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欢迎访问

 
 
模块内容加载中...
 
 
 
 
 
 
 

甘肃省 白银市 狮子座

 发消息  写留言

 
业内 漂泊者。
 
近期心愿1.谢绝担任任何圈子的管理员。 2.谢绝担任任何电子刊物的编辑。 3.崇尚原创,无原创者请勿加本人。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焦点头图

 
 
聚焦图片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归档

 
 
数据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热门日志

 
 
数据列表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我的关注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二表叔(5200字)

文/曾正伟

1

明天就是中秋节了。

一大早,父亲就要我和他一同去狼山。和往年一样,目的是为了给二表叔送月饼。

不知什么原因,父亲总是偏爱他这个表弟。每逢年头节下,别的表兄弟都可以不管,唯独二表叔是不能落下的。每次去狼山,他都要备一份厚礼,还一定要带上我。当然,我所说的厚礼,不过是我们当地的瓜果面食,值不了几个钱的。跑的趟数多了,我对沿途每一道湾都很熟悉,甚至连每一颗石头的颜色和形状都铭记在心。

狼山是屈吴山脉半山腰的一个小山村。和它等高的还有一个村子,名叫狐湾。据说,两村都因从前狼群狐狸出没而得名。听父亲说,狐湾在狼山的北面,两村相隔不过两里路。从狼山出发,沿着羊肠小道一路向北,绕过狼山梁子,就到狐湾了。

如今留守狼山的人家,已经没有几户了。在这不多的几户人家中,二表叔是其中一户。我始终不明白,二表叔不缺胳膊不少腿的,但他为什么总是孑然一人?更让我匪夷所思的是,别人都相继搬走了,而孤身一人的他,为什么一定要留守在狼山?

到达狼山时,天已过午,二表叔却不在家。大黑也没有拴,铁绳洒落在一旁。看到我,它抬起头,只是 “汪”了一声,就卧在那里不动了。我走上前去,却发现它的嘴角和眼圈周围都爬满了绿苍蝇。我正在纳闷,父亲见了说:大黑老了,只怕不行了。

我闻言,忙掰下一块月饼去喂它。它却没像往常那样用嘴来接,月饼不偏不斜地落在它的正前方,它只是用鼻子闻了闻,然后用舌头舔了几下,便将头贴了在地上。

我转身来到瓜地旁,见地边放着一个空瓜碗。碗里有半碗黑瓜子。我一看就明白,这是过路的人口渴了,摘了一个籽瓜吃了。

作者  | 2017-7-25 11:44:19 | 阅读(52) |评论(10) | 阅读全文>>

[置顶] 《临行》刊发2017.7.13《中国国土资源报》

2017-7-14 9:51:55 阅读41 评论10 142017/07 July14

临行(605)

文/曾正伟

 五一将近,领导通知李强,节后就要出野外了。

  小长假的最后一个晚上,李强悄悄对妻子说:“秀子,过完五一,我就该出野外了。”

  “还是去西藏吗?听说那里气压低,全是雪山,昼夜温差大,可艰苦了。”

  李强笑笑说:“这次是甘肃的陇南。那儿风景优美,气候宜人,中途还能抽空回家。”秀子听了,脸上马上绽放出了笑容。

  第二天一早,李强悄悄去了一趟岳母家。他对岳母说:“妈,我今年晋升为项目负责了。只是在野外蹲点,不用亲自爬山了,工资待遇也提高了。”

  “能长多少工资?”“每月的级差是二百一。”

  “那敢情好!”岳母闻言,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

  下午,李强匆忙来看老妈。“妈,明天我要去厦门学习了,怕得两个多月。这可比去西藏好多了,顺便还能到鼓浪屿等名胜玩玩。”

  “那敢情好!”老妈闻言,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

  次日饭后,秀子说:“我送送你吧!”“不用不用,昨晚已经把车装好了,我一个空人有啥好送的。”

  李强走后,秀子在家里收拾家务。突然,办公楼方向传来一阵扩音器的声音,她好奇地走向阳台。只见王队长正在台上讲话,而李强、王伟等人胸前戴着大红花,站在主席台中央。他们身后是一副红底白字的横幅标语,上面印着“热烈欢送入藏队伍开拔!”

  秀子见状,鼻子一酸,眼泪就下来了。她放下手里的活,疾步下楼,直奔欢送会现场,向车上的丈夫使劲挥舞着手。李强见了她,愧疚地说:“秀子,请

作者  | 2017-7-14 9:51:55 | 阅读(41) |评论(10) | 阅读全文>>

“河口通海杯”第五届国土资源系统读书大赛获奖名单重磅出炉

由国土资源部直属机关党委、中国国土资源报社、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东营市国土资源局河口分局承办的“书香国土?智慧人生——河口通海杯第五届国土资源系统读书大赛”自2016年10月启动以来,共收到社会各界参赛作品1483篇。组委会本着公平、公开、公正的原则,聘请中国作家协会、《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文艺报》、中国国土资源报社、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专家组成的评审委员会,对稿件进行匿名初评、终评,评选出一等奖空缺,二等奖8名,三等奖15名,优秀奖20名,博览群书奖1名。获奖名单如下:

一等奖:  空缺

二等奖:8名

赵  欣 (山东)        《春风又度玉门关》

王  静(江苏)       《我的湖畔生活》

张兆民(山东)       《青春华章成功路,尽是奋斗苦中来》

秦锦丽(甘肃)       《坡上千千柳——柳青故里读柳青》

杨  立(四川)       《勘探在诗歌的矿藏里》

提云积(山东)       《泥土的悖论》

吴  瑨(辽宁)       《绝塞生还吴季子》

钟  倩(山东)     《重读的乐趣》

作者  | 2017-4-11 16:40:10 | 阅读(48) |评论(13) | 阅读全文>>

憨叔续弦(592)

  文/曾正伟

  一大早,憨叔就来到村委会,绷着脸对村长说:“大军,你干脆把我送进敬老院得了!”

  大军莫名其妙:“憨叔,您有儿有女的,干嘛要去敬老院?要去,那也得大成哥送呀。”

  憨叔说:“你憨婶都过世十年了,大成小宇一年到头不在家,我一个人守着一间空屋子,还不如去敬老院呢!你是村长,我不找你找谁?”

  大军恍然大悟:“哦,我明白了,您不是真要去敬老院,原来是想有个伴儿啊!我上高中的时候,您曾多次资助过我。您这事啊,就包在我身上好了!”

  果然,两天后大军就带来了好消息:“前湾的李婶,头几年老伴过世了,她愿意来您家。”

  憨叔一听就摇头:“先不说她人怎么样,光是大字不识一个,就不中。”

   三天后,大军又来找憨叔:“后湾的张姨,在城里住不惯,最近回村了。人家模样周正,人也麻利……”

  憨叔一听就摇头:“过惯舒坦日子的人,哪会真心对我好!”

  又过了几天,大军对憨叔说:“我在洮阳为您物色了一个,才五十出头,一双儿女都已结婚了……”

  没等大军把话说完,憨叔就打断了的他:“不行不行,洮阳一带的人爱吃辣椒,肯定合不来。”

  大军把脸一沉:“憨叔,您都这把年纪了,您以为自己是腰缠万贯的白马王子啊……”大军见憨叔不搭腔,只拿一双眼睛直愣愣地盯着村口的大路。大路上,妈的影子,一闪而过。

  大军突然想起老妈说过的一句话:“你憨叔啊,打小就喜欢跟我一块儿玩。”他猛地一拍脑门,忙问:“憨叔,您看我妈怎么样?”

作者  | 2017-6-7 22:21:25 | 阅读(54) |评论(5) | 阅读全文>>

文学路上的贵人(圈庆千字文 )

2017-10-17 22:57:30 阅读36 评论7 172017/10 Oct17

文学路上,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是我的贵人,尤其是网易《中国作家协会》圈子和会刊的管理者们。

自从加入圈子以来,在这个百花园里,我先后遇见了柳村、清莲仙子、晋夫子、阿刘、东篱、卡莎等杰出作家、诗人和编辑。据不完全统计,从2011年开始会刊先后编发了中鑫近百篇散文和小说,使我这个名不见经传的草根一步步走向成熟,从而为走向纸刊和官刊,乃至名刊和大刊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拙作能有今天,无不得益于这些老师和编辑的帮助与厚爱。

爱上文学是一件苦差事,而遇上这些贵人却是一件幸事。在我的创作历程中,曾经得到过诸多老师的关爱和指导。柳村老师每期刊发我的小说,从而使我深受鼓舞,文思顿如泉涌。清莲仙子主编散文和小说时期,隔期刊发拙作,小说和散文兼而有之,更使我信心倍增,创作渐入佳境。晋夫子圈主将我的评论推上“特别推荐”栏目,从而给了我巨大的鼓舞,使我斗胆向国土资源部征文大赛投稿,一举获得三等奖(一等奖空缺,即获二等奖)。卡莎除在会刊上多次照顾我外,又在纸刊上推出拙作,使拙作在天府之国也变成了铅字。对此,我无以为报,深表感激。东篱时常登录我的博客,一个推荐,一行评语常使我对文学充满了信心,也使我受益匪浅。阿刘时常劝道我,网易《中国作家协会》圈子不同于其他圈子,她汇聚了众多名家大家,不可轻易离开。他还说,圈子的发展也离不开大家,让我放下包袱,努力为圈子做贡献。去年,他又联系著名音画制作艺术家淡泊名利老师为我朗诵诗作,使我在白银文学界展露头角,名声鹊起。这些点点滴滴,一评一语,都使我铭记在心,不能忘怀。这里,我不得不说一声,还有我没提到的诸多老师,他们都是我文学路上的贵人。如今,我也成为市作协会员,市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是大家给了我无限的力量,从而鞭策我沿着文学之路一路走下去。

作者  | 2017-10-17 22:57:30 | 阅读(36) |评论(7) | 阅读全文>>

闪小说《老黑开店》刊发2017.9.19《江夏报》

2017-9-19 21:01:28 阅读10 评论0 192017/09 Sept19

作者  | 2017-9-19 21:01:28 | 阅读(10) |评论(0) | 阅读全文>>

小小说《尕爹放生》刊发2017.9.19《甘肃农民报》

2017-9-19 9:47:26 阅读9 评论2 192017/09 Sept19

尕爹放生 (1254字)

文/曾正伟

眼看店里的山鸡存货不多了,我赶忙拿上仅剩的一把尼龙绳,就去梨树沟下套。

之所以要去套山鸡,是因为我自创了一道特色招牌菜,名叫“龙凤呈祥”。它是一个荤素搭配的拼盘。拼盘中的“龙”是腌蒸浇汁的长茄子,“凤”就是我们当地的野山鸡。

下完了套,我从梨树沟出来,迎面却遇上了尕爹。下套的本事我是跟尕爹学的,只要他在山里下了套,野兔、山鸡便通通成为他的囊中之物。

尕妈病故以后,尕爹唯一的儿子德顺大学毕业了。德顺落籍四川后,尕爹去看了一趟儿子。回来后,他突然一改往日的做派,从此不再套野物了。他还劝我也不要套山鸡,我嘴上虽然答应着,但来店里吃山鸡的食客多,我只好继续偷偷套山鸡。

令人费解的是,最近尕爹经常会独自爬上东山,在山上待个把小时后,再下山进入梨树沟。也不知他在沟里干些什么,一两个小时后,他又从沟里出来。

今天,我见他又要进沟,奇怪地问:“尕爹,您老这又去干嘛?”

他没好声气地说:“我随便走走!”

回到餐馆,厨师大李已经把所有的山鸡都下锅了。他说:“哥,冰柜的山鸡可是一只都没了,您可得赶紧想办法,不然的话咱的‘龙凤呈祥’可就断炊了。”

“知道的。”说完,我就去沟里下套了。等了一上午,我去沟里收套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尼龙套周围有很多山鸡毛,地上也满是山鸡的爪子印,可就是不见套住的山鸡。我转遍了所有下套的地方,每一处都是一样。今天这是咋了?我百思不得其解,只得空手而归。

当晚,我的“龙凤呈祥”就因没有原料而断炊了。慕名而来的客人一听没有“龙凤呈祥”,一个个扭头就走。

作者  | 2017-9-19 9:47:26 | 阅读(9) |评论(2) | 阅读全文>>

首届全球华语闪小说锦标赛评选结果揭晓

2017-9-17 14:41:08 阅读4 评论0 172017/09 Sept17

首届全球华语闪小说锦标赛评选结果揭晓

为了进一步推进海内外华文闪小说的繁荣发展,由《微型小说月报》编辑部、北京微然心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闪小说专业委员会联合举办的首届全球华语闪小说锦标赛,共收到来自全球各地的华语作者来稿8000多篇。经过初评、二评与终评后,大赛结果于近日揭晓。获奖者名单如下:

一等奖(1名)

左耳/黎凡

二等奖(3名)

不带脑袋的人/蓝鸟

寻找阿芬/(马来西亚)朵拉

金佛手/迟占勇

三等奖(6名)

疑/美国)王克难

陪娘唠嗑/王月娥

老头与劳模的战争/飘尘

眼神/(泰国)梦凌

松了一口气/镜子

八奶的故事/吴增波

优秀奖(37名)

大陆(16名)

抗日烽火(一组七则)之鼻烟壶/朱华胜

放生/贺清

那一刻,我真正读懂了你/剑言一白

医魂/金可峰

儿子的理想/熊荟蓉

你有微信吗?/邵恩锁

生死鸟/飞鸟

书柜/紫色无悔

没有影子的人/蓝鸟

一次就够了/麻坚

重复/李国新

新传说/李辉荣

锁匠/兰梦臻

蝴蝶棒棒糖/荒野的石头

扫货/王祖新

烧炭/邢俊虎

海外(21名)

寂寞的左手/(泰国)梦凌

作者  | 2017-9-17 14:41:08 | 阅读(4) |评论(0) | 阅读全文>>

收到《綦江文艺》样刊及稿酬

2017-9-17 14:11:00 阅读11 评论2 172017/09 Sept17

作者  | 2017-9-17 14:11:00 | 阅读(11) |评论(2) | 阅读全文>>

小小说《嘎爹》上刊《检察日报》

2017-9-13 10:18:45 阅读21 评论5 132017/09 Sept13

作者  | 2017-9-13 10:18:45 | 阅读(21) |评论(5) | 阅读全文>>

微小说《王三的心事》刊发《三秦广播电视报.商洛版》

2017-9-12 17:52:21 阅读10 评论2 122017/09 Sept12

王三的心事(597字)

       文/曾正伟

这几天,王三总是愁眉苦脸,心事重重的。遇见老年人,更是如此,

老妈见了,很是纳闷。王三从小就是个闷葫芦,有事儿总是憋在心里。为此,老妈试探性地问:“三呀,你究竟咋了,莫不是在为姗姗中考的事而犯愁?”王三说:“妈,您就甭操心了。咱姗姗中考,还用犯愁吗?”老妈闻言,更是一脸的茫然。“那是不是因为工作上压力太大了?”“哎呀妈,八竿子打不着。”

第二天一上班,同事老蒋见王三紧锁眉头,郁郁寡欢,便关切地问:“王三呀,你这几天怎么老是唉声叹气的?莫不是因为高级职称没解决,心里不太舒坦?好好准备材料吧,明年一准儿没问题的。”王三苦笑一下说:“您说的根本不沾边!”

好不容易等到了周末。这天,几个同学一起小坐,王三依旧愁眉不展。大宇见了,便想占便宜:“好久不见,怎么一见面就吊个脸呀,是谁欠你钱了,还是谁挡你路了?”

王三争辩说:“谁都没欠我钱,谁也没挡我路,我就不能有个烦心事吗?”

大宇说:“你能有什么烦心事?莫非提副处没戏了?”“你尽扯淡,我才不稀罕呢。”

周六,王三早早就来到六中门口,一个劲地东张西望。他等啊等,中午时分,他终于看到那个老大爷。一到近前,他就攥着老大爷的手说:“老人家,这是您上周丢的那一百元钱。我因一时糊涂,拣到后没及时交还给您,您可别生气哟!”

老大爷翘起大拇指说:“大侄子,没事的,谁还没有犯糊涂的时候。这下可好,我孙子一周的生活费有着落了。”

作者  | 2017-9-12 17:52:21 | 阅读(10) |评论(2) | 阅读全文>>

《串门的鸡蛋》2017.8.23上刊《桂林日报》

2017-8-23 15:21:15 阅读10 评论3 232017/08 Aug23

串门的鸡蛋(桂林版)

    □曾正伟

那年暑假,父母为了能够多挣些工分,天天都顶着大太阳去上工。家里,只留下我和妹妹。

刚放暑假,母亲就开始为我们下学期的书本费发愁。那时上学不收学费,每人只收五毛钱的书本费。但就这五毛钱,还有好多家庭拿不出,我家也一样。

为此,开春时,母亲就从大姨家抓来了两只半大的母鸡,一只叫“大黑”,一只叫“小白”。母亲打算把小鸡养大,用它们下的蛋为我们交书本费。可一直等到了暑假,两只鸡还是迟迟不肯下蛋。

一天下午,五保户李奶奶突然拿着一颗鸡蛋来到我家。她说,德娃,这是你家大黑下的蛋。它到我家串门,却把蛋下到我家的鸡窝里了。这是大黑下的第一颗蛋。你看,鸡蛋上还有血丝呢。

父母回来后,我赶忙把这一喜讯告诉了他们。母亲听了,喜不自禁地说,这下可好,你们的书本费我不用犯愁了。可我家的鸡蛋,怎么会跑到李奶奶家呢?

我忙把大黑串门的事说了一遍。母亲一听,就高兴地说,明天,我把大黑圈起来,免得它把蛋下到别人家。

说完,母亲连饭都顾不上做,就去感谢李奶奶。

父亲也欣喜地说,大黑开始产蛋了,小白也应该差不多了吧。一个假期四十多天,两只鸡产的蛋,足够交两个娃的书本费了。

果然,母亲第二天就把大黑单独圈在了鸡舍里。她叮嘱我,只要大黑一下蛋,就立刻把它放出来。

母亲走后,我时不时地去鸡舍查看,可直到晚上,也没见大黑产蛋。

晚上,李奶奶提醒母亲说,鸡是需要活动的。你整天把它圈起来,它能下蛋吗?

作者  | 2017-8-23 15:21:15 | 阅读(10) |评论(3) | 阅读全文>>

《“串门”的鸡蛋》刊发2017.8.18《锦州晚报》

2017-8-18 15:02:05 阅读9 评论0 182017/08 Aug18

“串门”的鸡蛋(911字)

——“我的暑假”征文

文/曾正伟

那时大家都很穷,日常用度无不从供销社赊销。平日里,尽管大家都在精打细算地过日子,可年底一结算,大多数家庭都是超支户。

刚放暑假,母亲就开始为我们下学期的书本费而发愁。那时上学不收学费,每人只收五毛钱的书本费。但就这五毛钱,还有好多家庭拿不出,我家也不例外。

为此,开春时,母亲就从大姨家抓来了两只半大的母鸡,一只叫“大黑”,另一只叫“小白”。母亲打算把小鸡养大,用它们下的蛋为我们交书本费。可一直等到了暑假,两只鸡还是迟迟不肯下蛋,

一天下午,五保户李奶奶突然拿着一颗鸡蛋来到我家。她说,德娃,这是你家“大黑”下的蛋。它到我家串门,却把蛋下到我家的鸡窝里了。

父母回来后,我紧忙把这一喜讯告诉了他们。母亲听了,喜不自禁地说,这下可好,你们的书本费我不用犯愁了。可我家的鸡蛋,怎么会跑到李奶奶家呢?

我忙把大黑串门的事说了一遍。母亲一听,就高兴地说,明天,我把大黑圈起来,免得它把蛋下到别人家。

说完,母亲连饭都顾不上做,就去感谢李奶奶。

父亲也欣喜地说,大黑开始产蛋了,小白也应该差不多了吧。一个假期四十多天,两只鸡产的蛋,足以够交两个娃的书本费了。

果然,母亲第二天就把大黑单独圈在了鸡舍里。她叮嘱我,只要大黑一下蛋,就立刻把它放出来。

母亲走后,我时不时地去鸡舍查看,可直到晚上,也没见大黑产蛋。

晚上,李奶奶提醒母亲说,鸡是需要活动的。你整天把它圈起来,它能下蛋吗?

作者  | 2017-8-18 15:02:05 | 阅读(9) |评论(0) | 阅读全文>>

菊婶做媒(581字)

  文/曾正伟

  美才女小芸从小就崇拜英雄,长大后也是非英雄不嫁。

  这天,菊婶给她介绍对象。“今天,我给你介绍的这个小伙子,品貌端正,一看就是英雄胚子。”菊婶的话音刚落,就来了一个很帅气的小伙子。

“杜衡,怎么又是你!”一见到杜衡,小芸就禁不住笑了起来。

顿时,杜衡显得有些不自在。

  菊婶见两人神情,诧异道:“你俩认识?”

  小芸说:“不瞒您说,前年和去年,李姨和王叔就分别给我介绍过他。您是第三个介绍他的人。”

  菊婶说:“那不正说明,你们很有缘分吗?”

  小芸说:“谁说的?我崇拜英雄。请问,他是英雄吗?”

  杜衡说:“今春,我代表我们系统参加省里的篮球比赛,终场前三秒,我一个远距离投篮,使我们队反败为胜。当场,大家都喊我英雄!”

  小芸说:“这是你的业余爱好,不能证明你是英雄。”

  杜衡又说:“上月,我们公司新开发的项目卡壳了,我日夜奋战,终于攻克了最后一道技术难关。当时,大家都喊我英雄!”

  小芸说:“这是你的本职工作,不能证明你是英雄。”

  杜衡闻言,黯然离去。

盛夏的一天傍晚,小芸独自去公园散步。突然,有人高喊:“有人落水了。”小芸下意识地朝人工湖望去,只见一个小孩正在水里挣扎。这时,一个人影纵身跳入了水中。须臾,小孩就被救起来了。小芸定睛一看,发现救人英雄竟然是杜衡!

“没想到,你还真是个英雄!”

作者  | 2017-8-15 8:50:17 | 阅读(23)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七律《山乡巨变》(三首)刊发2017.8.13《白银日报》

2017-8-14 12:20:56 阅读13 评论0 142017/08 Aug14

作者  | 2017-8-14 12:20:56 | 阅读(13)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