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转载】【短篇小说】二表叔 作者:中鑫  

2016-04-20 14:14:52|  分类: 电子刊及网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中国作家]电子旬刊《【短篇小说】二表叔 作者:中鑫》
 

 

 

   【小说影剧☆ 精品专辑】《中国作家协会》:http://q.163.com/zgzjxh/

2015年09月08日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作者:【短篇小说】二表叔    作者:中鑫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中鑫           责编小说影剧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卡莎

 

荷塘蛙声 - 龙女小曼 - 龙女小曼的三画小屋

                       

 

【短篇小说】二表叔  

文 / 中鑫

 

1

 

和往年一样,中秋节的前一天,我和父亲一同去为狼山的二表叔送月饼。月饼自然是母亲蒸的千层饼。我虽然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但我知道二表叔就好这一口。

 

二表叔已过知天命之年了。他是三姨奶的老二,也是父亲的亲表弟。不知什么原因,父亲总是偏爱他这个表弟。每逢年头节下,别的表兄弟都可以不去看,唯独二表叔是不能落下的。每次去狼山,他都要备一份厚礼,还要让我陪着去。当然,所谓的厚礼,不过是我们当地最好的瓜果面食,值不了几个钱。跑的趟数多了,我连沿途的每一颗树、每一道湾都铭记在心,甚至连路边的每一颗石头都记得烂熟。

 

狼山是屈吴山脉半山腰的一个小山村。和它等高的还有一个村子,名叫狐湾。据说,两村都因从前狼群狐狸出没而得名。听父亲说,狐湾在狼山的北面,两村相隔不过两里路。从狼山出发,沿着羊肠小道一路向北,绕过狼山梁子,狐湾就到了。

 

如今留守狼山的人家,已经没有几户了。在这不多的几户人家中,二表叔是其中一户。我始终不明白,二表叔不缺胳膊不少腿的,但他为什么一直是孤身一人?更让我匪夷所思的是,别人都相继搬走了,他为什么一直要留守在狼山?

 

听父亲说,二表叔之所以要留在狼山,那是因为狼山是他祖辈生长的地方。拿二表叔自己的话说,即便不能让家道升平,但也决不能让家境中落。

 

到达狼山时,天已过午,二表叔却不在家。大黑也没有拴,铁绳洒落在一旁。看到我,它抬起头,只是 “汪”了一声,头便贴在地上一动不动了。它并不像从前那般亲热,也没站起来摇尾巴。我走上前去,却发现它的嘴角和眼圈周围都爬满了绿苍蝇。我正在纳闷,父亲过来说:大黑老了,只怕不行了。

 

我闻言,忙掰下一块月饼去喂它。它却没像往常那样用嘴来接,月饼不偏不斜地落在它的正前方,它只是用鼻子闻了闻,然后用舌头舔了几下,就卧在那里不动了。

 

我转身来到门前的瓜地旁,只见地边放着一个吃空的瓜碗。碗里有半碗黑瓜子。我一看就明白,这是过路的人口渴了,摘了一个籽瓜吃了。

 

我知道,二表叔的瓜,任何人都可以尽情地吃,但就是不能祸害。

 

地边有两颗苹果树,树叶已经有些泛黄,树垭间挂满了红红的苹果,仿佛一颗颗放大的红珍珠。

 

进到屋里,灶台是温的。锅台上,放着一个盘子,用一个大瓷碗扣着。揭开瓷碗,里面扣着一盘韭黄炒鸡蛋;再掀开锅盖,锅里放着一碗馓饭,馓饭的表层已经风干了。我见状,便说:这大概也是过路人做的饭吧!他还算有良心,给我表叔留了一碗。

 

父亲对我的判断很是欣赏。他说:看,你二表叔就是这般厚道!出门从不锁门!这也是为了方便过往的行人。他这人就这样,从来不打听是谁来了他的家。

 

走了一上午的山路,我和父亲早已饿了。我们分吃了饭菜,肚子还不怎么饱,便摘了几个苹果。我逐个擦去苹果表皮上的薄雾,冲洗一下,就着月饼吃了一气。

 

饭后,稍事休息,我和父亲便开始帮二表叔摘籽瓜。籽瓜已经熟透了,有的瓜秧都已经干枯了。但不知为什么,二表叔一直没当回事。

 

转眼,瓜已摘了一大堆。太阳落山时,二表叔回来了。远远地,他就搓着手说:我早就料定你们会来,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早。

 

父亲并不问他干什么去了,倒是二表叔忍不住自己说了,我帮人家摘瓜去了。

 

我一听就纳闷了:你自己的瓜还在地里呢。而父亲听了,却赞同地说,应该,应该。

 

二表叔进院后,他并没和父亲握手。他先过去看看大黑,梳理了几下大黑的毛,叹口气,便推着父亲进了屋。

 

对于我和父亲的到来,二表叔既没流露出丝毫的欢迎,也没有表露出任何亲切感,仿佛我们来看他,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但在看到灶台上的月饼时,他的眼里露出惊喜的目光,随声说到:表嫂又给我蒸了月饼,表嫂的月饼就是好吃!

 

父亲从来都不善于言辞,他和二表叔没寒暄几句,就说要走。但他要我留下来陪陪二表叔。我很不愿意地嘟囔一声,因为我还扯心着明天要去赶集呢。

 

二表叔见了,便笑呵呵地说:德娃儿,留下吧。明天我带你去套山鸡。

 

一听套山鸡,我马上来劲了,便爽快地答应留下了。

 

父亲嘴上说要走,人却坐在炕上不动。眼看太阳就要落山了,他才动身。临走时,他叮嘱我说:要听你表叔的话,千万别到处乱跑。

 

父亲叮嘱我的同时,他不动声色地看了二表叔一眼。二表叔并没发现,但他明显感觉到了。父亲背着手走了,只留下一串熟悉的脚步声。

 

乡村的夜晚是寂静的。我和二表叔各居一室,独自感受着秋夜的宁静。纸糊的窗户是明亮而洁净的,就连一只蚊子都没有。秋风中,几声夜莺的歌声驱赶了一院子的冷清,大黑汪了两声便没有了动静。二表叔起身出去了一下,但很快就回屋了。月光,仿佛是踩着山脊来到人间的。我想,此刻整个狼山都应该被无垠的月色照亮了吧。

 

2

 

第二天就是中秋节。早饭一过,我就催促着二表叔去套山鸡。可二表叔说:早晨的泉水犹如露珠一样清爽洁净,你先在家里照顾照顾大黑,我去提趟水。

 

我一个大小伙子,岂能让二表叔独自去提水?没经他同意,我便提着水桶一路北去。二表叔见我提着桶走了,便无奈地拿了一个杠子跟了上来。

 

我清楚地记得,我和父亲曾在狼山梁子南侧的山湾里挖过一眼泉。那泉水,清澈见底,波澜不惊。这里的泉水,看不出是从哪里流入的,也看不见它是从哪儿流出的。整个山泉,就像二表叔的一颗心,平静而一览无余。可当我们来到那个山湾时,却怎么也找不到那眼泉。我询问一下二表叔,他说:那眼泉没用多久就干枯了,后来就被我填掉了。

 

遗憾之余,我只好沿着羊肠小道再往前走。绕过狼山梁子,又是一个山湾,山湾的北边也是一个山梁,梁上是一个村子。我判断,这便是狐湾了。来到山湾,我看到了一眼较大的泉。这眼泉在路的内侧,口径约有一口缸那么粗。泉很浅,最深不过30公分。不知谁在泉边放了一个木瓢,木瓢很陈旧。二表叔小心翼翼地、一瓢一瓢地往桶里舀着水。木瓢一接触水面,泉水便荡漾起来,形成一圈一圈的波纹。水被舀出后,水层立刻浅了许多。转眼,水又充盈起来。这眼泉,和父亲挖的那眼泉一样清澈见底,不动声色。泉的上方既无水流入,下方也无水流出。若不舀水,就很难看出它的动态变化。

 

桶里舀满了水,二表叔并不急于回家。他点起一支烟,猛抽了起来。抽烟的同时,他的眼睛一个劲地直朝狐湾方向张望,仿佛有什么事。

 

但两袋烟的功夫过去了,狐湾那边始终没有任何动静。二表叔见了,失望地说:我们回吧。

 

二表叔将杠子穿进桶梁上,我俩便抬着水往回走。我觉得,两个大人抬一桶水,这在别人看来是十分好笑的。果然,转过狼山梁子后,就迎面遇见一个胖乎乎的人。那人一边走路,一边哼着山歌。我听不清他的歌词,只觉得歌声很动人。见了我们,他的歌声一下就停住了。他大约比二表叔小几岁,只听他笑呵呵地说:二哥,这娃儿是谁?

 

二表叔没有立即回答,他说声“停”,我们便同时弯腰放下水桶。我转身发现,水桶几乎就在二表叔的胸前,他几乎把所有的重量全揽到自己一边了,我的肩膀等于只是杠子的一个落点。

 

他是我表侄,就是梁家窑我大表兄的儿子。

 

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抬水,莫不是只有一只桶吧!

 

二表叔听了,他没好声气地说:去去去,三胖子,你就知道取笑我。你怎么不唱了?

 

被称为三胖子的人说:我是想唱。但不知你是喜欢听百灵的歌声呢,还是喜欢听夜莺的花腔?

 

什么百灵夜莺的,我听不懂。

 

不知二表叔是装糊涂,还是他真听不懂。反正我没听懂他们的对话。

 

三胖子走了,只留下我和二表叔站在狼山梁子上。我发现,这里真是一个得天独厚的好地方。站在这里,向南看,可以将整个狼山一览无余;向北望,也可以将全部狐湾尽收眼底。二表叔望了一会狐湾,便和我抬着水悻悻而归了。回到家里,我这才注意到缸里的水是满的,另一只桶里的水也是满的。

 

我隐隐约约地感到,二表叔今天并不是去山湾里汲水,而是另有目的。

  

3

 

就在我和二表叔准备上山套山鸡的时候,屋里突然来了一个年轻人。听二表叔说,他叫闰八子,因是闰八月所生,所以得名。他是山顶上那个村的,是这里的常客。

 

闰八子一见表叔就问:二叔,我那天做的饭好吃吗?

 

二表叔很是不解地问:哪一天?你做的什么饭?

 

大概四五天前吧,是鸡蛋面片子。

 

哦。香着呢,就是饭有些刍住了,面皮也干了。锅里的饭都结块了,只有饭,没有一点汤。

 

那是您回来得太晚了,放的时间太长了。

 

是哩。以后你来,就不用给我留饭了。你吃完饭,走你的路就是了。

 

闰八子愣了一下:那怎么好意思!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一个单身汉,回家没个点,吃饭也没个时间。饿了就吃,不饿就不吃。我从来不管是不是到了饭点,也从来不在乎是不是错过了吃饭的时间。如果你要坚持这样做,岂不是有意让我吃剩饭嘛!

 

闰八子被说得哑口无言。他吃了一个籽瓜,便匆匆上山赶路了。

 

我和二表叔拿了一把尼龙绳,就出门了。我们沿着小路爬上南梁,在山窝的刺坑里下了三十多个套。我想,这一准会套住很多山鸡。

 

回到家,我才发现大黑已经死了。二表叔泪眼涔涔地吩咐我,找个地方把它埋了吧。

 

我找来一个背斗,将大黑装进去,便背着背斗向北而去。一路上,成群的苍蝇跟着我,真是闹心。来到当年父亲挖的那眼泉边,我停了下来。当我再次掏开浮土时,却发现泉眼里的水咕咕直冒。我心想,二表叔不是说这泉干枯了吗?他为什么要撒谎?又为什么要舍近求远呢?

 

回到家,我本想去南山看看有没有套住山鸡。二表叔却说:先吃午饭吧,下午我们再到北山下些套吧,等晚上一起收套。

 

二表叔,要不我一个人去吧。你年纪大了,再说我已经学会下套了。

 

二表叔没有表示反对。但他迟疑一下说:你一个人能行吗?

 

有啥不行的!我都十六了。

 

饭后,我独自沿小路来到了北山。途经狐湾时,我无意中遇见了一个女人。那女人,四十来岁,不单人长得漂亮,也收拾得干净利落。一看就知道,她一个精明能干的女人。

 

女人见了我,她试探性地问:你是谁家的娃儿?

 

我说:我是梁家窑的。狼山的李强是我二表叔。

 

女人“哦”了一声,便没了下文。

 

我沿小路一直往北走,时不时地回头看一眼。每次回头,都见那女人在向我张望。

 

走到一个红石崖时,我遇见了三胖子。看到他时,他一边唱着山歌,一边挖着洋芋。我不知往哪儿下套,便过去问他。

 

三胖子说:石崖下面的草丛中就可以。

 

我说声谢谢,就往石崖下走。

 

突然,三胖子好像想起了什么,他叫住了我。你表叔怎么没来?

 

我自己能行。

 

恐怕是他不敢来吧!

 

怎么讲?

 

嘿嘿。嘿嘿。三胖子一连几声坏笑,却始终没说话。

 

我爬到石崖下面,小心翼翼地下好了套。下山时,三胖子又拦住了我。

 

你知道你表叔为什么没和你一起来吗?

 

为什么?

 

他是为了一个女人。

 

什么女人?

 

就是一个叫春莺的女人,她嫁到了狐湾。你知道吗?她是你二表叔深爱的女人,可惜她嫁错人了。

 

我看着三胖子,不知如何是好。

 

三胖子继续讲:当年,狼山有一户人家出了两个大美人,姐姐叫春灵,妹妹叫春莺。她们俩,就像百灵和夜莺一样,不但人长得标致,也能歌善舞。不巧的是,春灵姑娘相中了你二表叔,可你二表叔偏偏看上的是妹妹春莺。为此,春灵姑娘殉情自杀了,春莺也在一气之下嫁到了狐湾。从此,你二表叔发誓一辈子不娶。但他是骗不了他自己的。因为他心里一直珍藏着春莺。你若是不信,不妨就去看看,这会,你二表叔一准就站在狼山梁子上看狐湾。

 

我不知三胖子说的是真是假,便一口气跑下了山。来到狐湾,我远远地就见二表叔站在狼山梁子上朝这边张望。

 

这一切,不幸被三胖子言中了。原来,二表叔早上到这里汲水,就是为了能邂逅这个名叫春莺的女人。

 

作为长辈,二表叔从不在我面前谈及他的爱情。而作为晚辈,我更不便打听他的隐私。但现在,我已经知道了他的秘密,我将如何掩饰呢?我突然明白,也许就是这个原因,父亲才同情并看重二表叔的。他之所以呆在狼山不走,或许就是因为春莺吧!

 

回到家,我已经对今天是否套住了山鸡失去了兴趣。本想去南山的我,却主动地做起了晚饭。二表叔见了,便说自己出去走走。我猜想,他一定是上狐湾了。

 

两个小时过后,二表叔回来了。虽然他是空手而归,但我并不感到有什么遗憾。

 

饭后,月亮升起了。月儿仿佛在惠顾二表叔一样,慷慨地照亮了这个没有女主人的庭院。清辉洒落下来,使庭院的每一个角落都笼罩在一种薄寒之中。二表叔一声不吭地窝在屋里,仿佛这个中秋之夜,本来就不属于他。

 

该献月饼了,二表叔却一动不动。我见二表叔没有动弹的意思,便切开一个籽瓜,将半拉籽瓜和月饼一并端上炕桌,再将炕桌献到院子中央,我仿佛成了这家的主人。献好月饼后,我突然发现少了些水果,便敲下几个苹果,洗了,献上。不经意间,我发现苹果都被摔烂了。我洗了几个苹果给二表叔,他却推说不吃。

 

二表叔的屋子没有开灯。在我的再三劝解下,他总算吃了一个苹果。见他吃起了苹果,我就知道,他连同自己的伤痛和不幸也一同吞了下去。我在想,不知何时,命运才能给他一丝公平和补偿呢?

 

中秋之夜,我和二表叔依旧各居一室。我睡不着,他更睡不着。望着圆圆的月儿,我揣摩着那个名叫春莺的女人。而二表叔,恐怕也在惦记着那个女人……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5第04期 总第132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2016年01月06日 - 蓝方 - 墨舞诗画斋

 

原文链接:

http://zzw83025482.blog.163.com/blog/static/13406121620163153134389/

感谢龙女小曼的动画图片设计。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