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本人原创小说《单程苦旅》被某网站剽窃  

2017-02-13 22:49:38|  分类: 电子刊及网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才知道,本人2012-04-07创作的短篇小说《单程苦旅》2014-06-26被某网站《经典故事》所剽窃,剽窃者一字不落地转发了我的原文,却未注明故事来源及作者姓名,该网站《经典故事链接地址:http://gs.jzb.com/jd/subject-12263/
       本人博客原文链接地址:http://zzw83025482.blog.163.com/blog/static/13406121620123745135296/
       剽窃本身令人发指,但能被剽窃,也许是件好事!
       
    发完本文,  随便在网上搜了一下,惊讶地发现,学优网《学优文库》、小故事网等网站竟有多篇拙作,如:《单程苦旅》、《离婚》、《戴墨镜的协管员》、《人之初》等,同样没有注明故事来源及作者姓名。
 

  附1.  剽窃网站截图

        本人原创小说《单程苦旅》被某网站剽窃 - 中鑫 - .
     (后略)

     另一网站
本人原创小说《单程苦旅》被某网站剽窃 - 中鑫 - .
 

     附2:《单程苦旅》原文

            单程苦旅
           文/曾正伟

      火车飞快地穿梭于通往大雅山的崇山峻岭之中,窗外是碧绿的青山和轻绕的云雾,密集的电线杆随着列车的高速行驶而不断地向后倒去。车上的旅 客并不多,稀稀拉拉的。人们只是扭头欣赏窗外的山景,并不言语。满耳除了滚滚的车轮声,就是斜对面的那个女孩不断地问这问那,她的母亲不厌其 烦地回答着女儿各种各样的提问。大成无精打采地坐在列车上,他手里拿着一本半旧的杂志。杂志翻到了第三十八页,页面上是一首诗。这首诗,大成不知读了多少遍,但依然觉得回味无穷。他再次默读了起来:

    人生本是一场单程的苦旅

    活着也许就是一种赎罪的修行

    如果生是一种幸 福

    那我们为什么要哭着来

    如果死是一种痛苦

    那大家为什么还要努力笑着去

    如果天堂不是那么美好

    那为什么所有去过的人都不回来

    大成读着诗,联想起自己的身世。他从小就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里,母亲对他的养育之恩,他感到今生已无法报答。前几年,他到处跑关系,终于开了一家公司,他担任公司的老总。一月前,一向合作很愉快的几个大客户突然被宏远公司撬走,加上公司的副总王鑫私下卷走一百多万的货款,带着情人逃之夭夭,内忧外患,使他的公司几乎濒临破产的境地。无奈之下,他变卖了汽车,以此来补发拖欠的工人工资。原先的几个铁哥们,这时候也离他越来越远,不光不和他来往,连他的电话也不接了。更糟的是,日渐疏远的妻子又提出与他离婚,他未同意,而妻子,竟然在一气之下,带上私房钱和儿子去海南过年了。他感到自己已到了穷途末路,甚至是众叛亲离。这是多么地令人纠结?想到这,大成擦了一下眼角,这更加坚定了他这次出行的决心。

    就在大成读完诗的时候,只听斜对面的女孩问:

    妈妈,大雅山风景区到底有多美?

    妈妈回答说:美得无以言表!

     什么是无以言表?女孩问。

     就跟人间天堂一样,美得没办法说。

     这就是你一定要去大雅山写生的原因吗?

     是的,玲玲,美景总能给人以无限的激情和灵感!

      听了这段对话,大成知道这个女人是个画家。看到这个活泼可爱的小女孩,大成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儿子,可他觉得有些舍不下儿子。儿子已经六岁了,一想到他天真的笑脸,大成心里就难受。他后悔自己没有给他太多的关爱,以至于儿子感情的天平始终倾向于他妈。大成也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在他出行之前,他专程回家看了一趟母亲。以往回家,大成都是扬眉吐气将车开进村庄,可这次不同,他是乘大巴车回去的。下车后,他都羞于见乡亲们。从车站往家走的时候,他是抄捷路回去的。母亲在见到他的那一刻,也是一脸的茫然和不解。但她什么也没问,也许是怕他心里难受。母亲只是每天都做些好吃的,以此来安慰他。回城时,母亲从箱底翻出两万多元钱,连一块两块的都凑上了,说这是他平时孝敬她的,她在家里用不上,让大成拿去应急。母亲还说,凡事总得想得开,世上没有迈不过去的坎。在这一刻,大成落泪了。他没有拿母亲的钱,因为他已经铁了心,这是和母亲的最后一面。他默默地走出院门,爬上山梁,悄悄地给李宇打了个电话。李宇是自己公司的车间主任,有两个孩子,家在农村,老婆没工作。前几年,李宇在城里买了一套九十平米的楼房,将家小接到了城里。当时,李宇买房钱不够,便借了大成的两万元。现在,大成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只好向李宇讨回那两万元的借款了。李宇在电话里说,董总,我知道您现在急用钱,钱我已经备好了,马上就送过来。大成叹口气说,我现在老家,这样吧,过两天我来取。

      这时,耳边再次传来玲玲那充满童真的笑声。大成看看这个孩子,只见她坐在女画家的怀里,女画家搂着她,满心的幸福溢于言表。大成觉得,这母女俩真让人羡慕,我要是有她们一样的心情该多好!大成也觉得这对母女和自己很投缘。

      火车依然穿梭在大山之中,烦心的大成被摇得昏昏欲睡,他慢慢地闭上了双眼。

     大成是被噪杂的说话声吵醒的。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列车已经到了旅游专线的终点站——大雅山车站。大成从行李架上取下黑皮箱,皮箱轻轻的,简直没有一点分量。大成随稀疏的人流缓缓地出了站。站外是一个广场,到处挂着欢度春节的横幅,广场的西北角,是一道长长的栏道,人们在栏道里排队打车。大成自觉地排了队,半个小时后,他上了车。大成向司机打声招呼,便告诉他去最好的酒店。司机回敬一声过年好,便将他送到了大雅山酒店。登记房间时,大成惊讶地发现,玲玲母女也在这里。看样子她们刚登记完,正提着东西走向电梯。女画家见了他,默默地看了他一眼,没言语。玲玲也发现了。她说,妈妈,你看,火车上的那个叔叔也来了。女画家轻描淡写地“哦”一声,在她进了电梯转过身的工夫,电梯门便合上了。大成登记后,拿着房卡,乘电梯来到四楼,他入住的是413室。酒店走廊两侧就是客房,一排是单号,一排是双号。大成由401开始往前走去。在经过411房间时,他发现门开着,便不经意地往里扫了一眼,只见女画家母女居然在里面,也就是说她们住在自己的隔壁。

      大成匆匆冲了澡,便上街随便吃了点东西。回来打开电视,见没有好看的节目,倒身便睡。第二天早上,他睡到自然醒,已是十点了。他漫无目的地在市区里转了一天,准备次日进山赏景。

     大成租车进山的时候,已近中午了。今天是大年初十,沿途的美景居然没入他的眼,一路的村庄依然洋溢着浓浓的节日气氛,他让司机将车开到山顶上。车到翡翠湖的时候,他见玲玲母女竟然也在湖边。翡翠湖也称翡翠天池,原本是一个火山口,后因大气降雨无处流泻,形成一个天然的碧湖。站在湖边,清澈的湖水犹如一面明镜,静静地镶嵌在火山口的内侧,粼粼波光,风景旖旎。女画家没有发现大成,依然专心致志地坐在那里写生。她身旁的玲玲见了,嗤嗤地一笑。说,妈妈,那个叔叔又来了。女画家只是扭头看了大成一眼,并不理会,继而继续作她的画。大成吩咐司机在这里等着,车钱不会少一分。

    这时,妻子来电话了。她说,我到家了,你死哪里了?离婚协议书你究竟签不签字?大成听后欲哭无泪,没做任何回答,便挂了电话。他顿时感觉自己活得就像一句废话。

    妻子的刺激,使大成感到了绝望,他狠下心来,还是尽早结束这次单程苦旅吧!

    大成默默地走向女画家,上前礼貌地问,能不能打扰一下,借一下您的纸笔?女画家露出浅浅的一抹微笑,站起身,拎起了放在地上的挎包。大成接过纸笔,匆匆写了几行字,说声谢谢,便转身走向伸向天池的廊道。临上走廊时,他拣起一块拳头大的石头攥在手里,两侧钓鱼的人不断地投来莫名的目光。

    大成走到走廊的尽头,掏出刚才写的纸条,又掏出身上仅有的一万元现金,将纸条和现金压在石头底下,回头望了一眼玲玲母女,心里默默地说,妈,我走了,来世再报答您吧!儿子,请不要恨我,我是个不称职的爸爸!

    说完,他抹把泪,便向翡翠湖纵身一跳……

    等他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医院里,身边是那个司机和女画家母女。女画家一看他醒了,便说,你终于醒了。心里有什么解不开的结,非得走这条路?不就是离婚吗?就这点事也值得你自尽?不瞒你说,我们母女就是被人遗弃的,我不照样过得好好的吗?司机也说,大哥,你真不该呀!大成也不言语,两行泪从眼角留下,他说,你们为什么要救我?说完,他将洁白的被单罩在自己脸上。

    第二天,李宇飞抵大雅山,而妻子梁珍却没来。李宇一见大成就说,董总,你怎么这样糊涂?我真不知该说你什么好!大成听了说,走到今天这一步,我自觉到了穷途末路、众叛亲离的境地,我还有什么脸活在世上?人生本是一场单程的苦旅,活着也许就是一种赎罪的修行。如果生是一种幸福,那我们为什么要哭着来?如果死是一种痛苦,那大家为什么还要努力笑着去?如果天堂不是那么美好,为什么所有去过的人都不回来?你能回答我吗?

    李宇闻言,叹口气说,你就会钻牛角尖,我什么时候说赢过你?

    突然,房门被轻轻推开,进来的是玲玲。只见她的身后,女画家扶着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日思夜想的母亲。玲玲的手里攥着一卷硬纸,玲玲展开厚厚的画纸,上面是一幅画,画上是大成的素描。画面上的大成微笑着,旁边竖向写着几个字:快乐每一天!大成见了,叫声“妈”,便缓缓地低下了头……

    这时,李宇的手机响了,是大成公司办公室主任的来电。他对李宇说,快告诉董总,王鑫在广州被警方捉拿归案,不日将押回本市。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