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原创散文】母 校  

2012-10-08 20:29:40|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曾几何时,社会上风传着一种教育资源整合的说法。日前,有人专门告诉我,母校聂家窑小学除了学前班之外,其他年级都已被整合了。如今,全校仅剩三名学生,而老师的数量竟是学生的两倍!作为她曾经的学子,在听闻这个消息后,我感到多少有些吃惊,但更多的是可笑;接着,便是无边的不安困扰着我。与其说母校被整合了,还不如说她是被撤并了。这一消息,无疑是令人心痛的。因为母校毕竟是一个让人感恩和怀旧的地方。偌大的校园,如今只剩下不到十人的师生,这是何等的凄惨?曾经辉煌的母校何以败落至此?究其原因,无非是母校的生源发生了危机。因为这些年,学龄儿童本来就在逐年减少,加上乡亲们一窝蜂地涌进了城市。地处乡下的母校,自然就无人问津了。单从母校目前的人数就可以知道,她已经名存实亡了。

    说也怪,在冥冥之中,不知是谁在点拨我,在我即将为母校奋笔疾书的时候,我却做了一个自己都不曾想到的梦。我梦见自己又回到阔别多年的母校了。更奇怪的是,这梦竟是在午休时做的。也就是说,我准备下午开始写作,午休时却梦游了母校。我这样说,绝非因写作而假想托词,也绝非因灵异而故弄玄虚。我猜想,这梦大概是缘于自己对母校那份难以割舍的情结吧!

    母校创建于民国三十四年(1945),创始人是我大舅冯学孔,爷爷也是当时的捐资人之一。聂校创立之初,为私立学校,1946年改为公立。这些鲜为人知的历史现已被载入《白银区志》等文献。小时候,我清楚地记得家里有一块“热心教育”的匾额。它是当时的民国政府颁发给爷爷的。我想,大舅家大概也有同样的一块,只是我没见过而已。

    民国以后,受民族解放运动的影响,条城一带民间办学如火如荼,官方重教也蔚然成风。好多仁人志士,在三民主义的倡导下,都致力于民族的振兴,积极地加入到科教兴国的行列中来。当时,提高国民素质成为一种迫切的需求,尊师重教也就自然而然地成为一种时尚。在这之前,清道光十二年(1832),嘉庆解元张锦芳先生在条城(今榆中青城)创办了当地第一所学校——“青城书院”,开条城办学之先河。道光二十五年(1845),水川人李崇德、李凯德等弟兄六人,捐资在蒋家湾创办了第二所学校——“六德书院”。在这之后的近百年间,尤其是民国以来,先后有莺鸽湾小学、白茨滩小学和强湾小学等十五所小学相继诞生。大舅就是在这样的形势下,于1945年春,倾其所有,效法“六德”,在家乡创办了第一所、也是唯一一所私立学校——聂家窑小学。

    而爷爷之所以捐资办学,并不是因为他的品德有多么高尚,他只是可怜家乡的那些孩子们。在这之前,除了财主家,聂家窑的学龄儿童要么一生与校园无缘,要么去外地借读。条件稍好一点的人家,也只有老大才可以读书,那也不过是扫扫盲、学学珠算,睁开眼睛而已。家长这样做,无非是为了打造将来的掌门人,以谨防被坏人蒙骗。

    聂校创立之初,教员仅有一名,学生不过十人,其中,就有两名是女童。所以,聂校也是当时最早接纳女童的小学之一。

    解放后,由于政府的重视和人口的增长,聂校开始不断地扩大办学规模。曾经掀起的扫盲运动,使聂校这座新生的学校成为全村的文化中心。一时间,不大的校园热闹了起来。白天,她是孩子们学习的乐园;晚上,她成为大人们扫盲的会所。聂校,这块方寸之地就像人们严冬里依赖的热炕头一样,成为大人小孩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1972年春,我走进了校园。我入校时,聂校已经度过了26个春秋。26年,这相当于一代人的时间。那时,爷爷和大舅都还健在,所以,在我的印象中,聂校的故事不仅时时在受益者的嘴边提起,也常常从创办者的口中说出。

    我在校的时候,大概是聂校最辉煌的时期之一,或者说是准辉煌时期。那时,小学为五年制,初中为两年制。在我升至初中后,才增设了初三。增设初三以后,我有幸成为聂校的第一届初中毕业生。我毕业后不久,聂校的领导便顺迎教育改革的潮流,将小学改为六年制,又增设了学前班。这时,全校已达十个年级班,学生人数也由建校之初的十人发展到当时的400多人;老师由一名增加到近20名;校舍由当年的一间草屋变为数十间明亮宽敞的砖房。这在人口不足1800人的聂家窑村,简直就是一个奇迹。因此,和其他学校走过的历程一样,聂校的发展也经历了一个漫长而艰辛的过程。

    我印象中的聂校,不单是校园,也是舞台。打我记事起,这里就是群众文化生活的积聚地。当年,红极一时的样板戏《沙家浜》、《红灯记》等经典剧目曾在这里排练、上演。从这里排练的各种剧目曾多次在全县范围内巡演,也曾多次获得大奖。每逢村里放电影,首选地点一般都是学校。因为这里不但有开阔的操场,还有全村标志性风物广有山,加上这里又是全村的中心地带,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和人文气息,使它自然而然地成为全村文化活动的中心。改革开放以后,春节上演的各种戏目、社火都在这里彩排公演,这里也因此修建了一座气势宏伟的戏台。后来,每年的春节前夕,文化局都要举办各种各样的文化下乡活动,聂校也就成为艺术家们展露风采的场所。而最常见的活动就是市、区两级书法家免费为村民写春联。每当人们听说这一消息后便奔走相告,专程赶来。一时间,校园内外,人山人海,翰墨飘香,盛况空前。

    农闲的时候,家长们总会积聚在树荫下,说说家长里短,这难免要谈起自家的学生。每当自己的孩子取得好成绩的时候,做家长的总是在人前讲个不停。而传入他们耳际的常常是发自于校园的朗朗书声和作息钟声。这些熟悉的钟声,就自然而然地成为他们最朴素的计时方式。每当放学钟声响起的时候,各家的烟囱便不约而同地升起袅袅炊烟,好像它们是和学校的钟声相生相伴的一样。

    几十年间,雄壮的国歌声不知在这里奏响过多少次!鲜红的少先队队旗又不知在这里升起过多少次!一声哨响就是一个故事,一个口令就是一段记忆。教师的创新敬业,学生的刻苦钻研,使聂校这座名不见经传的学校在众多小学中脱颖而出,名声鹊起。年年排名第一的升学率,不断获取的各种奖项,使聂校成为一所名副其实的乡村名校。在这期间,有不少外村的学生,都慕名前来就读。

   半个多世纪以来,一代又一代的聂窑人在这里成长,从这里走出去。昔日的辉煌也激励着聂校的园丁们奋发向上,努力进取。聂校,不但为附近的高级中学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生源,同时也为社会培养了数以千计的优秀人才,其中不乏专家学者和科技精英。到目前为止,他们依然活跃在各自的岗位上。

    可是,好景不长,就在时间跨入新世纪之后,母校开始走下坡路了。她的由盛到衰,也经历了一个复杂的过程。首先是撤消初中的建制,后来只保留三年级以下的学生,再后来仅剩学前班了。目前,聂校处于建校以来最为萧条的时节。这一难堪的局面,甚至比聂校创立之初还要凄惨。如今的聂校犹如一株荒野之上的蒿草,独自飘摇于风雨之中,尽管她奋力地与命运抗争,但怕难逃自生自灭的厄运。

    这一结果是迁离村庄的乡亲们始料不及的。然而,让乡亲们更难预料的也许是另一个残酷的现实,那就是:聂校终因无人就读而永远地淡出人们的视线!

    70年的风雨历程,使一代又一代聂校人积累了丰富的办学经验。但是,他们不得不发出深深的叹息。试想,当年若不是村民们一窝蜂地涌进城市,聂校何以沦落至此?尽管聂校的历任校长曾为此做出了不懈地努力,但面对生源匮乏的困境,要想重现往日的辉煌,谈何容易?这无异于痴人说梦!

    如今的乡亲们,大多数都是聂校的学子。每个人心中都怀有一份难以割舍的情结。但是,历史的步伐谁也无法改变。和众多的农村小学一样,名噪一时的聂校也许会在古稀之年,彻底地消失在诸多学子的泪眼之中,我们也只能默默地怀念她一去不复返的辉煌……    

 

    

  评论这张
 
阅读(438)|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