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原创散文】老 宅  

2012-08-08 22:17:43|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其实,老宅并不老。当年,我们都称它为新院子,如今,早已沦为老宅了。

老宅落成于1977年,至今也不过三十五年的时间。三十五个春秋,这对于一个人来说,正值他的壮年时期;可对于老宅来说,尤其是对于一个已经废弃多年的老宅来说,那无异于一个年近髦寿的老人。

老宅,无论是墙上的一砖一瓦,还是院内的一草一木,无不凝聚着父亲的心血。老宅内,所有的家饰形场,大到衣柜炕橱,小到锅碗瓢盆,也都是父亲一手添置的。可是,老宅的风水并不好。就在我们入住老宅的第十个年头,父亲便因病离开了我们。而债台高筑的哥哥,在短短五年之内,不仅还清了所有的债务,还奇迹般地盖起了一院新砖房,老宅便被遗弃了。粗粗算来,凝聚了父亲一生心血的老宅,其有效使用时间仅为十五年而已。

如今回想起来,老宅的落成,处处彰显着那个时代的烙印。八字墙是土筑的,门面却是半装的。那时的房屋,分为全装房、半装房和洋修房三种。所谓全装房,也叫老式房,其门面是仿古的,除了炕洞门一绺衬砌青砖外,其余各处均为木质,还辅以雕花,前檐也是要压瓦的。而洋修房的前墙全是泥坯,房檐只堆坐草泥,不压瓦。半装房的窗顶以下是泥坯的,以上却是木质的。也就是说,半装房的门面是半土质、半木质的,它是一种介于老式房和洋修房之间的房屋。从造价上讲,老式房的造价要远远高于洋修房。因为当时的条件所限,我家的半装房虽然平淡无奇,但也算比较体面的。

不过,平心而论,老宅实在是算不上豪华。因为在那个年代,盖房不是为了显富,只是为了解决住房问题。老宅带给我们的最大益处就是缓解了一家人住房的紧张局面。

后来,听哥哥讲,新居落成后,曾有人想买我家的老宅。哥哥推说,老宅是父亲留下的,要卖的话,还得问问我家老二。买房的人一听就明白,这不过是推辞之说。就这样,买房的人便不再提起。而老宅,也就静静地伫立在那里,任凭烈火一般的岁月年复一年地蛀蚀它的容颜。

走进老宅,远远就见曾经和我一般高的小树,如今早已成为参天大树了。每棵树的树冠,都如一个巨大的伞盖,伸展着自己独有的个性。再近些,遍地的枯草便跃入眼帘。枯草在风中轻轻地摇曳,似乎在向曾经的主人表达着自己多年的幽怨。偌大的院落,没有主人,没有生机,沉甸甸的往事就如一张老照片一样日渐泛黄。这些老树,尽管我已多年没有光顾它们,但它们依然如故地为我们供奉着累累的硕果。我记得父亲当年是栽了一棵葡萄树的,如今如何不见了?一问哥哥才知道,是他嫌每年掩埋葡萄枝麻烦,早年就将它砍伐了。

驻足老宅,只见一尺粗的椿树向我点着头,似在倾诉着久违的话语。弯曲的枣枝伸出坚挺的芒刺,宛若诉说着自己哀怜的衷肠。桃、梨、杏更是不饶人,不等我来,就早早地凋落了满枝的芬芳。唯有随风摇曳的苹果树,如少女一般展示着婀娜的风姿,似在欢迎我的到来。放眼四顾,身披一蓑风雨的院墙早已失去了原有的坚韧,门窗也在岁月的流逝中退去了本色,曾在屋檐下呢喃的春燕早已不知何往,先前不曾见过的四足蛇肆无忌惮地穿行在草丛中,忽然见到前来拜谒的我,它们疑惑地眨眨眼睛,仿佛是在打量一个似曾相识的老朋友。

 房门是不用挂锁的,但熟悉的门扣告诉我,这里是我曾经的家。虽然它已千疮百孔,但它却装满了一串又一串难以忘却的故事。这些故事,凝聚着我的成长经历和一家人的喜怒哀乐,在老宅的门扣上已经附着了三十多年。

走进老宅,屋内堆满了杂七杂八的什物,墙顶的屋露痕一绺一绺地泻下,犹如一张多年的晴雨表,处处流淌着岁月的划痕。屋角的蜘蛛网上也粘满了灰尘,一点也显现不出应有的亮泽。墙壁上的旧报纸有些泛黄发脆,水渍浸染其上,铅字中渗出一种人世间的沧桑感。墙脚的泥皮在泛碱的泥土中脱落,墙底形成一个个小洞,在屋外吝啬的阳光下透着亮,任凭流水般的时光进进出出。落满尘埃的土炕上,仿佛熟睡着一个身影,依稀的憨态似在成长的年轮中徜徉。目睹此景,我的步履变得沉重起来,思绪也在拍案惊起的尘埃中飞扬。先前的点点滴滴、曾经的一颦一笑,便浓缩成一部老电影,在这久违的老宅里回荡,我不得不独自梳理这份无奈的感伤。

突然,一阵燕子的呢喃声传来,我扭头望去,只见几只雏燕扇动着稚嫩的翅膀落在陈旧的电线上,露出洁白的腹羽和鲜红的下颔,它们的身体因为站立不稳而险些掉下来。这时,我突然明白一个道理,昔日王谢堂前燕,为什么会飞入寻常百姓家?就因为它们从不在乎主人的富贵与否,无论你是帝王将相,还是平常百姓,只要你家里人气旺,它们就会在你家的房檐下筑巢、哺育后代。这是大自然赋予人类的警示。然而,我知道,久违的老宅已经留不住燕子了。因为燕子不但恋家,而且恋人。这种灵性的候鸟,它们也会随主人居所的变更而迁徙,就跟随季节的变更而迁徙一样。难怪哥哥新居的屋檐下,早就有一窝即将出巢的雏燕了。

凝望着这幢并不苍老却很破旧的老宅,我忽然想起曾在明月之下炜起一缕麦草熏蚊子的父亲;又想起曾在灶台边点燃柴草专心造饭的母亲。老宅,虽不比当年的乌衣巷那样奢华,但在我眼里,它就是洪荒世界里承载希望的方舟,就是不毛之地盛满硕果的伊甸园。我曾在葡萄树下放飞梦想,又在菜花丛中收获希望。回顾这些年的生活历练,老宅给予我的是一段温馨的记忆。在这里,我度过了难忘的少年时光,又完成了由少年到青年的转型。老宅给予了我无限的欢乐,给予了我无边的希翼。这些抹不去的记忆,宛若一缕袅袅升起的炊烟,在我心中形成最真最美的星云,促使我在人生的旅途中不曾彷徨。那些萌生于少年时代的梦想,并不因岁月的变迁而退出记忆深处。如果说,我是一个新生儿的话,那么,故乡就如母亲,老宅便似脐带。老宅是连接我和母体的纽带。剪断脐带后,我的肚皮上留下了一枚永不消迹的印记。

老宅,给我梦想、伴我成长的老宅,就像生我养我的父母一样,使我永生难忘!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中国新小说
阅读(601)| 评论(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