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原创散文】溏土飞扬的山塬  

2013-03-10 10:07:00|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晚,突然得到消息,李俊的母亲过世了。作为同学,应该去长长精神。于是当晚就孟军段兰,今天一早便前往定西。

一路无话近定西,我打电话问路。李俊说,下高速,一路向南,大约一个小时的车程,便塬下届时,我派人接你们。

一个小时后,我们来到了一处塬结合部。远远地,就见十几辆小轿车停在下,旁边还有两辆被称作三马子的农用三轮车。孟军说,三马子大概是来接我们的。果然,车到山前,一个中年男子便上前搭话:过年好!请问各位可是白银来的?段兰抢先回答:是!男子便自我介绍道,我叫王成,是李俊派来接你们的。我们这里山大沟深,你们的车进不去,只有委屈各位换乘我的三马子了!

我们逐一和王成握了手,便拿出后备箱里的折叠式花圈,上了王成的三马子。三马子发着了,冒着黑烟的同时,水箱里的水被震动得溢了出来。我们坐定后,王成说,各位坐好了,我们上塬了。

王成的话音刚落,三马子便一溜烟地直奔山沟而去,身后扬起一绺飞扬的溏土。另一辆三马子仍然停留在原地,我猜想,这大概是在等候别的客人吧!

三马子我是坐过的。我知道坐这种车很危险,尤其是在山路上,便提醒旁边的段兰说,不要坐在车沿上,不然的话,转弯时就有可能摔出去。一定要蹲在车厢里,朝外,还要将手把在车上。孟军听后,便开玩笑说,啧啧啧,怎么这样关心她呀?咋就不提醒提醒我?孟军的话,惹得王成不住地发笑他说,看得出,你们同学的关系很融洽!

王成开车真是老道,不但车开得稳,每逢转弯,他会适当地减速,还会提前说一声。山沟只有十来米宽,山路也只能容下一辆三马子。路右是起伏的黄土丘峦,路左便是相对平缓的沟床。沟侧零星地生长着一些低矮的野灌,阳坡少些,阴坡多些。车在山沟里一路慢上,大约行了十里后,便开始盘山而上。路面越来越窄,车速也降了下来。三马子沿着三棱子的车辙蹒跚而上,排气筒里不断地喷出一圈一圈的黑烟。在这样的山路上行车,最怕的就是对面来车。一旦车,一般是无法避让的。好的是,一路上并没有遇见一辆车。我猜想,这也许是李俊意安排的吧!

车爬上塬顶,视野慢慢变得开阔起来。但见塬上的溏土足有一尺多厚,与其说这里是路,还不如说是溏土坑。车渐渐提速了,车轮飞转的同时,溏土随风而起。飞扬的溏土顺风涌向车头,我们所有的人都被笼罩在滚滚的尘土之中。待风小些时,我偷眼看了段兰一眼,只见她用衣领捂着嘴,她的头顶、刘海和外衣全落满了黄土。她的眼睫毛变得毛敦敦的,上面粘满了细细的土粒,脸庞也不似先前那么美丽,倒像一个刚从墓坑里钻出来的盗墓贼。原先那个如花似玉的靓女,转眼之间变成了一个灰头土脸的妇。我不禁失声笑道,看你再臭美不了!段兰咽口唾沫,露出沾满黄土的门牙说,你还不是一样?孟军听后又不高兴了,他坏笑着说,哎哎哎,注意点,别暧昧了,这里可不是打情骂俏的地方!

三马子一路向东行驶,我侧脸一忽然看见停在塬下的汽车了。原来我们绕了一个大弯子,才走出这么一点路。过了黄土塬,又一路下坡,车至半山的时候,总算到目的地了。远远地,就听见吹吹打打的唢呐声和鼓乐声。靠近庄子的时候,我见鼓乐向我们迎来,后面跟着众多孝子和手举花圈的老乡。王成早早地就停了车,我们跳下车,拍拍身上的黄土,便赶快打开折叠式花圈,贴上提前准备好的挽联。这时,乐队已至眼前,只见男女孝子分裂两旁,男左女右,中间留出整条大路来。有人接过我们手中的花圈,主事人介绍说,对于远道而来的贵客,我们一定要出门远迎的。请焚香化钱,奠酒破供。

这时,孝子举哀,哭声大作。之后,乐手们昂起头,将唢呐、萨克斯吹得山响不一会功夫,便原路返回了。我们披着一路的风尘,跟随乐队来到祭棚前,再次上香跪礼。

礼毕,主事人安排我们洗脸。这时,又是一阵哭声响起。听得出,哭声中女多男少。洗完脸,我们便坐在旁边的一个地桌旁喝茶原来李俊家是一个敞院子。院子里也就一百来人。哭声落后,李俊这才过来和我们打招呼。

我劝李俊节哀的功夫,王成又去塬下接人了。因为是敞院子,我见身旁的一个男子和沟对面的一个人打电话。指指点点做着手势。只听这边的人催促说,都十点多了,你赶快过来。

这时,过来两个陌生人,其中一个说,主事安排我们陪位打打,不知意下如何?我和孟军对视一眼,便点头同意。

洗牌的功夫,旁边有两个小孩在捣乱。其中一个说,去去去,快去往牛牛里灌土去。这句话,只惹得段兰咯咯直笑。等她笑够了,便问孟军,你小时候是不是也这样?孟军也不正面回答,他狡诈地抬头看了段兰一眼,反问道,难道你灌过?孟军问话的时候,我见段兰的脸红到了耳根。

大约两圈牌后,刚才接电话的那个人才到。这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个小时。这的人好像有些生气,只听他责备道,都到这一天了,你怎么还不早些来。你看,人家白银的朋友都到了。只听来人解释道,不是我故意不来,今天家里来了个亲戚,走不开。

以前,我只听说这里山大沟深,没想到看似不远的一点,走起来却要这么长时间。我借口方便一下,便把座位让给了段兰,让她替我玩两把。

离开麻将桌后,我才细细端详起这个从未涉足的山沟来。只见院子的西侧是座荒山,东侧是一条深沟。沟的对岸有几个湾垯,湾垯里零星地散落着一些人家。这个湾垯三两户,那个湾垯四五家。弯弯的小路将这些庭院彼此连接起来,形成一个串珠状的村落。我看见对面的山坡上,稀稀疏疏地走着几个人,从这个院子走出一个,从那个院子走出两个,他们都朝着同一方向来。这时,大路上过来一辆摩托车,摩托车后面是个三马子。三马子上坐着几个陌生人。开三马子的,正是接我们的王成。

回到麻将桌,主事便已安排宴席了。麻将刚撤下,份饭就上了。每人一碗烩菜、一碗羊肉汤。段兰不吃羊肉,便将羊肉碗推向孟军。孟军见了说,你还是给老曾吧!我说我不要。这下段兰不干了。她不依不饶地对孟军说,一路上你都在嫉妒老曾,这会我偏向你了,你怎么又推辞了?

孟军只顾头吃饭,不再言传。我听得呵呵直笑,同桌的客人也被惹得大笑起来。

饭后,已是一点多了。在院里转悠了一个多小时,该接娘家客了。孟军说,乱事处,我们又帮不上忙,还要麻烦人家,不妨我们先撤吧!

我和段兰表示同意。段兰过去,她悄悄地找到李俊,向李俊说明情况,李俊也不强留。他喊过王成,吩咐王成装了三袋马铃薯,说每人一袋,便让王成送我们出山。

定西的马铃薯是很出名的,尤其是在这几年这里的马铃薯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一时间,马铃薯种植业成为定西的一大支柱产业,不少马铃薯的深加工企业也随之入住定西。这些企业为定西的经济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段兰见后高兴地说,我最喜欢定西的马铃薯了,这里的马铃薯是紫皮黄瓤的,

告别李俊,王成开着三马子送我们出山。途径黄土塬时,他说,你们要不要带些这里的绵绵土?这里的土对治脚气有特效。三伏天,将脚伸进晒热的绵绵土里,脚气就自愈了。

我问道,真的吗?王成一笑,这还有假吗?一直被脚气困扰多年的我忙说,请停一下车,我带些土。我是学地质的。对于黄土,我还不算陌生。我知道,这里的黄土是第四系上更新统形成的马兰黄土,质地均匀,含砂量低,一般具四级自重湿陷性。也正是因为巨厚层黄土覆盖了基岩,这里才成为全国有名的贫困县。还好,王成的车厢里备着一把铁锨,王成三下五除二就装了一堆土。我问孟军,车上有无塑料袋?孟军没好声气地说,你还是找段兰要吧段兰闻言,故作亲昵地说,没塑料袋岂不更好?装在后备箱不就得了,反正车又不是我的。孟军听后,不瞒地看了段兰一眼。而我,也情不自禁地辩解起来:孟军,你别邪性了,《诗经》有“有女同车,颜如舜华”的句子,难道你不感到幸运吗?

王成听后哈哈大笑,他说,同学在一起的时候,难免要打嘴仗。我真羡慕你们

三马子沿着塬上的溏土坑一路西进。这次,我们没有遭到溏土的困扰。因为风向没变。回望一眼来路,见飞扬的溏土像一条黄龙一溜烟地朝东刮去。好的是,后面没有行人和车辆。不然的话,就免不了要“吃土”。这时,我往塬下一望,又看见停在那里的汽车了。我问王成,咱们这一带生活用水是如何解决的?王成说,除了集结雨水,也只有用车拉了。我们这里,每家都有一个水窖。年前,听说李俊引进了两个项目,一个项目是修路,另一个便是引水!

我们听后,彼此惊讶地对视一眼。李俊这家伙真能沉得住气,这么大的事,居然不露声色。

三马子突突突朝下山驶去,塬上再次飞扬起一绺恼人的溏土。我在想,等下次再来的时候,这里什么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中国新小说
阅读(388)| 评论(6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