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原创散文】无言的芦荟  

2013-04-12 22:51:11|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尚未命笔,我就预感到这是一篇凡俗的文章。原因很简单,因为世面上类似的文章多如牛毛,层出不穷,大有方兴未艾之势。但是,这些文章往往不能超凡脱俗,又毫无新意,多数人是不屑一顾的。然而,今天我依然要固执地吟唱,因为本篇题目中的这种植物对我感触颇深。

芦荟作为一种极为普通的草本植物,已经在我眼里存在了几十年。可以说,我对它再熟悉不过了。但是,我总觉得它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既无可人的仪态,又无高贵的品相,臃肿的叶肉就像章鱼的触角一样令人不爽,稍高一点还东倒西歪的,既无观赏价值,又庸俗不堪。因此,我是从来都不养这种植物的。

说来也巧,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和一位同事谈及养花之道。他的话让我大开眼界,受益匪浅。他津津乐道地大谈芦荟的好处,尤其是他声称在遭受蚊虫叮咬后,用芦荟来止痒颇有奇效。说来惭愧,我是农民的儿子,却很无知,更不会养花;而他是城里长大的孩子,却通晓物性,也擅长种草。

临别时,他将一盆肉叶丛生的芦荟连根拔起,自己只留下一株大小适中的,其余的让我全部拿走。说实话,我是不想要的。因为在我眼里,芦荟根本就称不上是一种花卉,甚至还不如一种普通的野草。但人家好心相送,我只得接受。然而,当下我就做好了打算:最多留一株长势较好的,多余的一出门就扔掉。

不知是什么力量使然,出门后,我并没按自己预想的那样去做,而是将塑料袋里的芦荟幼苗全部拎回了家。可家里只有两个闲置的花盆,一小一大。其中,那个大盆是滴水观音枯死后腾出的空盆。因为它的体型硕大,为了节省空间,我将它挪在阳台的一角,上面还落了一个装杂物的纸箱。因为别无花盆,我只得将它挪了出来。可大盆足有二尺多高,而盆里的土已经被我掏出另用了,剩下的土还不到十公分高。我将长势稍好的一株芦荟栽入小盆内,又将四株两、三寸高的幼苗植入大盆里,分别向盆里浇些水,便算完事。

看到大盆里的芦荟幼苗,我开始暗自发笑。偌大的花盆里,只栽了几棵低矮的芦荟。花在盆内,盆显得很高,花却出奇得低,花和土加起来还不及盆的一半高。如果不站在盆前俯视,你根本无法发觉盆里栽了花。我觉得盆和花不成比例,又很难看,便准备将它拔掉。老婆见了说:又不碍事,不妨就留着吧!我一想:也是!芦苗栽在盆里,它活了就活,不活也无所谓。说实话,它活了也不能为我家增色,死了更不会造成什么损失,就顺其自然吧!

我觉得这样的花盆不宜放到客厅的显眼处,便将它挪到原处,上面依然落上那个纸箱。盖上纸箱后,我见纸箱将整个盆口盖得严严实实的。我拍拍手上的土,好像完成了一项浩大的工程似的。从此,我便心安理得地观赏其他花卉,而对大盆里这几株芦荟置若罔闻。我无法想象,它们是如何打发这暗无天日的时光的。

我一般每周浇一次花,浇花的时间固定在周日。每周浇水的时候,我想起了就给它们浇点水,想不起就算了。可以说,它们基本被我遗忘了,不说是自生自灭吧,也随时处于命悬一线的境地。

三月初的一个周日,和平常一样,我例行浇花。忽然想起自己已经连续两周没有给大盆浇水了,便想给它浇些水。我挪开纸箱,见芦荟长势虽然不是太好,但它还没枯死。我漫不经心地倒了一瓶水,因为土少,居然将它浇透了。我原封不动地盖上纸箱,心中不曾有任何怜惜。

此后的十来天,我出差外地。回来后,我问老婆,上周日你给大盆浇水没?老婆听后,她轻描淡写地说:哦,我忘了。我看她一眼,便渡步阳台挪开那个纸箱,见芦荟居然比原来长高了一些。我惊喜过望,只见肥厚的叶肉虽有些发蔫,但不失凌乱,叶缘居然长出了一圈嫩绿的锯齿状新芽。我知道,这是春天来临的缘故。看到这,我真是感慨万千,无地自容。原来生命本无贵贱之分,即便一生不曾大红大紫,无花无果,也一样能绽放生命的精彩。我在想:假设我永不浇水的话,它必将会枯死,但只要浇点水,它就会为我们奉献一片绿色,甚至不祈求赖以生存的阳光。原来看似很一般的东西,居然具有如此顽强的生命力!我无从知道,它是否对我的不公之举做出无声的抵抗?我更不知道,它是否对我的鄙视抱有什么幽怨!也许,无言的它同样在质疑我的人品。我不知道它是否具有大海一般的胸怀!但我明显地感觉到:它的品质就如同一个默不作声的老农,虽然嘴上什么也不说,但一直心若明镜。此时,我的内心已是愧疚万分。当下,我就决定一定要买几个像样的花盆,将它们分别移植盆内,施肥培土,善待它们。

这件事,让我明白一个道理:人虽有贫富之分,但生命无贵贱之别。历朝历代,位尊而德薄者有之,家显而品下者有之,他们往往只顾个人的名利而无视他人的尊严。我平生最恨那些专横跋扈的达官贵人,比如,前几年落马的河南高官谷某;我也惋惜那些不务正业的纨绔子弟,比如,前一阵再传劣迹的名二代李某。他们一而再、再而三地胡作非为,糟践生命。他们的这些行径,不正是我们所深恶痛绝的吗?可自认为颇具高风亮节的我,又比他们好多少呢?说白了,我和他们是一样的。所不同的是,我虐待的是不会说话的芦荟,而他们鱼肉的是敢怒而不敢言的百姓。

时下,有人智小而谋大,有人心高而力傲,但无论你身价过亿,还是你一贫如洗,我们都不该鄙视任何生命,善言者也好,无语者也罢,我们都是世间万物中的一分子。但愿我们都能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珍惜生活中的每一个生命,以警策自己,教化后人。

 

 

  评论这张
 
阅读(347)| 评论(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