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原创散文】与马季先生擦肩而过  

2012-05-29 16:45:00|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学期间,有幸和相声大师马季先生有过一面之缘。那年寒假,因为没有路费回家,便留在学校勤工俭学。一天,几个同学一起上街,见大街小巷都贴满了海报。海报称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马季先生不日将率弟子和北京电影学院明星班的部分学员前来邯郸演出,兴奋之余,我们开始翻兜凑钱买票。票价分三等,一等票十二元,二等票八元,末等票四元。我们几个将钱凑到一起,每人购买了一张末等票。从这一天开始,我们便天天盼望着马季先生的到来。

     终于盼到演出的一天了。我们赶到工人文化宫时,时间还有些早,便再次浏览海报。这时,我见我们学院的一位副院长也身临文化宫,我便上去和他打招呼。但显然,他叫不上我的名字,也不知我是哪个系的。在我们闲聊的时候,他声称自己和马季先生很熟,我们不知道他怎么和马季有交情,便一边听他讲述自己的经历,一边等候马季的到来。

大约半个小时后,一条车龙驶进文化宫大院,首先下车的是北京电影学院明星班的学员们。我最先看到的是以电视剧《武松》而走红的祝延平,接着是电影《人生》的女一号吴玉芳,还有电影《快乐的单身汉》的男一号刘信义,接着是以电影《小花》蜚声海内外的唐国强,后面是郭凯敏、何伟、肖雄等。这些人一下车,就立马进了接待室。接待室门前站满了保安,我们根本近不了身。

不一会,又是几辆车驶入大院。从第一辆车上下来三个女演员,我一眼就认出其中一个是殷秀梅,另外两个是姜黎黎和赵娜。从第二辆车出来的是刘伟、冯巩和郑健等人。马季和赵炎是从第三辆车上下来的,他们一下车就被保安簇拥着涌向接待室。我们的副院长见了,高喊一声:“马老师,我是××!”马季闻声扭过墩胖的身体,露着笑容,憨态可掬地撵了过来。他的眼神里,充满了笑容和智慧。保安执意不让马季与观众见面,马季说:“是熟人,打声招呼。”保安听了,才勉勉强强地放马季过来,马季和我们的副院长握了一下手,匆匆问声“你好”。他们来不及寒暄,便说:“回头见。”我见他们相互挥手致意。转眼,马季就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这是我有生以来唯一一次与马季零距离地见面。只可惜,那时候随身没带相机。

演出从男女声对唱《在雨中》的歌声中拉开序幕,表演者一个是赵娜,另一个不知是刘信义,还是何伟?有些记不清了。我只是十分欣赏那首歌的歌词:“你说人生艳丽我没有异议。你说人生忧郁我不言语,只有默默的承受这一切,承受数不尽的春来冬去……”接着是祝延平的一段武术表演,他的表演还真像回事。祝延平的一招一式都和电视剧里的没什么两样,鲤鱼打挺显得干净利落,鹞子翻身也不拖泥带水。我们看不出有什么破绽,我当时就觉得,电视剧里的武打场景祝延平一定是亲自出场,而非替身。之后是一段小品,是谁表演的印象不太深了。内容是说一个庸医给病人做手术,错把夹子缝到病人肚子了,搞得人啼笑皆非。

殷秀梅出场的时候,演唱了两首歌,一首是《党啊,亲爱的妈妈》,另一首是《我爱你,塞北的雪》。每首歌唱下来,观众都报以热烈的掌声。

刘伟和冯巩好像是说了两段相声,其中一段是《十八子》。他们虽然当时已经很有名气,但给我的影响并不太深。要说影响最深的,自然是作为压轴戏的马季先生的节目。

马季说了好几段相声。第一段是和赵炎合说的《吹牛》。在他们表演的时候,二楼的两个观众不知怎么回事,突然打起架来。马季真不愧是一位久经沙场的大家,他驾驭观众的能力真是了不起,只听台上传来这样的对口词:

马季:我比你赵炎厉害多了。

赵炎:你怎么个厉害法?

马季:你看,二楼的两个朋友在打架,我这儿轻轻一吹,他们就不打了。你信不信?

赵炎:我不信。

只听马季说:两位朋友,快别打了。果然,马季的话音刚落,两个打架的人就悄悄地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我感到马季不但具有超人的亲和力,而且具有惊人的感召力。

另外,马季先生还善于将最新的新闻事件即兴融入自己的节目中。比如,马季临来的前一天,邯郸以北的邢台发生里氏5.0级地震。而马季在表演《吹牛》的时候,就加入了一句台词:“昨天,邢台发生里氏5.0级的地震,那就是我吹的。”惹得观众哄堂大笑。

相声段子《吹牛》的台词本身就很经典,加上是现场观看,这给我种下了深刻的影响。至今,我仍然能想起这个节目的有些台词:

赵炎: 我十岁就上大学了

马季: 我九岁就大学毕业了

赵炎: 我八岁就结婚了

马季: 我七岁儿子就十三了

赵炎: 我六岁就长老人斑了

马季: 我五岁就有抬头纹了

赵炎: 我四岁就驼背了

马季: 我三岁就留胡子了

赵炎: 我两岁就谢顶了

马季: 我刚生出来就离休了

……

赵炎: 我这人个高

马季: 我高

赵炎:飞机从我腰间飞

马季:卫星打我脚下过

赵炎: 我头顶蓝天,脚踩大地,没法再高了

马季: 我高,我上嘴唇挨着天,下嘴唇挨着地

赵炎: 你上嘴唇挨着天,下嘴唇挨着地,那你的脸上哪儿了?

马季: 我们吹牛的人都不要脸了!

这段《吹牛》表演一结束,马季欲走向后台,行至半途又被主持人挡回,这种情况总共出现了三次。其中一次,他下去呷了口水,马上又出场了。第二次出场时,和他一起上台的是郑健。郑健当时还不怎么出名,马季每到一处演出,总不忘锻炼新人。这次也不例外,他心甘情愿站在郑健的左侧,敢当给郑健做捧哏。

与相声大师马季先生擦肩而过已经二十六年了,但他那谦和的态度、可掬的笑容、伶俐的口齿和充满智慧的眼神,无不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2006年12月22日,当我从电视上得知马季先生因心脏病突发而逝世的消息的时候,当年的一幕又涌上我的心头,他那幽默风趣的表演使我回味了很久。马季先生一生从艺五十多年,他殚精竭虑地为新中国培养出了一批优秀的相声演员,如姜昆、赵炎、刘伟、冯巩、笑林等。

如今,当我们再次缅怀马季先生时,我们惊异地发现,中国相声从此走进了一个没有大师的时代,也走进了一个历史发展的瓶颈期。我们衷心地祝愿中国相声早日走出低谷,也热切地期盼着相声大师的再度出现。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