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原创小说】短暂的时光  

2016-01-27 08:13:23|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班上来了个木牙佬儿

三年级时,班上来了一位新同学,名叫高原。但我们后来都称他为木牙佬儿。在我们当地方言中,“木牙”是没有牙的意思;“佬儿”即黄口小儿。

高原是被他母亲送到学校的。他们母子俩,又是被校长领进我们教室的。高原来的时候,衣服很不合体,显然是他哥哥所退下来的。他的个头并不高,眼睛也碎叽叽的,鼻梁却出奇得高。他的上嘴唇很薄,下嘴唇却很厚。下嘴唇朝前突兀着,上嘴唇却紧紧地贴在牙床上,下嘴唇将上嘴唇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形成一副典型的“地包天”。他的鼻孔里挂着两行鼻涕,黄囊囊的;他的门牙,也有些参差不齐,甚至还有些发乌。最主要的是,他还少了一颗门牙。乍看上去,他不像一个乖孩子。

校长一进来,班主任随即就停下了讲课。校长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这位新同学,又鼓励大家一番,便出去了。

校长走后,高原的母亲忙向班主任鞠躬。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有人向班主任鞠躬。高母鞠躬的当儿,我才注意到,她的手里还提着一个竹筐。

高原的母亲鞠完躬,便将竹筐往高原的手里塞。可高原不接。她一看没辙,只好将竹筐放到讲台的旁边,然后操着外地口音对班主任说:这是他的书包。

这句耐人寻味的话,把我们都惊呆了,原来他家是这样穷!

班主任看看高原的个头,便将我右侧的同学依次往后调了一排。于是,高原就成了我的同桌。

当时,我们并不知道北山在是什么地方。后来才知道,所谓的北山就是当时的武川公社。

高原虽然成了我的同桌,但我对他并不热情。因为一看他的课本,我就知道他不是个好学生。当他从竹筐里拿出课本的时候,我见他的课本已挼成一团糟了,书页是打了卷的,封面也不知去向。课间,我和高原并没说什么话。中午下课后,他独自拎着自己的“书包”回家了。我们跟在他后面,指手画脚地说:木牙佬儿,吃个软枣儿!木牙佬儿,吃个软枣儿!

突然,他转过身来,怒视着我们。继而,他冲过来,和嚷得最凶的王勇对打了起来。显然,他对我们这种鄙视性的取闹很是生气。对打中,王勇把他的鼻血打破了。还好,班主任赶来了,他及时地制止了一场争斗。于是,高原就捂着鼻子回家了。班主任走后,我们还是一个劲地喊着“木牙佬儿”。但任凭我们怎么喊,他都置之不理,仿佛没听见似的。我们觉得没趣,也就不喊了。从此后,我们就一直称他为“木牙佬儿”。

   

2.     你干的最坏的事是什么

中午到校后,我看时间还早,便和三德子在操场上弹蛋儿。不一会,木牙佬儿就到了。他到校的时候,鼻子上的血并没擦干净,手里也没提那个竹筐。他的课本和本子,全都夹在腋下。他默默地看了一会我们的游戏,便主动对我说:我替你弹几下吧。我瞟了他一眼,不屑地说:你行吗?他回答说:试试看吧!

于是,我把蛋儿让给了木牙佬儿。我发现,他每次都能准确地将蛋儿弹进孔洞里,而且每次都能及时地将三德子“消灭”。我不得不承认,他弹蛋儿的水平确实要比我高出许多。

这次意外的帮忙,一下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这时,上课铃响了,我们都不约而同地往教室里走。冷不丁,他悄悄地问我:你是不是认为我很坏?

我藐视他一眼说:你本来就像个坏怂。

他听了哧咪地一笑,神秘兮兮地问我:哎,你干过坏事吗?

我看看他说:当然干过。

那你干的最坏的一件事是什么?

我踌躇一下,不好意思地说:有一次下大雨,厕所里粘得进不去人,我尿憋极了,就把三德子往前一推,没想到他一下栽到屎堆里了,他的手上脚上都粘满了屎。

他一听,就发出一阵“哈哈…哈哈…”的朗笑。他笑的时候,底气很足,声音也很浑厚。但他只笑了一下,就慌忙用舌头去舔干裂的嘴唇。笑后,我见他的嘴唇上裂了两道口子,血丝也渗了出来。

这时,我问他:那你干的最坏的一件事是什么?

他收住笑,再次舔舔嘴唇,便大大咧咧地说:我干的坏事,也与屎有关。在北山时,我们班上有个坏怂叫王军,他家里很穷,常常挨饿。有一次,我拿着一小块白面馍馍对他说,我实在吃不上了,你吃不吃?王军说,当然吃了。等他吃完了,我就说,那是我在屁眼里夹过的。

我听了,也还以他一阵“哈哈…哈哈…”的爽笑。但我的声音明显要比他的细得多。见我笑完了,他又补了一句:就因为这,我挨了王军的一顿打。我的门牙就是被他打掉的。但我也没吃亏,我把他的炮子儿(睾丸)给攥住了。

我闻言,又是一阵开怀大笑。

从此后,凡是有集体活动,我们俩就形影不离,尤其是弹起蛋儿来,我们更是绝妙的黄金搭档。

 

3. 泥干了,用尿和

木牙佬儿来的第一个星期日,我去舅舅家。在路过阳坡的时候,他看见了我,便喊我到他家玩。

他家住在阳坡的北端,住所是一个新挖的地窝子。地窝子两侧都是河沟,河沟里流淌着清亮亮的咸水。因为没有玩具,我们俩就各自和了一团泥巴,想玩会扣炮。

扣炮是一种比较低端的游戏。游戏时,两人各拿一团相同体积的泥巴,一方将泥巴捏成碗状,然后用力扣向地面,“嘭”的一声过后,碗底就被空气冲破了,形成一个喇叭状的豁口;另一方就用自己的泥巴为其补上豁口,然后轮流进行。直到一方的泥巴没了,游戏就分出胜负。

我们来到高原家的门前,就开始扣炮。因为天气热,我们玩了不多一会,泥巴就有些干了。他嫌到河沟里提水远,就往泥巴上尿了一泡尿。我照着他的样子,也往泥巴上浇了一泡尿。然后,我们赶紧和起泥来。可玩了没几下,我的泥巴就比他的少了许多。我觉得没意思,便不想玩了。为了能留住我,他居然将自家半桶甜水提了出来,让我重新和泥。要知道,当时的甜水是很金贵的。因为甜水是吃水,吃水要到几里地以外的黄河里去挑。

不想,他妈中午回来了。她做饭时,发现桶里没水了,就开始责备高原。高原不但不接受,反而顶起了嘴。于是,他母亲就拿起笤帚要打他。我一看不好,就乘机溜了。

我飞速地跑过河沟,回头一看,只见木牙佬儿赤足在前面跑,他妈妈拿着笤帚在后面追……

4、他偷了家里的火柴

从舅舅家回来时,我向表哥借了一把链子枪。当时,链子枪很盛行,尤其在男孩子当中。在经过他家时,我本想在他面前炫耀一番,但他家根本就没人。

第二天一到校,我就在教室外放了一枪。顿时,男孩子们都被我吸引了过来。这时,我才发现人群里并没有他的身影。原来他还没到校。只可惜,我浪费了一根火柴。

我躲过其他同学,独自到河沟沿上等他。当看到他的时候,我就藏在围墙的拐角处,早早地将火柴棍装入枪堂,并将撞针拉起,只等他的到来。当他走近时,我突然一现身,将扳机一扣。只听啪的一声,火柴棍就从他眼前飞了过去。他虽被吓了一跳,但很快就喜形于色。他从我手中抢过链子枪,又向我要火柴。我将仅有的两根火柴交给他,他很熟练地将撞针拉起,错开链子,将火柴装入枪堂。链子合拢后,他将链子枪伸向天空,扳机一扣,随着一声枪响,火柴棍随即飞了出去。

一眨眼的功夫,另一根火柴也被他打了出去。

没有了火柴,链子枪就没法玩。回到教室后,他掏出自己唯一的一块橡皮擦,对离学校最近的三德子说:我用这块橡皮擦换你一盒火柴,行不?

三德子看看橡皮擦,故作矜持地说:不行,你这块橡皮擦只能换半盒火柴。

木牙佬儿甚至没有犹豫一下,便爽快地说:行!但要马上去取。

三德子回家取火柴了,高原一直在校门口等他。三德子返校后,只一会儿的功夫,半盒火柴就被他害腾光了。

好不容易挨到了中午,高原便想借链子枪回家,但我担心他将枪弄坏,便没答应。回家后,我午饭还没吃完,他就拿着火柴找上门来了。见到我后,他从兜里掏出一盒火柴在我眼前晃来晃去,仿佛什么宝贝似的。我见他的火柴是绿头子的,这和我平时见到的红头子火柴完全不一样。于是,我将链子枪递给了他。

很快,一盒火柴又被他打完了。他只得望着抢,不断地摇头。

我见他爱玩抢,便从我家的风箱上偷了火柴,抽给他一撮子。

后来我才知道,他的那盒火柴,也是从家里偷来的。为此,他又挨了他妈的一顿玷狠(指责)。

5. 昨晚,我梦见你死了

第二天,我就还了表哥的链子枪。谁曾想,走到高原家门口时,我却被知青的自行车撞了。

当时,我身边只有高原一个人。知青撞了我后,他一看没有大碍,就骑车走了。回家后,母亲撩起我的衣服一看,见我的后背上被扯了一道浅浅的口子。这下母亲不干了,便领着我去知青点理论。

母亲吵吵闹闹地折腾了半天,那个知青总算答应,第二天一早就带我去医院检查。

没想到,第二天天刚麻麻亮,高原就到我家了。他对我说:昨晚,我梦见你死了。我来看看,你好着没有。

这句话,真让我感动。而他的率真,也足以让我铭记一辈子。

检查的结果,并无大碍。第二天到校后,同学们都问我白银好玩不?我只能说,我不知道。因为我是去看病的,而不是去玩的。

不一会,高原到了,我见他背了一个新书包。书包的翻盖上,歪歪扭扭地写着高原两个字。背上新书包的当天,他总是笑嘻嘻的,还时不时地要我们面前炫耀一下。

次日,就逢期末考试。考试时,尽管我放开试卷让他抄,但成绩一下来,我两科都是满分,而高原只得了70分和65分。

我就不明白,他怎么抄都抄不对!

 

6. 不知什么时候,我也能有一块钱

考完试后,很快就放假了。因为是暑假,玩头也相对多一点。凫水、掏鸟蛋都是男孩子的最爱。但是,高牛娃做的一件事,却在我们当中掀起了一股热潮。

听说在开学之初,高牛娃就忙于拣破烂,他主要拣一些所料鞋底、废铁等东西。这一切,他都是在暗中进行的。一个学期下来,他攒了一袋子破烂。放暑假后,他乘队里的马车进了一趟城,竟然卖了一块钱。

高原听说后,无不羡慕地说:不知什么时候,我也能攒够一块钱!

这个爆炸性的新闻,像长了翅膀一样,很快就传遍了全村。在学生当中,也掀起了一股拣破烂的浪潮。我和高原也不例外,就跟风开始拣起破烂来。

很快,村里的垃圾都被我们翻了个遍。近处没东西可拣了,我们就将目标投向村外。一天,我和高原约伙去刘家坝拣垃圾。在刘家坝的一个灰坡里,我们发现了一只女式塑料鞋底,是暗红色的。因为只有一只,我们便将其对折,每人一半。走到另一个灰坡时,我们还没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高原就流鼻血了。他说,他以前也经常流鼻血,可能是因为天热的原因吧。他的鼻血还没止住,突见大片的云团从头顶飘过,太阳被遮去了。随后,又起风了,我们随即就往回赶。大约一个多小时至后,我们来到了阳坡。

一路上,高原的鼻血一直流个不停。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他时而用树叶塞塞鼻孔,时而用凉水浸浸额头,但无论他采取什么措施,都无济于事。

回到家,高原撕了一块棉花,塞上鼻子,便将半截塑料鞋底装进一个水泥纸袋子中。我见他已经攒了半袋废品了,便有点羡慕。高原说,再过半个月,我的袋子就满了。到时,我将这些东西一卖,我也就有一块钱了。

高原说完,便露出会心的微笑,仿佛自己办了一件天大的事。

这时,伴随着一声雷鸣,闪电划破长空,大雨倾盆而作。我和高原忙钻进他家的地窝子。不一会,就听阔沟的洪水奔腾而下。渐渐地,他家的地窝子进水了,我们俩被吓得不知如何是好。不得已,我们只好上了炕。上炕时,高原竟然没有忘记提上他的那个纸袋子。我见状,忙将手里的半截鞋底也扔进了纸袋里。

雨虽然小了,而洪水却越来越大。眼看洪水就要漫上炕了,高原忙打开了天窗。若不是高原这样做,我压根就不知道他家还有个天窗。这个天窗,可能是通风气用的。高原蹲在炕上,让我踩着他的肩膀爬出去。我照他的吩咐做了。我爬上房顶后,高原将纸袋子递给我,自己踩了一个小板凳,他将右手伸出来,我奋力一拉,他连滚带爬地上到了屋顶。

我们站在土包上,眼望着满沟的黄泥呼啸而下。但那阵势,真让人感到不寒而栗。突然间,地窝子的东墙倒塌了,而高原的袋子还在房顶上,就在他准备去抢袋子的时候,房顶也浑然倒塌。半袋垃圾,也随之被滔滔的洪流卷走。高原见了,便坐在泥地上,开始嚎啕大哭。他一哭,鼻血流得更厉害了。

傍晚时分,洪水才渐渐退去。我和高原就这样呆在山坡上,一直等到他父亲回来。记不清我是如何回家的,只记得他父亲回来后,发现他家的地窝子没了,便一阵顿足捶胸。在见到高原仍在流鼻血时,忙去找医生了。

第二天,高原却没来上学。听说,他连夜被送往医院了。

两个月后,听说高原殁了。原来他得的是白血病。殁命时,他还不到十二岁。高原殁后不久,他妈就疯了。听说为了给他治病,他父母几乎放弃了一切。这使本来就捉襟见肘的高家,更加债台高筑。

后来,高母的病情也一直没能好转。不几年,她就过世了。听说,她是被冻死的,在一个北风搅雪的冬夜。而死亡的地点也是耐人寻味,就在埋高原的那个山包上。听说她死的时候,还不到四十岁。高原殁后,他家就成为全村有名的超支户。每次吃救济,自然少不了他们。

我和高原前后只相处了两个多月。屈指算来,两个月的时间并不算长,但记忆,并不因时光的短暂而褪色。至今,他那黄囊囊的鼻涕和厚厚的“地包天”,仍会闪现在我的眼前。如果有来生的话,但愿他下一世能健康、平安,也希望他能投胎一个好的人家……

 

 

  评论这张
 
阅读(298)|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