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原创小说】《红别墅》  

2014-11-23 16:50:19|  分类: 纸刊及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小说《红别墅》刊发《鸭绿江》2014年11期 - 中鑫 - .
 
 
小小说《红别墅》刊发《鸭绿江》2014年11期 - 中鑫 - .
 
 

【小说】红别墅(原创)

       文/曾正伟


秋分刚过,秋酣的别墅就已经泛红了。

秋酣的别墅之所以会泛红,是因为墙壁上爬满了爬山虎。

秋酣是我的邻居。但说来惭愧,我连他姓啥都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是一位画家,笔名叫秋酣。听说他擅长画藤本植物,因此,他在别墅的四周种满了爬山虎。每年的春季,满墙的藤条开始抽芽,嫩绿的茎叶沿着墙壁向上爬,形成一面婆娑的绿墙。入夏以后,疯长的爬山虎就已经密密麻麻地包裹了别墅。远远望去,除了窗子外,整个别墅就像穿上了一层绿色的盛装。而到了秋天,爬山虎的叶子逐渐由绿色变成暗红色,秋酣的绿别墅也就变成了红别墅。秋风一吹,哗哗地作响,像一条从天而降的红瀑布。大家说,秋酣种的爬山虎,夏天绿得迷人,秋天红得深沉。这些爬山虎,不光美化了我们的环境,同时也点缀了我们的生活。

秋酣虽逾不惑,但他仍是个单身。听说,他老婆前几年跟人跑了。临走时,还卷走了他一大笔钱。我们虽为邻居,但很少走动。因为在我眼里,文化人一般都是不好接近的。平日里,总是见他老妈出来买菜或打牛奶,却从未见过他的身影。只有在他出去采风或参加画事活动的时候,偶尔才能在院子里遇见他。每次遇见他,他不是背着一块画布,就是提着一个画包。邻居们都说,秋酣是个很注重感情的人。

看到秋酣的爬山虎渐渐变红了,我总喜欢站在对面的广场上欣赏这一景致。这天,我刚到健身器旁,就见青龙过来了。

青龙也是我的邻居,听说他还会算命。虽说他没正当的职业,但他好像从来都不缺钱。青龙个头高大,体魄也很强健。他的左臂上有一道纹身,纹身的图案是一条飞舞的青龙。“青龙”这个诨号,大概就由此而来。青龙本来就长得凶神恶煞一般,加上这道纹身,让人一看就感到瘆煞。每当物业公司乱收费的时候,只要青龙一露面,物业公司的人都会诺诺而退。因此,他成为我们小区公认的利益代言人。

青龙边走边打着电话。我真真切切地听到,他在和一个女人通话。他挂了电话不久,门口就进来一个穿戴入时的女人。这个女人三十多岁,乌黑的秀发一抹垂下,刘海呈“人”字型朝两边撇开。白皙的瓜子脸上,一双大眼睛像会说话一样,嘴唇抹得红红的。她上身穿一件浅灰色的低胸汗衫,乳沟半露在外,粉红的乳罩隐隐约约地在汗衫里微微晃动着。她的左臂上,搭着一件米黄色的短风衣,右臂提一个挎包。她下身穿着一件黑色的超短皮裙,肥硕的臀部将皮裙撑得圆圆的,看似有些装不下,也不知她是如何绷上去的。她的腿上穿着一条网状的长筒丝袜,修长的美腿直腴腴的,乍看像一组黑色的曲线在地上流动。青龙见了她,嘴里啧啧一声,便开着玩笑地说:小凤,今天好靓好性感哟!

望着这个被青龙称做小凤的潮女,我倒吸一口凉气。我坚信,她通身所透射出的性感和风韵,是任何男人都难以抗拒的。

这时,青龙向我介绍说:这是我的朋友小凤。说完,他就向小凤弹了一个响指,说道:先到我那儿坐一会吧。小凤莞尔一笑,挤挤眼说:你呀……好吧!

不知是青龙出于炫耀,还是根本就没把我放在眼里,他们走到楼角的时候,我见青龙就开始捏小凤的屁股。而小凤,也将左臂轻轻地搭在青龙的腰际。他们相互扭着腰身走了,只留下目瞪口呆的我伫立在那里,不知他们有没有感觉到我的目光。

约莫半小时后,青龙和小凤下楼了。凭直觉,我感到他们之间好像经过了一场酣畅淋漓的蜕变。只见他们说说笑笑地走向了秋酣的别墅,继而按响了门铃。我不好意思再看他们,便将目光转向南门。

后来,我才听说,小风是青龙介绍给秋酣的对象。听到这,不禁使我想起了一件往事。那是在仲夏的时候,青龙曾给秋酣算过一次命。他说:待到爬山虎变红的时候,你的婚缘就到了。

寒露一过,秋酣的爬山虎就更红了。一天,我和秋酣在门口不期而遇。我说:听说青龙给你介绍了一个对象?秋酣露出从未有过的惬意,美滋滋地说:是。很不错的一个女人!只是花起钱来,大手大脚的。

女人嘛,总是爱美的,何况她是个潮女。再说了,你也不缺那几个钱。不知啥时喝你们的喜酒呀!

秋酣没有马上回答我的问话,他犹豫半天说:看来,青龙说得真没错,爬山虎红的时候,我的婚缘真就到了。

我闻言,很羡慕地说:你真好福气!

是哩。秋酣很满足地说。

说也怪,在这之后,平时足不出户的秋酣动不动就出去。出去的时候,也不见他背画包,每次总是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的。我觉得,他像换了一个人似的。而青龙和小凤,却再也没有进入我的视野。

转眼就过了霜降。一场秋风过后,爬山虎的叶子开始纷纷掉落,像撒气一样。这天,我应朋友之邀去葡萄园吃饭。我到葡萄园的时候,做东的王鑫还未到。葡萄园的包间都是用鲜活的爬山虎藤条围起来的圆形空间,就跟蒙古包一样。我走进红枫一号包间,要了茶水,便玩起了手机。突听隔壁的包间传来一阵男女对话声。只听女人说:这一阶段,秋酣的创作热情很高。他说,是我给了他创作的激情。等攒够足够的作品,他就去南方办画展。又听一个男声说:我早就盯上他了,可那时你这个号称“玄武”的美人还没从监狱出来。为了等你,也为了稳住他,我只好假装算命,对他说,待到爬山虎红的时候,你的婚缘就到了。

这时,女人的声音再度响起:青龙,你真不愧是我的小诸葛。等这次钱一到手,我们干脆就远走高飞吧,别呆在白银了。我再也不想过这种担心受怕的日子了。

玄武,不,小凤,你别怕,有我青龙在,谁都不会把你怎么样,包括警察。也许你还不知道,我们的白虎又看好了一个大活。这一回,目标是个上市公司的大老板。至于朱雀,她那个老头已经榨不出什么油水了,我准备把她撤回深圳去。

惊闻一席话,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原来青龙他们是一个诈骗团伙。没想到,青龙竟然藏得这么深。

乘王鑫还没到,我想抽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便匆匆走出了红枫一号。走到大门外,我给王鑫打了个电话,说自己有事来不了了。王鑫在骂我没有诚信的同时,还埋汰我是不是又去泡妞了。

回到小区,我始终拿不定主意,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将这一切告诉秋酣。恰巧,当晚领导来了电话,单位派我第二天出差长沙。次日一早,我就匆匆出发。来到下楼,一场强劲的秋风袭来,爬山虎的叶子便开始大片大片地掉落。叶子落在地上,红得像一片血。秋风吹来,干枯的叶子仿佛一群季节的行吟者,发出一阵轻声的哀唱。它们簌簌地翻着个,涌向东面的墙角。

一周后,我如期回到了白银。这时,爬山虎的叶子大多已经凋落了,满墙只剩下干枯的藤条。奇怪的是,好长一段时间内,我再也没有遇见过秋酣。直到有一天,我遇见了秋酣的母亲,才知道他去了南方,而青龙和玄武却始终不知去向。

有人说,他们去了深圳;也有人说,他们被警察带走了……

  评论这张
 
阅读(655)| 评论(6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