字,我马上让刘芳将车靠边,我从车上下来,急忙上了王兰的车。刘芳驾着车打道回府了。我对王兰说,就是前面那辆黑色奥迪车。说话的工夫,郝钧的车已经出了市区,车马上就提速了。我看一眼王兰,王兰会意地踩了一脚油门,车便跟了上去。十分钟后,郝钧驾车驶进了白鹭山庄。我知道,白鹭山庄是一个集餐饮、住宿、健身、洗浴和娱乐为一体的休闲会所,更是大老板们带小秘偷偷前来放松的秘密去处。我看到郝钧马上就要进入白鹭山庄了,便端起相机,拉近焦距,照了一张相。

这时,电脑打开了。我双击桌面上的“米兰”文件夹进入相册,又双击第一张照片。随即,屏幕上出现一张白鹭山庄大门的照片。我说,你看,就是这张,时间是7515:57:13,白鹭山庄的牌子和郝钧的车号都在上面。米兰说,你发给我的照片中有这一张,我已经看了,这张没有什么。我说,是的。他们来到山庄、停好车后,郝钧就揽着张丽的腰走进了白鹭游泳馆。就是这张,时间是7516:06:50。接着,他们进了更衣室,等出来的时候,张丽已经换了一身泳装,郝钧也只穿一个游泳裤头,时间是7516:11:10。看,就是这张,这是一张正面照片,看到他们如此亲密,我想,你已经心里有底了。我见他们相拥着步入露天游泳池,便想物色一个最佳的拍照角度,看来看去,我相中了游泳馆的楼顶。游泳馆是一座三层小楼,在楼顶上俯视整个游泳池,每个人的一举一动都一览无余。

服务员提着水壶过来,说声对不起,麻烦打扰一下。说完,便添了水走了。服务员走后,我边讲边翻照片,在翻到一张两人拥抱的照片时,我说,看,游泳池里的人并不多,最多也就十来个人。这是他们在游泳池旁边亲昵的动作,郝钧一脸的坏笑,他不时地和张丽打情骂俏。米兰插了一句,贱货!我继续往下翻,在翻过十多张照片时,我说,这里有一段视频。很有意思,不妨你看看。我打开视频,只见屏幕里的张丽腰间系着救生圈下水了,在她游到水池中央的时候,郝钧在边上突然一个猛子扎了下去,他游过去,潜在水下摸了一把张丽的下身,张丽立刻发出一声尖叫,惊慌失措地向池边游去。郝钧却在水池的另一头浮出水面,又露出一脸的坏笑。紧接着,镜头渐渐推近,画面上出现一个男人的特写,那人正是郝钧。

这一段视频,尽管是我拍的,也已经看了三遍了,但还是把我惹笑了。米兰看了就是一阵臭骂,简直就是流氓!衣冠禽兽!我看到米兰的表情很生气,也很严肃,便问,还翻吗?她说,算了,挑主要的说吧!

于是,我接着说,看到他们在游泳池里肆无忌惮地嬉闹,我便招手让王兰也来到楼顶。王兰上来后,我说,我们得想办法弄到张丽的手机号,你有什么好办法吗?王兰笑着说,看我的。说完,她就下了楼。我见她也走向了更衣室。不一会,她穿着泳装出来了。我看见她慢慢地走向游泳池,她先是在游泳池里泡了一会,之后,她便和张丽说着什么。不多时,我见张丽将手机递给了她。她随即打起了电话,她居然把电话打到了我的手机上。看,就是这个号。我掏出手机,米兰存下了这个号。我接着说,后来我才知道,王兰借口自己的手机没电了,借用了一下张丽的手机。于是,我们就得到她的手机号了。

米兰说,还行,不愧是职业侦探。我继续往下翻照片。这时的照片大多是他们穿着泳装嬉闹、用餐和喝酒的照片。之后,照片记录的是他们进入更衣室,接着又入住白鹭宾馆的过程。最后,我打开了一段视频,画面上是他们入住宾馆的背影,时间从7521:40:13开始,时长共有五分钟,只见画面上的张丽穿着一件橘黄的连衣裙,忸怩着身体,郝钧身穿一个大裤头和T恤衫,搂着张丽的腰身,他们说说笑笑地向前方不断闪烁的“白鹭宾馆”门牌走去。他们进了大门后,在吧台前停留一会,最后拿到房卡,转身走向电梯。不一会,八楼的一个房间亮了灯,几分钟之后,视频结束。

服务员又过来添了一下水。我继续说,在他们上楼之后,我去吧台,假装要住宿,询问房价,看着房间照片,我特意留意了刚才的登记表。我见郝钧入住的是818房间。我们便在外面一边吃东西,一边观察818房间的动静。我发现,818 房间的灯一直未灭,至于他们干了些什么,我一概不知。大约23点钟,房间的灯灭了。我不知道他们是睡了呢,还是准备下楼了?后来的事实证明,他们是下楼了。他们出来的时间是23:08:11,就是这张照片。之后,郝钧就开着车将张丽送回了竹苑小区。张丽下车后,郝钧便掉头出了小区。我让王兰留在楼下看看张丽进哪个单元,我自己则开车尾随郝钧也出了小区。郝钧出来后,没有去别的地方,而是直接回家了。他到家的时间大概是23:40,对吗?米兰听了点点头。

我继续说,我走后,王兰看见张丽进了一单元,便在楼下仔细观察。王兰见楼道里的声控电灯一层接一层地亮了,到四楼就停止了。紧接着,四楼右手房间的灯放亮了。可以说,张丽就住在竹苑小区12号楼一单元402室。米兰露出满意的神色说,没想到,你们的办事效率这样高。昨天上午我才委托你们调查这事,今天就已经将对方的姓名、年龄、住址和手机号全得到了。李侦探,你说说,他们上床了吗?我应该怎么办?

我说,请原谅,我们不可能拍到他们的床上戏,至于他们上床没有,我想,你心里再明白不过了。至于你该怎么办?我想,还能怎么办,总不能因此而大吵大闹、搞得满城风雨吧!更不能不顾一切的离婚吧!唯一可取的做法就是想方设法地让他回到你身边,让他回来。

那怎么才能做到这一点?

我浅浅地一笑说,这就是你的事了。我们无能为力。恐怕郝钧根本就不承认这些!米兰说,有这些照片,他还能赖掉吗?我说,这些照片上所反映的,无非是他们做了些亲昵的动作,最多就是暧昧。如果他不承认,你有什么办法?米兰一脸的茫然,那怎么办?我说,只要你按我说的去做,就一定能证实他们上没上床!

米兰问,你有什么好办法?我说,今晚你流露出要和他亲热的意向,务必让他进卫生间洗个澡。在他洗澡的时候,你用他的手机给张丽打个电话,张丽一接,你马上就挂掉。然后,你以丈夫的口气给她发消息过去,说电话里说话不方便,设法和她调情,就一定能从张丽嘴里套取他们上床的证据。

米兰说,郝钧把他的手机盯得很紧,我根本没机会拿到他的手机。我说,你家有地方藏身没?如果有,我帮你。米兰说,不行,现在是暑假期间,孩子在家,你不能去我家。我说,你有没有办法把孩子支开?比如,让孩子去亲戚家。米兰说,明天吧,明天他正好要到兰州看他二姨。

我们就这样说定,第二天晚上在米兰家盗取郝钧出轨的铁证。临别,我特地交代米兰,一定要沉住气,千万不可露出马脚。我还说,有事及时打电话。

米兰露出少有的平静,说,好的。我们就此别过。

七月七日,星期三,晴。

一天无事。晚上九点多,米兰打电话让我到她家。我挂了电话后,就直接打车上她家。她家住在芳草别墅苑,我一进她家,米兰就客气地要为我泡茶。我说不必,我在上班。我先是检查她家的门响不响,接着打量她家的阴阳台高不高。我这样做的目的是给自己找退路,我是想看看,自己办完事后怎么出去。最后,我拟定两个方案,一是有机会的话,就从门里出去,这是上策。二是万一没机会,我就从阳台上跳下去,这是下策。好的是米兰家的客厅在二楼,还不算高。然后,我开始找藏身的地方,我看到沙发与阳台之间,有一道隔墙,隔墙靠客厅的一侧有一道落地式的窗帘,窗帘离沙发大约有一米的距离,藏个人还不是问题。关键是郝钧回来的时候,绝不可以到阳台上来,不然我就暴露了。我躺在沙发后面演示了一下,又对米兰说,到时一定要阻止郝钧走向阳台。米兰一口答应,她说,你放心,他根本不到这边来,赶都赶不过来。

做好了这些准备,我问米兰,对了,你上次发现郝钧的暧昧短信时,他是怎么称呼张丽的?米兰的脸微微一红,说,我见他的发件箱里称她为阿丽。

我走进书房,开启了电脑。接着,又示意米兰赶快打电话催郝钧回家,电话里的郝钧说,马上就到。不一会,就见米兰的窗户被车灯照亮。然后,楼下传来车库卷闸门开启的声音。我冲米兰点点头,习惯性地做出侦探的职业动作,和米兰击了一下掌,便匆匆躺在沙发后面。

郝钧进屋后,显得很疲惫。听声音,他一头就倒在了沙发上。只听米兰抱怨说,整天在忙,都不知道你在忙些什么?郝钧有气无力地说,公司那一大摊子事,哪一件不让我亲自过问?对了,郝诚去兰州了吗?米兰说,去了,是下午去的,开的我的车。我想和你商量一下,待郝诚回来后,我想回娘家住几天。郝钧问,怎么?想你妈了?米兰说,反正呆在家里,你也不碰我,回家找找当姑娘的感觉。

郝钧一听就噗嗤笑了,想要了就说嘛!何必要绕弯子?有十来天了吧!又听米兰说,真聪敏,不愧是我老公。那还不赶快去冲澡?郝钧说,我稍微歇会。接着,听米兰说,那我给你捶捶背。我的耳边又传来米兰轻轻的敲击声。可米兰没捶几下,就催郝钧去洗澡,郝钧很不情愿地起来了。郝钧起来后,说,我的电话没电了。米兰抢着说,你关了吧!我给你冲电。

一阵窸窸窣窣的脱衣声结束后,郝钧进了卫生间。我听到卫生间里一阵哗哗的喷淋声,便坐起身来,正好米兰拿着郝钧的手机过来了。我看一眼米兰,便马上拨了张丽的电话。张丽随即就接听了,我将电话举在我和米兰中间,只听到一个娇滴滴的女声说,钧——哥!我赶快挂了电话,编了一条短消息发给张丽。内容是:阿丽,电话里说话不方便,我们聊一会吧!你在干什么?想我吗?不一会,张丽的消息就回了过来:我在看星光大道,想你也白搭,你又不过来陪我!我马上回复:我怎么不陪你了?昨天,我还陪你一个下午呢,你忘了?在白鹭宾馆……张丽回复:还说呢,你陪我,那无非是想骗我上床。我和米兰看后,对视一眼,又急忙回复:你对我的表现还满意吗?张丽发过来的是:呵呵,你在床上简直就像一头狮子,我简直爽死了。我进一步试探她:明天,我想约你到黄河石林玩玩,行吗?张丽说:可以,但不能干那事,我今天坏事了。我看了米兰一眼,问,知道了吗?只见米兰气得嘴唇在发抖,我连忙回复张丽:这会不方便了,改日再聊吧!晚安!

我匆忙跑进书房,迅速将这些短消息拷到电脑上。然后说:我的任务全部完成了,请你明天到我们公司把剩下的帐付了。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早点走吧!说完,我匆匆出了门。米兰还想说什么,我说,如果需要什么帮助的话,就找我们公司的策划部!我只是个侦探,别的事我不管。

七月八日,星期四,晴转多云。

今天,因为没事,我没去公司上班。我不知道米兰昨晚和郝钧上床没,也不知道她和郝钧吵架没?下午的时候,王兰来了一个电话,说今天一早,米兰就去我们公司结了账。但我一直没过问她家的事。

七月九日,星期五,阴转小雨。

今天,无活。睡了一天。

七月十日,星期六,阴。

还是无活,休息。

七月十一日,星期日,阴。

这几天公司是咋的了,一连几天都揽不到活,就跟这几天的天气一样。

七月十二日,星期一,雷阵雨。

清早,我被一阵雷声惊醒。我起床一看,外面下着瓢泼大雨。我关上窗子,点支烟,又回到床上。这时,电话响了,是老板打来的。老板说,有一桩经济纠纷案子,让我到蓝海小区去一趟。我一听,有活了,哪有不干的道理?便向老板要了联系人姓名和电话,我连早餐都没吃,就赶到蓝海小区。刚找到当事人,突然,手机又响了。王兰告诉我一个惊人的消息,说公司突然被联合执法队查封了,是郝钧举报的,老板也被抓了。她还说,她要出去躲几天,劝我也尽早做打算。我知道,我的侦探生涯该画句号了。我们这种黑公司最终要出事的,躲了初一,但躲不过十五。直觉告诉我,我不能回家取行李。我怀着职业的警觉性打电话给弟弟,让他准备一万元钱,我要尽早离开本市。

我包了辆车,准备去机场。在路过白鹭山庄的时候,突然看见有两个女人正在雨地里大打出手,她们满身都是污泥和血迹,旁边却没人劝架。临近一看,是米兰和张丽在相互撕扯。我告诉司机,别看这些,开快点,上午十一点我必须登上飞往广州的飞机!

这时,一阵呼啸的警笛声从身后响起。我回头一望,惊讶地发现,一红一篮的警灯在车顶上不停地闪烁着。我知道,我的麻烦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