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原创小说】 神 柳  

2012-09-02 12:35:43|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两个月以来,祁葆春一直在寻思一件事,那就是房产销售额为什么一直上不去?作为天怡房地产开发公司的总经理,他有责任、也有义务找出其中的原因,因为他必须对自己的公司和员工负责。按理说,近期房价下调,市场形势应该好转才对,可房价都下调两个月了,销售额为什么还是迟迟不见攀升?个中原因,究竟在哪里?不会是售房部的员工不敬业吧?

祁葆春摸摸自己驰名商标一般的秃顶,便走出了办公室。他一边开车,一边寻思。他想,自己好不容易才从众多房地产开发商中脱颖而出,抢到了天怡花园这块宝地。本想靠这些楼盘大赚一笔,可如今市场萧条得令人发憷,公司几乎资不抵债,濒临破产。他不得不冥思苦想,好让公司走出困境。就在他无计可施的时候,广播里一个市场调查的节目却提醒了他。他想,天怡公司如此举步维艰,何不让售房部的杜刚也做个系统的市场调查。

祁葆春再次摸摸自己“光明的前途”,他说做就做,便给杜刚打起电话来。他说,杜经理,不好意思,下班了还打扰你。你知道,今年以来,房地产市场很不景气,公司的销售额更是下滑到了历史新低。我想,作为售房部的经理,你是不是做个市场调查?主要针对公司的房价、户型、环境和设施等方面和其他公司做一对比,看看我们的问题究竟出在哪里?我们也好做相应的调整。

杜刚满口答应,承诺一周后提交市场调查报告。

一周后,杜刚如期提交了调查报告。报告显示,与其他小区相比,天怡花园有其优越的一面,也有不足的一面。优越的一面是所处地段繁华,价格适中,户型合理,基础设施齐全;不足的一面是园区环境存在较大问题。具体表现在:园区绿化相对滞后,楼盘布局过于紧密,室内采光略显不佳,人文景观更是空白。纵观园区,天怡不但缺乏自然环境的优越感,更缺乏历史文化的厚重感。改善措施为:西北角的空地修建凉亭,摆置假山怪石;中央广场增设喷泉,实施亮化工程;东南角布设人工湖,修建人工拱桥;所有空地,均种植花草树木,尤其是楼盘之间和西北角一带;而人工湖一带除了种植草皮外,还应种植一些高大的乔木,必须有一定范围的树荫。

杜刚的报告还附有很多效果图,每张图件不仅凸显了现代都市的优越感,还增加了历史文化的厚重感;既充满励志向上的紧迫感,也不乏休闲养生的舒适感。看了报告,祁葆春顿时倒吸一口凉气。他觉得报告写得很好,可得花多少钱?他当即召开中层以上干部会议,商讨改造大计。无奈,公司资金紧张,只考虑了一些短、平、快的项目,诸如人工湖、喷泉、怪石、假山、凉亭等内容,都被祁葆春一一否决。但也有人认为,种植花草固然可取,但花草过于低矮,在空间上没有层次感,应该买些高大的树木置于园中,一来显得庄重大气,二来烘托园区,装点历史。

让祁葆春犯愁的是,到哪里去弄高大的树木?猛然间,他想起自己老家有一棵老柳树,树龄已有数百年了,人称神柳。在想起神柳的这一刻,祁葆春激动得差点跳起来,他立即部署相关人员联系草皮,而自己,则想方设法地去弄家乡的那棵神柳。

村长祁葆根是祁葆春的堂兄。当即,他就电话联系了祁葆根,说自己明天将驱车回村,专程拜访老哥。

第二天,祁葆根特意没有出门,专门在家等候。中午时分,祁葆春驾车到了。他甚至没有回家看看自己的父母,便径直向祁葆根家奔去。祁葆根出门相迎,兄弟二人多年不见,自是客套一番。坐定,祁葆春直言不讳地说明来意。祁葆根听了,他蹙了一下眉。说神柳是祖上留下来的,少说也有数百年的历史。听说,神柳马上就要成为市级文物保护对象。如今你要购去它,恐怕市上不答应,村民也不会答应。祁葆春说,市上的工作由我来做。至于村民,我可以多付钱。只要您老哥答应了,其他的事就好办了。祁葆根闻言说,我还有啥说的,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说话间,二人就来到村口。远远地,就见粗壮的树干撑起伞状的树冠伫立于村口。茂盛的枝稍在风中微微摇摆着,似一圈帷幕悬立空中。到了近处,只见一尺多粗的树根裸露在地表,有些地方甚至被牲畜磨得有些锃光发亮,上面粘满了丝丝羊毛。这些树根,放射状地向四周蜿蜒而去,正如一条条硕粗的蟒蛇,盘根错节,虬劲有力。而主干,足有两米来粗,四周被一层厚厚的树皮包裹着,树皮皱皱巴巴的,上面布满了深深的纹理。纹理密密麻麻地爬满了树干,像一张百岁老人的脸。树冠之下,是一周直径十多米的树荫。树荫直落在地上,零星地洒下被树冠筛过的阳光。光束直射在地上,呈现出花花点点的亮斑,像一双双惺忪的睡眼。树荫的边缘,悄然垂悬着嫩绿的柳枝。柳枝像一个倒挂的屏钟,轻抚着祁葆春的脸。他见过河西走廊的左公柳,也见过杭州西湖的苏堤柳,还见过陕西灞上的灞桥柳,但在他眼里,这些名扬天下的柳树,远不及家乡的神柳这样大气、厚重。神柳的底蕴,不仅完全可以和它们媲美,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目睹神柳,祁葆春心里一阵高兴。神柳的凝重,正是天怡花园所缺乏的;神柳的大气,正是天怡花园所不曾拥有的。高兴之余,他的心里突然咯噔一下。神柳是家乡的标志性风物。如果将神柳移植天怡花园的话,会不会破坏这里的风水,会不会招来横祸?

这时,祁葆根说,前几年,省上有两位画家曾专程来这里写过生,为了能画出神柳的风骨,他们在我家足足住了一周。去年,省电视台的《陇上采风》摄制组也曾来这里拍过专题片。

祁葆春听了,他心想:有这样一棵百年神柳入住天怡花园,我看哪个小区还敢和我天怡相比?祁葆春想到这,满脸的喜悦顿时代替了刚才的担忧。他兴冲冲地和村长计划着天怡的未来,继而和他谈笑风生地回到家中。

祁葆春来祁家村的消息不胫而走,人们都说,村头的那棵神柳被一家外国大公司所相中,老外委托祁葆春前来洽谈购买事宜。还有人说,那我们不是要发大财了吗?这些话传到祁葆春耳朵里,他只是摇摇头,露出一脸的哭笑不得。

最终,祁葆春以20万元的价格将神柳订购,还承诺给祁葆根一万元的好处费。祁葆根闻言,心里一阵窃喜。他心花怒放地说,只要村民没意见的话,就算成交了。祁葆春当即打电话通知公司的财务总监张勇,让他筹措资金,准备购树。

就在这时,祁葆根的儿子祁军突然进门了。祁军是当地小学的老师。在得知祁葆春是为神柳而来时,祁军瞪大了眼睛。他说神柳万不可挪走,祁家村的父老就是仰仗神柳的庇护才得以生存的。若要移走神柳,那是违背自然法则的,也是有悖人文伦理的。

祁葆春笑着问儿子说,祁军,哪来那么多法则和伦理?祁军说,爹,你怎么这样糊涂,神柳即将成为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对象,没有了神柳,您向市上怎么交代?

祁葆春抢先说,市上的事,我去跑,你爹只准备数票子就行了。说完,祁葆春一阵朗笑。

祁军闻言,忙说,听说国外的一些设计师在设计公路时,都会为了保护一棵老树而使公路改道。我们为什么不能留下神柳,而非要追求什么所谓的历史底蕴?神柳碍着我们什么了?一棵老树需要多少年才能长到合抱粗?春叔,你看,如今的神柳就像一个永恒的纪念碑一样守立在村口!你是从祁家村走出去的,难道你就没有一点乡土情结吗?难道你就忍心伤害乡亲们的感情吗?

祁葆春闻言说,祁军,你说的都对。可你要知道,春叔我对家乡是有感情的。我买走神柳,不光是为了装扮小区,也是为家乡做贡献呀!我这样做,大一半原因是处于对家乡人民的考虑。你看,如今的祁家村,民房破破烂烂,街道坑坑洼洼。卖了神柳,就有了钱;有了钱,你爹就可以为家乡做点好事嘛!祁军听后说,固然,我爹为家乡做好事是他的本分,可神柳是一个生命,不是随意买卖的东西。它虽然不会说话,可它见证了祁家村一代又一代人的成长,数百年的历史足以成为我们今天重点保护的理由,难道不是吗?

祁葆春一看一时说服不了祁军,便说,祁军,你是我们村的青年才俊,更是我们祁家的后起之秀。考虑事情时,思维应该超前一些,难道你就忍心乡亲们一直穷下去吗?我今天还有事,就先告辞了。过几天,我还会来的。你也好好考虑一下,我绝不会亏待乡亲们的。

祁军说,我们祁家村一带的生态环境本来就很脆弱,您买走神柳,这不是雪上加霜吗?万一造成环境恶化、水土流失怎么办?你要是对家乡真有感情的话,不妨打消购买神柳的念头,我替全村的父老乡亲谢谢您了!

祁葆春一听,就笑了。他说,老侄,你言重了,我是在祁家村长大的,请你相信我对家乡的感情。这些,我都会考虑的,也会补偿的。

祁葆春说完,便告别祁葆根父子,回家看望父母。当天,他就告别祁家村,来到城里,准备来日伐树。

两天后,祁葆春电话通知祁葆根,说自己已经在前往祁家村的路上。三个小时后,祁葆春就已经到了祁家村,一辆中巴车、一辆16吨的吊车、一台挖掘机和一辆双桥大货车紧跟其后。只见中巴车里,坐满了雇来的民工;而大货车上,拉着铁架、电锯、棕绳和斧头等工具。

在车队进村的时候,祁军正在学校休息,听到车队的轰鸣声,他便马上猜到了这些人的目的。他跑出校园,喊来一帮年轻人,旨在拦挡伐树。

祁葆春先见了村长。祁葆根在得到21万现金的时候,脸上笑开了花。可祁军赶到了,祁葆春的计划无疑受到了阻挠。以祁军为首的少壮派说什么也不答应祁葆春将神柳买走。

无奈之下,祁葆春只好给祁军说好话。他说,我到文物局打听过了,神柳并没被列入市级文物保护之列,不然,我今天就不来了。所以,与其让神柳静静地站在村口,还不如让它变成几个钱,也好为村民办些实事。

祁军说,的确,神柳未被列入这一批文物保护计划。关于这一点,我也去文物局落实过。但我们也不能因为它不是文物保护对象就随意砍伐它呀。

就在他们相互争执不下的时候,祁军突然想到了媒体。他想借助媒体的力量来保护神柳。只见他掏出手机,在114服务台查询了电视台的热线电话,随后便拨了过去。可惜,热线电话一直占线,无法接通。就在祁军一遍遍地拨打电话的时候,学校的电铃声响了。祁军匆匆交代堂弟祁杰一声,务必挡住春叔等人伐树。说完,他便跑向学校。

祁军走后,祁葆春悄悄走到祁杰跟前说,我给你们每人1000元的烟钱,别再起哄了。祁杰听了,犹豫一下说,可祁军是不会答应的!祁葆春说,他爸都不干涉,他凭什么干涉?快,张勇,每人1000元,现在就发!

众人拿了钱,有的散去,有的留在村口观望。祁葆春马上吩咐杜刚从水泵房接来电源,又命民工上树锯树枝。在电锯声骤然响起的那一刻,祁葆春的内心显然被触动了。这棵神柳已经在这里伫立了数百年,锯它,就好像是锯自己父母的手臂一样。随着电锯声的响起,树汁一绺一绺地流下。凝目而观,它竟然像一道道绿色的血液,又像一行行清澈的眼泪。看到这,祁葆春的眼圈里,居然是泪光点点。但是,为了公司的利益,他只能忍痛割爱了。祁葆春不忍心目睹这样的场面,他匆匆回家去看父母了。

祁葆春走后,十多个民工同时上树作业。转眼间,巨大的树冠,只剩了几个光秃秃的树丫。而地上,堆满了竖七横八的树枝,宛若一具具勇士的尸体。

这时,挖掘机开过来了,只用了几铲,就拔离了地上的树枝。司机操作着铲头,一铲下去,只听咯吱吱一声刺响,碗口粗的树根当即断裂,露出参差不齐的断口。村长祁葆根见状,突然痛哭失声,他跑到挖机旁,央求道,师傅,求你别挖了。我们这是在作孽呀,我不要钱了,我把钱退还给你们吧!司机师傅没见过这样的场面,他眨巴眨巴眼,露出疑惑的神色,他不明白老村长为什么会因为一棵树而哭。杜刚过来了,他说,老人家,我知道您心里不好受,还是让人送您回家吧!祁葆根只是哭,并不回应。杜刚让两个民工送老村长回了家。

等祁军下课赶来的时候,神柳已经被删枝斫根,只剩一些光秃秃的树干和主根,像一尊被人剁去四肢的神像。祁军见状,便倒地痛苦。

祁葆春也赶来了。他见伐树已大功告成,便拍拍祁军的肩膀,劝他不要难过。随后,他催促吊车师傅赶快装车。一声令下,吊车师傅开始支垫四个触脚,民工们开始用麻袋包裹树干。转眼,吊车支好了,棕绳也已经缠上了树干。吊车师傅熟练地伸过吊臂,民工将钢丝绳挂在钩挂上。这时,吊车的油门突然加大,轰鸣声加剧,钢丝绳绷紧了,只听嘎吱一声,神柳被吊车生生吊起。因为左右不平衡,树干倒向了树垭的一方,重重地触在了地上。祁葆春心里纳闷,钢丝绳明明是缠在树干中央的,怎么会突然倒向一方呢?这时,司机师傅将树干的根部缓缓放倒,一个民工跑过去,将钢丝绳挪个位置。吊车油门再度加大,汽车的轰鸣声突然加剧,钢丝绳再度绷紧了。随着吊臂的升起,树干慢慢地横斜在半空中,司机开始缓缓起收钢丝绳,吊臂也在缩短,之后,转盘开始转动,神柳的树干便在钢丝绳下面轻轻晃动着。大货车倒了过来,杜刚和张勇跳上货车,稳住树干,司机缓缓地将神柳落在了大货车上。那硕粗的树干,横在大货车车厢里,越显粗壮。然而,它已不是一个朝气蓬勃的生命,俨然一具死气沉沉的僵尸。杜刚飞身下车,命民工用棕绳将神柳固定在支架上。

目睹这一切,祁军擦把泪,他揪心地对祁葆春说,请学会尊重自然吧,不然,你迟早要付出代价的!祁葆春只是笑笑,并不言语。

祁葆春电话通知留守人员赶快挖树坑,还说三小时之后,神柳就到了。说完,他便命车队回城。

在路过收费站的时候,因为树根延伸得太远,愣是过不去。无奈之下,祁葆春命民工将树根锯短了一尺,大货车才得以通过。

车队驶入天怡花园时,院内鞭炮声四起,浓浓的炮烟令人窒息。浓烟散尽后,祁永春见树坑早已挖好了,心里便是一阵欢喜。祁葆春令吊车师傅将神柳的树根植入坑内,继而马上填土、浇水。在安置神柳的时候,杜刚双手稳着树干,一不小心,却将神柳的树皮弄裂了。祁葆春上前一步,才发现神柳的树干有好长一段是空心的。难怪在吊装的时候,树干会倒向枝桠的一方。一切停当后,祁葆春担心神柳不成活,便命杜刚买来植物营养液,在神柳的断枝上打起了点滴。

从此,神柳一直被一层厚厚的黑纱网笼罩着。而祁葆春,也是天天来看神柳的长势。一周后,几缕嫩芽窜出黑纱网,这让祁葆春兴奋不已。他逢人便说,神柳活了。而杜刚却说,民间自古就有“有心栽花花不艳、无意插柳柳成荫”的说法,你看倒在地上的干柳枝不是也抽芽了吗?

祁葆春向地上一望,果然,扔在地上的一个干枝同样抽芽了。祁葆春的心里顿时咯噔一下,神柳不会出意外吧!他心里不停地祷告着,恳求观世音菩萨保佑神柳,神柳可千万不能出问题!

一周后,杜刚请来农科院的高级园艺师在园内种植了草皮,并上了喷灌设施。园区的环境一改变,当月的销售额便骤然攀升。祁葆春见此情景,脸上便露出了笑容。但神柳是否成活,还不明朗,这无疑成为他的一大心结。

直到入冬的时候,祁葆春才发觉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经过夏秋两季,神柳已经长出一米多的嫩枝,形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树冠。

这时,银行的贷款即将到期,银行方面提前一个月来了催款通知。祁葆春正愁如何筹措巨额资金。杜刚为祁葆春支招说:为了回笼资金,我们可以将原先不打算出售的沿街商铺尽数抛售,所售房款全部用于还贷。然后,从业主手中租回商铺,再转手高价租出去。这样,即可回笼资金,也可产生利润,即解了燃眉之急,又归还了银行贷款。需要提醒的是,售房合同中必须有个前提,这个前提就是业主买了商铺,必须将商铺回租给我们公司,再由我们公司统一放租。这样,这个计划才有可操作性。

祁葆春听了,高兴地一拍大腿说,杜刚就是杜刚,不亏为售房部经理,高招!妙招!

当晚,天怡公司通过电视台播出了出售铺面的公告。三天之后,沿街商铺便被市民抢购一空。这一招,不但回笼了5000多万的资金,也使天怡公司走出了困境。杜刚也因此晋升为天怡公司的副总。

因为没有了后顾之忧,祁葆春嘴边的小曲总是哼个不停,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

转眼,就到了第二年早春,神柳如期发芽,长势喜人。不几天,副总杜刚向祁葆春汇报说,今年的销售额比去年同期翻了两番,神柳真是神了。祁葆春听了,他心里美滋滋的。

一夏无话。这年冬天,一场罕见的冰雪灾害席卷了华夏大地。为了以防万一,祁葆春命人为神柳穿上了特制的外衣。次年开春后,别的树木都如期发芽了,唯独神柳却迟迟不见动静。祁葆春约杜刚查看神柳,却发现神柳的空心树干早已干瘪了。他知道,在运移的过程中,神柳已经伤了元气,便后悔得顿足捶胸。他觉得自己愧对家乡父老,又愧对自己的员工。他苦心经营的神柳不单没活,还造成了30多万元的经济损失。自此后,他终日唉声叹气,闷闷不乐。

仲夏的一天下午,祁葆春闷在办公室里,他感到百无聊赖,便想约杜刚去酒楼消遣。这时,临江市的上空,突然乌云密布,雷声大作。一阵狂风过后,天空下起了瓢泼大雨。

晚上,酩酊大醉的他一回到家,就打开了电视。屏幕上,出现一个熟悉的画面,那是自己的家乡祁家村。播音员操着标准的普通话播送道:本台消息,今天下午,我市朝阳区祁家村的一处山体发生滑坡,引发泥石流,地处下游的祁俊仁夫妇等十二名村民葬身泥石流。据村民称,滑坡体上原有一棵百年神柳。但是,就在两年前,这棵神柳却被某房地产开发商用重金买走了。另据消息称,这棵神柳曾拟申报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对象,可最终不了了之。副市长高新民在得知这一消息后表示,一定要彻查事情的真相,并追究当事人的责任。

祁葆春听后,当下酒就醒了一半,继而又昏了过去。因为祁俊仁不是别人,正是他的生身父亲。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中国新小说
阅读(441)|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