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原创小说】梧桐树下  

2013-11-28 17:17:35|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大学的西北角,有一片不大不小的梧桐林。在八十年代初期的大学校园里,这样的梧桐林真如凤毛麟角,少之又少。按理说,它应该是一处恋爱角才对,可因这里靠近校办工厂,周围有些脏乱所以无论是教工,还是学生,都很少涉足这里。

天是国庆节,又是中秋节篝火晚会结束后大成想独自散散步。他走着走着,不觉就来到了这片梧桐林。其实,对于大成来说,这些梧桐树无疑是很陌生的。因为他来自于遥远的西北边陲

梧桐林外是条小路,小路边堆着一堆废弃物,他跨过堆积物便进入了梧桐林。林子里没有路,到处是荒草。月光透过稀疏的梧桐叶洒落于荒芜的草地上,杂草随风瑟瑟而动,竟像家乡山菊花看到这,他情不自禁地吟了一句:人逢国庆精神爽!出人意料的是,远处却传来一个女生的声音:月到中秋分外明!这副不太严谨的对联是当年流行于街头巷尾的节日宣传语,大家都很耳熟。大成寻声望去,见不远处有一个女生独立在月光下。她身穿一条粉红色的连衣裙,乌黑的秀发一抹垂下,好像一条黑瀑布;斑驳的月光洒在她脸上,仿佛一只白蝴蝶。望着她美丽的影,大成竟然有些怦然心动。令大成不解的是,在这萧索的梧桐林里,怎么会有一个美女出现在这里?

大成慢步走过去,他想问问对方姓甚名谁,但他又忍住了。初次相见,大成不知道对方府上哪里,对方也不知道大成青春几何,两人谁也不肯首先打破沉寂。在擦肩而过时,他们只是礼节性地相互一笑,便匆匆而过

大成不断地回头张望,他见那个女生也在不断地回眸。大成认为,这次意外的邂逅,是老天爷对自己的眷顾。

当他们再次相遇时,已是一周之后。那天,他依然没有搭腔,在她走到身边时,大成主动让了路,女生轻轻地说声谢谢,而大成不客气三个字便脱口而出。在这之后的几周里,大成频繁地出现于那片梧桐林每次都能巧遇她。他们之间,似乎建立了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一周又一周,周周见面,只是相互不知道对方是哪个系的久而久之,原先荒芜的草地上,竟然被他们踩出一条小路来。

一月之后,绿草已经泛黄,树叶也已凋落。说实话,这里已经没有任何特别之处了,但对大成来说,这里却充满了希望,尤其是在明月当空的夜晚。奇怪的是,她也时常惠顾这里。

又逢月圆,大成率先来到了梧桐林。但等了很久他所期望的场景始终没有出现。就在他准备回宿舍的时候,那个女生却来了。但她这次来,身边多了一个女生。听到她们在窃窃私语,也许是性格使然,大成却忽然抽身离开了。

在这之后,尽管大成时常去光顾梧桐林,但那个女生的身影再也没有出现过。为此,大成常常在校门口或是食堂门口守候,希望能和她再次相遇。但茫茫人海,他始终没有再遇见她。大成甚至怀疑,她不是本校的。

转眼,一学期过去了,大成始终没有见过她。又是一学期过去了,大成还是没有见过她暑假结束后,大成已经到了大四。开学后,大成依旧去梧桐林,可寂静的梧桐林里,除了树叶哗哗作响外,便是阵阵清风。中秋的这天晚上,大成来到了梧桐林,希望她能出现。斑驳的月光依然透过稀疏的叶,洒在瑟瑟而动的草地上,大成内心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失落。他掏出随身携带的小刀,无奈地在树干上留下了一个刀痕,那刀是一段细而平直的字。

直到有一天,当惊现梧桐林的时候,大成才心疼地发现,显得很憔悴。大成想问问她怎么将近一年的时间没有露过面,但他欲言又止。大成默默地站在梧桐树下,他抚摸着已被风干的刀痕。见他不吭声,便自言自语道:病了,休了一年学大成闻言,惊讶得差点喊出来。他忙什么病,如今好了吗?”没正面回答,只是反问道:这对你很重要吗?大成斩钉截铁地回答说:“当然!”

对着树干发呆她关切地问:怎么了?大成不紧不慢地说:我们认识整整一年了!听了笑道:我们这也算认识?大成第一次凝视一会慢慢地说道:那就不算吧!

这次对话,是他们相遇以来最奢侈的一次交流。大成知道自己已经爱上了,但他更希望彼此能保持这种默契。她想问问她的班级和姓名,但又一想,一年都熬过来了,还在乎这几天吗?再说了,这样是不是有些唐突?

转眼,大成做起了毕业设计,去梧桐林的频次自然就少了。但他总会抽空到那里看看。每次时间都不长,有时在,有时不在。在的时候,大成默默地留个眼神就走;不在的时候,他也会草丛端立片刻便匆匆离去。

后来,大成远赴三峡实习临走前,他树干上贴了一张纸条:从明天起,我去三峡实习了。第二天一早,他就抽空去看梧桐林,却见纸条仍然挂在那里。只见洁白的纸条上,没有她留下的只言片语。直到有一天,大成实习结束了。回校后,大成再度光临梧桐林,却始终未见的身影。

很快,大成就要毕业了。分配前夕,他专门来到梧桐林,但他最终失望了。在那棵留有刀痕的梧桐树上,他贴了一张纸条,上面写了一行字:我爱春天,但不知春归何处之后的几天里,大成天天去梧桐林,但一直没见到。那张表露心迹的纸条,依然静静地贴在树干上,只是被风吹裂了两处。直到拿到派遣证的那天晚上,大成才纸条的空白处,看到了她行字你没得到的,只是春天里的一束小花,而整个春天还属于你!

大成最终被分配到了陕西铜川。毕业后,他才知道自己多么想她!工作之余,他总会产生一种刻骨铭心的渴望,他渴望相逢于梧桐林的那种默契。也许是命中注定,他们只能擦肩而过。他想给她写封信,但他对她一无所知。他后悔自己当初怎么没问下她的姓名和信箱号码,要不然的话,他也不至于束手无措。

无奈之下,他给留校的同学袁青写信。在信中,他简要地描述了一下的体貌特征,要他帮忙打听一下这个女生。袁青回信说,学校这么大,你对她一无所知,连起码的姓名都不知道,也不知是哪个系的,我怎么帮你打听?我总不能逐个去问吧?

袁青的回信,显然有些不耐烦。就因为这,大成再也没和袁青联系过。两年后,当同事介绍对象时,他自然而然地想起了那片梧桐林。每当晚上,他的心总会飞向了那片梧桐林。他猜想,这时的她是不是已经毕业了。那片梧桐林,恐怕再不会留下她的足迹了。偶尔,他也会将曾经的故事讲给同事听。有时,他也会梦见她,梦见他们背靠在梧桐树上,相互看着对方。但每次梦见她,她总是不说话。又过了一年,大成结婚了。孩子出生,他终于将曾经的渴望日复一日地淡忘了。

时如白驹过隙,一晃又是十年过去了,时间已跨入了新千年。2001中秋前夕,大成出差到H市。无独有偶,今年的中秋节和国庆节又是同一天。在搜狐校友录上,找到袁青的联系方式。从校友录里知道袁青已经晋升为母校的副校长了。他将袁青号码存入手机,便了个电话。对于大成的到来,袁青显得很惊讶,但更多的是不安。挂了电话,大成便匆匆赶往母校。可下了出租车后,他的脚步并没迈向教授楼,而是鬼使神差地向了那片梧桐林。

来到梧桐林,他惊讶地发现往日的校办工厂早已销声匿迹了,当年的那条小路也已不见了。代替它的是一片绿茵茵的草坪和一道蜿蜒的石径小路。小路旁,安置了几个长条石林子的高处,多了一个六角凉亭。而底处,则变成了一个人工湖。斑驳的月光透过稀疏的树叶洒落在草地上,仿佛将大成带回了大学时代。面对时过境迁的校园,他的心中突然燃起一腔莫名的惆怅,他感到一种无以言表的失落正在叩击着自己的心扉

月色下,他开始寻找那棵刻有刀痕的梧桐树。终于,在一个石凳后面,他找到了当年的那棵树。令他惊讶的是,这棵树不仅长粗了很多,树干上也布满了眼睛一般的图案。再细看,这些貌似眼睛的图案竟然是几字。这些字,前三个是完整的,第四个字只写了一笔,笔画宽窄也不一致,越是左面或上面的,字迹就越宽,宽处足有一公分,窄处只有两三毫米。大成惊讶了,这是谁刻上去的?

这时,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传来一串孩子的笑声。只听一个童说:妈妈,我先去林子了。又听一个女人说:慢点,小心划破了手。孩子没有停步,他边跑边说:知道了。

不一会,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闯入了梧桐林。在看到大成时,他先是一惊,然后,他回头说:妈妈,那棵树下有个叔叔!这时,大成的脸上露出一丝多年未曾有过的惊喜,但他仍然故作镇定地站在那里。不一会,一个女人的身影慢慢地跃入大成的眼帘。大成看不清她的脸,只见她的身后,树影绰绰,明月如镜。当她走近时,见她穿着一条粉红色的连衣裙。看到这条似曾相识的连衣裙,大成差点惊呼起来……

这时,女人也看到了大成,只见她停顿一下,诗意地说道:人逢国庆精神爽。大成激动地回月到中秋分外明女人又问:“前面可是爱春天的人吗?”大成反问道:“那边可是春天里的小花吗?两人谁也没有回答对方的问话,只是相互一笑,便迎了上去。来到近前,两人相互握住对方的手,女人轻轻地说:小花名叫晓莉,她来自于长满法国梧桐的青岛当年,她来梧桐林,就是为了重温一下熟悉的梧桐林。不料,却遇上了一个爱春天的人大成听后,他无不感慨地说:爱春天的人名叫……”

“大成!”女人抢先说。

大成惊诧地问:“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女人只是神秘地笑笑,并不回答。

当年,我来梧桐林只是为了感受一下陌生的梧桐树。但我也不曾到,在这里会遇上一个多年不能相忘的人!晓莉苦笑一下,说也许是缘份的巧合,也许是命运的捉弄吧!总之,我们只能望洋兴叹,擦肩而过。只是不知道,我们今天的重逢,究竟是喜是忧?

大成听后,不解地看了她一眼。只听晓莉对少年说:去,冰冰,刻字。被称作冰冰的少年听后,便飞快地来到梧桐树下。大成撵上去,他亲切地摸摸的脑袋,问道:小朋友,你为什么要在梧桐树上刻字?冰冰回答说:妈妈说,在梧桐树上划上字,是为了让梧桐树记住一个人!冰冰说完,他举起手中的小刀,轻轻地在树上划下第四个字的一竖

大成望着树干,他顿时明白了:原来小花毕业后留校了每年的中秋都要到这里续写字。十七年了,当年那件粉红色连衣裙,她至今仍然保留着。这件连衣裙,一定伴随着她度过了十七个难忘的中秋之夜。

这时,女人自言自语道:今天我才知道,爱春天的人名叫大成,他和留校的袁青是同大成一听便明白,她和袁青一定是认识的。突然,大成的电话铃响了。他掏出手机一看,只见屏幕上清楚地显示着袁青”两个字

女人神秘地笑笑,问道:不是袁青打来的?也许,你压根就不会到,他就是我的丈夫!

听到这,大成顿时被惊得目瞪口呆!就在他装手机的功夫,林外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老同学,没想到,你重返母校,居然不是先来看我,而是到了这片曾经荒芜的梧桐树下



附【评论】      配角的信息量(原创)

——中鑫小说《梧桐树下》读后感

文/王文娟

一直喜欢中鑫的小说,在读了《梧桐树下》之后,这种感觉尤为明显。

袁青是《梧桐树下》中的一个配角,他是篇幅过半时才出场的。说是出场,其实不过是提了一下而已。他真正的出场,是到了故事的结尾。而他出场后,只说了一句话,故事就结束了。

小说全文共4254字,从提及袁青到他出场,作者用了不到2000字。可是,就在这不到2000字的叙述中,作者却将一个活脱脱的政客形象呈现在读者面前。况且,这种叙述,不是直接写袁青,而是间接带出。如果你不用心读,很难发现其间所蕴含的大量信息。换言之,作者从侧面衬托了袁青其人。这样的构思和安排,真是匠心独运,不但给读者以极大的精神享受,同时也使文章增色不少。通读全文,我们至少可以从五个方面认识他。

首先,提及袁青是故事发展的一种必然。大成思念晓莉,却无从得到她的消息。无奈之下,便写信委托袁青打听她的消息。可袁青回信说:学校这么大,你对她一无所知,连起码的姓名都不知道,也不知是哪个系的,我怎么帮你打听?我总不能逐个去问吧?

“袁青的回信,显然有些不耐烦。”这是文章中的一句原话,这为后来的故事发展埋下了伏笔。出人意料的是,袁青和晓莉最终结成了夫妻。由此可见:袁青是多么的自私!朋友委托他打听晓莉的消息,他本已打听到了,却不告诉朋友,而是自己捷足先登了。或许有人会说,爱情本身就是自私的。然而,纵然他有一万个理由,我们也能从这里看清袁青的为人。

第二,故事中的晓莉后来留校了。试想,八十年代的高校,留校是一件多么难的事?从故事的结局就可推出:袁青为晓莉的留校费了多大的劲!这也从一定程度上反映出袁青的能量。这为他后来出任副校长做好了铺垫。试想,这样投机钻营的人能不青云直上吗?

第三,毕业十多年后,当大成再次来到母校时,“袁青显得很惊讶,但更多的是不安”他内心为什么不安,原来他心中是有鬼的。这时的他,虽然已经升为副校长,但他是无法面对大成的。因为在大成面前,他无法排除良心的自责。

第四、对于梧桐林一带的改造,若不是袁青努力的话,岂能轻易得以实现?身为副校长的他,为了消除妻子对大成的思恋,他居然将校办工厂关停了(或是迁移了,文中没有交代)。这不是假公济私,又是什么?

第五、袁青一出场,就说了他全场唯一的一句话:“老同学,没想到,你重返母校,居然不是先来看我,而是到了这片曾经荒芜的梧桐树下……”故事到了这儿,便嘎然而止。从这句话不难看出,他对大成是多么的不满意!这也反映出他“以我为中心”的家长制作风是多么严重,一个政客的形象跃然纸上!令人回味无穷。

以上这些,都是文字之外的信息,而作者只字未提。但只要用心去读,读者就会发现:袁青是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也是一个不择手段的人,他甚至没有做人的底线。

袁青虽然是个配角,但这个角色所折射的信息量,无不使人称道。无疑,这个角色的塑造是非常成功的。通过这篇小说,我们可以看出作者的功底和创作主旨。感谢中鑫,为我们提供了一篇质量上乘的好文章,也衷心祝愿他能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评论这张
 
阅读(232)|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