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原创散文】世上只有藤缠树  

2013-06-01 20:06:44|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散文】世上只有藤缠树 - 中鑫 - 广有沙龙
 
【原创散文】世上只有藤缠树 - 中鑫 - 广有沙龙
 
        注:插图系作者原创。


             世上只有藤缠树

早就听说,文县的天池闻名遐迩,便一直想去看看。但总是苦于没有时间。深秋季节,乘着停工的间隙,便冒雨去了一趟。

身临天池,却不见我想象中的景象,只见一个人工大坝呈现在眼前,我不禁有些扫兴。因为我是学地质的。但凡学地质的人都知道,所谓天池,其实就是山间盆地内富集了大量的降雨,因排泄不畅而积水成湖,便形成了传说中的天池。一般来讲,天池不是古火山口,便是陨石坑,其形状多是圆形的。而眼前这个天池,却呈不规则的条带状,这与我心目中的天池大相径庭。与其说它是一个天池,还不如说它是一个人工湖更合适。也许是为了吸引游客,当地政府才给它取了一个响亮而富有诗意的名字——天池。当然,这也是无可厚非的。

还好,商务车停下后,雨就停了。但售票处大门紧闭,室内空无一人。我放声高喊:有人吗?偌大的办公区内,却鸦雀无声。过了一会,一位老者从旁边的侧房里闻声而出。老人大约六十来岁,两鬓花白,微黑的脸庞上布满了皱纹,眼角的鱼尾纹更是深一道浅一道地布于两颊,看上去活像一张历经岁月风霜的榆树皮。他上身穿着一件褪了色的毛衣,袖口有些发毛;下身穿一件深黑色的长裤,脚蹬一双半旧的军用胶鞋。乍看上去,他的经济条件并不好。

老人手里提着一串钥匙,来到售票处。

我问老者:老人家,门票多少钱?老者不紧不慢地说:哦,每位60元。掏钱买票的功夫,我问:请问,这里有导游吗?老者说:有的,只可惜,这几天没有游客,导游们都回家了。我继续问:这么说,景区只有您一个人?老人边接钱边说:是的,也只有我这个老头才能呆得住。老者找零的功夫,一个同事过来说:既然就您一个人,干脆,我们不要门票了。钱,您自己收着吧,别撕票了。

我们一行八人,按每人60元计,共计480元。这个数字,对于这位老人来说,真可谓是一个不小的数目。谁曾想,老者闻言,便轻描淡写地说:年轻人,谢谢你们的好意。我一把年纪了,不能这样!

老人说完,他甚至没有犹豫一下,便果断地撕了票。他留下存根,打开检票口的电源,就走出了售票室。出门后,他擦一擦打眼机上的雨点,又将门票推入打眼机。转眼,门票到了我手里,我匆匆看了一眼门票,见号是连着的,一共八张。我心想,这老头可真固执!

锁好门,老人略带遗憾地说:真不好意思,连开游艇的人也没有,你们自己随便转吧。下了几天的雨,小心路滑,请注意安全,爱护树木,不要乱丢垃圾。

因为没人开游艇,我们只得徒步游览。我们从西面的一号口进山,准备绕天池一周,然后再从东面的二号口出来。

沿西侧的栈道北行,左为多彩的山林,右为明净的平湖。清风徐来,林中枝叶瑟瑟,湖面波光粼粼。湖西的水面上漂浮着一层厚厚的落叶,零星的雨点敲落其上,发出一阵轻柔的沙响,倒有一种临荷听雨的意境。而栈道上,也同样落满了枯叶,人行其上,伴随着簌簌的脚步声,鞋面早已被打湿。沿着栈道拾级而上,只见远远近近的台阶隐隐约约地展现在朦朦胧胧的烟雨之中,远山仿佛一幅色彩斑斓的图画尽显眼前。

栈道时上时下,静静地朝大山深处蜿蜒而去。渐渐地,栈道绕进了一个布满水域的支沟。从支沟的这头看对岸,虽然只有几十米的距离,却因水域阻隔而无法直达,我们只得绕进支沟,再从沟内绕行出来。单是这一条沟,我们就走了两个多小时。因为走累了,我们便在凉亭下用餐。午餐是自带的。饭后,我们自觉地将垃圾扔入了垃圾桶里。

两点时分,天渐渐放晴了。雨后的天池空气格外新鲜,但有些闷热。我们便脱去外衣,继续沿弯弯曲曲的栈道前行。转过这个支沟,栈道变为一路慢上。快到半山的时候,同事突然一声尖叫。我闻声望去,见一根非常古怪的枯藤跃入眼帘。那遒劲的藤条足有碗口粗,时而绕树而上,时而临空而下,通身绕出好几个蹩脚的弯子。其根部距离树干约有两米开外,藤枝斜伸过来,缠绕于树干之上,藤稍甚至比树梢还要长出许多。余出的部分因无处依附而跌落于半空中,宛若一条从天而降的蟒蛇。说也怪,看到这根枯藤,我感觉它除了像条蟒蛇外,还像什么东西,但一时又想不起来。我从没见过如此粗壮的藤条,可以说,它都快成精了。我注视着这株谜一样的藤条,见它的颜色呈灰黑色,通身布满了树纹,活像那位看门老人的脸。

从藤条的长度和直径判断,藤条要比树木生长的快得多。同事用手比划着老藤的直径,我后退几步,将相机竖立起来,以捕捉它的遒劲和壮美,但焦距已调至极限,终因距离太近而无法拍得全貌。

沿着天池一圈走下来,五六个小时已经过去了。当我们走出二号出口的时候,这里的管理人员已经全部回到了风景区。我和同事悄悄地吐吐舌头,幸亏那位看门的老人不贪,不然的话,他今天可就麻烦了。

回去的路上,我们一直议论着古藤缠树的奇观,也反复议论着那位正直廉洁的老人。这时,车里播放着电影《刘三姐》里的插曲:山中只见藤缠树,世上哪见树缠藤!听到这句歌词,我突然感悟到,那根枯藤除了像一条有形的蟒蛇外,还像一种无形的东西,那就是人间的诱惑。一个人,一旦放纵了自己的贪欲,那么,他生命的青藤就离枯萎不远了。

一路上,我满脑子都是那位老人的影子。我敬重他的清廉和操守,也为自己一时的糊涂而感到羞愧难当。原来只有洁身自好,内心方会坦然……

 

  评论这张
 
阅读(313)|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