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原创小说】猴 子  

2013-08-25 16:28:25|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猴子是李寿义的外号。第一次去成县矿区,王晓宇就认识了他。

与猴子相识,纯属偶然。那时,王晓宇是一个刚参加工作的穷学生,而猴子是一个具有多年下井经验的矿工。那天,是一个仲夏的午后,王晓宇编录完岩芯下山,走进矿区的时候,他见猴子和几个浙江工人各自举着一瓶啤酒在门前畅饮。看到他们手里的啤酒,王晓宇顿时也觉得口渴难当,便到猴子隔壁的小卖部里买了一瓶最便宜的汽水。王晓宇从小买部出来时,发现小河对面蹲着一个洗衣服的年轻女子。那女子穿着一件白底蓝花的裙子,正专心致志地搓洗着手中的衣服。然而,那女子只顾了洗衣服,却对自己的走光竟浑然不觉。而调皮的猴子,一边喝着泛起泡沫的啤酒,一边嬉皮笑脸地唱了起来:“看见了,看见了,看见了!”这首儿歌名叫《螺丝帽》,像王晓宇这个年龄的人,人人烂熟。猴子的歌声刚落,众人便是一阵哄笑,包括斯文的王晓宇。听见笑声,那女子好像立刻反应了过来。只见她突然起身,露出满脸的红晕,匆匆收拾了衣物,便端起脸盆走向了小河下游。女子虽然逃离了猴子等人的亵渎,但王晓宇知道,她的羞涩一点也不曾减。洗衣服的女子渐渐远去了,但众人的视线中依然飘扬着她那轻纱一般的裙摆……

女子走后,猴子这才注意到王晓宇的存在。他见王晓宇喝的是汽水,竟不屑地喊道:“一个大老爷们,汽水有啥喝的?老板,给这个哥们来瓶啤酒!酒钱算我的。”王晓宇和猴子素不相识,猴子能如此慷慨,是王晓宇始料未及的。王晓宇猜想,猴子一定是从他的衣着上辨认出自己的身份的。王晓宇一边推说自己不喝酒,一边掏出香烟给猴子让。猴子见王晓宇抽的是六毛钱的红公主,便将手一挥,掏出自己三元钱的红奔马来,逐人发放。王晓宇第一次体会到,浙江矿工真是豪爽,也舍得花钱。

老板将启了封的啤酒瓶递与王晓宇。王晓宇不好意思地放下喝了一半的汽水,点燃了猴子递来的奔马烟,便和他攀谈起来。王晓宇从猴子的口中知道,原来眼前这位就是远近闻名的猴子。猴子因身体瘦小而得此诨名。猴子说到这的时候,特地提了一下身旁的阿淮。王晓宇这才注意到,与正常人相比,猴子真是奇瘦无比,就连腮帮子也凹陷进去了。据猴子自己说,他来这里做矿工已经五年了。猴子还说,自己是一个连初中都没毕业的人,然而,他的月收入却是王晓宇的三倍。王晓宇问:“你年龄这么小,怎么不去读书,干起了这个营生?”猴子嬉笑一下说:“你读书是为了挣钱,我不读书也是为了挣钱。但我挣得比你多,挣得比你早。”猴子的话,虽属歪理,但也让王晓宇有口难辩,因为事实就摆在面前。

说话间,猴子又提起刚才的那个女子,说自己很欣赏她的美貌和裙下风光,还扬言一定要在两个月之内拿下她。之后,他问王晓宇:“都二十好几了,碰过女人吗?”还是处身的王晓宇第一次遇上这类问题,竟不知该如何作答才好,只能腼腆地望着他。

临别时,小卖部老板告诉王晓宇:“猴子平时出手很大方,借钱也要请客。如今,他已经出门好几年了,却从没给家寄过一分钱。”王晓宇一听就愕然了。忙问:“你怎么不存点钱?”猴子说:“干我们这行的,早上下去,还不知晚上能否上来,存钱干啥?”王晓宇听了说:“总得给父母买点茶叶吧!再说了,成家总得需要一大笔钱吧!”没想到,猴子闻言就说:“父母有哥哥姐姐供着,我本不想成家,成家多麻烦呀!还是一个人好,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原来猴子是个单身主义者,难怪他活得如此洒脱。

 

2

周末的晚上,听说铅锌矿放露天电影,王晓宇便想去看电影。在路过小卖部的时候,他见猴子屋里的灯亮着,便忍不住想进去看看。进屋后,王晓宇见屋子很大,屋里有三个陌生的浙江女人在闲谝,还有几个淘气的孩子在嬉闹。屋子的墙上,通拉着几道铁丝,上面挂着花花绿绿的布帘,王晓宇不知他们为什么要挂这么多布帘。而猴子,正在和几个浙江矿工打麻将,其中一个就是阿淮。王晓宇问猴子:“今天手气如何?”猴子说:“背透了,这个月的工资都输光了。”王晓宇忙说:“手气背了,就别玩了。”猴子不以为然地说:“不要紧的,我不打就缺手了。再说了,今天输,明天赢嘛!”王晓宇见猴子他们打的麻将是加了梅兰菊竹的,王晓宇有些看不懂。猴子递给王晓宇一支烟,王晓宇一看又是红奔马,便说:“真是红奔马不倒呀!”王晓宇在旁边看了近一个小时,却没见猴子和一把牌。王晓宇心想:这个猴子,可真是个活宝。幸亏他只身在外,不然,纵有万贯家产,也会被他输光的。王晓宇打心眼里有些瞧不起猴子,便匆匆告别他们,去看电影了。王晓宇出门后,三个女人随后就跟了出来。王晓宇一问才知道,原来她们也是要去看电影的。

看完电影,王晓宇便直奔猴子的住所。进门前,他特地在隔壁的小卖部买了一包奔马烟。进屋后,王晓宇见猴子仍在打麻将。王晓宇炫耀般地给每人发一支烟,然后,大大方方地将烟扔在麻将桌上。猴子见了,他歪着头看了王晓宇一眼,那分明是对王晓宇欣赏有加的意思。王晓宇坐在一旁看他们打牌的功夫,三个女人进来了。她们和打麻将的男人们说着王晓宇听不懂的浙江方言。这时,猴子站起来说:“我手气太背了,你替我打两把吧!”王晓宇推说自己不会打,猴子却硬将他按在座位上。王晓宇刚抓起牌,猴子一看就大叫了起来:“你手气真好!”就这样,王晓宇在座位上打牌,猴子在一旁指挥。几分钟后,王晓宇居然和牌了,而且是清一色,牌很大。猴子见了,有些惊喜过望。这一把下来,猴子居然收了一百多块。王晓宇稀里糊涂地打了一阵牌,又陆续和了几把,猴子的本钱已经差不多回来了。眼看快到十二点了,王晓宇借解手的功夫,想乘机溜走,猴子却死活不让。

这时,天空飘起了小雨,王晓宇说:“明天我还要上山,不能再玩了。”猴子听了说:“要是今晚下雨了,你明天真就不用上山了。”总之,他就是不让王晓宇走。出人意料的是,过了不一会,同事见王晓宇没回去,就到这里来找他了。他们见王晓宇在这儿玩牌,又匆匆回去了。

王晓宇的同事走后,外面的雨越下越大。雨声响作的同时,耳边传来轻轻的鼾声。王晓宇这才注意到,这屋里居然住着四五家人,原先堆叠在一起的那些布帘也已拉得展展的。女人和孩子们都上床睡觉了,一个没打麻将的男人也去休息了。大概两点钟左右,其中的一个男人说没钱了,不打了。麻将就此收过,但王晓宇犯愁了。因为小雨已经变为中雨,王晓宇分明是回不去了。而另外两个不知名的浙江矿工冒雨跑向了西边的平房。

猴子见王晓宇犯愁的样子,便说:“和我挤一起,没事的。”王晓宇坚持道:“有伞吗?我得回去。”阿淮提醒说:“光有伞哪能行?还得有手电和雨鞋。”猴子也坚持说:“没事,就睡这儿吧!”

无奈之下,王晓宇只好和猴子挤在一张床上。猴子脱去衣服的时候,王晓宇见他瘦骨嶙峋,简直瘦得有些吓人。熄灯不一会,就听屋里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还不时有女人的呻吟声传来。王晓宇推推猴子,轻声问:“你们浙江女人怎么睡觉还要呻吟?”猴子捣了一下王晓宇的胳膊,说:“你是真不懂,还是假装不懂?”王晓宇惊讶于猴子怎么这样问话。猴子问话的功夫,窸窸窣窣的声音顿时变小了,呻吟声也随即停了下来。王晓宇被猴子莫名其妙地呛白了一顿,竟是睡意全无。他假装睡着了,身体一动不动地挺在床上,简直如坐针毡。约莫半个小时过后,猴子起身了。王晓宇认为他要去解手,不料他却摸向了内侧的床。只听铁丝响动一下,猴子便闪身上了床。接着,内侧的木床发出一阵咯吱咯吱的响动。虽然是在夜里,虽然布帘没有拉开,但王晓宇明白这里发生了什么。他心想,猴子何以如此肆无忌惮?

大约一个小时候后,猴子回到了王晓宇的床上。不,是他自己的床上。猴子回来时,他好像经历了一次巨大的蜕变,也是好长一段时间没能入睡。和王晓宇不同的是,猴子尽可以翻身,而王晓宇却得装死。王晓宇隐隐约约地感觉猴子是一个很随便的人,也是一个极不负责任的人。王晓宇心想,猴子之所以无法入睡,大概是因为他内心不安吧。这一夜真长,王晓宇几乎不曾合眼,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挨到天亮的。

天麻麻亮的时候,外面鸟欢雀噪,王晓宇忙起身回分队了。而全屋的男女还像死猪一样酣睡着,尤其是猴子……

 

3

两天后,猴子拿着一条奔马烟出现在王晓宇的门口。猴子说,这是对王晓宇打麻将的回报。王晓宇不要,猴子瞪着眼说:“是弟兄的话,就别推辞,我从来不落别人的人情!”王晓宇见猴子这样说,只好收下了礼物。王晓宇当着猴子的面将烟拆开,用猴子自己的烟招待他。

屋里只有王晓宇和猴子两个人。说实话,王晓宇打心眼里看不上猴子,他那晚的所作所为真让人费解。但在猴子面前,王晓宇是不能提及此事的。也许是猴子心里有所觉察吧,他竟然问王晓宇:“你好像有些看不起我?”王晓宇听后,近乎愤怒地说:“是的。因为你竟敢上别人的床!”猴子闻言,像无事一样淡淡一笑,说:“那晚,原来你没睡着呀?不妨这样说吧,住在一个屋里,就是一家人。实话告诉你吧,那几个女人我都睡过,彼此之间也都知道,包括她们的男人。可谁也没有你这样较真,我的哥,你真是个书呆子。”王晓宇惊讶于猴子所言,难道阿淮他们真能容忍自己的老婆遭受猴子的凌辱吗?他们还能算是真正的男人吗?

猴子看到王晓宇不屑的表情,再次笑笑说:“人家都能想通,你有啥想不通的?你吃的哪门子醋呀?”王晓宇闻言,更加愤怒地说:“我这是吃醋吗?”猴子轻描淡写地一笑,说:“好好好,你不是吃醋,是抱打不平,是伸张正义!总行了吧?”

王晓宇不知道猴子是如何出去的。猴子走后,他当下就有了一个打算。他准备请猴子吃顿饭,王晓宇想将一条奔马烟所值花完后与猴子一刀两断。请猴子的时候,王晓宇特地通知了阿淮。但猴子听说后,他竟然将所有的浙江朋友全请了。王晓宇心里虽然不悦,但他依然很愿意。因为那条奔马烟的价值相当于自己一个半月的工资,这足以抵消这顿饭钱。

饭吃得很别扭。饭桌上,猴子他们有说有笑的,王晓宇却插不上话,俨然一个圈外人。要不是等着买单,王晓宇早就走了。王晓宇发现,猴子和几个男人处得都很融洽,就跟亲兄弟一样。

好不容易挨到酒足饭饱了,猴子却乘方便的功夫偷偷地买了单,王晓宇竟是全然不知。从此,王晓宇的心里埋下一桩未了的心事。但他已暗下决心,无论如何,也不和猴子来往了。

大概过了两个多月吧,王晓宇突然收到了一封请柬,那是猴子的结婚请柬。请柬是阿淮送来的。见了请柬,王晓宇忙问阿淮:“新娘是谁?”阿淮一笑说:“就是那天在河边洗衣服的那个姑娘,她叫柳红。”王晓宇想起来了。那天,猴子曾说,他很欣赏柳红的美貌和裙下风光,还扬言要在两个月之内拿下她。谁曾想,事过两月,他果真得手了。王晓宇又问:“怎么这么急?新房在哪里?”阿淮说:“都生米做成熟饭了,能不急吗?新房定在成县的一家宾馆里。”王晓宇惊讶得不知说什么好,忙问:“那结婚后,猴子住在哪里?”阿淮说:“这还用说吗?和我们住一起呀!”

王晓宇一听,天呐,这帮人怎么这样随便?这就是猴子,做事总是出人意料。然而,没等猴子的婚期到来,王晓宇却收到了大队的调令。大队要抽调他去礼县参加金山会战。临行前,王晓宇没和猴子打招呼,只给阿淮留下了二十元礼金,权当是对猴子的新婚贺礼。

 

 4

在这之后的四五年里,王晓宇虽然又去过两次成县,但一直未见过猴子。

1992年初,王晓宇所在的单位在南山矿区办一个小煤矿,他出任副矿长。一天,王晓宇正愁井下没人干活,门外却闪进一个人来。王晓宇一看,来人不是别人,他正是猴子。和猴子同来的,还有柳红和阿淮一家。这时的柳红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但她风采不减当年。

其实,王晓宇和猴子当年的不悦早已淡忘了。但猴子对他的不辞而别还耿耿于怀。王晓宇匆匆搪塞一下,便问起了猴子他们这几年的生活经历。

原来,猴子和柳红虽然没有感情基础,但也没有大的感情冲突。平平淡淡的婚姻生活虽与幸福无缘,但也远离痛苦。柳红是成县本地人,她的娘家就在矿区,猴子是不敢不善待她的。再说了,未婚先孕导致的这场婚姻不能不说是他们的一个把柄。五年间,他们生了一儿一女,日子过得还算凑合。但后来,猴子因赌博而负债,为了躲债,他举家来到了南山矿区。

王晓宇对猴子说:“去年,我们单位在这里办了一个小煤窑。眼下,主井已打到130米,还剩270米,但最近下井工人奇缺。你初来乍到,对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不妨就给我帮个忙,在我们这里干吧!”猴子一听,便将大腿一拍,很干脆地说:“没的说,我有下井经验,这事包在我身上,我将我的几个弟兄叫来,保证按期完成任务。”

王晓宇和猴子以每米340元的市场价谈定了承包合同。合同规定:矿方提供所有设备和材料,猴子负责劳务和成井,安全责任由乙方猴子负责。工期为三个月。

与猴子签好合同后,王晓宇立刻感到轻松了。当晚,他设宴为猴子一行接风,这是王晓宇认识猴子以来第一次请他。也许是猴子囊中羞涩的原因吧,也可能是他初来乍到的缘故吧,这一次他没争,烟酒饭菜全由矿方承担,王晓宇也假公济私地了却了一桩心事。饭桌上,猴子第一次求王晓宇,他让王晓宇无论如何,先借他一些生活费。王晓宇满口答应了。

猴子一家就住在王晓宇的隔壁,但新盖的简易房并不隔音。这一夜,王晓宇又听到了女人的呻唤声。但此时的他早已成为人父,对男女之事已不大惊小怪了。

猴子果然不负众望,第二天就拉起了队伍,十天后进尺35米。王晓宇推算了一下,按这个进度,如期完成任务并无大碍。其实,在合同签订之前,王晓宇心里早已做好了打算,即便猴子不能按期完工,那也不打紧,哪怕推迟十天半月的,王晓宇也能向领导交代得过去。

猴子干得很顺,一方面得益于王晓宇的通力配合,一方面依赖于众人的不懈努力。一月后,渣台明显高了很多。一天,王晓宇见渣台不断抬高,便建议猴子重新开个道叉。猴子及时安排工人增添了道叉。三天后的旁晚时分,王晓宇穿着拖鞋在门前乘凉,见运送坑木的矿车被提升上来了。今天的中班井下没有出渣,而是在支护。渣台的道轨略带坡度,靠井口一端略低一点,可渣台上的工人在抽掉插销后,未能及时将道叉变道。在重力作用下,矿车沿道轨缓缓滑向矿井。在经过蹦蹦头后,加速向井下飞去。王晓宇眼睁睁地看着,却没有任何补救的办法。王晓宇一想,完了,井下掌子面有四个工人正在作业,矿车飞奔入井,下面的工人非死即伤。他大叫一声不好,连鞋都来不及换就奔向井下。但等王晓宇到井下时才发现,巷道中用于支护的木材被撞得东倒西歪,矿车几经碰撞后侧翻,造成重伤一人,轻伤两人。

王晓宇急命工人赶快将伤者背上矿井,又呼来航天车将他们送往医院。经检查,重伤者造成骨盆粉碎性骨折,腰椎断裂。王晓宇一听,连哭的眼泪都没有。而猴子,则躲在一旁抽闷烟。王晓宇知道,出了这样大的事故,一定有一场更大的考验在等着自己。

果然,别有用心的人从此抓住了王晓宇的把柄。说主管生产和安全的他招来的工人缺乏安全意识,耽误了工期不说,还给矿方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王晓宇只有低头承认自己的过失。更要命的是,第五天早上,猴子竟神秘地失踪了。说是失踪,那是好听。说白了,他就是潜逃了。王晓宇欲哭无泪,只有默默地承受这一切。半月后,单位给予他行政警告处分,还免除了他副矿长的职务。

从此,王晓宇与猴子的交往便划上了句号。

 

5

2010年5月,王晓宇作为专家组组长去东新验收地质灾害项目。会议开始时,主持人介绍与会成员。在介绍到王晓宇时,他起身向与会者鞠躬示意。就在他起身鞠躬的功夫,对面有一个人突然鼓起了掌。王晓宇举目望去,见这个人有些面熟,但一时想不起在哪儿见过。只见他善意地向王晓宇点点头,王晓宇也报以微笑。

简单的见面会结束后,验收组成员同去现场查看。临上车,那人过来和王晓宇打招呼。他一说话,王晓宇立刻就听出,他就是当年的猴子,只是比以前胖了一些。他们来不及细谈,各自上车直奔施工现场。

到了现场,猴子紧跟着王晓宇不放,还不时地递上象征自己身份的中华烟。王晓宇见浆砌石墙体外观粗糙,勾缝不规范,收缩缝间距不等,甚至没有用沥青。王晓宇心想,这个猴子一定又在偷工减料。王晓宇见墙体断面窄小,便拿出施工图设计与之对照。设计书上,挡墙顶宽80厘米,而实际只有60厘米。设计压顶为10厘米厚的C20混凝土,但他用的是M10砂浆,厚度也只有五六厘米。王晓宇掏出皮尺,让随从量一下墙体的长度和高度,结果都不够尺寸。猴子过来一个劲地解释,又频繁地发中华烟。但他的烟根本就没人接。

然而,让王晓宇担心的事情还在后头。分部工程中,拦挡大坝的质量问题最为突出。破坏性检验时,王晓宇发现溢流口中没有埋设钢筋,坝体砌筑时里面也没有衬砌砂浆,基础埋深也只有设计深度的一半。拦挡大坝的建设是为了预防降雨引发的泥石流,过流能力按50年一遇设计的。可业主却把如此重要的工程交给了一个不懂专业的猴子去实施。这在以往的工程中是极少见的,质量与安全隐患不言而喻。

想到这,王晓宇心里咯噔一下。按理说,这样的工程是不能通过验收的。

回到室内,王晓宇开始翻阅资料。他看到施工日志上的项目经理签字居然是李寿义,但资料中并没附他二级建造师的证书。王晓宇询问时,猴子才解释说,他只是现场负责,项目经理另有其人。在翻阅管理资料时,王晓宇终于看到了项目经理是郭友仁。但郭友仁其人只是挂个名,真正的实施人是猴子。猴子马上表示,施工日志一定重新编录,项目经理也由郭友仁本人签字。听到这,王晓宇一时不知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按理说,王晓宇和猴子并无深仇大恨,但是,猴子对工程质量极不负责的态度是王晓宇不能容忍的。且不说猴子当年让自己蒙羞,单是他弄虚作假、偷工减料就令人发指。王晓宇心想,如果自己对猴子不严厉一些的话,他永远不知质量为天是什么意思!

王晓宇知道,对于灾害项目,安全问题常常是一票否决制。王晓宇忙问:“本项目安全上有无责任事故?”也许是鉴于问题的尖锐性吧,众人异口同声地回答:“没有发生任何伤亡事故。”

王晓宇慢慢地查阅资料,发现这个施工资料虽然外观做得非常精致,但内容纯粹是粗制滥造。主要表现是:一是多处出现低级错误。比如,单位名称错误的,时间前后矛盾的,人员姓名不一致的。二是资料不符合要求的地方太多。比如,概念错误的,分类胡拉横扯的,行列不对称的。三是资料缺项太多。比如,混凝土或砂浆的配合比和抗压试验资料缺项,既没有材料的复检证明,又没有管线的压力试验报告。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套资料并不是专业人员所整理的。诸如此类的问题比比皆是,阅后令人气愤不已。王晓宇心想,这样的资料也拿来让专家审阅,不说是辱没了专家的眼吧,也使施工单位的颜面尽失。王晓宇判断,猴子只是挂靠了这家施工单位,用他们的资质承揽了这个项目。但是,这在地灾项目中是严令禁止的。总之,王晓宇所验收过的项目中,没见过这么差的资料。

显然,一道难题摆到了王晓宇面前。面对故人,王晓宇是让他过,还是不让他过?说句心里话,这个猴子简直让人头疼。

晚上,猴子有意请验收组的专家们吃饭。但是,除了王晓宇,其他专家一个也没出来。在给王晓宇敬酒时,猴子悄悄对我说:“哥哥,过去,兄弟有诸多对不起您的地方。当年,我不该在出事后就逃逸。对此,我心里一直也很愧疚。求求您,高抬贵手,放兄弟一马。如今,我只是一个低三下四的包工头。现在的工程不好干,施工方处于工程建设的最底层,很不容易的,一个工程干下来,根本挣不了几个钱的。”王晓宇浅笑一下,反问道:“二十多年前,你不是说,你挣的钱比我多,比我早吗?”猴子忙解释说:“那时,不是不懂事吗?”王晓宇接茬说:“工程验收能不能通过,我说了不算。因为我的上面还有验收组组长。”

这时,王晓宇的电话响了。他一看屏幕,电话是验收组组长打来的。王晓宇刚按下接听键,听筒里就传来组长严厉的声音:“请转告李寿义,拦挡大坝一定要拆了重修!”

身处一旁的猴子闻言,他的眼神突然变得惊慌起来,端着酒杯的手也开始抖动起来,随即,只听“当啷”一声,他手中的酒杯翻落在了地上……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