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欢迎访问

 
 
模块内容加载中...
 
 
 
 
 
 
 

甘肃省 白银市 狮子座

 发消息  写留言

 
业内 漂泊者。
 
近期心愿1.谢绝担任任何圈子的管理员。 2.谢绝担任任何电子刊物的编辑。 3.崇尚原创,无原创者请勿加本人。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焦点头图

 
 
聚焦图片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归档

 
 
数据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热门日志

 
 
数据列表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我的关注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置顶] 《佛山文艺》2017年第10期刊发小说《情迷咖啡屋》

2017-10-22 1:01:45 阅读78 评论13 222017/10 Oct22

《佛山文艺》2017年第10期目录

【生为女子】

九九八十一 / 肉肉

【两性空间】

去远方 / 张可旺

【流行读本】

逆流之水/彭来歌

【精品重读】

又是一年春草绿(外两篇)/梁遇春

【新乡土小说】

牛二告状/李思纯

【非常人家】

出轨 /常君

【众生一族】

都是老鼠惹的祸 /张可旺

【人间万象】

请师傅/肖德林

【百味人生】

锅盔的滋味/黄兴蓉

送太阳下山/包光潜

简约的喧嚣/曾正伟

百年之后/刘荒田

最后的长生者/刘从进

【武侠连载】

倚楼曌(十一)/ 玉琪

【打工号子】

诗三首/李秋彬

消息/张萌

我已有所交代并瞒天过海/黄鹤权

蜗牛/何真宗

【精短小说】

到海毗去/ 雷辉志

票上的地方售票员一个也没去过/阿步

情迷咖啡屋/曾正伟

雪藏的人证/焦松林

【痴人知语】

什么对当代写作构成了威胁?/格非

匠心/李柏林

【网罗天下】

关于郭敬明,为什么我们总是习惯于嘲讽和打倒?

毁弃雕像与“文化战争”

中国白银的广泛流通

作者  | 2017-10-22 1:01:45 | 阅读(78) |评论(13) | 阅读全文>>

二表叔(5200字)

文/曾正伟

1

明天就是中秋节了。

一大早,父亲就要我和他一同去狼山。和往年一样,目的是为了给二表叔送月饼。

不知什么原因,父亲总是偏爱他这个表弟。每逢年头节下,别的表兄弟都可以不管,唯独二表叔是不能落下的。每次去狼山,他都要备一份厚礼,还一定要带上我。当然,我所说的厚礼,不过是我们当地的瓜果面食,值不了几个钱的。跑的趟数多了,我对沿途每一道湾都很熟悉,甚至连每一颗石头的颜色和形状都铭记在心。

狼山是屈吴山脉半山腰的一个小山村。和它等高的还有一个村子,名叫狐湾。据说,两村都因从前狼群狐狸出没而得名。听父亲说,狐湾在狼山的北面,两村相隔不过两里路。从狼山出发,沿着羊肠小道一路向北,绕过狼山梁子,就到狐湾了。

如今留守狼山的人家,已经没有几户了。在这不多的几户人家中,二表叔是其中一户。我始终不明白,二表叔不缺胳膊不少腿的,但他为什么总是孑然一人?更让我匪夷所思的是,别人都相继搬走了,而孤身一人的他,为什么一定要留守在狼山?

到达狼山时,天已过午,二表叔却不在家。大黑也没有拴,铁绳洒落在一旁。看到我,它抬起头,只是 “汪”了一声,就卧在那里不动了。我走上前去,却发现它的嘴角和眼圈周围都爬满了绿苍蝇。我正在纳闷,父亲见了说:大黑老了,只怕不行了。

我闻言,忙掰下一块月饼去喂它。它却没像往常那样用嘴来接,月饼不偏不斜地落在它的正前方,它只是用鼻子闻了闻,然后用舌头舔了几下,便将头贴了在地上。

我转身来到瓜地旁,见地边放着一个空瓜碗。碗里有半碗黑瓜子。我一看就明白,这是过路的人口渴了,摘了一个籽瓜吃了。

作者  | 2017-7-25 11:44:19 | 阅读(68) |评论(13) | 阅读全文>>

[置顶] 《临行》刊发2017.7.13《中国国土资源报》

2017-7-14 9:51:55 阅读49 评论10 142017/07 July14

临行(605)

文/曾正伟

 五一将近,领导通知李强,节后就要出野外了。

  小长假的最后一个晚上,李强悄悄对妻子说:“秀子,过完五一,我就该出野外了。”

  “还是去西藏吗?听说那里气压低,全是雪山,昼夜温差大,可艰苦了。”

  李强笑笑说:“这次是甘肃的陇南。那儿风景优美,气候宜人,中途还能抽空回家。”秀子听了,脸上马上绽放出了笑容。

  第二天一早,李强悄悄去了一趟岳母家。他对岳母说:“妈,我今年晋升为项目负责了。只是在野外蹲点,不用亲自爬山了,工资待遇也提高了。”

  “能长多少工资?”“每月的级差是二百一。”

  “那敢情好!”岳母闻言,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

  下午,李强匆忙来看老妈。“妈,明天我要去厦门学习了,怕得两个多月。这可比去西藏好多了,顺便还能到鼓浪屿等名胜玩玩。”

  “那敢情好!”老妈闻言,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

  次日饭后,秀子说:“我送送你吧!”“不用不用,昨晚已经把车装好了,我一个空人有啥好送的。”

  李强走后,秀子在家里收拾家务。突然,办公楼方向传来一阵扩音器的声音,她好奇地走向阳台。只见王队长正在台上讲话,而李强、王伟等人胸前戴着大红花,站在主席台中央。他们身后是一副红底白字的横幅标语,上面印着“热烈欢送入藏队伍开拔!”

  秀子见状,鼻子一酸,眼泪就下来了。她放下手里的活,疾步下楼,直奔欢送会现场,向车上的丈夫使劲挥舞着手。李强见了她,愧疚地说:“秀子,请

作者  | 2017-7-14 9:51:55 | 阅读(49) |评论(10) | 阅读全文>>

“河口通海杯”第五届国土资源系统读书大赛获奖名单重磅出炉

由国土资源部直属机关党委、中国国土资源报社、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东营市国土资源局河口分局承办的“书香国土?智慧人生——河口通海杯第五届国土资源系统读书大赛”自2016年10月启动以来,共收到社会各界参赛作品1483篇。组委会本着公平、公开、公正的原则,聘请中国作家协会、《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文艺报》、中国国土资源报社、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专家组成的评审委员会,对稿件进行匿名初评、终评,评选出一等奖空缺,二等奖8名,三等奖15名,优秀奖20名,博览群书奖1名。获奖名单如下:

一等奖:  空缺

二等奖:8名

赵  欣 (山东)        《春风又度玉门关》

王  静(江苏)       《我的湖畔生活》

张兆民(山东)       《青春华章成功路,尽是奋斗苦中来》

秦锦丽(甘肃)       《坡上千千柳——柳青故里读柳青》

杨  立(四川)       《勘探在诗歌的矿藏里》

提云积(山东)       《泥土的悖论》

吴  瑨(辽宁)       《绝塞生还吴季子》

钟  倩(山东)     《重读的乐趣》

作者  | 2017-4-11 16:40:10 | 阅读(57) |评论(13) | 阅读全文>>

《东南早报》2017/12/14发文一篇,存谢!

2017-12-15 11:00:23 阅读3 评论1 152017/12 Dec15

作者  | 2017-12-15 11:00:23 | 阅读(3) |评论(1) | 阅读全文>>

今日收到《灵川文艺》样刊,存谢!

2017-12-13 17:52:15 阅读6 评论0 132017/12 Dec13

作者  | 2017-12-13 17:52:15 | 阅读(6) |评论(0) | 阅读全文>>

作者  | 2017-12-4 11:44:31 | 阅读(6) |评论(0) | 阅读全文>>

作者  | 2017-12-3 21:23:42 | 阅读(6) |评论(0) | 阅读全文>>

《灵川文艺》2017年第2期刊发小说《我家的保姆》

2017-12-3 21:17:03 阅读5 评论0 32017/12 Dec3

作者  | 2017-12-3 21:17:03 | 阅读(5) |评论(0) | 阅读全文>>

作者  | 2017-12-3 20:58:18 | 阅读(11) |评论(0) | 阅读全文>>

《白银日报》2017年12月3日刊发七律《雪夜》

2017-12-3 20:55:06 阅读7 评论0 32017/12 Dec3

作者  | 2017-12-3 20:55:06 | 阅读(7) |评论(0) | 阅读全文>>

微小说《秋菊》刊发《都市晨报》

2017-11-9 17:34:47 阅读31 评论1 92017/11 Nov9

秋菊(525字)

  文/曾正伟

狗蛋已到而立之年,还没对象。这可急坏了一直和他相依为命的奶奶。

这天,奶奶来到火爷家:“他火爷,我儿子媳妇过世早,我也是有今天没明天的人了,最放心不下的就是狗蛋。您是跑四方的人,麻烦您给张罗一门亲事,好吗?”火爷说:“中!”第二天,火爷就为狗蛋介绍了一个叫腊枝的姑娘。可人家来了一趟狗蛋家,就打退堂鼓了。

一月后,奶奶来到水叔家:“他水叔,狗蛋这娃儿也老大不小了。您是咱村的村长,麻烦您帮他找个对象,好吗?”水叔说声“中!”没几天,他为狗蛋引荐了一个叫春花的姑娘。可没过多久,也杳无音信了。

两月后,奶奶求到山哥家:“他山哥,狗蛋这娃儿命苦。你是咱村里的能人,麻烦你帮狗蛋说一房媳妇,好吗?”山哥二话没说,就把表妹夏叶介绍给了狗蛋。可两人处了不到一月,夏叶就去广州了。

半年后,奶奶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终于彻底病倒了,一连三天水米不进。这天一早,家里突然来了一位陌生的姑娘,奶奶竟然奇迹般地醒了:“狗蛋,她是……”

没等狗蛋出声,姑娘就说:“奶奶,我叫秋菊,是狗蛋的女朋友,也是您未来的孙媳妇。”奶奶听了,布满皱纹的脸上顿时绽放出了笑容。当天下午,她就平静地走了。

狗蛋拿出一沓钱递给秋菊:“谢谢你,记者同志!”

秋菊展颜一笑,只留下一个淡黄的背影,便飘然而去……

作者  | 2017-11-9 17:34:47 | 阅读(31) |评论(1) | 阅读全文>>

闪小说《保姆》刊发2017.11.4《甘肃农民报》

2017-11-7 14:12:10 阅读30 评论0 72017/11 Nov7

保 姆(598)

文/曾正伟

前阵子,因为入住新居,我没时间做饭,便通过中介公司雇佣了一个名叫文钰的全职保姆。论岁数,文钰只比我小两岁。

文钰很勤快,也很会过日子。“李姐,您吃这个,剩菜留给我吃吧。你肠胃不好,我担心吃了会闹肚子。”“唐晔,你年轻,应该多吃点。”文钰说着,就给我们母子夹菜,弄得我们都很不好意思。

文钰待人很热情,也很风趣。前几天,儿子和女朋友张华闹别扭了,两人互不搭理对方。文钰听说后,就劝唐晔:“俗话说‘男子汉,大豆腐。’唐晔,你是‘大豆腐’,张华使小性子,你大度一些,多哄哄她,不就结了?”说完,文钰就催促唐晔给张华打电话。果然,唐晔一打完电话,两人就顿失前嫌,和好如初了。

文钰很有品位,也很有学养。昨晚,儿子说准儿媳张华今晚要上门。下午,我专门去买了一大堆好吃的,还给张华准备了一条金项链。一到家,文钰就说:“李姐,您与其给她送金项链,还不如把那套《四库全书》送给她。年轻人嘛,就应该多学习,多提高!”

我觉得文钰什么都好,唯独就是爱摆弄手机。傍晚时分,眼看儿子和张华就要到了,她却拿着手机在上网,我有点不高兴了。“他文姨,你怎么这样爱上网呀?”

她忙笑着说:“李姐,您不知道,我以前是很忙的。有好多事儿,都必须在网上办。”

须臾,儿子带着张华来了。一进门,张华就愣住了。“妈,作为董事长,您不去打理公司的事儿,怎么跑到这儿来了?”只听文钰说:“怎么?就不许我考察考察唐晔呀!”

我和儿子闻言,顿时惊得目瞪口呆……

作者  | 2017-11-7 14:12:10 | 阅读(30) |评论(0) | 阅读全文>>

散文《麦子花》刊发2017/11/03《北方时报》

2017-11-2 21:35:32 阅读25 评论0 22017/11 Nov2

麦子花(917字)

文/曾正伟

自古就有“昙花一现”的说法。殊不知,还有比昙花花期更短的花,那便是麦子花。

昙花的花期虽短,但还能持续一两个小时。而麦子花的花期仅有五分钟。在花的世界里,这样的花期怕是绝无仅有了。麦子花不但花期很短,身量也很小,小得常常让人忽略。她终身不施粉黛,素面朝天。若以花期、大小和色泽论处,麦子花甚至称不上是花。可以说,作为花朵,她连最起码的美丽都省略了。

当浓浓的绿意拉开夏季的序幕时,麦子抽穗了。接着,便是扬花。田野里,到处都弥漫着馥郁的麦花香。麦穗上,挂满了一个个乳白色的“花朵”。细碎的花身,似乎不像花,更像一点点参差的萼。若不细看,你根本发现不了她的存在。

麦子花,虽然也有淡淡的清香,但蜂蝶根本就不眷顾她,就连传粉和授粉都是靠重力和风力来完成。但她结出的果实,却养育了一代又一代人。她虽然不是发光体,但她所散发的“光芒”,照亮了人类的历史。时至今日,她仍不改初衷,一无既往地馈赠着人类。

牡丹固然美丽,可她不能当饭吃;玫瑰固然芬芳,但她填不饱肚子。与二者相比,麦子花是既美丽,又芬芳的。有道是,“薄晚微云疏过雨,一番小麦颤轻花。”这正是对她玉树临风、顽强不屈的真实写照。

长期以来,麦子花不为任何自然生物所待见,也不为人类所注意。百花丛中,没有她的身影;众香国里,没有她的踪迹。《诗经》里鲜有露面,诗词中很少提及,就连《辞海》里,也没有她的名字。文人们只顾一味地讴歌小麦,却忽视了麦子花的存在。她就像一株荒草,被蜂群蝶阵经年遗忘,也被文人墨客们长期忽略。

作者  | 2017-11-2 21:35:32 | 阅读(25) |评论(0) | 阅读全文>>

小小说《招工》刊发2017.9.20《阜南民生报》

2017-11-1 15:12:54 阅读21 评论3 12017/11 Nov1

招工(840字)

  文/曾正伟

  高原食品公司准备招收二十名员工,李县长告诫王经理,这次招工关系到民生工程,一定要把好这一关。

消息从县电视台一播出,整个县城就传得沸沸扬扬。

  这天,王经理刚到办公室,门口就围了一大帮人。有人要领表,有人要交照片,把王经理围了个水泄不通。王经理举起双手,示意大家静一静。然后,他安排综合办金主任办理相关手续。

王经理回到办公室,表弟突然来电话了。“表哥,我都闲了半年了。这次招工,务必要考虑我呀!”

“这次招工事关重大,李县长还会亲自把关的。我就担心你不符合条件。”

“还有什么条件啊?还不是您一句话吗?”

“你没看电视吗?没你说得那么简单。”

“表哥,您是不是认为我说话分量不够呀?要不,我让姑姑跟您说说?”

“得得得,你再别拿姑姑吓唬人了。我正忙呢!”说完,王经理就挂了电话。

这时,陈锋突然出现在门口。“老同学,别来无恙?”

“你也是来应聘的吧!”

“不,我是来给一个朋友报名的。”

“什么朋友?他怎么自己不来?”

“他叫高翔,是我的一个邻居。他条件不好,却不愿麻烦政府,我是偷偷来的。”

“原来是这样!”

陈锋报完名,什么也没说就走了。王经理心里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他担心陈锋也是来求他办事的。

陈锋走后,王经理就让金主任摸摸高翔的底。两天后,金主任告诉李经理:“陈锋说的句句属实。”

作者  | 2017-11-1 15:12:54 | 阅读(21) |评论(3)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