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原创散文】外奶与菜根子  

2013-01-21 17:20:52|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方人所称的外婆,北方人多唤作姥姥。而在我的家乡,既不称为外婆,也不唤作姥姥,而是称为奶奶。有时候,还要在前面加个“外”字,以示与“家奶”的区别。当然,当着外奶的面是决不可以这样称呼的。要不,岂不生分了?我一直不明白,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将姥姥称为奶奶,难道是为了表示亲近吗?

我家和舅舅家同在一个村上,两家相隔不过一里地。所以,从小到大,我是舅舅家的常客。有时去了,还少不了要遭受奶奶善意的掂狠(方言:教训)。但我们从不感到委屈,也不记恨。在我面前,奶奶嘴边常挂着一句玩笑话:外孙子,不如啃个菜根子!意思是外孙子长大了,什么也指望不上。

话虽如是说,但奶奶还是很疼我的。听父母讲,从两岁开始,我就一直由奶奶带着。一次,因为拉稀,我脱了水;加上发烧,饭都喂不进了。就在我命悬一线的当儿,是奶奶借了一些红糖救了我。她彻夜抱着我这个菜根子,一直把我贴在心口上,生怕一放下,我就会离她而去。长大后,她曾不止一次地对我说,我拉的稀,把她家的席缝都糊严实了。直到我年逾不惑,八十八岁高龄的她依然重提旧事。当着妻小的面,我说,不就干了那么点破事吗,怎么就忘不掉了?都说了一辈子了。我是家门上的菜根子,干的活多,还挨的骂多!奶奶听了呵呵一笑,她说,你们听听,他还不如个菜根子呢!她的这句话被我儿子听到了,儿子将我笑话了好一阵子。

奶奶是个小脚女人。我一直担心三寸金莲的她会不会突然摔倒,但是,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她虽然看上去有些头重脚轻,但从小到大,我从没见过她栽倒过一次,包括上楼梯的时候。

奶奶虽为女性,却生有一个男人般的大额头,我私下一直称她为“活包公”。人们说,她的一生都写在了她那独特的额头上。七十多岁以后,她的头发全白了,也变得稀疏起来,额头就显得更加突出,活像年画中的寿星。看到她的头发变成了一座雪山,我真不知如何安慰她!但我知道,迎着岁月的风霜,不知她遭受了多少的苦难!眼见她一年年地老去,作为外孙的我,居然不曾有过丝毫的感慨,甚至忽略了为她照张像。

奶奶家虽然很穷,但她一直很开朗。她总能和孙子们打成一片,时常玩笑不断。家乡流行一句话:奶奶孙子平辈子。我十八岁那年,村里走了一位老人。家乡有个习俗,烧花圈的时候,围观者总要上前抢摘花圈上的花朵。摘花意味着好运,我抢到了一朵大红花。奶奶见了说,怎么摘个红的?难道心里爱着一个姑娘吗?众人听了,发出一阵嘘声。这是奶奶第一次在我面前提“爱”字。要知道,家乡的习俗是,在晚辈面前,长辈是不轻言“爱”字的,只有平辈人才可以这样。当时,对“爱”还很懵懂的我被臊得抬不起头来。奶奶见了,笑嘻嘻地“啧”了两声,越发起劲地问,告诉奶奶,你喜欢的那位姑娘是谁?她的话音刚落,周围又响起一阵哄笑声。

奶奶虽然戏称我为菜根子,但有时也求我帮忙。九十年代初的一天,听说她生病了,我便去看她。一进门,她就对我说,菜根子来看我了。我当时就说,既然我是菜根子,以后也就不用再来了。她听后骂道,你个白眼狼,亏你能说的出口。我在药铺欠了一百多块钱的药费,你替我把账结了。我说,你怎么等到我来了?如果我今天不来的话,你让谁去结?奶奶听了笑着说,如果你今天不来,那就明天;如果明天不来,那就后天。我就不信,你这一辈子永远不登我家的门了。

说归说,笑归笑,临了我还是到药铺为奶奶付了帐,又留给她一百元,以备后用。我把身上所有的钱给了她,我只有靠借贷度日了。因为那时的二百元相当于我一个月的工资。

奶奶的思想很守旧。家乡有个风俗,作为晚辈,一般不可直呼长辈的名讳。奶奶一生都是这样做的,便要求儿媳、孙媳也这样。一次,我将她接到白银。吃饭的时候,老婆喊了一声我的名字。她听后就不悦了,她说,你怎么喊得嗻(方言:理所当然)得很?老婆不明白她的意思,我便开始解释。老婆听了问道:我就不明白了,我为什么不可以喊他的名字?奶奶一看没辙,便笑着说,喊吧喊吧,你们都是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的人。

和众多老前辈一样,奶奶的一生也很勤劳。年轻时自不必说,年迈时依然如此。八十岁之后,她每天仍然坚持做家务。尽管她所做的家务仅限于做饭洗锅,但这对她来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站立的时候,她的身体总是呈七十度前倾。如果丢了拐杖的话,她就根本无法站立。做饭时,她只好将双肘捂在锅台上。每当这时,舅舅总是叨咕,但她依然我行我素地干这干那,根本不肯闲在家里。有一年,我托朋友买了一把泰山的拐杖。送与奶奶时,她乐呵呵地说,这等于菜根子让我直起了腰。

母亲生前曾不止一次地对我说,奶奶是个心上受过震(方言:熬煎或打击)的人。因为外爷走得早。外爷走的时候,奶奶还不到四十岁。那时,小舅舅才不过五岁。外爷走后,奶奶等于寡妇拉娃。在那个艰难的岁月里,面对三个永远都吃不饱的舅舅,奶奶不知吃了多少苦!个中辛酸,难以表述。不仅如此,在奶奶过世之前,她的六个儿女都已先于她离世了。这六人当中,就包括我的父母。我无法想象,已是耄寿之年的奶奶在看到儿女们一个个离她而去时,她是如何承受的?人生的三大不幸,她遭遇了两个。对她来说,还有什么能比老来丧子的打击更大吗?

和众多母性一样,奶奶具有天生的善良。外爷过世后,奶奶的日子,自然少不了乡亲和亲戚们的帮衬。但她帮助别人的善举,对我来说,那是刻骨铭心的。

大约在我七、八岁的时候,一天,我和母亲去看奶奶。在奶奶家门口,我们看见一位同村的大婶昏倒那里。母亲忙让我去喊奶奶。奶奶听了,她赶紧放下手中的针线活就撵了出来。奶奶出来时,母亲已经将大婶扶了起来。奶奶见大婶有些浮肿,便说,是饿昏的。奶奶和母亲合力将她抬进了屋,奶奶很利索地将一串钥匙递给母亲。母亲打开炕柜的锁,从炕柜中抓出一把炒面搅了些糊糊,奶奶开始一勺一勺地喂她。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大婶终于醒了。她感激地看了奶奶一眼。奶奶二话没说,拿过一个糊满垢甲的炒面袋子,她让母亲装了一袋子炒面,便将袋子递给了大婶。在大婶接炒面袋的时候,我猛然发现小姨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身后,她的双眼正盯着那个装得圆滚的炒面袋子。当时,我虽然还小,但我知道奶奶一家一直在按饭碗。按饭碗是我们当地渡难关的一种举措。具体说,就是按照年龄、食量和分工的不同,由家长分给每人不同数量的饭。按饭碗的人家一般都是吃不饱的。在我的印象中,奶奶一家总是缺吃的,尤其是三个舅舅长大以后。虽然他们都是当(方言:壮)劳力,但因为他们的饭量太大,挣得的工分根本不能自足。可以说,奶奶一家是被吃穷的。这就是奶奶家的炒面柜一直要上锁的原因。为此,我父母没少接济他们。

后来,我听说那个大婶的丈夫被打成了现行反革命,被拉去服刑了。家里早已断顿了。她的日子,全是靠乡亲们的轮流接济过活的。但乡亲们也不富余,帮衬毕竟是有限的。每当收到乡亲们赠送的干粮时,她总是将干粮分给几个儿子,而自己只喝一口开水就上床昏睡。因此,她被饿得浮肿了。奶奶的这一善举,无疑是雪中送炭。虽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但也足以让这位大婶感动一生。年幼的我,第一次发现奶奶原来很傻。自己家都不够吃,还将干粮送与他人。后来长大了,我才明白这正是奶奶的闪光之处。她的善良,就如与身俱来的母性一样,每时每刻都感动着我。

2006年8月,奶奶寿终正寝,享年九十岁。治丧期间,作为菜根子的我代表自己的父母跪丧。这一刻,我忍不住泪如泉涌。按我们当地习俗,除了长孙,其他孙子都可以不跪,何况我是外孙子。我在想,如果我的父母还健在的话,跪在这里的就不一定是我了,说不定我真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菜根子了。奶奶虽然走了,但她留给我的不光是言传身教,还有不尽的感恩和哀思。今天,我只想对奶奶说一声:奶奶,菜根子永远缅怀您!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中国新小说
阅读(343)| 评论(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