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原创散文】客居异乡的夜晚  

2013-09-15 21:25:06|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散文】客居异乡的夜晚 - 中鑫 - .

  


独自出差,本很寂寥。谁曾想,返程时却因暴虐的天气滞留机场。夜宿他乡,举目无亲,又无所事事,顿感到自己如一片卑微的纤云,既一无是处,又飘忽不定。

独居的馆驿是一家小旅馆,室内的空气也不太好。墙角处,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霉腥味。这种味道,在南方中低档宾馆中极为常见。窗外雨声大作,密集的雨点噼里啪啦地敲落在玻璃上,仿佛要侵入到这个本不属于它的房间里一样。临窗平视,雨水沿窗户玻璃向下流落,将玻璃洗得一尘不染,也使窗外的景物变得模糊起来。风雨中,与二楼窗户等高的合欢树隐隐约约跃入眼帘。参差的树冠和毛茸茸的花朵随风向我倾倒,在倾斜到极限后又无奈地弹回。婆娑的身姿,在大雨的彻洗中不停地摇摆着,仿佛一个在风雨中奔波的人。

约莫半小时后,窗外的风雨声渐渐淡弱。这时,夜幕四合,华灯初上,合欢树的花叶也在视线中渐渐显现。只见合欢树的叶子细如鸟羽,花儿纤如飞丝。那一朵朵临风绽放的绒花,仿若写意画中的雏鸟一般点缀在碧绿的树冠之中。极目远望,大街上积满了雨水。水面上,灯影如光柱一般瑟瑟而动。汽车穿行在积满雨水的大街上,车轮在碾碎光影的同时,也摔出一阵阵沙沙的响声。

打开窗户,让暴雨洗过的空气在房间内对流。过堂风从南面的窗户中吹入,径直向北面的门口拂去,在冲淡了霉腥味的同时,也带来一股合欢花的清香。湿漉漉的清香扑面而来,瞬间穿透了我的身心。我惊诧于这种花香的侵染,再次来到映满合欢花的窗前。突然,一阵悲情的二胡曲飘临耳畔,曲目是我熟悉的《二泉映月》。寻声望去,只见斜对面有个饺子馆,名曰辽东人家。夜幕下,辽东人家的灯饰在不停地变换着颜色。屋檐下,有一个看不清面容的老者正在抚琴。从肢体动作上判断,这首《二泉映月》一定是他演奏的。尽管他的琴声如泣如诉,但他的周围,既无观众驻足,亦无行人经过。

孤独如寒风一般向我袭来,充斥于整个房间,使这个极为平常的夜晚也充满了无奈的寥落。转身打开电脑上网,却见博客门庭冷落,好友无一在线,便扔下电脑,将注意力转向电视。但电视亦无什么好节目,只得将声音调至最小,权当以画面上的影子为伴。

这时,室外的琴声停了。而唰唰的车流声随即破窗而入,隔壁的电视机响声也毫不忌讳地绕进来,使这原本寂静的屋子变得聒噪起来。关上门窗,噪音立刻小了许多。躺在床上,仰望天花板,内心顿生一种失落的感觉。这一刻,仿佛全世界的人都与我没有任何关系,归心似箭的我只好自个儿找事做。好的是,今夜,这间屋子属于我,所有的陈设也属于我。我可以毫无忌惮地洗十遍澡,打一百个喷嚏;也可以心安理得地抽半包烟,甚至可以唱自己胡诌的歌曲。我心里是这样想,身体却不由自主地做着仰卧起坐。紧接着,我坐起身,不停地调换电视频道。不经意间,电视频道已经转了一圈,仍没一个心仪的节目。

窗外的风雨声完全停了下来,尚未进食的我总算可以出去用餐了。满街都是积水和灯影。我跳过一个个映满倒影的水坨,将足步落在暗涩的水泥地上。夜幕下,醒目的辽东人家招牌还在不停地闪烁着,仿佛是召唤我一样。也不想浪费时间了,不妨就近吃点吧,只要能填饱肚子就行。

走近饺子馆,那位老者依然置身于屋檐之下。只见他蓬头垢面,衣着褴褛地坐在一张凉席上。凉席的前方,放着一个装满毛票的鞋盒。他胡子拉碴的,手里握着一把半旧的二胡,但他并没演奏任何曲目,仿佛担心自己的演奏是对牛弹琴一样。他,分明是一个乞丐。驻足端详,他竟然是一个没有左足的残疾人。不知处于何种原因,一种怜悯之心骤然叩击我的心扉。我忙掏出十元钱,将钞票投入鞋盒里。他在看到钞票的同时,一改萎靡的作态,神情百倍地立起上身,激动地向我说了声谢谢。看得出,他的感激是发自内心的。其实,在我隔窗看到他时,我本不知他是一个乞丐,更不知他是一位残疾人。以往,对于行乞者,我一般都是敬而远之的。因为有很多行乞者,貌似可怜,其实不然。他们故意装出可怜的样子,以博得众人的同情。但我坚信,面前这位老者确实是一个可怜人。我在想,他是不是比我更孤独呢?他有儿女吗?在这孤单的夜里,他有处住吗?与他相比,我的这点无聊又算得了什么?

走进饺子馆,我向老板打听这位老者。老板说:这位老者常年流浪于这一带,足有十年光景了。我都记不清已经给他多少次饭食了。

令人费解的是,对于这样一位风烛残年的残疾老人,当地政府怎么置若罔闻?让这样一位老者流落街头,岂不影响这座城市的形象!

吃完饭,饺子馆就要打烊了。这时,同学来电话了。我说,我因天气原因滞留机场了,心里很急,也很孤独。同学听后,竟是哈哈一笑。他嗤笑般地说,但凡孤独,大多属庸人自扰。对于一个文学爱好者来说,孤独常常是与文字相伴相生的。寂寞时,若将自己关在一座房子里去专心写作,那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听到他的提醒,我沉重的心情顿时得到了片刻的缓解,便匆匆挂了电话,赶往房间。临走时,我再看一眼那位老者,他好像已经酣然入睡了。耳边,顿时传来一阵轻微的鼾声。

回到宾馆,重坐于电脑桌前,半天却敲不出一个字来。再登博客,又不知该做些什么,便在心情随笔上留下刚才的感触。

不一会,突然发现博客消息栏里弹出一则评论。我想,在互联网上,有谁会关注我这不合时宜的牢骚话?点开一看,是一位平时不曾来往的博友发来的,内容就两句诗:凝眸有情事?驻足无奈人!

看到这句话,我知道自己的留言已经被人读阅了,我也知道今天遇着知音了。不管他的这句话是不是出于真心,我都认为他和我在思想上产生了共鸣。在这独居异乡的夜里,我隔窗端望一眼辽东人家,见那位老者的身影依然畏缩在漆黑的屋檐下。我知道,自己不可能成为一位慈善家,只有在心里默默地祝福那位老人了。

转身的功夫,窗外再次传来一阵紧促的风雨声。我的耳边,又仿佛传来一阵老人的鼾声……

 

  评论这张
 
阅读(589)|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