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原创散文】黄土地的馋孩子  

2012-10-27 11:10:54|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童年时期,虽然没有挨饿的经历,但我一直很馋。无论是肉类蛋禽,还是瓜果蔬菜。

强湾公社之所以不似水川公社那样富庶,是因为水川公社离黄河近,又被划为菜蔬区,而强湾公社被划为粮食区。但我们大队的地界上,有白银公司的上水管线经过,田间地头到处都是水龙头。所以,无论冬夏,我们浇地甚至比水川公社还要捷便。基于这一点,我总觉得把我们大队划为粮食区是极不合理的。

在物质匮乏的那个年代,我们的黄土地里除了可以种植少量的西瓜和大白菜以备自用外,全部被用于种粮。我一直不明白,长期不见水果和菜蔬的我们,为什么不可以经营经济作物?后来才知道,原来粮食区的蔬菜和水果都属于资本主义的东西。公社书记说,我们宁可种社会主义的草,也绝不长资本主义的苗。因此,我们虽然拥有大片大片的水浇地,但农户的饭桌上却终年不见一盘绿菜。至于肉类和鸡蛋,那想都不敢想。每当看到水川拉水果的拖拉机从村上经过的时候,我们都馋得直流口水。

一天,我去一个叫“五里拐瘩”的地方拔猪草。行至大湾口的时候,忽然听见有拖拉机的突突声传来。回头一望,我见是一辆水川的拖拉机向我驶来。在这个季节,从水川方向开来的拖拉机多是往白银运送水果的。随着拖拉机的一步步临近,我闻见一股桃子的芳香从车上散发出来。不经意间,拖拉机已经超过了我。我见车上的一个果农正在大口大口地吃桃子。我舔舔嘴唇,咽了一口唾沫,只见宽广的马路上,拖拉机将一缕黑黑的烟尘甩给我,便渐渐地远去了。说来也巧,这时车颠了一下,果农手中的桃子随即滚落在地,桃子在地上弹跳两下,便滚向路边。路边就是水渠,水渠是干的。渠边长满了白杨树和杂草。因为无法抵挡那半颗桃子的诱惑,我便开始扒拉杂草寻找它。可找来找去,就是寻不见桃子。失望之余,我默默地记下了这个地方。在打了猪草返回的时候,我解下身上的背篼,试图在草丛中寻找那半颗令我向往的桃子。我一片接一片地扒开杂草,终于在一棵杨树下找到了那颗被人啃了一半的桃子。但桃子的肉质已经蔫巴了,上面不但有一排清楚的牙印,还爬满了密密麻麻的小蚂蚁。我顾不了许多,用嘴吹掉蚂蚁,三下两下就将桃子吞下肚去。那种香甜,是我先前从不曾体会的。不知用什么词语,我才能准确地描绘出那种感受。以后每次见到桃子,我都会想起这段经历。但不知为什么,我总是吃不出当年的那种味道。

从此,我便天天期盼着水川的拖拉机从我们村庄经过。但好长一段时间过去了,我始终再也没有见过拖拉机的身影。

就在我对拖拉机不抱任何幻想的时候,姐姐去了一趟菜蔬区的三姨家。姐姐从三姨家回来的时候,她驮来了半袋子西红柿和黄瓜。听姐姐说,那是她和三姨乘中午在生产队的地里偷摘的。我紧忙帮姐姐解开幺绳,掏出一个已经挤得稀烂的西红柿就往嘴里送。等吃完了,我才发觉这个被挤烂的西红柿已经有些馊味。这时,我又握住一根黄瓜啃了起来。不想,这一隐秘的动作却被墙外山包上的张大看见了。他隔着墙喊:也给我一根吧!我被张大的喊声惊呆了,本能地将黄瓜藏在了身后。张大也不客气,他飞快地跑进我家的院子,伸手便去拿口袋里的黄瓜。尽管姐姐心里很不愿意,但还是给了张大一根硕粗的黄瓜。张大接过黄瓜,也不管好赖张口就吃。他一边吃,一边直说:怎么是苦的?姐姐却在一旁偷笑。我想,姐姐一定知道那根黄瓜是苦的。

转眼就到农历七月十五了。按祖例,这一天我们是要上坟的。每年的今天(当然也包括清明节),母亲总会炒一颗鸡蛋,以孝敬先祖。为了能吃到这颗炒鸡蛋,我和哥哥总是争着去上坟。在无法调停的情况下,母亲只好同意我们两人同去。但我们知道,炒鸡蛋是不可以提前吃的。那必须在上过坟之后,也就是在给先人破供之后,我们才可以享用。我们赶了十几里的山路,其目的就是为了能够分吃到这颗馋人的炒鸡蛋。

在回来的路上,我们沿沟从白刺丛中走过。没想到,我们的脚步声惊起了一只隐藏在白刺下的山鸡。山鸡在飞起的一刻,空中掠过一阵翅膀的沙响,伴随着它“咕咕”的叫声。我们走近白刺丛,惊喜地发现白刺丛中有一窝山鸡蛋,数一数,一共十一颗。原来这里是山鸡的巢穴,我们有了意外的收获。惊喜万分的哥哥连忙打破一个山鸡蛋,他想看看鸡蛋是否变混。还好,蛋清和蛋黄清晰可辨。这说明山鸡并未抱窝,而是在产蛋。我们高兴得几乎要跳起来,忙将山鸡蛋轻轻地装入书包,便兴冲冲地回家了。还没进家门,哥哥老远就告诉母亲,我们拣到山鸡蛋了。这晚,我们姐弟五人分吃了十个山鸡蛋,而父母连尝都没尝一口。

见到饭桌上的山鸡蛋,这使我想起了过年。记得上个假期是过了年的,可这个假期怎么迟迟不见动静。一问母亲才知道,一年只过一次年,过年是在寒假,而现在是暑假。

一天,大姨来我家了。她来的时候,带了一斤点心。还没等大姨走,我已经将一块点心下肚。等大姨走后,母亲这才发现少了一块点心。她追问点心的下落,自然,我和哥哥没有一个承认的。在我的印象中,点心就是世上最好吃的美味佳肴,以至于在考上大学后,临上火车,我花了八毛钱买了一斤点心。这一斤点心,对我来说是很奢侈的。从没吃够点心的我第一次拿它当饭吃,结果吃得上吐下泻。从此后,我一见点心就反胃。

大姨走后不几天,一场罕见的冰雹袭击了我们的村庄,庄稼地也变得一片狼藉,包括几亩即将成熟的西瓜也被砸得稀烂。看到这种景象,全队的社员们无不垂头丧气。眼看中秋节一天天临近了,母亲却开始犯愁了。因为按习俗,中秋节的晚上,我们是要献月饼的。自然,瓜果也是必不可少的。可家里什么水果也没有,母亲便打发我和哥哥去一趟大姑家。大姑家远在四龙,从我家到四龙要走二十多里的山路。为了能过上一个有西瓜的中秋节,我和哥哥愣是从大姑家抱回了一个大西瓜。二十多里的山路直累得我们气喘嘘嘘、苦不堪言。一到家,我就闹着要吃西瓜,可母亲硬是不让吃,她说等到中秋节的时候,父亲就会回家。等父亲回来了,我们全家一起吃。也许是西瓜本身有伤吧,这个不争气的西瓜,没等到八月十五就烂掉了。我和哥哥知道后,便哭着埋怨母亲,母亲自己也后悔得直砸胸脯。

冬季的周日,我的行踪一般都是诡秘的。我的秘密,就是偷食家里的鸡蛋。时值今日,这一秘密也只有我一人知道。但是,我是不敢从蛋框里偷蛋的。因为蛋框里的鸡蛋母亲是有数的。我只能整日守在鸡窝旁,只要母鸡一下蛋,我便从鸡窝里拣起蛋,往山里走。在山里,我会拾一堆干柴,点燃后,我将鸡蛋埋入火堆里。不一会,“嘭”的一声,鸡蛋便在火堆中炸裂了。拨开火堆,我见鸡蛋的蛋白已经凝固了,但蛋黄依然是糊状,上面沾满了草灰。我顾不得鸡蛋熟与不熟,连吹两口,便连草灰一起吞下。那种滑溜,你根本觉不出它是什么味就下肚了。说也怪,每当我偷食了鸡蛋的时候,母亲总会叨叨:怪了,今天大花母鸡怎么没下蛋?好像她总能算中哪只鸡哪天该产蛋似的!但我是不敢吱声的。听大人们说,烧鸡蛋的时候一定要裹一层泥巴的,不然鸡蛋就会炸裂。但在山沟里,因为没水,我又在做贼,只好胡乱地凑合了。

这年的寒假,水川的拖拉机又开始出现于我的视野。这让我想起了曾经吃过的那半颗桃子。馋嘴的伙伴们便私下合计,我们一定要想办法吃上水川的果子。当晚,我们就将自来水引到大路上,致使路面结了一层厚厚的冰碴。第二天早上,果然不出我们所料,当水川的拖拉机在此经过的时候,它当即就陷入了厚厚的冰层里。就在拖拉机手在前面刨冰开路的功夫,我们开始了近乎疯狂的偷盗。看到别人都麻利地偷了鸭梨跑了,我也伸手去摸麻袋里的鸭梨。在伸手进去的那一刻,我摸到一个接一个的鸭梨,从没偷过东西的我,竟然不知道要拿哪一个好!就在我犹豫的功夫,拖拉机手发现了我,我被逮了个正着。当下,他就要抡起拳头来打我,却被村上的一个大人拦住了。他说,娃娃嘛,摸你个果子算什么!你今天要是打了他,你还能走得脱吗?那人闻言,他缓缓地放下了已经举在空中的拳头,任凭我拿着鸭梨飞也似地离去。

我们的恶作剧让水川的拖拉机手吃尽了苦头。那天,就在他感到无助的时候,善良的村民们出手帮忙了。在村民的帮助下,他终于将拖拉机从冰层里弄了出来。后来,他知道了这一切都是我们几个所为,为了讨好我们,在每次经过村庄的时候,他都会主动地扔给我们几个果子。因为数量少,我们只好分着吃。再后来,我们干脆提前守候在村口等他,可这时的拖拉机手又变得吝啬了,他们不再给我们果子了。我们仔细一看,原来是换人了,便跟着拖拉机跑,可任凭我们跟多远,新换的拖拉机手始终不施舍一个果子。时间一长,我们觉得没戏,便又开始往马路上放水。只可惜,这个拖拉机手太贼,他并不从冰面上经过,而是绕道而行。我们的设想落空了,不但没有得到果子,还经常受到大人们的批评和警告。因为生产队的马车也常常陷入我们制造的冰层里……

往事如烟似梦,我真应该感谢水川的那位果农,是他让我在馋嘴的童年吃到了香甜的水果。虽然次数不多,但毕竟是刻骨铭心的。说不定,那些食不果腹的小伙伴会更加怀念他……

 

 

  评论这张
 
阅读(442)|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