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原创小说】中秋之夜  

2013-04-07 20:39:37|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秋节的午后,我去教育局办理个人退休手续。行至金色嘉园门口时,却巧遇老领导秦淑贞。秦淑贞曾是我的同事,也曾是边城一中的校长。在我们眼里,她不仅是一个尽职尽责的好老师,也是一个敢于担当的好校长。只见她穿戴一新,精神焕发,脸上也露出少有的喜色来。看到她不俗的气质和穿戴,不由得我想起她这两年的遭遇来。

她是四年前入住金色嘉园的。就在她入住金色嘉园半年之后,接二连三的不幸纷至沓来。先是老伴因车祸而身亡,后是儿子因抗洪救灾而牺牲。丈夫的突然离世,本就使她对生活心灰意冷,而儿子的不幸牺牲,更使她面临崩溃的边缘。好的是,秦淑贞是一个内心坚强的人。虽然皇天不怙,但她还是从失去亲人的阴影中走了出来。这在别人看来,简直就比登天还难!人们都知道,她之所以能够这样,这完全得益于她良好的心态。

外界人士都认为,住在金色嘉园的人非富即贵,或为商海巨贾,或为社会名流!但我最清楚,秦校长虽然住在这里,但她和周围的邻居们相比起来,断不能同日而语!

金色嘉园是全市最豪华的住宅小区,号称全市第一小区。小区由50多栋高层楼盘组成,住房为清一色的复式结构,面积均在240平米以上。院内绿树成荫,花坛锦簇,从门外朝里看,曲径通幽,连接南北;平湖如镜,横跨东西。假山怪石隐没于碧树翠盖之中;凉亭水榭突兀于湖光山色之外。这在荒凉的西北边城,真可谓是凤毛麟角,屈指可数。

五年前,秦校长还没退休,眼见儿子一天天长大成人,可作为母亲的她一直忙于操持校务,竟然没顾上为儿子购买婚房。听说教导处王主任为儿子买了套房子,她才萌生了为儿子买房的念头。当下,秦校长便将自己的想法如实告诉了丈夫罗永年。罗永年对她的考虑也很赞同。他们都觉得儿子大了,购房势在必行。因此,夫妻俩对近期上市的楼房逐一进行了考查。在他们走进金色嘉园的时候,二人一眼就相中了这里。这里不但交通便利,而且环境也很幽雅。可以说,这里不单硬件设施别具一格、应有尽有,而且服务项目也别开生面,一应俱全。如果说,一定要找出什么不足的话,那就是房价有点高。他们觉得,与其给儿子单独买一套住房,不如买个复式楼,一家人住在一起,日后也好有个照应。因此,她毫不犹豫地交了二十万的首付。可谁曾想,就在他们入住新居的半年后,丈夫便撒手人寰,之后,儿子又不幸遇难。有人说,这是因为金色嘉园的风水不好;也有人说,这是因为秦校长在入住时闯了煞。但秦校长对此却不以为然。丈夫和儿子走后,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秦校长孤身一人,这一度曾使秦校长陷入深深的痛苦和无助之中。她用丈夫的命价还了房贷,又用儿子的抚恤金成立了一个博爱基金会。就这样,她独自一人过了几年。在这几年里,她一直温不增华,寒不改色,始终以平和的心态自娱自乐,独善其身。

因为要去教育局办事,我便没和秦校长做过多地交流。她一听我也要退休了,便半开玩笑地说:今后,我又多了一个玩伴,常到我家来哟!我答应一声,便匆匆与她告别。

太阳还真有些热度,没等我走到教育局,我的额头已是汗浸浸的。说也怪,今天的手续办得出奇地顺利。不到一小时,我已办好了所有的手续。我怀揣刚刚办好的退休证,便往回走。在路过华联超市时,我突然想起老伴交代的事。他曾对我说:今天是中秋节,你回家时,顺便买些月饼和水果回来。想到这,我便信步朝华联超市走去。没想到在超市里,我和秦校长再次不期而遇。

看到她的时候,她正和一个不认识的女人在选购水果。我走过去,悄悄地捅捅她的胳膊,她回头一看是我,便高兴地说:温老师,原来是你呀!没想到能和你再次相逢!怎么样,手续办了吗?我掏出崭新的退休证,在她眼前一晃。她见后,面带微笑地说:我的大作家,恭喜你,终于退休了。日后,你尽可以静下心来,潜心搞你的创作了。

我闻言苦笑一下,无不凄楚地说:老领导,你就别挖苦了。我一个普通的教员,算什么大作家呀!再说了,我不知道别人退休时是什么心态,反正我觉得与其说是欣喜,还不如说是落寞。秦校长听了说:我知道的,你很热爱自己的岗位。但人都会有这一天,慢慢适应吧!

我看看她身边的女人,秦校长马上介绍道:这是我的难友单东丫,长通集团的。我听后有些糊涂,心想:她怎么称这个女人为难友?秦校长看我一脸的茫然,便解释道:她和我一样,也是一个不幸的人。

秦校长的话提醒了我。凭借作家的敏感,我预感到这个单东丫一定也是个命运多舛的人。但是,从她脸上,我根本看不到这些。

转眼,秦校长已经买好了东西,她邀请我到她家坐坐。我不好推却,便跟着她俩一同来到金色嘉园。

秦校长的豪宅真是气派,就和金色嘉园本身一样名不虚传。我环视一眼客厅,见客厅和饭厅一样大,中间没有隔墙,饭厅北侧直通厨房,客厅南侧连接阳台。阳台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花卉。一组复合式真皮沙发摆放客厅西侧,显得很大气。西侧的墙壁上挂着一副四尺整张的国画,主景是水仙和牡丹,画的右缘是一块浓淡相宜的怪石,署名我不认识,印章也看不清楚。我只觉得这幅画很有诗意。其实,我是不懂中国画的,看画都是从诗的角度赏析。因为我觉得诗情画意都是相通的。客厅的东侧是一组低矮的落地式家具,墙上挂着超薄的液晶电视机,电视机上方是一副六尺对开的横幅。字迹我还算熟悉,那是秦校长自己的草书作品。整个客厅不但显得宽敞舒适,而且处处几净窗明。可以说,这是迄今为止我见过的最阔气的豪宅。和我的陋室相比起来,那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因为是第一次来这里,我逐个参观了秦校长的房间。客厅的东面就是书房。书房中央摆着一个硕大的书案,书案上铺着一张毡毯,毡毯上放着一个笔架。笔架上挂满了各种毛笔,笔架旁是两个镇尺。我扫视书案的功夫,见书案上有一份用A4纸打印而成的表格。表头是爱心社成员花名册字样。这个表格,共有六列十行。各列分别是序号、姓名、性别、年龄、职业和住址等,各行是一个个陌生的姓名。只见纸上的姓名排序是这样的:

秦淑贞,女,62岁,边城一中原校长,市书法协会理事,金色嘉园。

 刚,男,59岁,区敬老院院长,区政府家属院。

单东丫,女,56岁,长通集团退休干部,长通家属院。

  萍,女,55岁,原银州区妇联干事,区政府家属院。

白玉兰,女,53岁,原针织厂买断工人,寄住敬老院。

司徒静,女,56岁,无业,低保享受者,惠民小区。

高春梅,女,57岁,无业,低保享受者,铁道北区。

……

我见这个名单并没什么特别,便匆匆走出书房。我出来的时候,见秦校长正在打电话。只听她说:春梅,今天是中秋节。晚上,你就别做饭了。大家都到我这里聚聚,我们一起过个愉快的中秋节。又听那个被称作春梅的人说:淑贞姐,我们不能老麻烦您呀!秦校长一听,马上沉下脸来说:这是什么话,什么叫老麻烦我?我和单东丫已经将过节的东西买好了,难道你想让这些东西放坏不成?记住了,只准你人来,不许带任何东西!

说完,秦校长就挂了电话。在她去厨房洗苹果的功夫,我问单东丫,你们这个爱心社是干什么的?单东丫说:爱心社是博爱基金会名下的一个民间社团,旨在弘扬人间博爱。秦淑贞是我们的主任委员,成员绝大多数是中老年单身女人。二十多位成员中,只有一位男性,他就是敬老院的院长孟刚。我们当中的所有人,有的丧偶,有的失独,有的……我忙插话问:什么是失独?她眨了一下眼说:就是失去独生子女的意思。

我一听,顿时惊得目瞪口呆。原来这是一个同病相怜的特殊群体。我想:她们之所以能走在一起,在一定程度上讲,就是为了能够彼此关照,相互鼓励。我本来就对秦校长的为人钦佩有加,在听闻这事后对她更是肃然起敬。

秦校长端上水果后,便对单东丫说:医院那边,今天是司徒静值班吧!不知白玉梅今天情况怎么样?单东丫说:我问问吧!单东丫说完,便要掏电话。这时,秦校长的电话突然响了。她拿起电话一看,忙说:真巧!是司徒静,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她按下接听键,还没等秦校长说话,电话那头的司徒静就说:淑贞姐,报告你一个好消息,玉梅她今天醒来了。医生说,这简直就是奇迹。

听到这,秦校长几乎跳了起来。而那个单东丫,也是不由自主地将手掌拍得山响。看得出,她们的关系非常亲密。

正如秦校长所说,我是个文学爱好者。看到这一幕,多年致力于文学创作的我,心里已经酝酿了一片绝佳的创作素材。我想深入到她们当中,做进一步的调查,收集素材。

这时,听见秦校长说:谢天谢地,真是老天开眼。秦校长放下电话,又开始逐个地打电话。我听得出,和她通话的人正是名单上的那些人。

秦校长一口气打了好几个电话。突然,她叹了口气,无不遗憾地说:只可惜,中秋之夜,司徒静和白玉梅不能来!单东丫说:晚上,我们去街心公园唱歌的时候,顺便去看看她吧!对了,要不要叫一下孟刚?秦校长看了单东丫一眼,犹豫地说:还是算了吧!

这时,我老伴来电话了。接完电话,我便准备告别秦校长和单东丫。出门后,我转身对秦校长说:老领导,你们这个群体实在是太具有凝聚力了,也太温暖了。请问,能不能将我吸收到这个群体中来?秦校长听了,她高兴地说:我和我的姐妹们都欢迎你的到来!

没想到,就在我回家不久,秦校长竟然给我来电话了。电话接通后,她先是犹豫了一下,然后话语十分沉痛地问:温老师,你真想融入到我们这个群体中吗?我说:这还用怀疑吗?只听秦校长说:那就请你来人民医院吧,等一会我们要去紫灵山殡仪馆。我问:为什么要去那儿?她哽咽一下说:你还记得我们下午提起的那个白玉梅吗?她突然去世了。我们要去陪她!

我一听愕然了,忙问:下午,她不是醒了吗?只听秦淑贞无奈地说:听说那是回光返照。

我预感到她们之间一定有更为感人的故事发生,便毫不犹豫地穿上风衣下了楼。身后传来老伴不瞒的喊骂声:死老婆子,今天是十五,你又干嘛去?我只是回了一句:我有比过十五更重要的事情!

月亮还没有上来,一阵秋风带着轻寒沿街袭来,我疾步走在街上,身上感到一阵寒意,便情不自禁地裹进了风衣。飘零的落叶拂面而过,我见它们在脱离生命本体后,仿佛有些不甘心,摇摇晃晃地飘零在空中却不肯落地。街上的人影稀稀疏疏,一对对情侣擦肩而过。不是女的挽着男的胳膊,就男的揽着女的细腰,仿佛在向世人炫耀什么。看得出,他们的幸福的。在路过街心公园时,我特意留心了一下,却没见到往日放声高歌的人群。

我到医院的时候,秦校长她们已经将白玉梅的遗体抬上了灵车。这时,我看到一个小伙子心急火燎地赶到医院。一打听才知道,他是白玉梅的娘家侄儿,名叫白原。秦校长连续打了两个电话,又吩咐白原干这干那。不一会,医院门口来了两辆车,一辆是丰田中巴,另一辆是金杯双排座。只见中巴车空着,双排座上拉着帐篷和桌椅。大约半小时后,门口已经积聚了十来个人。听秦校长说,这些人当中,就有居萍和高春梅,还有白原的父母,也就是白玉兰的兄嫂。秦校长催促我们赶快上车,我刚上中巴车,就见前面的灵车启动了。

一路上,我不知灵车上发生了什么。车到紫灵山的时候,工作人员早已等在那里。他们麻利地将白玉兰的灵柩抬进吊唁厅,又在路旁搭起了帐篷。白原手捧一个装着遗像的镜框过来。我想:这便是白玉兰了。只见遗像上的她面带微笑,笑容安详。白原将遗像端立在帐篷内的供桌上。秦校长展开白纸,拿过斗笔,奋笔撰书了一副挽联。

上联是:辛苦一生,淡看荣华与富贵,

下联配:操劳半世,饱尝苦辣和酸甜。

横批是:音容宛在。

看到挽联,我感到有些吃惊。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断不会认为这苍劲有力的书法出自秦校长之手。白原和殡仪馆的工作人员马上将对联贴在帐篷两侧,再将横批挂上。秦校长说:感谢柳馆长能满足我们的请求。我知道这里不能设灵棚,待事情结束后,我们一定会将这里打扫干净的。

这时,远处一阵汽车喇叭声响起。接着,一辆黑色小轿车骤然而至。从车上下来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秦校长说:这是白玉兰的外甥女,名叫万红。万红从车里提下一个大塑料袋,泪眼汪汪地说:时间紧,我知道大家都没吃饭,便随便买了些包子,请大家垫一垫吧!感谢大家前来为我姨妈送行。说完,她深深地为众人鞠了一个躬。

听到万红的话,我感到肚子还真有些饿,但竟没有一个人去吃包子。只见白原上前扶正供桌上的遗像,摆上水果、烧鸡等贡品,又点燃硕粗的白蜡,恭恭敬敬地上了一柱香。他化了几张纸钱,便跪地大哭起来。万红看到表兄在哭,她也跪在地上大哭不止。单东丫要上前劝阻,秦校长说:别拦他们,就让他们哭一会吧!哭出来就好了。

我看得出,秦校长和单东丫等人也是强忍着泪水。

看到这一幕,我简直被他们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白原和万红大约哭了十来分钟,秦校长劝道:好了,哭哭就行了。人死不能复生!

众人吃包子的功夫,我见每个人的眼圈都是明晃晃的,唯独我不是这样。我想:这也难怪,他们是一群失去亲人的人。目睹此景,焉能不落泪?

饭后,秦校长拉过白原和他的父母,又招手叫来万红,只听她跟他们商量:我们打算今晚陪玉兰妹妹一夜,不知你们能否满足我们的请求?没等父母开口,白原就说:我们只是担心阿姨们的身体能否吃得消!

秦校长说:你放心,我们还能扛得住。你姑姑生前爱唱歌,今晚,我们就在这里唱一夜歌,让她听个够!

秦校长说完,随即转身面向白玉兰的遗像,祈求般地说:玉兰,如果你不反对的话,你就说句话吧!秦校长的话音刚落,忽见一阵清风闯入帐篷,直将地上的纸钱吹得四处飘落。

秦校长见了,她兴奋地说:玉兰同意了!玉兰同意了!我们开始唱歌吧!

白原再次鞠个躬说:谢谢大家!

月亮上来了,洒下一地淡淡的清辉,仿佛在无声地追悼这个匆匆而去的亡灵。秦校长望望月亮,抹一把眼角,便指挥大家列队。我和白原、万红也情不自禁地加入了她们的行列。秦校长说:玉兰生前最喜欢《把悲伤留给自己》,我们就先唱这首歌吧。

秦校长起了头,大家便开始清唱。因为不熟悉歌词,我只是低声哼哼,有好几处,我都没有发声。站在身旁的单东丫见了,忙从口袋里掏出几张A4纸,我一见,上面都是打印的歌词。《把悲伤留给自己》正好在第一页。其实这首歌,我只知道把我的悲伤留给自己,你的美丽让你带走这一句。单东丫提供歌词后,我和白原看着歌词将这首歌唱了下来。

这支歌一唱下来,大多数人已经泪流满面。这时,秋风再起。凄楚的秋风带着阵阵薄寒轻拂着众人的脸颊。月色里,我见她们的眼角都闪着白光。我想:那一定是一珠珠晶莹剔透的泪花。我不忍心看她们的泪容,便乘机离开人群。我走到远处给老伴打了个电话。我说:我在秦校长家,今晚就不回来了。

我收起电话的功夫,远处又是一束车灯射来,众人投目相望。

远远地,就有人认出那是敬老院孟刚院长的车。车到帐篷前,孟刚下车说:一接到单东丫的电话,我就马不停蹄地往回赶,但还是迟了。大家辛苦了。在这里,我谨代表敬老院的同仁们,向大家表示衷心的感谢。感谢大家对白玉兰的照顾!也感谢大家能到紫灵山为她送行!说完,他也深深地为大家鞠了一个躬。

有人问孟刚吃饭没,孟刚直言不讳地说:没顾上吃。在众人的劝解下,他也吃了几个包子。饭后,孟刚听说大家正在为白玉兰唱歌,便挑起大拇指说:好,用这种方式纪念很有意义。我们接着来。

第二首歌是《送别》。第三首是《把根留住》。第四首是《要生存,先把泪擦干》。接着第五首、第六首……

歌声就像一盘事先准备好的清唱声带,一首接一首地连续播放。嘹亮的歌声冲上天际,响彻整个夜空。

边城地处黄土高原腹地,昼夜温差大。夜间,秋寒再度袭来,人们开始打哆嗦。休息的空当,司徒静打电话告诉自己的侄子司徒荣,要他送些防寒的衣服过来,并说多多益善。我听电话那头的司徒荣一听,满口答应了下来。

三首歌过后,司徒荣就到了。他来的时候,秦校长一眼就认出了他。原来他就是红白喜事店的老板。司徒荣见状,也为此情此景所感染,他慷慨地说:秦校长,感谢您长期以来对我姑姑的关照。您所承租的帐篷和桌椅,我分文不取。不单如此,我还要为咱们爱心社募捐。

秦校长说:租赁费是一定要付的。因为我是一个退休干部,再说了,我也不能言而无信。司徒荣闻言说:我也有爱心,您就给我这次机会吧!司徒静也在一旁为司徒荣说话,加上孟刚帮腔,秦校长只好说:这样吧,我们车走车路,马走马路。我付我的租赁费,你捐你的善款。总行了吧。

目睹这帮人,我的内心被深深地震撼了。我感到他们虽然失去了亲人,但他们并不孤独,更不可怜。是爱,拉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在这功夫,我见孟刚拉着秦校长走出了帐篷。单东丫看着秦校长的背影说:淑贞姐,你就答应他吧!我听了不解地看看单东丫,单东丫悄悄告诉我:也许你想不到,孟刚也是一个丧偶失独的人,他正在追秦淑贞。看样子,他们要演绎一场黄昏恋。

我听了,从心底暗暗祝福这对同病相怜的人。短暂的相聚,使他们相互忘记了自己的不幸和痛苦;相同的经历,又使他们彼此忽略了难耐的孤独和无助。我由衷地感到:今夜不虚此行!

不一会,孟刚进来了。我试图触摸他的心事,便问:孟院长,听说你是爱心社唯一的男性,是吗?孟刚毫不遮掩地说:是,我和她们一样,是一个不幸而又幸福的人。说不幸,是因为老伴和女儿过早地离开了我;说幸福,是因为我有这么多自强不息的好姐妹!人都说女儿是自己前世的情人,也许是前世我欠她的太多,这辈子她才这样狠心地离开了我。孟刚在说话的同时,神情十分凝重,但他没有落泪。

我们一首接一首地唱歌,只是间隔的时间比原来更长些。

子夜时分,白原的弟弟白川从兰州赶来了。他见有如此之多的陌生人为自己的姑姑送行,好像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他无不感慨地说:姑姑是一个孤苦伶仃的人。看到各位,我感到姑姑不枉此生!感谢各位前来为姑姑守灵!你们的义举,真让我感动。谢谢!谢谢大家!说完,他和万红一样,为大家行了一个九十度的鞠躬礼。

不知白川认不认识秦校长,他好像提前知道秦校长一定在场一样,只见他伸出双手,径直朝秦校长走去。只听白川说:秦校长,我们虽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我知道,这次活动一定又是您发起的。让我感到不安的是,我们老是麻烦您!您总是为别人着想,什么时候您能考虑考虑自己?

秦校长听后淡淡一笑:白川,说实话,我爱你姑姑不假,但你姑姑不是一样爱着我吗?试想,在这秋风瑟瑟的深夜,能够温暖我们身心的,除了爱,还能有什么?

忽闻此言,我突然想起巴金的一段话:生活并不是悲剧。它是一场搏斗。我们生活来做什么?或者说我们为什么要有这生命?罗曼罗兰的回答是:为了能够征服它。中秋节,本是一个万家团圆的日子。可这群人,为了相互鼓励,相互取暖,他们自发地走到一起,用人间的博爱绽放生命的异彩。望着这帮命运多舛的人们,我不知用什么语言才能表达自己对他们的敬意。他们热爱生活、自强不息的精神深深地震撼着我;他们永不言弃、积极向上的心态也深深地触动着我!而长期以来,自己作品中所缺乏的,不正是这种真爱吗!

我离开帐篷,想从远处感观这个特殊的群体。这时,歌声再度响起。曲目是《歌声与微笑》,只听请把我的歌带回你的家,请把你的微笑留下优美的旋律回荡于紫灵山上空。此时,我也为这欢而高昂的旋律所感染,便情不自禁地哼了起来。

不知不觉中,明月当空,月华如练。天宇下,清风将一首首歌声吹临耳畔。我不知道这几首歌的歌名,但我能感受到她们在用心唱。听着这哀怨的歌声,我默默地感受着这无眠的中秋之夜!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中国新小说
阅读(340)|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