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原创小说】玉女河  

2015-12-27 20:43:39|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趟着夜色,海子沿着长满苔藓的青石板台阶拾级而上。他来到半山腰的那块菊花石旁,便转身坐了下来。对面就是玉女峰,玉女峰的背后就是玉女河。今天是七夕。按习俗,翠阳山一带的未婚女子们今晚都要去玉女河洗澡,以期洗掉各人身上的污垢和晦气,迎来自己向往已久的爱情和未来。海子知道玉兰也去了,这使他感到多少有些焦躁。望着这座神奇的玉女峰,海子脑海里出现的不是女人们洗澡的画面,而是一个古老而凄美的传说。

相传,在春秋战国时期,齐桓公欲称霸于诸侯,但齐国国力尚不强盛。这天,身为宰相的管仲作为监斩官,欲将死囚犯高顼一家八十余口灭族。他来到午门外,忽见高顼的妻子芄兰貌若天仙,便顿生邪念,欲将她纳为小妾。但他转念一想:高顼一家本该灭族,芄兰也在其列。若将其私赦,万一桓公追究起来,自己又该如何应对?于是乎,他萌生了一个遗臭万年的坏主意:何不将这些女眷赦免,发配到军营里充当军妓,征其夜合之资,以充国用,岂不是一举二得?正因为这个坏主意,使管仲成为了娼妓业的开山鼻祖;也正因为这一念之差,本应流芳百世的他,在一定程度上沦为了一个千古罪人。

话说芄兰进入军营后,终日不思茶饭,以泪洗面,而军士们却欢欣雀跃,斗志昂扬。月初发给他们的饷银,月底都进了军管的库中。一时间,齐国国力大增,威震四方。渐渐地,这一消息传播开来,各诸侯国纷纷开始效仿。

一日,芄兰因不堪受辱,便借机乔装外逃,不幸被军士察觉。军士发现芄兰后,一路穷追不舍。芄兰一边跑,一边不时地回望。谁曾想,因慌不择路,她误入了一个迷宫一般的山系。这个山系就是翠阳山脉。芄兰来到一处山角下,眼前却没了路。眼看追兵马上就要到了,芄兰感到既绝望,又无助。顿时,她心灰意冷,泪如泉涌。情急之中,她转身就地一坐,以从容的姿态面对追兵。但就是这一坐,惊人的一幕发生了。芄兰刚坐定,忽听一阵咯巴巴的声音响起。随即,一座奇峰突起。只见芄兰的身体在瞬间化为一座高大的石峰,而她的眼泪也形成了一条小河。军士们见了,各个惊得目瞪口呆。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半天说不出话来。待回过神来后,他们只得回营复命。从此,翠阳山系中就多了一座山,也多了一条河。这座山就叫玉女峰,这条河就称为玉女河。

据《翠阳县志》记载,芄兰坐化后,管仲曾专程来翠阳山祭拜她。之后,随着这个传奇故事的不断扩散,翠阳山一带就逐年有人迁入,并世代相传。秦汉时期,这里就出现了颇具规模的村落。而到了南北朝时期,人们为了躲避战乱,这里就成为一处名副其实的桃花源。隋唐以后,尤其是五代十国时期,这里就已经相当繁华。而到了宋时,这里更是盛极一时,因为名将狄青曾征战并镇守在这里。自明朝以后,翠阳山已成为名扬天下的富庶之地。如今,这里是翠阳县人民政府所在地。

月牙升起了,暮色渐渐被月光所驱散,海子也从传说故事中回到了现实中来。海子望着玉女峰,只见月下的玉女峰宛若一个活生生的女子,端坐于自己对面。她的脸上,挂满了委屈、忧愁和无奈;同时,也折射出一种对强权和人间不平的愤懑。她的秀发,宛若一缕飞扬的丝带,蜿蜒地伸向脑际,飘逸中散发出一种天生的妩媚。她的手臂,伸曲有度,光洁如玉,手臂弯曲着搭落在形似右腿的裸岩上,岩石上就连一棵草也不曾生长。她的衣裙从浑圆的肩头落下,显得丰满而有情致。斑驳的月光下,一条条衣褶也层次分明,清晰可见。远远望去,整个玉女峰就如一尊精雕细刻的石雕作品,静静地矗立在玉女河口,但是,这件巨大的石雕也遮住了海子投向玉女河的视线。

海子站起身,随意挪了几步,然后又慢慢地蹲了下来。他仰头望望天空,又低首看看石阶。天空很灰,灰得有些不可思议;石阶很凉,凉得有些莫名其妙。天际挂着一缕轻云,似有似无地飘向玉女河上方;石阶上长满了青苔,若隐若现地泛着绿光。

此时,他听不到女人们的任何声音,满耳只是哗哗的流水声。

对于海子来说,玉女河是神秘的。因为从小到大,海子仅有一次看到过它的真容。那是在他十岁的那年,他和几个玩伴冲上玉女梁(也就是玉女的手臂)想看个究竟,却被奶奶发现了。奶奶断喝一声,说男孩子一旦进了玉女河,就会得相思病。长大后,会找不到媳妇。

那次在玉女梁上,海子清楚地看到玉女河很细很长,蜿蜒的流水像一条白练镶嵌在谷底。河岸上没有耕地,河边长满了荆棘和树木。远处有一个瀑布,瀑布下有一个水潭。明媚的阳光下,瀑布一带弥漫着水汽,断壁前方还挂着一轮七色彩虹。彩虹的弧线中央,有几个青年女子在嬉闹、追逐。

其实,不仅是奶奶不让海子步入玉女河,就连父母也曾叮嘱他说,玉女河是女人们沐浴净身的地方。作为一个男孩子,你一辈子也不准踏进玉女河半步。

所以,从小到大,海子就带着一颗好奇心注视着身边的玉女河。令他不解的是,为什么玉女河一定会成为男人们的禁地?为什么河岸上就连一块耕地也不曾有?长期以来,没有人对此做过解答,更没人去偷看过女人们洗澡。在他的记忆中,玉女河就是一块圣洁而又令人向往的地方!

海子比玉兰高一级,两家住在同一条巷子里。那条巷子没有名称,也不宽,但很深,足有二百多米。其实,说它是巷子并不贴切,它只是一条路。原因是,巷内并没有专门的墙体,只是两边人家的后墙或侧墙将道路封堵起来,形成了一个窄而深的巷子。所以,平日里,巷子内很难见到太阳,只有在中午时分,太阳才能照射一会。这条巷子,巷口地势较低,越往里面,地势就越高。巷子中间是排水沟,沟里终年流淌着洗衣水、涮锅水,甚至是尿液。夏天,巷内污水横流,臭气汹天,成群的苍蝇飞来飞去,令人作呕。而到了冬季,污水结成冰溜子,层层相叠,白中泛黄,落雪后更是湿滑难行。

海子家住在巷子的中段,而玉兰家在最里面。所以,无论是出门,还是回家,玉兰都要经过海子家。海子上初二时,一个星期天的下午,天阴沉沉的,好像要下雨,巷子里一个人也没有。海子闲坐在院子里,突然看到玉兰挑着水桶出去了,他故意咳嗽了一声,玉兰便扭过头来。四目相遇时,两人都看着对方呆住了。这是他们第一次全神贯注地注视对方。只听当啷一声,玉兰肩头的扁担滑落在了地上。那一刻,时间仿佛凝固了。海子乘机跃出院门,抢起地上的扁担和水桶,直奔巷口而去。而玉兰呢,竟然呆立在那里不知所措。

等海子挑了水回来时,玉兰依旧端立在那里。海子放下水桶,玉兰并不感谢,也不看他,只是一个劲地抠着指甲,好像要抠出世间所有的污垢。而海子,也是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的脚尖,他一边看着脚尖,一边使劲地用脚尖踩着地,仿佛要踩出什么东西似的。冷不丁,海子想上前抱她,玉兰使劲地躲闪。无意中,水桶被打翻了,桶里的水洒落了一地。那一次,虽然没有肌肤相亲,但海子发现世上还有一种缠人的东西。从此,懵懂的他开始了自己的初恋。

一阵蛙声袭来,海子再次从回忆中回过神来。这时,上弦月即将转上他的头顶,海子觉得,有一种东西正在从自己的内心向外蔓延。

海子双手托腮,任凭风儿将自己的思绪吹向玉女河。放眼斜对面的玉兰家,只见他时常瞩目的那间闺房是黑的。尽管有月光,但它丝毫没有改变窗齿的底色。而自己家,因为处在低处,便被淹没在万家灯火之中。此时,他被一阵强大的孤独所围堵,仿佛一杯浓烈的咖啡在时光的流逝中渐渐变凉。

一束车灯的光亮划破夜空,伴随着一阵马达声传来。海子知道,那是玉兰的哥哥九娃开着小车回家了。光音落处,九娃将车停在路边,走进了巷子。不一会,九娃家的院灯亮了,他父母出门相迎。自然,玉兰的闺房里并没出来人。

只听九娃问道:妈,玉兰呢?

别问了,快去吃饭吧。是玉兰母亲的声音。

听了九娃母子的对话,海子更加确信玉兰去玉女河洗澡了。

九娃随同父母进了院。随即,厨房的灯也亮了。

月牙掠过海子的头顶,就像流失的时光一般悄无声息;相思蜇伏在他体内,宛若呼吸一样在胸中荡漾。海子知道,自从自己暗恋玉兰以来,他就如一个被人遗弃的孩子,独自流落在外。纷乱的思绪,在夜风的吹拂下又回到了空茫的从前。

初三时,有一次玉女河发大水,玉兰去上学。她来到河边,眼望着滔滔河水却过不了河。这时,海子赶巧赶到了。那一回,是海子背着玉兰过了河。伏在海子的背上,玉兰的心怦怦直跳,而海子也同样感到一阵亢奋。虽然玉兰有些害羞,还时不时地撑起腰身,但海子明显能感到玉兰酥软的双乳在自己的身后晃跃。

从此后,海子总是在河边守候,他希望玉女河能再发一次大水。可遗憾的是,玉女河再也没有洪流泻下。对于海子的示好,玉兰并不刻意躲避。有时候,玉兰和其他女生走在一起,但一旦见到海子,那女生就会笑着走开。海子由此判断,玉兰已将自己的经历分享给她的闺蜜了。

而三年前的一天,听说玉兰和翠花要去广州打工,海子便想借机送送她。临行的当天,海子早早就守在门口,以期能和玉兰同行。玉兰出来的时候,他假装也去县城,便和玉兰一起上路了。

从巷子到汽车站,最多也就一刻钟的行程。一路上,翠花故意挖苦海子,说海子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花痴,而玉兰始终笑而不语。在路过玉女河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了那个古老的传说,便无端地憎恨起古代的管仲来。他觉得,管仲是淫恶和堕落的罪魁祸首,因为是他创立了娼妓这个职业。

海子本想单独和玉兰说会话,但苦于没有机会,只好作罢。海子搞不明白,是不是玉兰故意不给他这个机会。当着翠花的面,海子不止一次地对玉兰讲“在家千般好,出门一时难”的道理。可玉兰总是充耳不闻,翠花更是置若罔闻。

玉兰初去广州的时候,海子还时不时地和她通通电话。可没过多久,她的电话总是关机,尤其是在白天。而到了晚上,她的手机虽然开着机,但她总是不接电话。每当这时,海子就悄悄地给她发个消息,玉兰偶尔也回复一下。但更多的时候,玉兰对他置之不理,无论是电话,还是短信。凭直觉,他感到玉兰变了,而且变化很大。她之所以能回复他,那纯粹出于应付。

有一次,听说翠花从广州回来了,海子便向她打听玉兰的消息。见到她时,海子惊呆了。只见翠花浑身珠光宝气,晔晔照人,俨然一个刚从夜总会走出来的“鸡”。若不是亲眼所见,海子决不会想到翠花会变得如此庸俗。

见海子向自己打听玉兰的消息,翠花的眼神黯淡了一下,继而不屑地说,玉兰挺好的,只是比以前瘦了些。怎么,你想她了?

海子笑着答道,是想了,不可以吗?告诉我,玉兰是怎么变瘦的?

翠花收起笑容,迟疑一下,不紧不慢地说,因为热,加上水土不服,还老是上夜班。

广州的热,海子是知道的。至于水土不服,海子也能想来。但让他不明白的是,玉兰为什么总是要上夜班。看到海子的目光,翠花好像很不情愿地解释说,广州是个不夜城,那儿不比我们翠阳山,广州人的夜生活很丰富,晚上生意特别好做。

那你们都做什么生意?

开始的时候,是在餐厅里帮人刷盘子。后来是做保姆,站柜台,现在主要是摆地摊,卖各种化妆品。

海子闻言,他纳闷了。在广州,也有人要地摊货吗?尤其是化妆品,只怕更是无人问津了。

翠花听了跺了一下脚,她脸一红,忙辩解道,哪儿都有穷人,广州也不全都是富人。你不知道,刚去的时候,我们有多难!我们甚至被黑社会的人盯上了。

翠花说完,她好像要有意躲避海子似的,撇下海子一溜烟地走开了。

望着翠花远去的身影,海子的心开始悬起来。他担心玉兰会遭到黑社会的绑架和恐吓,也担心玉兰会变得和翠花一样俗气。如果真那样的话,海子断定,无论自己如何努力,也是不会有结果的。

至于翠花,她虽然打扮得像个“鸡”,但这毕竟是表象。也许,她是出于炫耀,或是虚荣心使然。再说了,她和玉兰去广州已经三年了,花花世界总会改变一个人的。这种改变,无论是出于无奈,还是主动接受,都是不受指责的。所以,对于海子来说,无论是玉兰,还是翠花,都是他魂牵梦绕、牵肠挂肚的人。

九娃的一声咳嗽,把海子从往事的回忆中唤醒了。海子居高临下,他见九娃闭了厨房的灯,走向了上房。院子里的灯依旧亮着,灯光将玉兰的闺房纱窗照得通亮。

这时,耳边传来一阵女子的欢笑声。海子站起身,眺望一眼玉女河,但什么也看不见。

欢笑声渐渐近了,海子寻声跑下山来。但是,人群中,却没发现玉兰的影子,他不知为什么……

这一宿,海子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他思前想后,玉兰既不在家,也没去洗澡,她会去哪儿呢?身边这条流淌了千年的圣洁之河,会不会给他一个答复呢!

第二天一早,海子准备去县城买化肥。临出发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海子一看,原来是表哥打来的。表哥远在龙湾,离县城有一百多里地。在听说他要进城买化肥时,表哥叮嘱海子,让他也帮自己买两袋,顺便带到通往龙湾的班车上。

海子买了化肥,他来到汽车站,见开往龙湾的班车还没进站,他便在附近转悠。海子走着走着,不经意间,他来到一个电线杆前,海子见电线杆上贴满了各种小广告。其中,有一张很显眼。上面写着“祖传秘方”,下面是一个长长的破折号,副标题是“包治各种性病”,“性”字是红色,还特别大。广告上列举了各种性病的症状,并声称无论是何种性病,只要使用了自己的祖传秘方,保证药到病除等等。最后是诊所的地址,地址就在汽车站广场的东侧。海子本不屑于这种小广告,但不知为什么,他竟然鬼使神差地朝着广告所说的方向望去。果然,他发现了这家诊所。只见高大的招牌悬挂在诊所上方,在阳光的斜射下,白底红字的巨幅“性”字非常醒目。

    突然,两个熟悉的身影从诊所里走了出来,她们手里各提着一包中草药。海子不看则已,一看随即晕倒。因为这两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翠花和玉兰……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