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转载】[创作漫谈] 浅谈创作之素材 作者:中鑫  

2015-04-09 21:41:46|  分类: 电子刊及网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中国作家]电子旬刊《[创作漫谈] 浅谈创作之素材 作者:中鑫》

浅谈创作之素材

 

作者:散文创作的语言和手法  作者:中鑫 - 中国作家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中鑫          编辑:  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冠军 -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 -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阿刘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4第20期 总第114期] - 中国作家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我的作品大多取材于自己比较熟悉的乡村。我这样做,并非刻意地追求所谓的乡土气息,而是凭借自己内心迸发的创作激情,用以描绘自认为还算感人的乡村故事。我虽然长期生活于都市,但若将都市比作一个人工湖的话,我恐怕算不上一个真正的游泳者,充其量就是一个在浅水区“扑腾”的落水者。因为从未涉足都市的“深水区”, 所以,我对它的认识也就停留在其表面上,而对它缺乏更深层次的了解。故而,反映都市生活的作品也就相对要少些。在这些不多的作品当中,无论是创作主旨,还是所要反映的深度都是比较浅显的。比如《情迷咖啡屋》,再比如《高知罪犯》。

同样,如果将乡村也比作一个人工湖的话,或许我还能称得上是一位“资深”的潜水者,我甚至还会将湖底的每一块鹅卵石都摸起来看一看。可以说,从小到大,我在都市的时间几乎是乡村的两倍,但我对乡村的了解却远远超过了都市。因为我出生于乡下,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我觉得自己生命的根须早已深深地扎在那里了。

但是,以上经历只是我熟悉乡村的一个原因。从另外一个角度讲,自己所从事的职业又使我对乡村有了更多的了解。多年的地质生活,使我对本就熟悉的乡村又多了一些额外的补充。所以,拙作中的人和事总是离不开乡村的沟沟岔岔。有读者笑我说:你的作品里,怎么除了“沟”,就是“沟”。我听后就笑了。我说:我也想写写“海”的,但我不知道“海”“长”的什么样,我写得出吗?

所以,对于自己曾经写过的,不管读者是喜欢也好,不喜欢也罢,我只能这样我行我素地写下去了。正如《新院子的那片菜地》所说:“种子还没在土里发芽,我的期盼已经长得有三尺高了。”

树高千仞,难离其根;人奔万里,当归其本。故土,往往是一个人创作的源泉和根基。因为故土对我们每个人的影响都是深刻的,故乡的一草一木,总是关情的。有人曾说,自己很想写文章,但苦于没有创作的素材。而我要说的是,只要你留心,素材遍地都是,尤其是在故里。每个人都有故乡和亲人,我们要获取素材本是很容易的。即便身在异乡,这也是不难的。

关于素材的获取,如果一定要将它们归纳总结的话,无怪乎两种:一种是直接获取,另一种是间接求得。

先讲直接获取。

直接将身边熟悉的人和事加工提炼、摄入作品便是一种直接获取素材的方式。这样的故事往往是自己比较熟悉的,写起来也应该是比较顺手的。如拙作中的《星期天》、《午夜的车灯》、《媚俗》、《王五其人》及《婚礼上的拳头》等都属于此类。

如果身边没有合适的素材来源,也可以亲身去体验。亲身体验既是获取素材最有效的途径,也是提炼故事最直接的方法。因为创作本源于生活,没有积累就没有好作品。比如,拙作《裤裆坝》就是通过实地体验而得以完成的,而《木寨岭情歌》则是经实地采风后才挥就的。

多年以来,不是有众多的作家专程深入基层进行采风吗?采风其实就是一种对生活的体验和感受。作家要说的话、要表达的情感,应当全部付诸于自己所塑造的人物。这是文学创作的基本要求,它反映了创作与生活的关系。作家体验生活时,可以将自己直接融入到某一特定的生活环境中去,也可以在自己的环境中全身心地感受这种生活,这两种方式应该都是可取的。作为作家,我们不可以把自己关在书房里闭门造车,但可以根据自己的生活积累来推断从没接触过的人和事。

作家杨少衡认为,生活与创作自古就是不相分割的,但它处处包含着新意。对于生活,创作者不但需要“身入”,更需“深入”。因为生活是创作的唯一源泉。这句话一语中的,道明了创作与体验的关系。

作家陈应松说,文学应该是植根于大地的,特别是写农村题材的作家,作品一定要与土地紧紧相连,从中吮吸营养,充实自己。如果文学创作也搞无土栽培的话,那顶多只能养成一盆弱不禁风的小花。若要想让自己的作品具有强盛的生命力,我们只能深深地扎根于泥土,使自己的文字带有泥土的芳香。这样,我们塑造的人物形象才有可能具有鲜明的个性。

取材时,对于自己看好的故事,事小时可以扩大,事大时可以化小。最好避开宗教和政治等敏感话题,就写小百姓的生活,这样取舍是最明智的。如果实在没有故事可写的话,也可以直接虚构。虚构是一个小说家经常应用的一种创作手段。但多限于对情节的虚构。而对于人物的虚构一定要把握其个性。对初学者来说,故事中的人物最好在生活中能找到原型。

再说间接求得。

提起间接求得,“道听途说”是一种方式,查阅资料也是一种方式。具体讲,“道听途说”就是根据民间的口传资料或某人的口述资料,并将这些资料加以整理和提炼而获取素材的一种方式。比如,莫言的《红高粱家族》,我们读后就觉得它很真实。难道说,莫言本人就一定参加抗日战争了吗?无疑,他也是从别人口中听来的,或是自己感悟的。而拙作《雪花盐》和《翠湖红萱》等,尽管也是本人从先辈口中听来的,但还是给人一种真实感。所以,对于“道听途说”的素材,只要组织得当,丝毫也不影响作品的品味。

查阅典籍、地方志、碑贴,甚至家谱也是一种间接获取素材的方式。比如,拙作《追远堂》就是本人在查阅有关资料后有感而发的,但它也是我最满意的作品之一。

除此外,阅读他人的文学作品也是一种行之有效的好方法。比如:本人在阅读刘亮程的《一个人的村庄》时,就产生一种创作的冲动。于是,就有了一篇《一个羊户丈的内心独白》的散文。再比如:作者在阅读了《寒风吹彻》后,便有意打造了一篇《一个落霙满地的冬夜》。而影响最深的是,我在阅读许云龙的《 清明时节寄遐思》时,感悟了这样的诗句:人生本是一场单程的苦旅/活着也许就是一种赎罪的修行/如果生是一种幸福/那我们为什么要哭着来/如果死是一种痛苦/那大家为什么还要笑着去/如果天堂不是那么美好/那为什么所有去过的人都不回来?

读着这首诗,我不单觉得意境很美,美得让人无以言表,还给人一种无比的震撼。之后,我便根据诗意,创作了一篇小说《单程苦旅》。

看电视、聊天也是间接获取素材的重要手段之一。如拙作《除夕之夜》和《同学之间》就是通过与人闲聊听来的真实故事。再如《又逢端午节》就是在电视里看到北漂一族在北京追梦,却处处碰壁,最后主人公迫于生计,在人行过道中演出挣钱糊口。这些来自于社会最底层的人和事往往是我们取材的最佳来源。

不管是直接获取也好,还是间接求得也罢,加工与合成才是创作的关键所在,仅凭单纯的生活体验是远远不够的。这就要求我们对获取的生活素材进行深加工,使其不断地得到提炼和升华,从而创作出脍炙人口的好作品。而对于素材及人物的取舍要有主次,要精准;对于故事情节的把握要有尺度,要去粗取精,去伪存真,既不能漫无边际地空想,又不可机械地照搬故事本身。文学本源于生活,但在一定程度上讲,它又是高于生活的。也许“无巧不成书”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总之,我们应该努力在自己身边捕捉所需的素材。说白了,素材的提炼是一个审视人物和故事的过程,也是一个积累经验和提高水平的过程,它既反映了作者的个性思维,又体现了作者驾驭故事的本领。这就好比一道综合数学题,只要方程式列好了,解方程也就不显得难了。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4第32期 总第126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创作谈】浅谈创作之素材(原创)

中鑫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