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原创散文】背运的日子  

2015-05-09 22:24:00|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久没有写任何东西了。母亲节将至,不能再偷懒了。谨以此篇,告慰九泉之下的母亲……

                                                                                                ——作者题记

 

    1

二十多年前,单位曾在红会矿区办过一个小煤矿。作为单位的派出人员,我在那里一呆就是十年。在这十年间,我和好多同事都疏远了。十年后,煤矿因故关停了,我便回到了单位。但刚一回到单位,我便遭遇了下岗。

这时的母亲身体一直不好,总是病病歪歪的。她见我整天呆在家里,总想知道这是为什么。有好几次,她都想问我,但每每欲言又止。

终于有一天,母亲忍不住了,她鼓起勇气问我:你究竟得罪了什么人?怎么下岗了?别人都在上班,更何况你还是一个大学生。

我一时语塞,竟无言以对。其实,对于这次下岗,我是有思想准备的。因为单位近年不太景气,加上我从不到领导那里走动,下岗便成为预料之中的事。但由于春节将至,我又在煤矿闲散惯了,便想过了年再说。可母亲不这样想,有好几次,她都想找领导理论。但都被我及时地制止了。

看到母亲为我操心,我心里很难过。说实话,年近不惑的我,早已超过了让母亲操心的年龄。但天下的母亲,哪个不是为儿女们操心了一辈子。为了安慰她,我每天假装上班,并按时按点回家。因为没处去,我只好在附近的麻将馆里打麻将。说来惭愧,在单位混了十几年,我就连一间属于自己的办公室都没有,更别说当官了。当时,我在想,哪怕是几个人挤在一起,只要我有个去处就行。

尽管我在努力封锁着消息,可我没上班的事,最终还是传到了母亲的耳朵里。当她再次询问时,我只好如实相告。母亲听后,长叹一声说:无论是什么时候,人都不能贪图安逸。你是农村长大的娃儿,这点苦对你来说算得了什么?

母亲的过问,给我带来了无形的压力;而人们的议论,更是让我无地自容。于是,我准备去找领导。按照我的专业特点,当时最有可能去三个部门:一是总工办,二是物探公司,三是工勘公司。这三个部门中,前两个都很好,而工勘公司是全单位最差的地方,干活脏累差不说,工作待遇也低。那里的人都是些弱势群体,工勘公司也是我最不愿去的地方。

于是,我首先找到了物探公司的经理,说明自己想到他那里工作的意向。因为私人关系不错,他很爽快地答应了。话虽如此说,但他毕竟只是个中层干部,我心里仍然觉得没底。从他那里出来后,我私下又找了总工。一直以来,总工对我的业务能力非常赏识。他当下就答应,让我年后到总工办上班,还答应给我进一台新电脑。

有了这双保险,我就像吃了定心丸一样。母亲知道后,她也如释重负。

没过几天,家属院里便疯传着一个消息。说我年后就要被安排了,还说像我这样的人想到哪儿就能到哪儿。母亲听说后,脸上顿时有了笑容。

可是,春节一过,正当我兴冲冲地要去上班的时候,却得到一个意外的消息:我被安排到工勘公司了。

我不明白这是咋回事。经人指点,我才恍然大悟:人家之所以放出风来,就是要让你去跑。只要你一跑,什么事儿都能行!如若不跑,啥事儿都没门。

这就是现实。谁让我不善于巴结领导呢。

更要命的是,工勘公司本不缺人,和我同专业的人比比皆是,他们各个都比我熟悉业务。说白了,有我没我一个样。

后来,我才知道,有人在听说我不愿去工勘后,便故意到一把手那里点名要我,这个人就是工勘公司的经理。因为他和大领导走得很近,一把手便将我安排到了工勘公司。我自然明白胳膊拗不过大腿的道理,加上自己急于想上班,于是,只好忍气吞声地去工勘公司报到。但可气的是,工勘经理在搅黄了我的另外两个去处后,他又不要我了。

一气之下,我怒气冲冲地找到一把手说:他妈的,太欺负人了。这一下,一把手脸上挂不住了。他把工勘公司经理叫来,当着我的面把他训斥了一顿。最后,他责成工勘公司经理接受了我。但可悲的是,同是一个专业的人,却有人出工勘,有人进工勘。我属于后者。

这是我参加工作以来,第一次感到自己蒙受了巨大的耻辱,我也第一次深深地感到没本事就会受人欺负。

这就是我当年的际遇。

 

2

到工勘公司后,我一直在野外生产第一线工作。这时的我,却发现自己什么也不会干。没办法,我只好一边虚心和同事们请教,一边私下努力钻研业务知识。当别人打麻将的时候,我总是在办公室读书学习;当别人去唱歌跳舞的时候,我同样在灯下钻研业务。就这样,功夫不负有心人,第一个工地结束之后,我已经能独立带项目。不仅如此,我还能独立写报告,而且写出的报告一点也不必别人差。没出几个月,我已经跻身于业务能手的行列,成为一名响当当的业务骨干,还在省上得了一个大奖。仅凭这一点,就让所有的人对我刮目相看。

当时,工勘公司的业务范围仅限于岩土工程勘察、地基基础施工和既有建筑的地基加固等方面,这几样活,没有一个是好干的。通常,我早上穿着工作服去上班。晚上回来,浑身总是沾满了大大小小的泥点子。为此,我总是羞于见人。每当遇见熟人,我都会躲着走,生怕人家触及我的痛处。让我担心的是,我害怕自己的际遇会压倒母亲。

有天回家,母亲见我浑身沾满了泥浆,便问我干什么去了。我随口说,上班呀!

母亲听后,一脸的茫然写在脸上:你上的是什么班?怎么浑身都是泥点子。

我回答说:我们工勘的人都这样。

为了不让母亲操心,在这之后,我每天下班总是先到办公室洗涮一下,然后才西装革履地回家。

对于我的处境,母亲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但她爱莫能助。她一直认为,我之所以会混到这个地步,是我的性格和做派使然。于是,她三番五次地劝我要多到领导那里走动走动。但我始终无动于衷。对于母亲的提醒,我不是没想到,但我决不会那样做。因为对于那些不学无术的领导,我压根就瞧不起他们,更不会向他们低头。

那时的工地,有远有近,近者在市区周边,远者就到了各县区。在市区附近还好说,中午可以到饭馆里吃顿热饭。可到了郊区,常常找不到饭馆。每当这时,我和同事们都要自个带午饭。但因为没地方热饭,我们常常吃冷的。

以前,我有辆摩托车,后来送人了。现在,为了方便上班,我不得不重新买一辆摩托车。仲夏的一天,我照常骑车去十公里外的工地上班。

下午三点多,天热得出奇,我就想到阴凉处歇一会。我猛一抬头,却见墙外有一张熟悉的脸。细看时,居然是母亲。母亲见我朝她那边张望,便隐下身去。那一刻,我的鼻子一下就酸了。这里离家那么远,又不通车,不知病病殃殃的她是咋来的?

我不顾一切地绕过围墙,朝母亲所在的地方冲去,她却急于要躲避我,已经朝南侧疾行而去。我撵上去,拉住她的胳膊就说:妈,你不好好在家里呆着,跑到这里干什么?

她一边退着步,一边怯生生地对我说:我就想知道,我的娃儿一天在干什么。

不是给你说过了吗?我们工勘的人都是这个样子。

原来她是一路打听、徒步而来的。

因为天热,加上母亲的到来,我就想早点下班。才下午四点,我就安排机长停了钻机,收拾工器具,准备下班。

一切收拾停当后,我让母亲上了车。我担心摔着她,便一遍又一遍地问她坐稳没有。她说坐稳了,我便发动了车子。可车子一启动,车身就不由自主地在街上摇摆起来,轨迹是一个标准的“S”型。这要在平常,我带两个人都没问题。可今天,我只带着母亲一个人,车子还是不听话。我一想,这就跟“医不自治”的道理一样。没办法,我只好让母亲上了同事的摩托车。

那时候,我们还经常承揽钻孔灌注桩施工业务。钻孔灌注桩有个特点,那就是一施工起来就不能停,常常是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作业。不但如此,还常常离不开技术人员。所以,我们动不动就轮流上夜班。一次值大夜班时,突然下起了雨。工地上虽然也有雨衣,但质量并不怎么好。那批雨衣,不知是哪个吃了回扣的买来的。雨衣穿在身上,不合身不说,还不隔雨。人往雨里一站,雨水顺雨衣流到膝盖,膝盖以下的库管便被打湿了。冰凉的库管紧贴在腿上,常常冻得人直打哆嗦。不多一会,雨衣也浇透了,浑身上下,便没有一处干的。说句不好听的话,就连裤裆都是湿的。

那时的我们,就这般敬业。尽管浑身都湿透了,但我们还是在坚持工作。这一夜,我感觉特别累,特别乏。天亮回到家,才知道自己在发高烧。母亲见了,心疼得眼泪一下就出来了。看到母亲在为我流泪,就连我本人也没想到,作为大学生的我居然会混到这个份上。在抹泪的同时,她却安慰我说:人都是逼出来的。只有吃得苦中苦,才能成为人上人!

 

3

这年年底,我们公司的经理该退休了。在欢送会上,大家都到齐了,可作为主角的他却迟迟不到。同事们都等得不耐烦了,便开始窃窃私语。我乘机饶有风趣地说:与其这样等下去,还不如挂张照片欢送吧!

同事们闻言,便哄堂大笑起来。一时间,我的这句话就成为全单位的笑谈。后来,这话也传到了母亲的耳朵里。那天晚上,母亲批评我说:要知道,你的这句话,在你看来不过是个玩笑,可在人家看来,你是记仇了。冤家宜解不宜结,不能老是揪住过去的事不放。说不定,你还应该感谢人家呢。以后,无论别人怎么对你,过头的话可万咋不敢说。

这就是我的母亲,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她让我这个大学生都感到自叹弗如。她不仅心疼自己的儿子,同时也能放过仇家。今天的我,正如母亲所说,确实应该感谢当年的经理。要是没有当年的那些事儿,也就没有我今天的一切。

到工勘的当年,既是我最背运的一年,也是我最幸福的一年。说背运,是因为自己在工作上不甚如意;说幸福,是因为在我最倒运的时候,始终有母亲陪伴并激励着我。

遗憾的是,翻过年,母亲就走到了自己人生的终点。她没经我同意,就离我而去了。但是,多年以来,她的谆谆教诲,却无时不刻地在鞭策着我一路向前去。

虽然她没能看到我今天的成绩,但我想,作为母亲的她也能含笑九泉了。

 

  评论这张
 
阅读(194)|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